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雙腳譜寫音樂跑步共鳴 存在有Sammy領你我奔走

0
281

「我自己有感覺的東西,唱出來,如果有共鳴就已經足夠了。」Sammy 用跑步的一踩一踏打節拍,看似平行線的跑步和音樂有了交會點。

私下的Sammy十分有親和力,當他在世界巡迴演唱會之時,仍可見許多香港歌迷在現實動態「召喚」KOLOR快回來!(攝影:彭淬祺)
私下的Sammy十分有親和力,當他在世界巡迴演唱會之時,仍可見許多香港歌迷在現實動態「召喚」KOLOR快回來!(攝影:彭淬祺)

黑暗中舞台燈打在香港知名樂團 KOLOR 主唱 Sammy(蘇浩才)身上,赤裸著上身露出隱約的腹肌線條。在 2024 世界巡迴演唱會臺北站,他背著吉他與團員在舞台上亢音高歌,曲目間與歌迷的談話,除了近況的更新,更多的是談跑步對自己的影響,提醒歌迷要記得運動保持身體健康,打破傳統樂團有著夜夜笙歌、紙醉金迷生活的刻板印象。

將時間快轉回到演唱會當天清晨天色漸亮之際,Sammy 偕同妻子 Candy(盧巧音)及團員 Singz 穿上跑鞋去大安森林公園慢跑,將跑步作為工作前的儀式已是他們的日常,也趁著世界巡迴演唱會的空檔,用雙腳認識世界,更期望將「頑張」精神帶到全世界!

跑步是Sammy收到最棒的人生禮物,他用自己的力量號召更多人開始跟他一起跑。(攝影:彭淬祺)
跑步是Sammy收到最棒的人生禮物,他用自己的力量號召更多人開始跟他一起跑。(攝影:彭淬祺)

從「自救」到「上癮」的跑步救贖

初見 Sammy 你可能會被他從脖子延伸到雙臂及後背的刺青嚇到,但當他開口說起音樂和跑步,眼神的專注及語氣之中的熱忱讓人很容易感染其中,露出笑容時瞬間少了距離感,親和力十足。

結束台北演唱會的隔天,Sammy 與 Candy 輕鬆地坐在飯店餐廳喝咖啡,除了眼角的細紋,精神及體態一點都看不出他們已經要奔五,兩人不約而同的表示跑步是生命的禮物,Sammy 看著 Candy 認真的說:「我覺得我們比剛認識的時候還要年輕!」

❝誰講天不怕 誰抵擋火化
人生一次生存 苦行 昇華
——〈無需要理由〉❞

談起當時開始跑步的念頭是來自於身體的「抗議」,當時夫妻兩人深受憂鬱症及各種身體的傷痛所苦,再加上樂團的工作時常日夜顛倒,因此每天都需要服用許多藥物緩解疼痛,因此 Sammy 在 2012 年開始嘗試跑步「自救」,從家樓下的小公園開始繞圈跑,不在意速度或是距離,累了就停下來,逐漸養成習慣。

Sammy的跑步旅程也影響著Kolor樂團的其他兄弟,除了一起享受跑步的樂趣,先前也帶著成員阿昇(謝日昇)及Michael(朱偉初)一起挑戰逆走100,成為他們之間無可取代的回憶。(攝影:彭淬祺)
Sammy的跑步旅程也影響著Kolor樂團的其他兄弟,除了一起享受跑步的樂趣,先前也帶著成員阿昇(謝日昇)及Michael(朱偉初)一起挑戰逆走100,成為他們之間無可取代的回憶。(攝影:彭淬祺)

一年後 KOLOR 樂團全員受邀參加 10k 路跑賽,當時 Sammy 對配速沒有概念,前衝得很快,為了完賽格外辛苦,卻也意外嚐到跑步的甜頭。「2 公里的時候就覺得要死了、很辛苦的完成這個 10 公里,大概一小時 10 分鐘,可能我比較瘋狂,我覺得這個辛苦是很嗨的,跑完的時候其實很爽,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年過三十的 Sammy 為了 keep fit 對跑步上癮,就一直停留在 10k 的「舒適圈」。

