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運會馬拉松睽違十年再摘金 陳雅芬渴望再求突破

0
492

112 年全國運動會馬拉松項目,烈日曝曬迫使諸多優秀選手一一跳車,終點處人聲雜沓,眾人引頸期盼第一位突破布條的女選手到來。在終點前,攝影師的長焦鏡頭為人們喚來身影,不是預料中的千鶴、也不是近年崛起的市民菁英,身影嬌小的選手穿著藍底紫花紋的背心。

「是陳雅芬!」有人喊著。下一秒,終點處響起鼓譟聲。代表桃園市的陳雅芬以 3 小時 00 分 46 秒摘下金牌,賽後她侃侃而談時不免感慨,上一回全運會摘金,已經是十年前的事。

「比完的時候感覺還好,但是後來的三天非常疲累。」雅芬笑道,「比賽後我休息了十天,沒有跑步、也沒有重訓,就是全休。」休息到有點不好意思了才開始跑步。在年底斬獲了一枚全運會金牌固然可喜,但對她來說,真正的喜悅來自於這兩年的心態轉變,也更有信心與期待迎向 2024 年的競賽。

回首望向這一年

忙碌的 2023 年,似乎沒有好好地休息過,即使是沒有訓練的日子,身心也緊繃著。「從去年底參賽臺北馬,然後是今年的東京馬,東京馬之後就去中國麗江訓練,回來就接全運會馬拉松,感覺一直都在訓練上,沒有好好休息。」雅芬說道,全運會過後她給自己放假幾天,重新恢復身心狀態。

在三月東京馬拉松跑出 2 小時 51 分 12 秒成績,在十月下旬全運會摘下金牌,在今年成績與表現都有不錯的成長,把功勞歸功給國手匯的成長教育、以及張嘉哲教練暨學長的支持。「以前我比較依賴學長,會問說要跑多少配速,馬拉松比賽要怎麼跑!」她笑說:「學長會給我一個時間或配速,但我反而會擔心跑不到,然後就會跑不好。」雅芬若有所思地說道,自己在訓練時至少都是九成、甚至對課表照單全收,如實跑完,但參賽時的表現往往不如人意。

加入國手匯之後,在這兩年陸續上了不少自我成長的課程,雅芬的提問不再只是提問他人,更多的是提問自己、與自我心靈的對話。既緩解了她易於糾結的心靈,也讓她能坦然地活在他人期待目光之下。「有人關注、期待我,我會很高興,」她笑道:「但期待別人怎麼看自己,也會讓自己會有壓力。」要在他人期盼下出演自我,同時整理好自己,是需要花時間調適的人生課題。

「跑完全運會的一萬公尺項目之後,我盡量避開手機,先不去讀訊息。」雅芬說,不看訊息、不看社群媒體,讓她情緒得以安穩,而不是被動地受到他人的文字或訊息影響。

刻意退一步調整自我

在全運會馬拉松開跑之前,選手們紛紛盡可能走靠近起點,而陳雅芬則是委身在其他選手身後。「以前很期待別人看到我,現在我反而會刻意退一步,然後調整自己。」她說道。近幾年來,女性跑者崛起,無論是市民菁英、轉路跑的場內賽選手都有不錯的成績與表現,雅芬笑說自己已經不如過去受到關注,反而更能聚焦在訓練上頭。

過去幾個月在中國麗江的訓練,不諱言訓練狀況很好,面對返台後的第一場全運會馬拉松,她評估了自己的實力:「我算過,大概最好的話就是拿第三名,不好就是四五六七八九名。不管成績怎麼樣,我就順順地跑完就好。」她首先吞下咖啡因,戴上了深黑色的太陽眼鏡。從前一晚開始有點緊張,但那份緊張不同於過去的慌張失措,雅芬只是沉靜地把該做的事情做好,連補給站的水瓶都是提早起床裝填,而不是前一晚動工。

全運會馬拉松開跑之後,她落於第六、第七名的位置,她沒有預設配速與成績,純粹用著愉快、正面的心情奔馳。「我比較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雅芬笑說,既然參賽了也希望能跑比較前段的名次。隨著集團逐漸崩解,選手們各自用著適合的配速前進,名次也慢慢地往前進。

