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了出場費卻跳車棄賽 2024年廈門馬拉松醜聞

0
654

選手參加馬拉松賽通常會有兩筆錢,一筆是邀請選手出賽的出場費,另一筆則是選手靠實力拿到的賽事獎金。賽事獎金通常問題不大,而真正的問題在於『出場費』;在今年一月初開跑的廈門馬拉松,是國際田總認可的白金認證馬拉松,作為一場世界頂級賽事,賽事單位邀來了 16 位金牌認證運動員及 6 位白金認證運動員,其中包含創下半程馬拉松世界紀錄 Kibiwott Kandie 與 2022 年世錦賽馬拉松金牌 Gotytom Gebreslase 。但最終,這兩位菁英選手都未能完賽。

在 1 月 8 日的中國媒體,披露了一張兩位 DNF 選手於賽道上合影的照片,兩位選手後來被指責『收取出場費卻未完賽』,也讓所謂的標籤認證賽事蒙上陰影。這張照片一位是在上海馬拉松以 2 小時 05 分 35 秒大破賽道紀錄的 Philimon Kipchumba ,另一位是半程馬拉松世界紀錄 Kibiwott Kandie 。兩人在跨過 20 公里之後棄賽,在鏡頭前兩人微笑握手並接受拍照。

媒體毫不客氣地揶揄,普遍老外對中國賽事並不放心底,相較於曝光度高的六大馬,中國賽事比較像是花大錢撐門面,實際上沒有曝光聲量與知名度。更舉例,馬拉松王者基普喬格去年十月抵達中國走訪一趟,相信賺得盆滿缽滿,然而,今年他的下一場選擇仍是日本東京馬拉松,而不是花大錢邀請他的中國,意外地覺得諷刺。

高額出場費原本就是市場機制,沒甚麼好攻訐的,糟糕的是有消息紕漏,半程馬拉松紀錄保持人 Kandie 被要求只需要跑完 20 公里就可以領錢。這很可能違反了《國際田徑競賽規則》第 4.1 條。兩人在 20 公里處微笑合影,更凸顯這是否是兩人商量好的計畫。然而,這件事很難去查證,畢竟對選手而言,有許多理由可以說明為什麼棄賽。

如前所述,要獲得標籤認證賽事的資格,賽事方必須邀請菁英運動員參賽。而白金標的廈門馬拉松則邀來了 22 位運動員,而其中 15 名完成了比賽,而另外 5 名白金等級運動員要嘛是 DNS (未出賽),要嘛就是 DNF (未完賽)。

賽前幾天,國際田總在推特上發表選手預覽並表示『史上最快的馬拉松組合』,但預告中的運動員都沒有完成比賽。被問及菁英運動員被指控收取出場費的問題時,國際田總則表示:「我相信大夥明白,無論是由於受傷、個人原因還是其他原因,永遠無法預測開跑或結束時,誰會站上起跑線以及誰能順利跨過終點線。」

根據評價兩極的馬拉松經紀人沃克‧瓦格納曾提出的出場費結構,針對馬拉松個人最佳成績在 2:22(女子)或 2:07(男子)左右的運動員,為了要求他們出賽中東、印度和中國舉行的比賽,通常選手會收取 10,000 美元至 15,000 美元不等的出場費,但出場費並沒有表明是要選手打破最佳、謀取奧運資格或跑完全程。意味著運動員即便獲得高額出場費,卻可能表現如中等運動員跑出不如預期的成績,或甚至未完賽。

廈門馬拉松是白金認證的賽事,也是中國最受矚目的比賽,加上路跑風潮盛行,不難想像會邀請多少菁英運動員來撐場面。儘管國際田總否認廈門馬拉松有任何不當行為,並指出運動員的參賽表現很難以評估,但這場爭議仍然引發了修改賽事規則和流程的研議。

對大多數菁英選手來說,中國的白金賽事與沙烏地阿拉伯足球聯盟有著相似的問題,沒有馬拉松/足球菁英運動員會想去那裏參賽或加入聯盟,所以主辦方要花上多得不可思議的邀請費。「疫情之後很多事情都變了,雖然贏得鹿特丹、休士頓或巴黎馬拉松會帶來高額獎金和贊助,但在中國、印度和中東,賽事方提供的高額資金是保證的。」賽事要贏才有獎金,但勝敗乃兵家常事,高額的出場費才是生活保證。

國際田總始終期許提高中國和印度賽事的營銷策略,希冀菁英運動員上場、出色表現可以顯著提高人們對比賽的參與度。雖然我們都知道,不是每一場比賽都能打破紀錄,也不是每個選手場場都能破最佳。但田總的目標不應該是幫助運動員挑戰國家紀錄或奧運標準嗎?

甚麼時候開始,高額出場邀請費成為不能說的秘密了。反觀我們台灣,邀請菁英選手助拳賽事是好事,但是否也可能造成如中國廈馬濫發邀請出場費,以及帶來相似的醜聞?又或是,受邀來台的選手都能尊重自身運動員的身分,在相應的賽事跑出符合其跑者身分的成績,譬如川內優輝曾於 2016 年、2018 年兩度來台參加新北市萬金石馬拉松,兩次都跑出 2 小時 14 分 12 秒成績 (2016/銀牌、2018/金牌)。

 

【延伸閱讀】

優化、簡約再輕量 Alphafly 3 與 2 代的細微差異

越野跑者的逆襲 Kilian Jornet 期待 UTMB 賽事不改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