從隨意跑到系統化訓練,Sammy 受到 Candy 很多啟發,2016 年 Candy 開始跑步後受到 New Balance 邀約,有專業教練指導跑姿、給予課表,「她跑一兩年,為什麼就可以去跑馬拉松?」Sammy 帶著疑問,在陪同訓練的過程找答案,有了專業教練指導,從建立配速觀念開始,到進而挑戰間歇、長距離等課表,讓他心生嚮往去挑戰一場馬拉松,而在 Candy 未參加過路跑賽直接一舉挑戰名古屋馬拉成功後也鼓舞了 Sammy,同年(2019)他完成了自己的初馬紐約馬拉松。

Sammy (左) 與妻子 Candy (右) 一同分享跑步上的酸甜苦辣(照片來源:Sammy Instagram)
Sammy (左) 與妻子 Candy (右) 一同分享跑步上的酸甜苦辣(照片來源:Sammy Instagram)

對夫妻兩人來說,跑步就像是憂鬱症及身體傷痛這片烏雲之中的曙光,Candy 眼角泛著淚光說著自己首次踏出去跑步的感受,「我跑兩公里很開心、很想哭,因為很多年沒有跑步,只有小學的時候有跑 600 米,那之後就沒有了,所以感覺很好,因為我的腿可以帶我去那個地方,不用坐什麼交通工具,是很自由的感覺。」

「剛開始習慣跑步,對身體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改變,我想起第一次跑 30 公里之後,一整天都不想吃東西,只能不停地喝東西,然後睡覺的時候全身發熱,整個晚上不停出汗,是很大的反應,但是現在,前天我也是跑了 30 公里,但是我只要去喝酒、跟朋友去玩,也忘記了自己剛剛跑完 30 公里,所以我覺得是一步一步過來的,也不能太 rush。」

❝以後別怕黑 兩眼不可仰賴
在摸黑中探險 生命 奮進因此偉大——〈海底隧道〉❞

為了追求更快的速度,難免感受瓶頸,或是隨之而來的運動傷害,Sammy 也在這其中體會休息跟累積的重要性,他指著手機的跑步紀錄說:「不要看每一次,要看長期,所以有 app 是很好的,其實你是進步的,但是很慢,以前可能很介意,但現在知道怎麼去享受,你要喜歡這個東西(跑步),不可以有壓力,當你覺得有壓力的時候,你應該停下來,每個人都有需要休息的時候。」

跑步就是不斷失衡與平衡的過程,當時間距離漸漸拉長,有了更多自我對話的機會,讓心沉澱、感受自己的極限,因此更加謙卑,心更加強大,Sammy 坦言看東西的角度改變了許多,遇到問題可以更正面的去直球對決,情緒也更加平靜,像是原本的鋒利磨去了稜角,變得更加柔和。

雙腳開始跑動,Sammy 除了感受身體更加健康,也讓他更珍惜每一個跨出腳步的當下,並有更多能量可以朝理想的自己邁進,Sammy 認真的說:「我已經不年輕了,但我希望可以在這個時間裡為自己做一點事情。」

在山林與沙漠之間突破極限

2020 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樂團所有的演出及工作都停擺,也無法前往田徑場練跑,因此 Sammy 在朋友的邀約下開始嘗試跑山(越野跑),拔掉煩悶的口罩,每天至少花半天窩在山上,因此看見香港的山徑之美,也在重逢的故友的「推坑」下開啟越野超馬及沙漠超馬的長征,在挑戰極限之中尋找樂趣,「我身邊很多朋友影響我,我不太怕辛苦,覺得好玩就沒問題。」。

Sammy 與夥伴參加 HMDS 超級馬拉松賽事,被賽事氛圍深深吸引(照片來源:Sammy提供)
Sammy 與夥伴參加 HMDS 超級馬拉松賽事,被賽事氛圍深深吸引(照片來源:Sammy提供)

Sammy 先是參加為即將移民朋友作為告別的「逆走 100」,要花十多小時走完整條麥理浩徑,克服山林之中的曲折蜿蜒,與自己的脆弱獨處;接著 Sammy 又參加遠在約旦的 HMDS 超級馬拉松賽事,走在比都市高樓更為高聳的沙漠沙丘之中,感受人類的渺小、黑夜仰頭滿天星空,讚嘆大自然無與倫比的美,也與來自世界各地卓越的跑者交流,因此更加謙卑、謹記人外有人。

跑在沙漠的感覺彷彿還歷歷在目,Sammy 說起 HMDS 超級馬拉松賽事經驗語氣滿是驚嘆,因此至今仍嚮往再挑戰更長的沙漠旅程!

