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大岩壁的準備功夫

0
2679

bigwallclimb03

就算是陽光普照的加州酋長岩(El Cap),也會有冰雪的天氣。

文/易思婷(小PO)
圖/David E. Anderson

攀登大岩壁是許多攀岩者的終極夢想,愈爬愈高雖然一邊感覺到人在大自然界裡的渺小,一邊也不禁自豪,居然可以憑藉自己和夥伴的力量,以雙手雙腳和有限的裝備達到岩壁之頂、山峰之巔的高度,這真是對攀登者最大的肯定。

只是正當攀岩者摩拳擦掌、信誓旦旦地為大岩壁的目標展開訓練的時候,近幾年來各地攀爬大岩壁的意外頻傳,落石、雪崩、人為錯誤、團隊的應變和準備不足等因素,葬送了不少有為攀登者的性命。讓憧憬大岩壁的攀登者不禁惶惶,究竟該怎麼樣面對攀登大岩壁這一檔事呢?畢竟對大部分的人而言,攀登誠可貴,還不至於、也不願意以生命當作代價。

攀登這件事有風險,攀登者可能因為從事這項活動受傷甚至致命。但如果攀登沒有風險,成果可期,也喪失了吸引人從事的魅力和價值。和其他具有風險的活動一般,從事攀登者需要正視攀登的風險,進而與自己能夠接受、可以接受的風險一起評估,才得以從容進退。

攀登大岩壁,究竟有哪些準備功夫呢?基本上,需要知己知彼、防微杜漸、處變不驚:

 

1. 對攀登大岩壁的挑戰有正確的認識

什麼叫做大岩壁?大岩壁的基本定義為:因為長度或者是難度,攀登者需要在攀登途中過夜的路線。所以大岩壁一定是多繩距路線。除了基本的攀爬能力,還要求攀登者懂得如何保護路線,架設保護站,也要求攀登者攀登、以及在保護站交接的效率。

此外大岩壁的路線很少能夠驅車即達起攀處,從營地或是停車處到起攀點這一段,叫做接近路線,大岩壁的接近路線也許是很簡單的步道徒步,也有可能需要度過冰川、踩過大石堆等複雜地形,需要吸取相關地形的徒步知識,並勤加練習。許多接近路線要求攀登者能夠無保護獨立行進(solo),路段不難但後果效應很大,攀登者需要有足夠的技巧和自信。

在接近大岩壁的過程中,也許需要過夜,攀登的過程中,也需要過夜。良好的露營技巧是必備的技能,好的露營方式可以讓露營者得到充分的休息,隔天才有強健的身心繼續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bigwallclimb

 

巴基斯坦的高海拔大岩壁攀登,必須在岩壁上過夜好幾晚。

許多大岩壁的所在地在高海拔山區,攀登者需要對高原反應有所認識,怎麼適應,怎麼因應等,避免在高原症狀出現的時候還勉強向上。

綜合以上,攀登大岩壁必須熟練戶外的基本知識以及攀登結組路線的安全系統和流程,包括對環境的認識、懂得辨識戶外的風險因子、如何著衣、如何通過不同的地形、如何保護不同地形、怎麼露營、如何使用裝備和照顧裝備、如何有效率的攀登等。

 

2. 對自我的能力有正確的評估

許多攀登者在評估自己是否有能力攀登大岩壁時,往往只拿自己平常的攀岩路線的難度級數作為憑估,比如說想爬的大岩壁路線的難度是5.10,而自己平常在岩館可以爬到5.12,就覺得自己已經具備足夠能力了。誠然,如果攀岩者只能夠爬到5.8的難度,不應該冒然挑戰5.10的大岩壁路線,但是能夠攀登5.12,也並不代表已經能夠攀爬該大岩壁路線,最主要的原因是,岩館攀登是在舒適無壓力的環境下攀爬單段,和在險峻的戶外環境下攀登長路線,完成是兩件不一樣的事情。在野外攀登長路線,極小的比率是因為攀爬能力不足而受傷致命,大部分都是其他的原因,如環境因子、操作錯誤、判斷失誤等。

bigwallclimb02

巴基斯坦的高海拔大岩壁攀登。

評估自己的能力時,應該盡量對想要攀爬的目標作詳盡的功課,把從家裡出發、攀登、最後回到家裡的整個過程中,所有陌生的元素都條列出來,再針對各個元素找到適當的環境加強。比如說中途必須在冰川上露營,先單獨學習並操練在雪地上露營的基本,冰川穿越的知識等。如路線有10段以上的長度,也需要在環境因素並不那麼險惡的環境下,先操作多繩距路線等。

 

3. 攀登時對自己的照顧

在野外從事大岩壁攀登,必須對自己的生心理狀態有所掌控,並且照顧好自己,同時保留約20%的實力,萬一意外發生,自己還有體力因應。

在野外是否如夠達成自我設定的目標,絕大部分取決於攀登者有沒有照顧好自己。如果身心能夠保持最佳狀況,才能夠從容找出恰當路線,清晰判斷風險,在狀況發生的時候,也能夠應對。照顧好自己並不是件複雜艱困的任務,基本上就是保持進食、飲水的頻率和質量,針對身體的熱度以及環境,恰當地著衣解衣,盡量保持不覺寒冷、不流汗的理想狀態。紮營正確,讓自己能夠有舒服的休息環境。照顧並且整理自己攜帶的裝備,才不會遺失或者是損壞裝備,在必要的時候沒有必要的工具。

