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個人都有『重生的機會』 — 熱中暑實例分享

0
23485

忙碌的急診室,送來一位剛剛參加越野比賽休克昏迷的選手,現場的醫生護士手忙腳亂地正進行急救中。

「妳知道他的身體不適合馬拉松這種激烈運動嗎?」醫生嚴正的告訴病患家屬。此話一說,讓原本心亂如麻的眷屬們,表情更顯焦慮。

早在六年前,這位病患的親弟弟,因突如其來的心肌梗塞而辭世,醫生已提醒要查清家族病史中,是否有心臟病或其他慢性病的遺傳?只不過大夥忙於辦理喪事,這檔事擱著,久了也就漸漸被淡忘。

病患昏迷許久毫無起色,醫生給了一個”制式”的回應:「他的狀況,如果會醒來,大約1~2小時內就會清醒;如果不會醒來,可能因多重器官衰竭產生後遺症,或是影響腦部,終身將躺在病床上。」接下來拿出《病危通知書》與《放棄急救同意書》讓家屬了解醫生的有限能力與病患眷屬應知的權利,雙方都簽名畫押。

漫長的等待是最痛苦的煎熬。

79338_不是每個人都有『重生的機會』 — 熱中暑實例分享_三總診斷證明書-張智雄

直到下午四五點,病患終於清醒過來了。開口第一句話:「這裡是哪裡?比賽結束了嗎?」一旁的家屬聽的是又氣又笑的。

看著身體四肢都被魔鬼氈綑綁在急診室病床上,雙手手臂也被扎了四針,嘴巴裡插入喉管,排泄處也接著尿管,整個人一動也不能動。失去自由是可怕的,尤其躺在醫院的急診室裡。

此時,哭紅眼眶的母親走到病床旁,問說:「你知道你因熱中暑而昏迷衰竭,差點沒命嗎?」「有嗎?是嗎?暈倒了?」將近8~9小時前所發生的過程,我一點都沒印象。

沒錯,躺在病床的是我。這段時間,我只隱約記得的,是一大片白色的世界,七彩炫麗的光球環繞我的四周圍,不停地轉啊轉,我一直向前走,但是都走不出去。

這是2011年五月發生的事,當時參加內湖一場10公里的越野山路競賽。

79338_不是每個人都有『重生的機會』 — 熱中暑實例分享_張智雄

照片為筆者張智雄該越野賽中之照片

出院後經過多次的回診,與主治醫師詢問,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熱中暑》產生的昏迷休克,輕者器官衰竭(心.肺.腎.腦),嚴重者死亡不省人事。而我只是局部「橫紋肌溶解症」,疼痛的近三個月之久,其他並無不適。也因此接獲醫院邀請,擔任醫學研究及分享個案,錄製了幾段影片。

(影片8:23起為智雄分享)
「大概跑到8公里左右,我已經看到終點的拱門,然後覺得脖子以上很熱,就停下來,兩手撐著膝蓋,想說喘一下氣,結果一撐,就完全沒意識了..」

不過,我並沒有感到慶幸,反而覺得愧疚。對愛我的家人、朋友,我的貿然行事、逞強,差點送命。在休養的這段期間,我將已經報名參賽的活動,一一放棄取消,也暫時允諾家人,不再穿鞋跑步。只是,這樣的時間維持不長。

六月中,穿著拖鞋在公園散步,耳朵旁傳起家人叮嚀的事~「不能跑步喔!你不適合」但身體的細胞本能,讓我由快走,轉為慢跑,不知不覺也就赤腳+拖鞋跑了6K左右。久未活動的流汗快感,讓我感到開心,也立下決心告訴自己:「從頭開始,提高日常生活的運動量」。

自此,我由原本練習量不足100K,慢慢提高到150K~200K,於2011年底時已達400K的量,而且精神、體力更甚以往。雖然朋友羨慕我能在短時間一年內進步神速,殊不知這是”用命換來的經驗”啊!

79338_不是每個人都有『重生的機會』 — 熱中暑實例分享_張智雄_01

這篇遲來的分享文章,本來只想放在心底警惕自己;但是看到那些常常接連參賽的朋友,樂此不疲、以連馬為榮時,真會替他們擔心,因為這已經失去「運動為了健康」的初衷本質,殘害自己身體卻不自知。

 

個人這一年的體悟與淺見:

> 很少人清楚自己身體體能狀況,是否適應各種條件的比賽(如鐵人三項、越野賽、馬拉松、遠程單車挑戰賽…….)?量力而為才能長久維持。
> 喜歡運動是好事,但了解”家族病史”也很重要喔!
> 除非你是特種部隊退役、專業運動選手,否則千萬不要去追求速度,尤其在沒有教練的指導下。
> 棄賽是種”美德”,也是種”覺察”,更是種”警惕”…..請多多關心自己身體,別提早操壞它。
> 找回自己運動的初衷,別盲目的為追求「累積比賽場次」、「成績名次」。
> 以投資報酬率來說,跑得快但跑不久不一定是贏家,「跑得久才是最大獲益者」。
> 別羨慕別人的優異成績,與自己相比才會快樂。

PS:每人的狀況不同,此文是2011身為運動場菜鳥的我,獨自摸索、逞強參賽而導致意外發生;後段個人體悟,絕無引導讀者仿效學習,僅以”借鏡”之姿,提供參考。

熱衰竭與熱中暑的徵兆及預防處理: http://163.19.143.59/~health/newfile_2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