挑戰世界第七高峰 台灣登山家的攀登之旅

0
303

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 西北稜新路線;2021 年後,再也沒人走過!

阿果、元植、雪羊,出走這趟未知純粹的踏勘之旅。在《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 西北稜新路線》分享會開始之前,此回新路線探勘的幕後推手 —— 銳速運動醫學,創辦人 Raymond 有些話想跟大家說:「我們竭盡所有技術手段來支持熱愛運動、擁抱夢想的人,讓補給沒有負擔,儘管在有限資源、條件或環境下,希望大家依然能顛覆過往、創造極限、迎向無限可能。」

銳速一路走來以終為始,秉持這三項重要原則 —— 依循國際奧委會營養指南採用完整有效成分;整合藥物技術並善用 50 年藥廠經驗成就精準產品開發,舉凡 8 小時長效雙層咖啡因錠、1.4 倍吸收力的液態盾維生素 D3+E 等;同時也是全球極少數持續投入耐力運動臨床試驗的臺灣品牌。

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西北稜與前進十四峰|大夢計劃 旗幟。(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西北稜與前進十四峰|大夢計劃 旗幟。(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接下來,三人精彩豐富的山行紀錄不容錯過!

關於這趟遠征「道拉吉里西北稜」3 個關鍵詞 —— 「全新路線、自主架繩、無氧無雪巴」

2019 年【K2 Project】後,阿果與元植深思著:未來想以什麼形式攀登?如何爬一座山更勝於是否登頂一座山?元植娓娓道出:「我不想再有限生命裡,一直重複做已經做過的事;假如當年以吸氧上 K2 絕對沒問題,但如果是無氧呢?」為這個答案留下一絲懸念。相較於阿果明確目標放眼於無氧攀登完成 14 座世界高峰,元植開始研究下一趟要去哪,有哪座八千米大山的非傳統路徑是在他舒適能力範圍內可以去應變挑戰的!

有沒有可能,走一條至今沒有人完成的新路線?

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Cho Oyu,海拔 8201 公尺)、世界第十四高峰希夏邦馬峰(Shishapangma,海拔 8027 公尺),都曾是他們的候選名單,位在中國西藏境內,卻受限於 Covid-19 疫情影響下,中國政府百般阻撓不發予入境許可而作罷。

最後,他們選擇踏上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的冷門路線 —— 西北稜;此前,在 2021 年僅有一隊斯洛伐克和羅美尼亞隊伍挑戰至海拔 6800 公尺,根據登山報告記載他們緊急在雪崩中連夜撤退逃下山,卻也留下不少疑點,直到阿果 2022 年挑戰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海拔 8586 公尺)時巧遇該隊伍,迎上前認識也解開所有疑點,有了第一手資訊幫忙下,這趟自認不到 10% 成功率、未知探勘之旅更加抵定出發了!

往道拉吉里的健行途中,遠望靄靄白雪的山巔。(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往道拉吉里的健行途中,遠望靄靄白雪的山巔。(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一人獨攀、兩人同行、三人相伴」,這趟旅程除了阿果和元植外,新成員雪羊加入,也讓敘事角度與高度變得不一樣,對比過往以登頂照佐證「我成功登頂了」,臺灣人依然對八千米世界的認知相當陌生,「把完整故事帶回來!盡可能地走到我身體能力可負擔的最高點,用新聞所教我的與專業攝影,讓攀登八千米除了展現成就外,也可以是充滿感動與激情的心路歷程。」這是雪羊決定出發前給自己的重要使命。

三人行啟程,走一趟承載夢想與未知的探勘

進入遠征冰河(Approach)前足足耗費 12 天,包含從臺灣飛新加坡再轉機到加德滿都、在當地採購生活用品、為雪羊尋覓冰峰健行必備的雙重靴、跟攀登公司來回接洽確認一切細節、體能鍛鍊兼做高度適應等,面對漫漫未知的等待,阿果和元植平淡看待一切,極其適應尼泊爾人佛系隨和的生活節奏,正所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

途經最後的文明 —— 波卡拉(Pokhara),一個被湖泊環繞、無邊際的城市,適合悠然散步、徹底放鬆的渡假勝地;接連拉車往山裡移動,路開始變爛崎嶇不平,大多時候是沿著未曾出現在地圖上的山坡硬開,元植感嘆著也只有當地人有此能耐辦到。

三月底,冬雪初融而啟程,三人意外成為今年第一批先鋒者,同行還有基地營總管、廚師等人,續行過程中,遠處是靄靄白雪覆蓋滿山的夢幻場景,南北向的高山層疊極致漂亮,回到眼前腳下的之字坡與身旁箭竹圓柏等景致,戲稱這就像道拉吉里版的八通關古道,也因為喜馬拉雅山氣候帶與臺灣相近造就植披環境相似,家鄉味百岳的熟悉感油然而生。沒爬山時,無論在國外或臺灣,山上生活始終純粹簡單,人手一本好書孕育涵養,阿果看《沙丘》、元植啃食《自由的技藝》,雪羊則沉浸在《百年孤寂》裡,好好地練習「放空、發呆」,等待好天氣讓直升機能順飛運補。

道拉吉里Japanese camp小基地營全貌。(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道拉吉里Japanese camp小基地營全貌。(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Freestyle創意無極限的廚師 v.s. 親力親為的「阿果雪巴」