旁人眼中自討苦吃的路程,「享受」兩字不斷從 Sammy 口中被提及,敬畏大地萬物之心,磨練肌肉細胞之韌,讓他挖掘身心的潛力,因此設定下個目標,下次想挑戰摩洛哥 250 km 全程超級馬拉松的比賽。

❝由零起 總會到 獨自開始單腳跳
跳到終點的倒數——〈頑張〉❞

領跑頑張與無名

感受到跑步帶來的正面影響,因此 Sammy 與曾出戰世界山徑越野跑錦標賽的「阿歹」謝覺偉共同創立「頑張跑會」,期望讓更多人加入,讓跑步成為大家的日常,剛開始大多數人為了追星而來,如今跑友已可自發性地練跑,即使 Kolor 開啟世界巡迴演場會飛往其他國家,仍然可以看到大家在香港團練完拍照標記 Sammy。

許多跑友加入頑長之後大幅進步,有人從快走進階到可以跑半馬。訪談之時,頑張跑會的成員 Jack 也在場,大家回憶他第一次穿著牛仔褲、帶一條毛巾就來跑步,沒想到一年多過去,身著跑衣飄褲的他已經是位全馬破三的跑者了。(攝影:彭淬祺)
許多跑友加入頑長之後大幅進步,有人從快走進階到可以跑半馬。訪談之時,頑張跑會的成員 Jack 也在場,大家回憶他第一次穿著牛仔褲、帶一條毛巾就來跑步,沒想到一年多過去,身著跑衣飄褲的他已經是位全馬破三的跑者了。(攝影:彭淬祺)

「我在頑張裡看到很多故事,九成以上之前都不是跑者,但他們現在都會自己去練跑、去參加海外的賽事,這個改變很安慰。」對 Sammy 來說,看著頑張跑會成員感情緊密、鼓勵彼此,突破自己的最佳成績,都是他前進的動力,讓他更加堅定地帶著大家跑下去。

❝無名無常 無弱無強 無還無償
唯恆常 唯頑強 不囂不張——〈無名〉❞

在頑張跑會的推動下,許多跑友的進步飛速,因此兩位創辦人決定成立「無名跑會」,讓有目標的跑友可以付費參加專業教練的課程,Sammy 和 Candy 都是其中一員,高強度的課表讓 Sammy 開玩笑得形容跑步之時眼前只有白光,同時知道怎麼樣去「go crazy」,成績在規律練跑後有明顯的進步,今年(2024)四月底 Sammy 以 3:15:29 完成世界六大馬拉松第二站的倫敦馬拉松,接下來他將持續「集郵」世界六大馬,並期望能將完賽時間推進三小時內,持續探索自己的極限。

Sammy與「阿歹」謝覺偉(左)聯手推動頑張及無名兩個跑會,成立至今已為許多跑友創造感動,兩人也不斷地在挑戰自己的極限。(攝影:彭淬祺)
Sammy與「阿歹」謝覺偉(左)聯手推動頑張及無名兩個跑會,成立至今已為許多跑友創造感動,兩人也不斷地在挑戰自己的極限。(攝影:彭淬祺)

用雙腳譜曲創造感動

音樂是本業,但為了跑步,Sammy 調整作息,一改先前的工作狂模式及夜貓子生活,早起先去跑步,再進錄音室做音樂,或許是白天的光亮讓精神和心態更輕盈,少了積累的疲憊,讓現在的音樂比較有活力,歌曲的節奏與題材也隨之有了新想法。

「這跟自己的呼吸有關係,一個人的作息和生活節奏都是會改變音樂的,因為音樂其實是一個工具,會表達你內心的感受,像鏡子一樣,當你的狀態是怎樣,寫出來的東西就是怎樣。」

Sammy將在跑步裡得到的靈感與想法放入音樂作品(攝影:彭淬祺)
Sammy將在跑步裡得到的靈感與想法放入音樂作品(攝影:彭淬祺)

KOLOR 的歌曲寫出了某些族群的信念、唱出了香港普遍面臨的混亂和無措,但同時在旋律中藏著黑暗中的曙光,Sammy 和 Candy 談起這些依然眼神堅定,約定好要繼續唱給所有的歌迷聽!

