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運動+家庭=三項鐵人 ─ 黃柏青

0
3257

「工作、運動、家庭,三項都要平衡才是成功,失去一項都沒有意義。」─黃柏青

 

也許大家在鐵人賽場上會注意到,一群穿著全紅色鐵人衣的選手,帽子上寫著三個大大的英文字母DWD,這就是黃柏青和另外兩個核心人物─小朱、小李成立的DWD三鐵社,「大家以為DWD是很洋化的名字,原來是台語『對袂丟』(追不到)XD」柏青說,這句話出來,小編開始大笑了,果然是柏青哥的作風。他不只是講話好笑(雖然他常提到:我不是很會講話…),文章更是寫得非常棒,有歡笑、熱血,也充滿感人的淚水,文章中不時穿插的主軸都是家人,因為家人是造就他想法的重要因素,現在無論工作、運動,還是家庭三項缺一不可。

第一次被柏青哥的文章感動,是一篇文章─「簡單的快樂」,裡面沒有浮誇的文字或是滔滔不決的大道理,只有反應「真實」,每個人追求快樂的方式並不同,要找到自己真正的快樂很不容易,從柏青哥身上,小編看到了他那份單純的快樂,「以前我也常常羨慕那些在路上開著賓士,住在豪宅的人,總以為他們會活得比較快樂…我真的發現,要追求快樂其實很簡單,也不需要花大錢,只要三五好友約著去跑跑步,打打屁就很快樂了~~ 這種”簡單的快樂”,才是純純正正的快樂吧!!」他在網誌裡這樣寫著。這從專訪的過程中就可以聽得出來,他追求的是什麼?只不過是那份對運動人生的喜悅。

 

※ 延伸閱讀:簡單的快樂/黃柏青https://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253077609755

 

電玩男孩進化論

「本身沒有運動底子。」柏青說「爸爸在國外工作,媽媽平常也不在家,所以從國小都躲在家裡打電動,打到高中都沒有戶外運動。」從小家裡沒大人…喔不是!沒有家人的關心,所以從小只能窩在家裡打電動,難道這樣好動的年紀沒有想要衝出門的慾望嗎?「小學到國中每天打電動,其實看到同學會游泳、打球,心裡一直很想要去,但是不知道怎麼切入。」柏青說,這是他心中小小的夢想,只是沒有人提醒,長大後,漸漸遺忘了。

真正接觸運動時,已經升上大學了,「大學打保齡球打的蠻瘋,在球館的周賽中也拿過幾個冠軍,但是日夜顛倒,晚上打完再去上課。」柏青說,到底多瘋狂阿?「是哥哥帶我去玩的,他說:玩一個運動要專業,買最好的裝備,才能知道這運動真正在玩什麼?一顆曲球5、6000元,那時候在廚房我們有20顆球。」柏青說,就是這樣深入玩一個運動,到現在他玩三鐵,也是用同一個原則:裝備用最好的!所以也有敗家…咳咳!應該說追求專業的稱號。但是,這個很瘋狂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並沒有在柏青哥身上停留很久,直到大三時家裡出了狀況,爸爸長年在海外工作,媽媽因為賭博欠下驚人的債務,20出頭的他開始出去打工。

「我找一些不一樣的工作,不想跟同學一樣去當家教,想要去不同地方到處打工,白天送歌本的外務員、冰淇淋店員、晚上在PUB當酒保…」柏青說,但是更令人驚訝的職業,想必很多人聽到也好奇,「我還做過賭博電玩的開分員,為什麼做那個,因為賺比較多嘛!顧一台機子一個月可以賺4萬多,而且可以看看社會的不同面。當時賭博電玩到處充斥,我大概算過,一間店一個機台一個月就可以淨賺20萬以上。」柏青說,這樣的打工經驗,對很多人來說,都是沒有經歷過的,不過,這樣奔波不健康的生活,身體沒辦法撐下去,提出大大的警告。

 