不抽筋的超馬體質

事後來看,雅芬自承受到天氣影響的程度不若其他選手嚴重,眼見許多選手在終點處全身乏力、甚至是嚴重大抽筋,她反而是穩穩地踏進終點,儘管身體相當疲累,卻沒有抽筋或是燃燒殆盡的感覺。

「看到大家回終點的狀態都很慘,我其實很難過,在想自己剛剛到底經歷了甚麼。」雅芬說道,「雖然這樣說有點不好,但原本摘下金牌的喜悅,一瞬間就被那種情緒沖淡了。」一直到選手們一一復原過來,她才慢慢地收拾心情,也才認知到自己摘下金牌這件事。

從 29 公里回到第一補給站之後,才是馬拉松的正式開始。一路看到對向的選手抽筋、走路或是坐在路邊,雅芬無暇他顧,只能以平穩的步伐持續前進,心底出奇地安定,開賽前的緊張,渴望奪牌的焦慮感都消失了。隨著逐漸超越其他對手,加油團與支持者的呼喚,儘管疲憊仍絲毫不敢懈怠。

「在上四草大橋的時候看到千鶴學姊,她一邊跑一邊伸展,我順順地超越過去。」雅芬說,「學姊如果追上來,我知道應該沒機會,所以我也沒有特別急、特別加速。我已經真的很累了。」

進終點之後,稍微軟腳讓北市團隊攙扶著離場,其他一切無礙。人們口中的奇蹟逆轉、幸運也是實力的一環,如把陳雅芬 108 年桃園全運會 3:01:09 、 110 年新北市全運會 2:57:44 及 112 年臺南全運會 3:00:46 ,是這幾屆全運會前幾名選手中,即便天氣炎熱導致抽筋,她卻是掉時間差最小的選手。

「我沒有感覺天氣特別熱,也沒有抽筋。」雅芬表示自己幾乎不太抽筋,即便天氣再熱也是,「比賽完之後,很多人都說我有挑戰超馬或極地比賽的體質。」然而,也略為無奈地表示,這次摘金是從許多人的痛苦中取得,如果可以,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她更希望以成績說話。

卡關的兩小時五十分

回首望,陳雅芬一直有著闖入 2 小時 50 分的夢想,相較於其他選手一一邁入這道門檻,佇立於前卻未能突破讓她相當無奈。「兩小時五十分卡很久,訓練做得很好,跑一萬也跑得不錯。」她說道:「我還是希望能突破這道難關。」

在今年東馬跑出 2 小時 51 分 12 秒的成績,自然也把下一場挑戰擺在 2024 年東京馬拉松。在全運會看見選手們跨入終點時,耗盡全力的姿態,雅芬特別有感觸地說:「我沒有把自己逼到那種狀態過,會不會是要把自己逼到那種狀況,才有可能突破成績…我還在找尋自己的比賽,希望在明年能順利跑進 2 小時 50 分內。」

創立萌少女跑跑班的雅芬,既是跑班的教練也是現役的選手,對她來說,跑步這一條路並不是順暢好走的坦途,而是屢經挫折與失常的道路。即便灰心挫敗過,卻沒有因此失去對跑步的熱愛與追求成績的嚮往。雅芬說:「跨過三十歲之後,心態上更成熟一點,加上有上一些心靈成長的課程,我學會不去在意他人眼光,專注在自己身上。」在 102 年全運會馬拉松以最年輕的選手身分奪金,輾轉過了十年光景,再次於臺南全運會摘冠。這一路以來的堅持與付出,有一個很好的交代,然而,真正的馬拉松挑戰,似乎才正要開始。

 

關注選手動態

陳雅芬 Ya Fen Office

萌少女跑跑班


填問卷,抽好禮:https://bit.ly/46JxZ5S

 

【延伸閱讀】

從萬金石跑向全運會 黃威衡憑堅持贏得馬拉松金牌

從體大生邁入社會新鮮人 鄭淳之揮別全運會跨向未來

首登全運會場內賽的高中跑者 風承顥要在田徑上探索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