用自己的雙腳抵達,於是有了撲面而來的觸動,在時間的堆疊及淬鍊下,讓 Sammy 在跑步時湧現靈感,如歌曲「海底隧道」就是他邁著步伐想著前湧感受譜出的曲,現已是許多跑友訓練時心中的 BGM。

近期 KOLOR 為了 viutv 的真人秀《公司冇逼我跑馬拉松》,寫了新歌「一二一二」,此節目邀請藝人訓練一年去參加臺北馬拉松,Sammy 和 Candy 也受邀擔任團練的陪跑嘉賓,如歌詞所寫「存在靠你我奔走」,令他們更深刻體會,一個人可以跑得快,但一群人可以跑得很遠,只要有你、我就可以繼續跑下去,這同時也是 Sammy 不斷努力想傳達的理念。

Sammy 對於台灣可以隨手將包包放在田徑場場邊感到驚訝,在香港需要自備鎖頭,將自己的東西放進場邊的櫃子中,否則可能一轉身就被偷了。(照片來源:Sammy Instagram,尋找Sammy在哪兒)
Sammy 對於台灣可以隨手將包包放在田徑場場邊感到驚訝,在香港需要自備鎖頭,將自己的東西放進場邊的櫃子中,否則可能一轉身就被偷了。(照片來源:Sammy Instagram,尋找Sammy在哪兒)

把頑張帶到全世界

為了 KOLOR 世界巡迴演唱會,Sammy 相隔多年再次來到臺灣,他掩不住興奮,除了與許多老朋友相見,不只登上七星山眺望臺灣之美,還與光頭教練李翰暄相約在臺北田徑場飆速練跑,驚艷於臺灣的場地之大、跑者之多,細數與香港跑步的氣氛差異,「這裡跑步的風氣很熱烈,更加尊重這項運動!」

Sammy 形容自己在門口的表情是像表情符號星星眼那樣的大開眼界,對於臺灣的跑步旅程讚不絕口,他笑著許願下次還想來解鎖更多跑步路線,甚至挑戰臺灣的山徑。

❝城市永不會死 搖滾終於會破牆
世界有天合唱——〈天地會〉❞

除了臺北站,KOLOR 的巡演途經英國、澳洲等國家,Sammy 除了要唱歌給大家聽,還帶著頑張精神到全世界,他計畫在各個國家揪團跑步,場勘後在 Instagram 上面邀請大家加入,期望搭起音樂之外的橋樑,用實際行動讓大家感受跑步的樂趣!

對許多跑者樂迷來說,Sammy宛如「引路燈」的存在,開心時一起狂歡,低潮失落時是最溫暖的陪伴。(攝影:彭淬祺)
對許多跑者樂迷來說,Sammy宛如「引路燈」的存在,開心時一起狂歡,低潮失落時是最溫暖的陪伴。(攝影:彭淬祺)

從當年的「肥 Sam」,到如今的絕佳的氣色及體態,Sammy 總說跑步是他撿到最棒的禮物,而他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將得到的力量及快樂分享出去,如果說我們都是宇宙中的一顆星,那麼 Sammy 原本只為音樂發光,當跑步成為他的日常,他便在黑暗中擁有另一絲光亮,用自轉的力量發熱發光,並將大家連結起來,創造了萬丈星辰的宇宙。

KOLOR 的巡演還在路上,Sammy 的腳步未停,期待著未來跑步與音樂持續帶來的感動!

 

認識 KOLOR 樂團

認識 Sammy

 

【延伸閱讀】

康世峰突破極限仍無緣奧運 跨界土木工程續飆場地自由車之夢

萬全準備是關鍵 ASICS 碳板競速越野跑鞋 FUJISPEED 2 助廷瑋勇摘 XTERRA 越野賽優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