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0
7406

15年前的某一天曙光下,一位對路跑瘋狂著迷的父親,騎著90cc摩托車載著兩個兒子,並且要求夾在中間的小兒子盡量的縮下頭,就像變魔術般的障眼法,好矇騙過前方的警察。擁擠的抵達木柵貓空三玄宮,小兒子才探出頭來呼吸一口新鮮空氣,但是當時誰也沒料想的到,原來這是將來15年後成為真男人的一股豪氣。放下背包、轉轉頭顱、繫緊俱樂部阿伯送的二手跑鞋鞋帶,跟著和諧長跑俱樂部的叔叔、伯伯們順指南山路而下,但是大哥與其他年紀較長的學長們早已跑遠,而後一行人側身穿過柵欄,跑出充滿跟人一樣高的雜草小路來到政大後山,順著道路繞過傳說中會在半夜甦醒騎馬載學生下山的蔣公銅像,跑出政大校園,向著上坡跑至每年三月都會我很辛苦,但遊客拍照很開心的杏花林,再經過常會有寵物犬跑出來追人的那戶人家後轉往三玄宮方向,但當初與寵物犬奮戰爭奪道路使用權的小兒子也沒料想到,十幾年後,這條路變成了台北市貓空路跑賽的路線。

01

三玄宮,成立於1981年的秋高氣爽,主神供奉腳踏龜蛇之像的玄天上帝,共有黑面金衣三尊分為大帝、二帝、三帝,以三帝為中間主位,以「三」的文字意象來顯現為人處事的謙卑之道。宮廟主持每日清晨早起燒水奉茶,早已成為路過的登山旅客們的中途休息站,廟旁水龍頭流出涓涓冰涼的山泉水,更是在炙熱夏季裡跑者們的福音。漱口、洗臉,又是一條好漢。廟口前庭院上的水泥地,不論是登山客腳下的汙泥,還是跑者們汗水下的屁股印,總是安靜無悔的吸收著,夏季躲在三玄宮的廟廕下,擋去殘酷無情的艷陽,並迎進陣陣充滿芬多精清新的微風;冬季成為躲寒避雨的最佳場所,宮廟住持還會大方的開放浴室,讓我們這些在寒風中消瘦的顫抖身軀洗個熱水澡驅趕寒意,有時還會準備免費的炒米粉讓大家充飢,如果幸運遇到做粿的節慶,更是可以吃到現場純手工製作熱騰騰的草仔粿,連到此一遊的外國老夫婦遊客看得也目瞪口呆,頻頻拍照留影,操著台語口音的宮廟住持,更不吝嗇的請遠方朋友吃粿,透過台大外文研究所的俊傑翻譯後得知,這是他們夫婦來到台灣兩星期來第一次有人主動跟他們交流。

02

以上的美麗,將在自由市場下成為大家片碎的回憶,三玄宮在2013年血染的山櫻花盛開季節下吹起了熄燈號,未來會變成商家還是住家不得而知,唯一知道的是,地球上一處包容之地消失了,包容著泥濘的腳印和運動短褲不斷滴下的汗水與溢濺出來的各廠牌運動飲料液體,我想,不管是在何處發生這樣的事情,大概早就被轟出貓空了。2009年東亞運和2010年的亞運田徑長距離跑集訓,也在此從事過山區道路LSD訓練,而在2012年前,一位還在雛形中的跑者,總喜歡坐在三玄宮前的階梯,望向台北盆地一語不發忙著自我懷疑是否是一塊成為奧運選手的料,接著某日,他起身跑向充滿濃霧的產業道路上,然後確切的發現,前方深藏在濃霧中看不見的道路,唯有不斷的跑進去才能看得清楚了。

03

平凡小人物、慈善大巨人趙文正名言錄:「有心,比有錢更重要。」,我望著三玄宮上斑駁褪色的招牌,心中的問號不斷地湧現,是否我們終其一身只能等待中大樂透與企業贊助之後才能為體育運動做些什麼?或許,三玄宮的誕生、存在、結束,帶來的不只是一種強大的包容性,還有一種看不見的啟示吧。

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