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鬥世界文化遺產之境,比叡山國際越野賽

0
2172

比叡山,位於日本京都府與滋賀縣交界處,因其地理,曾經被稱作平安京的鬼門。天台宗傳教大師最澄於西元788年創建比叡山延曆寺之後,日本佛教各大宗派的開山鼻祖都在此修行學習,因此至今被稱為「日本佛教之母山」。延曆寺雖然曾於戰國時代(1571年)遭織田信長焚燬,但豐臣秀吉等助力下成功再度復興,亦於1994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02.Yakiuchi

如今,象徵日本的山就是富士山,但在日本古文中,「山」字就直接指佛教聖地比叡山, 2012年成功創辦UTMF(環富士山越野賽)的鏑木毅,2015年重新挑戰在這聖山1200年的歷史故事上再填寫新的一頁,就是「比叡山 International Trail Run(比叡山國際越野賽)」。

03.Poster

比叡山國際越野賽,距離50km的旅程中總爬升竟然達到3700m,這數值讓人相當恐懼。但對平常跑台灣山徑的我來說,鏑木毅剛好在我故鄉的聖山舉辦第一屆的國際越野賽事,光這一點就似乎有價值體驗,再加上幾個老朋友也要參賽,我老家也離會場不遠,我老婆又超級寬容,就是因為有這三個“老”理由,決定特地飛回日本參加這一場。

04.with kaburaki

4月The North Face 100 國際越野挑戰賽的前一天,慶幸有機會與鏑木桑聊天,我提到比叡山國際越野賽時,他就再三強調說這一場多硬多艱難,雖然我聽到就有點後悔報名,但是TNF100賽後還是跟他笑著說「比叡山見!」。

“修驗道的聖地,比叡山。距離50km總爬升3,700m,我所辦的比賽之中,少數以「嚴峻」為主題的比賽,但同時也是尋訪寺院及古蹟的旅程,參賽選手一定會感受到聖地的氣氛,新綠的五月就是一年之中比叡山自然最燦爛的季節,也會感受到宗教聖地的另外一種魅力。” 鏑木毅說。

05.course這一場的限時是11小時,另外設定2個關門點(20km處4.5小時及44km處9.5小時)。與這一場距離相同的2014年台灣動感亞洲50,我完賽時間是7:48,但這一場的總爬升比動感亞洲再多1000m以上,因此目標完賽時間設定成9:00。
一般越野賽的路線走接山頂與下一個山頂的稜線或腰繞路為主,因此重複小上下坡的路況較多,這一場路線也山頂接下一個山頂,但特殊的是到達一個山頂後先徹底地下山到平地或谷底,再爬到下一個山頂,且50km之中總共重複6次,當然每次的上下坡都變得又長又陡,簡直就是考驗選手心理與身體的耐力。

07.Start
這場參賽人數多達1000名而且起跑後馬上出現陡上陡下,事先可預料較易發生塞車,萬一遇到塞車,20km處關門點即刻成為大危機,因此起跑時盡量排在前面。排在起跑線的1000名選手,每一個身材都很緊實,完整的越野裝備也很精悍,讓人彷彿置身於大約450年前為了打敗織田信長而在此集合的僧兵們之中(雖然當時那些僧兵最後全被信長燒盡…)。

08.sohei

起跑前的開賽儀式,鏑木毅當場解釋賽事內容並強調說“這場比賽只有辛苦,路程非常嚴峻,請大家千萬別勉強。如果非棄賽不可,可以接駁的地點只有20km處與44km處,經過這兩處時必須謹慎考量自己能不能夠繼續跑,萬一有點狀況,請大家果斷地決定棄賽”。我第一次聽到比賽主辦人於開賽前建議跑者棄賽,可知這場並不是普通的硬。他還接著說“大家必須身上帶些錢,可能棄賽後還要自己坐交通工具回到會場”。我相信這些強悍的僧兵們也開始冒冷汗,但一切都來不及。

09.kaburaki

【0-20km】

10.0-20km
由當地的市長來開起跑搶之後不久,果然發生了塞車,只好保留體力慢慢走,但還好排在前面,跑不到1km就解決問題,之後也很幸運的完全沒有遇到塞車。但賽後得知後半段發生了大塞車,因此大會決定20km處關門時間延後30分鐘,可能這塞車問題也是降低這場完賽率的原因之一。

11.Traffic Jam

前20km出現2次長下坡,山徑整理得非常好,也夠寬,其實相當好跑,但考慮到共爬6次長上坡的肌肉負荷,不敢衝太快,這一段就下坡慢慢地跑,上坡穩穩地走,花了3:20到達20km處補給站兼關門點。

12.trail
【20-45km】

13.20-45km
這一段就是這場比賽的重點,共出現3次長上坡,尤其24-27km的上坡讓人印象最深刻,像垂直般的山壁上開了不斷重複Z型的陡坡山徑,沒有任何人在跑,每一個選手都默默地看著自己的腳下走。心裡想著這一段多慢都無所謂只要不停就可以,但其實真的很想休息,連不停這個最基本的意志都快要崩潰,本來走在前面的選手們一個又一個的倒下去,有人抽筋有人嘔吐,我連說一聲“大丈夫ですか?(還好嗎?)”的元氣都沒有,只能繼續一步一步地走,最後花了快1小時才完成這只有3km又讓人極度煎熬的上坡,感覺這時候已經用盡所有體力了。