攀登時,時時評估自己的狀態,並建議保留部份實力,以防不時之需。

bigwallclimb04

計畫外的露宿(bivy)。

4. 團隊的挑選

攀登大岩壁的時候,一般會以團隊的方式進行。團隊夥伴的挑選上,必須挑選能夠安全操作系統、互相溝通得宜、目標一致、攀登能力上相輔相成的夥伴。

從計畫攀登到開始攀登,團隊必須對目標、攀登方式、撤退條件等有所共識。雖然攀登的過程中,有許多決策可以當場商量以定接下來的行止,但準備時,團隊還是需要對不同的任務有所分工,決定領導權,那麼在緊急情況發生的時候,可以壓縮討論時間,明快地做出決定。比如說某人對野外急救有較大的經驗值,可任命該人為意外發生時的領導,避免群龍無首造成三個和尚反而無水喝的尷尬。

bigwallclimb05

攀登時有時候會發生計畫外的撤退。

 

5. 最好的希望最壞的打算

攀登大岩壁,攀登團隊當然要做好最佳的準備,並且正面思考希望能夠達成預設的目標。儘管如此,再準備優良、經驗豐富、行進得宜的團隊還是會有面臨意外的時候,團隊出發前一定要有最壞的打算,以及培養面對最壞情況的準備。

當意外發生時,指望他人的救援通常緩不濟急。攀登大岩壁的團隊需要熟悉自我救援的技巧,同時學習野外急救的方式,在意外發生的時候,才可以增加存活機率。

bigwall-sachun-alpine

四川格聶山區的大岩壁。

 

 

 

作者介紹/易思婷

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她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她的冒險本質。她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她說。

個人網站:Chick from Taiwan

476451_409756115718858_64235069_o_副本

SHARE
Previous article不只是三鐵! ─ 專訪DVTT醫聲論壇鐵人團隊
Next article日月潭櫻舞飛揚環湖路跑賽__速報
【小PO女生攀岩流浪誌】 792413_568399473187854_307044375_o_副本_副本 易思婷 (小Po) 出生於雲林縣虎尾鎮,像大部分的台灣孩子一樣,自小就背負了名列前茅的期望,從北一女中、台大資訊系,最後遠赴美國常春藤名校賓州大學取得電腦博士,一直努力符合父母的期望。 但卻在取得那一紙可以讓家人感到自豪的畢業證書之後,毅然捨棄高薪的科技職位,流浪天涯、奔向山野找尋能讓她投注一生熱情的夢想。在野外的世界,她嘗試滑雪、荒野露宿、激流泛舟、冰川探險,一步一腳印終於找到她與攀登命定的緣分。 自2006年開始,作者攀登的足跡遍佈南北美以及中國大陸,造訪過數十個天然攀岩地,攀登的長路線過百條,並在美國首屈一指的戶外領導學校(NOLS),以及其他戶外組織(BOLD Mountain School, Passages Northwest, Bush School etc)擔任攀岩講師。 目前以車為家,繼續流浪攀岩的生涯,眼光放向攀登大岩壁,以及所有攀岩人的夢想——首攀——的計畫。「首攀」指的是攀登從未有人攀過的地方,表示沒有經驗可參考、也沒有紀錄可依循,為一大挑戰。 目前亦為《台灣山岳雜誌》、《戶外探索Outside》、《山野》、《戶外探險》和《孤獨星球雜誌國際中文版》專欄作家。   簡歷 2006年7~8月:於美國阿拉斯加州參加30天的冰川攀登課程 2007年3月:領隊冬攀美國緬因州第一高峰肯塔登峰 2007年6月:攀登北美第一高峰丹奈利峰 2007年8月:登頂技術性山峰大提頓峰 2008年6月:取得美國戶外領導學校野外講師資格 2008年12月~2009年1月:攀登南美第一高峰阿空加瓜 2009年2月:取得美國戶外領導學校攀岩講師資格 2009年9月:嚮導大提頓峰 2011年9月:首攀計畫得到美國山協(American Alpine Club)的獎金 Lyman Spitzer Award,首登沙路里山區的皇冠峰 2012年9月:首攀計畫入選歐都納圓夢獎金,首登四川格聶山區的技術性山峰喀麥隆神山 2013年9月:首登四川四姑娘山區的技術性山峰大仰天窩峰(此計畫受到中國戈爾戶外夢想實現計畫的贊助) 2014年4月:經由The Nose路線登頂酋長岩(El Cap) 2014年:蒙古國攀登計畫得到美國Shipton-Tilman探險獎金 2014年10月:經由Salathe Wall路線登頂酋長岩(El Cap) 2015年:南美智利巴塔哥尼亞山區首攀計畫得到美國Mugs Stump獎金   個人網站:http://www.chickfromtaiwan.com   著作: 《睡在懸崖上的人》、 《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 《傳統攀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