「那時候去打工日夜顛倒,生活亂七八糟,大四得到猛爆性肝炎,差點就掛了,當時肝指數飆高到3000多,一般人肝指數只有10幾,超過50就不正常了。」柏青說「剛開始只覺得身體不好,眼睛都黃掉了,都在家裡以為是感冒,是我老婆(當時的女朋友)帶我去看,醫師原本說我至少要住院三個月,不過還好當時還年輕,只住院2、3禮拜就恢復了。」那時候的他才發現健康多重要,「人在失去健康時才會知道健康有多重要,躺在床上甚麼事都不能作,因此決定今後無論如何都不要熬夜。」柏青說,這個勇於嘗試的精神把他身體搞壞了,卻成就了一些事情,「小六買錄音帶自己學日文,因為要打電動,寫密碼都抄錯,因此就買一本來學!」柏青說,所以高二就考過日語一級檢定,成為他下半生最大的助力,言談中不時夾雜一些感性的話題,「當然也有受爸爸影響,他其實算是日據時代的人,48歲才生我,到大學才學中文。」其實在這次訪談中,雖然提到父親內容不多,但聽的出淡淡的思念,「我爸爸以前會問我想學什麼,我說要學日文,他不會說不要學那個,他會從日本寄書回來給我看。」柏青說,就是這樣,他畢業後也選擇了日文相關工作。

 

當我在海外的日子

「不管在工作或玩樂都要認真。」─黃柏青

勇於挑戰的精神,貫串他的人生很徹底,「第一份工作,12月15日退伍,19日就飛去日本,當時的老闆(也是國中同學)在我退伍那天就載我去辦護照。」柏青說「那時候只有我、我朋友和他老婆一起做生意,工廠在大陸,平常都在日本、美國大陸跑來跑去,蠻辛苦的。」雖然他是政大會計系畢業,但是一點經驗都沒有,所以事情都自己摸索,很勇敢的選擇一畢業就挑戰未知領域,當然也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有次去巴西展覽,準備好所有資料,坐了30幾個小時飛機,東西放在桌上沒帶…」柏青說「那邊都講葡萄牙文,運氣很好,旁邊坐一個台灣後代的人,從機場載我去飯店,政大畢業學長開的。在展場上跟美國人學1、2、3、4,後來沒做到生意…」又是一陣爆笑才繼續專訪,只能說運氣太好了,不過這份充滿驚奇的工作只維持一年,學到怎麼找工廠、買東西、取樣、去展覽…接下來的工作都和日本脫不了關係。

第三份工作進入電子業,負責數位電視的業務,專門跑日本,有一半時間都待在日本,這間公司規模大了,狀況卻…「他們也是什麼都不懂,就叫我自己去。」柏青說「台灣電子業蠻辛苦的,在那邊出差每天坐晚上10點多的電車回飯店,洗完澡都凌晨了,然後還要打電話回總公司作電話會議,2、3點才能睡覺,作了一陣子過後,我老婆跟我說:我已經有3個月沒有跟你吃過飯了。」那時候已經結婚的他,希望可以回到台灣過穩定的生活,「董事長本來要我在日本設分公司,但後來想一想有了家庭就不要在外地,所以辭掉工作回來,家庭和健康比較重要。」柏青說,之後他就回台從事內銷的工作。

30歲的他終於回到故鄉,不用過整天往外地飛的日子,2004開始受聘於外商公司負責整個台灣地區業務,工作穩定收入也很不錯,這時候的柏青哥開始打起小白球,「收入比較穩定,時間比較多,後來,經融風暴總公司裁員、解編,要我自己接代理,突然出來做沒有收入,借了好幾百萬又要負擔我媽媽的賭債,為了省錢就捨棄打球了。」柏青說,又是一波考驗迎向他,壓力加重了,放棄了昂貴的高爾夫,但是並沒有放棄運動,2008年初,就是DWD三鐵社的誕生,只不過,那時候他只是一個快樂的登山車騎士。

 

以前我也是這樣…

前面提過,柏青哥沒有運動底子,所以剛開始和小朱、小李組成社團,準備去參加比賽的時候,也發生不少茶餘飯後可以取笑…阿不是!可以讓人回味無窮的…慘事…

「2008年時DWD每個人都還是騎著登山車, 經過前一年上救援車的恥辱之後, 我這一年內也是努力地練習, 希望能夠順利完賽. 比賽一出發後, 我記取前一年上坡爬不完的教訓, 前面20KM平路慢慢騎, 準備保留體力爬坡. 心想這樣一定就沒問題了~~然後在平路騎完之後, 要開始爬坡時, 才約500公尺, 就有一個裁判把我攔了下來。
裁判說:關門了喔!

