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瞰中央山脈的瑰麗 赤心巔峰探險台灣風華

0
424

幾年前,閱讀楊南郡老師翻譯,日本博物學家鹿野忠雄著述《山、雲與蕃人 : 臺灣高山紀行》,對鹿野先生筆下的台灣高山有一分隔層紗的想像。直到參加《赤心巔峰》試映會,彷彿描述高山的文字躍上了影片。不同於走著、攀爬著總是用仰首的姿態看望高山頂峰,鏡頭飛翔著如鷹鳥瞰,才知道台灣的高山險峻而美麗、瑰麗而鬼斧神工。

1928 年,博物學家鹿野忠雄因為上課時數不足、未參加期考,遭臺北高等學校校方留級處分,他轉而前往攀登卓社大山、能高山、奇萊山、中央尖山、南湖大山、合歡山群峰、畢祿山等,登山作為一種探索、一種樂趣。愛山的人常說,爬山有兩個趣味,一個是登頂及沿路放眼望去的美景,另一個,爬山的過程本身就是樂趣回報,即使過程充滿痛苦與情緒,下山之後仍是美好且難以忘卻的回憶。

《赤心巔峰》古明政(下)和周青(上)奔走於陡峭山脊/活水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提供
《赤心巔峰》古明政(下)和周青(上)奔走於陡峭山脊/活水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提供

台灣是高山密度相當高的國家,因為山林環境的變換,台灣擁有多樣化的自然生態。這部片講訴的不只是兩人及團隊的縱走紀錄,也呼籲人們懂山並愛山。即便是住居在台北市的人們,也可以在短短一小時就能去到陽明山、郊山,甚至再遠一點可以抵達中級山云云。山可以用緩步去爬,也可以加速奔馳,無論我們用以甚麼樣的速度前進,山永遠都在那裏。

看著《赤心巔峰》時泛紅眼眶,收穫了美景,也在兩位主角的互動與歷程裡感受強大無比的生命力與自我超越。這場中央山脈大縱走的最速紀錄,是越野跑者的武林。

耗時超過三年的紀錄片《赤心巔峰》,在觀影前我一度思考,會否是一部英雄風格式的紀錄片,如同為他人立傳時的華麗鋪陳,而沒有衝突、沒有情緒也沒有思緒,如同雅克-路易‧大衛繪製的《拿破侖翻越阿爾卑斯山》畫像,氣勢磅薄卻顯得單薄、不夠立體。幸運的是,兩位主角周青與古明政兩人有著豐厚的故事,而這三年來,兩人的經歷如同雙股螺旋般環在彼此身上。有彼此的認同、面對攀登的歧異,想法上的衝突以及思維上的差異。過程中的酸甜苦辣,在終點處化為溫熱的淚水、一身灑脫的擁抱。很羨慕有這樣共志的夥伴,也因為有兩人,才得以超越二十年前的中央山脈大縱走,為台灣山岳及越野跑寫下里程碑。

圓一場大夢,需要的不只是一、兩個人的努力,為了這次縱走挑戰,不只動員了無數人,考量、溝通過無數的細節,每個人、團隊的努力,圓滿了這次全長 322 公里、翻越 40 座百岳,一共 8 天 16 小時 54 分鐘的挑戰。如果拍攝團隊、兩位主角及團隊、補給登山隊等人是辛苦的,那身為觀影者的我們,非常滿足。我相信當《赤心巔峰》 12 月 15 日全台上映之時,大家肯定能感受到我所感受到的滿足感。

 

關注 赤心巔峰-越野挑戰中央山脈 臉書粉絲頁

企業公司行號《赤心巔峰》包場團購

 

【延伸閱讀】

《赤心巔峰》魔幻美景 越野跑者締造中央山脈大縱走最速紀錄

跨世代聯手挑戰「赤心巔峰」 中央山脈最速紀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