有太多家人朋友們最好奇這題 —— 「你們在基地營吃什麼呢?」雪羊分享著早餐經常是吐司或印度煎餅、炒蛋、還有令人厭惡吃到怕的午餐肉,午晚餐多是一飯一菜一湯組合,舉凡:馬鈴薯炒青椒、紅醬義麵、歐姆蛋、玉米筍罐頭、鯖魚罐頭、炒青菜等,下午 5 點還會準時送上小點心爆米花或蝦餅;驚訝的是,廚師常現桿麵團做類似窩窩頭,也有餡料豐富的 Pizza 或漢堡、蘋果派等,想得到或想不到的通通出現在餐桌上。

在基地營的生活樣貌,說阿果像雪巴人一點也不意外,早跟廚師、雪巴打成一片的他,不只自由進出廚房,也會幫工作人員們整地搭帳或整理物資,每當元植和雪羊找不到阿果時,直奔廚房一定找得到,阿果甚至煮燒酒雞幫大家暖胃也暖心,大家互相真誠以待的相處,也成為一起共好共樂的夥伴。

Freestyle自由發揮的廚師某天心情好做的漢堡午餐,基地營餐食偶有驚喜充滿變化。(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Freestyle自由發揮的廚師某天心情好做的漢堡午餐,基地營餐食偶有驚喜充滿變化。(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山教會我們的事─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

在高海拔攀登中,每年路線都因雪況不同而變動,沒有走對或走錯,哪邊好走就往上突破,路是人走出來的,過程中要在岩壁下選合適的前進基地,來回多趟自主架繩,運補睡帳、食材、技術繩等,持續高度適應,也時時與雪羊好友 —— 山研所保持密切連線、關注高山瞬變的天氣型態;然而,前進基地的凹槽實際上是個積雪區,下大雪時氣流會將雪往內捲,回顧起某個晚上氣溫過低,元植和雪羊一步也不想踏出帳篷,隔天阿果忿忿問:昨晚你們快被埋掉了,為什麼不出來?這才知道兩人飽受頭痛之餘沉睡著一點也無感,反倒是半夜 3 點阿果瘋狂鏟雪搶救,好氣又好笑為這趟探勘旅程譜寫一筆趣事。

上攀架繩時阿果和元植為彼此相互確保,途中有個落差極大的煙囪頂,也是這趟最難以捉摸的技術難關,元植分享到:「在出發前我們設定幾個階段性目標,克服技術難關是低標,依序是跨越到稜線上的均標、追平 2021 年隊伍至高點海拔 6800 公尺的高標,至於是否能登頂完攀得看運氣和當時狀態、大概 10%,也不抱有太多期待。」由此更明白每次出發高山野外前縝密規劃的重要性。

意外發現有 2021 年隊伍遺留的鐵梯可以輔助更往上走,凡在山林走務必切記 —— 前人留下的設施不能完全相信,果真到了鐵梯之上卻發現兩端鐵絲早已斷裂鬆脫,這觀念也適用臺灣百岳常見的輔助繩、扁帶、ㄇ形鐵梯或鐵樁,選好踩點也同時確保輔助設備足夠穩固。

全然臣服於大自然的一切!有天,我會再回來!

高海拔攀登裡,天氣決定一切,不只是登頂與否的關鍵,也包含每次降雪後路線上的腳印消失無蹤,不斷踩雪開路更是消耗心智與折磨體力;阿果和元植兩人在 4/26~4/28 第一次推進到 C1(海拔5700公尺),卻因 5 月初連日大雪壞天氣而喊卡暫定,直到 5/8~5/13 進行二次適應推進 C2(海拔 6400 公尺),並於 5/11 正式攀登,不料第 2 天就遇上暴風雪,精算時間評估只好果斷撤收,改下撤回基地營跟雪羊會合、嘗試從傳統路線的東北稜上攀,沿途有許多昔日各國的登山好手們一起並肩前行,一路上熱鬧打趣豐富這段山行記憶;然而,結果並不如預期想得美好,元植率先因急性的眼睛疼痛提早折返,僅留阿果頂著強風大雪濃霧、孤獨一人前行,莫測天氣等不到更好的時機,最終仍在海拔 7700 多公尺、相距山頂不到海拔 400 公尺下輸給壞天氣,撫慰自己往好處想:「唯有平安下山回家才能擁有未來續行的籌碼,稱不上失敗的道拉吉里遠征未完待續」,至少收穫寶貴的攀登經驗,相信不久將來,山會準備好,天氣會準備好,阿果和元植也會再次啟程熱情相會!

道拉吉里西北稜傳統路起點,故事未完待續,下次見。(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道拉吉里西北稜傳統路起點,故事未完待續,下次見。(圖片來源:雪羊視界)

【世界十四高峰小百科】

道拉吉里峰,海拔 8176 公尺,名列世界第七高峰,又名白色的山峰。1960 年瑞士登山隊從傳統路線東北稜首次登頂成功,是世界十四座八千米大山裡少數較晚被攻頂的山岳。

採訪:林倢伃

【延伸閱讀】

全新 H-FRAME 支撐科技加持 HOKA緩震家族正式成軍

你想要跑到幾歲 92歲阿嬤夏威夷馬拉松創下金氏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