我回答:什麼是關門?

裁判:就關門時間到了阿!

我:可是…去年沒有這個規定阿!(後來想想我去年騎到這邊時裁判應該早就回家了…)

裁判:……

我:我跟大家都有繳錢, 你為甚麼不讓我騎完?

裁判臉上三條線…:你要騎可以, 但是號碼晶片要拔下來。

我:好啦~~給你就給你….

所以我就被拔牌後繼續騎, 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

 

再來下坡騎回福隆時, 大家都已經往終點騎去, 而我雙腳也抽筋了…所以騎不完, 又再度成為全隊唯一一個沒有完賽的選手….當時連平常沒練的許盟都可以完賽, 我也成為最有人情味的DWD隊友們茶餘飯後的笑柄…」他在網誌裡鉅細靡遺描述這段過程,看完之後,雖然很想安慰他,但還是忍不住大笑XD

跑馬拉松也有類似經驗,「2009年萬金石馬拉松,我朋友都4個半小時回來,我跑5小時27分,5個半小時就關門了。」柏青說「腳很痛後面都用走的,朋友一直打電話給我:到底回來了沒?要去吃飯了。語氣很不耐煩…抽筋、膝蓋受傷,含著眼淚跑回來,到終點工作人員說:精神可嘉…因為有這樣的過去,有新進的隊員也可以用我的例子告訴他:我以前也是很弱。」這中間連續遭受這麼多打擊,難道沒有想要放棄訓練的念頭嗎?「就不服輸!」很肯定的說。其實這背後都是一股勇於挑戰的精神,也讓他玩運動跳級很快,10K路跑、半馬、全馬,「玩不好沒關係,跳這麼快玩不好是正常的,考日文檢定也是,本來想考2級,結果老師說怎麼不直接考1級,就去試試看,多去挑戰,不用怕東怕西,沒有完賽我們再練習。」 柏青說,想必這句話這過程曾經鼓勵不少人,所以DWD社團成長茁壯。

但是,他也提醒大家跳級太快很容易受傷,「2010年進步很多,以前隨便亂練,之後有在看鐵人三項聖經、雜誌…」柏青說,現在也是自己排課表來練習。
最佳活動主辦人

身為DWD三鐵社最勞苦功高的元老,工作、訓練、家庭生活忙碌之餘,也閒不下來不停辦活動,「讀內湖高中的時候,我辦了日語社,結果100多人報名,我就嚇到,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後來有請老師來上課、辦活動,升高三就沒弄活動,100多人馬上變成10幾人,所以當時就有發現這點,活動要每個禮拜都辦。當兵時期是負責連隊的政戰工作,為了讓大家感情更好(其實是自己愛玩) ,就經常舉辦卡拉OK大賽,籃球賽還有保齡球賽。」柏青說,但是他辦的活動可不馬虎,2011年的日本五島超鐵賽主辦人就是柏青哥,美女鐵人許小微對他非常稱讚:辦的超好!去過第一次就想去第二次,不用思考跟著他就好。在2012年日本米子縣皆生大會超鐵賽行前,他還辦了一場社內鐵人賽─第一屆DWD盃鐵人三項賽,「跟Ironman公司借車架、自己做獎盃…」柏青說,如果看過當時的網誌,就知道他有多用心辦比賽。

 

※ 延伸閱讀:第一屆DWD盃鐵人三項賽/J帥-王志袁

https://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1035092352340

 

也就是這股熱忱,影響所有社員,「我們都說DWD在環遊世界,每個人出國都要帶著DWD,我去印度出差有戴,有人去喜馬拉雅山,一定要戴DWD帽子登頂」小微說,凝聚社團的力量,「希望大家覺得不管我在哪裡,都會記得這個團隊。」柏青說,未來社團也從半強迫式的DWD自動報名系統,「就跟大家說:我幫你報名囉!不管他會不會運動,有隊友比完手破皮,想說游泳怎麼手破皮,原來是拉水道線回來…」柏青說,實在太猛了!