14.switch back
比叡山有一種稱為「千日回峰行」的修行,修行期間跨7年,總共1000天要繞30km至84km的山徑,第700天後還有9天的斷食、斷水、不眠、不臥的修行,不准失敗,無法繼續修行時必須自害。這極度苛刻的修行,比叡山悠久的歷史上僅有47人完成並那47人被稱為 “大阿闍梨”。

15.1000book
這場比賽路線一部分相同與千日回峰行的路線,我邊跑邊想,我跑半天都很想放棄,那些大阿闍梨走了1000天真的讓人難以置信,也同時說服自己再走20km就結束,與千日回峰行比起真的沒什麼!
但,通常這種鼓勵沒什麼屁用,我的股四頭肌早就提出抗議,腳指的疼痛感通知我至少3片指甲已經壞掉,當然腸胃也沒有正常營運。

16.aid
這時候,沙漠上的綠洲般的補給站真的讓我活回來,尤其是當地名產的梅子紫蘇汽水,梅子與紫蘇的香氣帶一點鹹味再加汽水的爽快感,每喝一口就恢復一點的感覺,喝了5杯後至少心理上元氣已滿,才肯離開補給站。

【45-50km】

17.45-50km
離開第四補給站時,時間花了7:45,心裡想著,只剩5km搞不好可以8:30以內完賽。
高地圖顯示47km開始下去之後還要上來,結果最後的下坡永遠般的長,心裡很納悶地想著拜託不要再讓我下去。跑很久終於到達谷底之後,竟然眼前出現了大上坡。這時候我聽到了我的心碎掉的聲音…。

18.up
為什麼最後2km我的心卻失去了鬥志與熱情?為什麼已經爬好了5個上坡,卻帶著滿滿負面情緒來迎接最後一個上坡?賽中連這些疑問都想不出來,單純只是心碎。賽後明珠姐跟我提轉換信念時,才發現我心態調整得大失敗。
其實比叡山沒有稱為「延曆寺」的建築物,比叡山整座山就是信仰對象的延曆寺,這一天我們都在延曆寺裡面進行了距離50km的修行,經過這苛刻的修行才知道自己的軟弱。最後完賽時間為9:00:58,心碎到最後2km完全沒看手錶,連9小時內完賽的念頭都想不到,懶懶地走到終點,拿到完賽證明才發現超過9小時,這58秒徹底地表現出我的懦弱。

19.me

“感謝來到這裡,真心以你為傲”,最後500m鏑木桑親手寫的看板稍微安慰我的心。

20.kanban
比賽整體來說,真不愧是鏑木毅主辦的,不只是當地的市長來開起跑搶,地方的阿姨們親自做出來的補給品及當地美食也相當充實,由日本關西區域越野跑者們組出來的志工組織相當團結又熱情,送給志工的The North Face風衣也超帥,延曆寺還很大方地開放延曆寺會館(飯店)的大廳及浴室給跑者使用,不管是地方政府、地方人士、志工、延曆寺、主辦單位及贊助商都很周到地準備及聯繫,並高水準地融合成一場優質的越野比賽,能夠參與這一場真的是跑者之福。

21.race
這場完賽率僅達46%,可能最大的原因是氣溫,當天5月的關西區域來說異常的熱,中午還超過30度,連2位受邀請的菁英選手都因中暑棄賽。還好我住台北,早就習慣這樣的環境,意外獲得非地主之利,4月來過台灣的鏑木桑跟我提說“你是從台灣來的,這樣的天氣也沒問題吧?”,我就回答“沒什麼!”,當然沒有告訴他我賽中偷吃冰棒。

22.Ice

這一場限時為11小時,50km的比賽來說看似足夠完賽,實際上,完賽選手之中3分之1的選手於最後1小時才到達終點,顯然賽前鏑木桑所說的話一點都沒有誇張,我個人也覺得沒有全馬SUB4的實力似乎無法限時內完賽。

23.race
最後,這場比賽還有3位選手特地從台灣飛來參賽,並3位都以非常優秀的成績完賽。我進第二補給站時,鏑木桑還特別跟我提說前一天遇到3位台灣選手,今天看到他們3位跑得都很快(我是最後一個),恭喜你們成功讓鏑木毅看見台灣人高水準的表現!

24.friends

 

 

延伸閱讀

 2015菲律賓H1初百英里越野賽的挑戰

 跑到世界的盡頭:超峽灣極限越野賽

 要有享受的勇氣──越野跑王者鏑木毅專訪

 越上生命的意義──鏑木毅TSUYOSHI KABURAKI

 中文字的越野賽,你好難懂?

 影音閱讀

 這是我們記憶的模樣 2015 The North Face 100國際越野挑戰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