大家不要緊張,這是過去的方式,未來社團就希望成為全家大小都可以參與的形式,「不管你想跑步、騎車、游泳哪一項都可以,不一定要練三項,可以把家人帶來,小孩在旁邊玩水。希望大家在訓練的同時,也能進一步促進家人的感情。而不是一直顧著訓練,而忽略了家人與小孩。」柏青說,周末假日兼顧訓練也可以和老婆、兒子待在一起,他自己的兒子恩恩可是跑得非常快呢!沒有用強迫的方式讓他學習,所以很喜歡跑步,看他開心的表情就知道了。

 

快樂的鐵人運動

「鐵人運動大家把它看得太嚴肅了,比賽成績好不好倒其次,它是以運動為主的生活型態。」柏青說「我認為畢竟本質是玩樂,不是競賽,有競賽的特質在,你有時間、有體力就去練,練到很好是成就感,沒辦法練到很好就當作遊戲,讓自己從裡面得到快樂我覺得比較重要。」因為鐵人三項他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簡單的快樂。

「玩三鐵,夢想會改變。」柏青說「夢想變很單純快樂,不會去追求表面的物質。」

「我印象很深刻,出發時,大家都穿著泳褲,我不知道你是什麼行業,那不重要,因為我們完全沒有虛假的面具在身上,一下水靠自己的雙手雙腳在拼鬥,可能認識一個人(鐵人)很久,才知道他的行業。」柏青說「還有,從鳴槍那一刻到終點,都不用管客戶要幹嘛;不喜歡電子產品,沒有用心跳錶,喜歡自己感覺,運動簡單就好;這幾年負債,但那些都是數字,不管錢多還是錢少,都要讓自己快樂,不要受那些事影響。」聽了小編內心有滿滿的感動,有時候我們把人生的低潮想得太難,太難去克服,不過,真正難克服的是自己心中那關,因為鐵人三項柏青哥找到了自己的關卡,也用力的突破了,這樣的他希望鼓勵更多人。

「本來文章寫好玩的,結果比賽時很多人跟我打招呼說:看了你的文章才來比賽的。」柏青說,這激發了他寫文章的動力,每次文章寫出來,真的感動、鼓勵很多人,而DWD三鐵社也是這樣的存在,「辦這個社團,可以鼓勵不敢跨出來的人,給他點火說:有整個團隊支持你。他們可以來參加這活動,從中得到很多成就感,完賽很感動,帶動生活上的事情。」柏青說「做業務去嘗試的精神,人家常說:有辦法接受賣不出去,沒辦法接受不去嘗試。」當鐵人會變的很勇敢,賽場用鋼鐵般的體力完賽,生活上用鋼鐵般的精神戰鬥,只是一開始的過程很痛苦,熬過去就是你的了!

「社團裡的林桑本來吃吃喝喝玩樂,50歲高血壓高血脂,他進步超快,去年台東標鐵最後一名,今年台東113前1/3,而且他去看醫生血壓血脂正常,醫生說可以不用繼續吃藥,看得出來他蠻開心的。」柏青說,這也是受了鼓舞的例子,「幫助朋友得到成就感,幫助同事脫離電動,有位同事剛進公司時每天晚上打網路遊戲,上班都在打瞌睡,花蠻多時間跟他談,叫他出來運動,因為有一個虛擬身分在網路上,很難抽離,他下了很大決心關掉網路,之後也運動、比三鐵、結婚生小孩,工作也比較正常。」很多這樣的例子在柏青哥身邊發生,自己得到快樂,希望身邊的人也快樂。

這樣的快樂不停延續、傳染,繼續挑戰極限,「想要去參加一些Local的比賽,像阿爾卑斯山鐵人三項,游泳由山上的湖;阿布達比鐵人三項,騎車騎在F1賽道上。比賽距離也不一定要符合標準,去體驗一下也很好。」柏青說,明年他決定好去挑戰號稱為「太空人」的佐渡島236K超鐵賽,這距離聽起來非常嚇人,不知道從「鐵人」進化為「太空人」後,他又有什麼精彩的故事可以寫下去呢?無限期待阿!
don1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