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Formosa Trail──福爾摩莎古道越野賽之戰況激烈(中)

0
1055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2

開賽前的會場樣貌

「長時間長距離的越野賽之所以迷人的是,我們憑藉著自己及周圍的力量(同行隊友、對手、補給站志工、沿途風景……),闖過一道又一道的關卡,挨過一段又一段的撞牆期,於是終於了解到了,最重要的不是終點,是我們完成了,也辦到了!」阿明哥。

這一篇的開始先來日語教學一下,是本篇的通關密語:「YA DA!」是好極了!太棒了!

凌晨三點多,在會場,不明顯光亮的,陸陸續續聚集了65公里組與104公里組的選手,志工們早就各司其職,選手們內心忐忑,且蠢蠢欲動,我們都不知道出發後會發生什麼事,但都充滿期待與努力追求一切,這樣的氛圍讓人迷戀也感動!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6

明德大哥拍攝

比賽在凌晨4點起跑,大家戴著頭燈出發,剛開始是約莫4公里,好跑的柏油路,大家都衝很快,才起跑久覺得自己有氣無力的(後來才知道原因,星期天下午生理期就來了),在第一個上坡(7公里,上升1000m)我就有慢下來,不是自己的節奏,很辛苦。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8

進CPA補給站,清冰拍攝

CPA(13K)開始,群組的隊友都殺紅眼的開出去了,到關頭山來回,這裡還可以互相打氣,我忘不了Timmy從關頭山折返後,他說:「明珠姐,不要忘了CPC的挑戰!」(賽前計畫,9小時到CPC)坦白說,我有被鼓舞到,也激勵到!

在前往關頭山,我和瑞和大哥、小JACK前前後後,再回到CPA(23K),離開就是自己獨跑了,和許多65公里組和37公里組的跑友互相加油打氣。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4

前往CPB(34.5K)前,下坡多,還遇到大樹,開心地聊了幾句,長下坡建益追了過來,他真的很強,當時我不知道他已經先扭了右腳踝,CPB的補站在舊武界派出所,視野非常好,放眼望去是望不穿的茶園,志工們非常貼心,我一到就拿濕紙巾幫我擦左邊的臉和脖子,剛下山撲街兩次(我也忘了),出發前一再提醒我們要補好再走,因為下一個補站CPC還要20公里。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3

休息再出發,就是小凱、Dorae和我,建益隨後跟上,小隊前進的好處是互相鼓勵,茶園的風光明媚,是微上坡好跑的產業道路,陽光刺眼,風吹起來是涼爽的,是難得的悠閒片段,在越野時可以感受到微風陣陣,都是微小幸福的鼓勵,笑聲不斷,因為我一直對著小凱喊Timmy(妳累了嗎XD),還不自覺。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11

前往CPD補站前,Dorae拍攝

在我們上回探路的樹藤秋千賽道上,明顯發現Petr將賽道的草砍得極為康莊大道,原先以為CPD(45K)只有水,但志工說他們有交接到,還熱情的報告前面選手過去的時間,在CPD補完,大家就狂下坡飆到CPC(54K)加德宮。

每每越野賽道跑久了,會想跑公路段,到加德宮前的公路段又長得讓人想往越野山林裡鑽,越野賽讓我們人格分裂呀!下到了中正國小,建益和小凱先在國小旁的雜貨店買青草茶和蘆筍汁,我和Dorae都有喝到,還要再跑約4公里公路段到加德宮,有一股力量在牽引著我,確定可以sub10小時,也算達到自己的目標。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1

CPC補給站加德宮,Kevin拍攝

終於到了加德宮了!

鋪陳這麼久,終於要進入這篇的重點了XD,我是9小時50分到加德宮,這站是蘇蘇和其他兩個志工鎮守著,對我們有求必應,盛智在這站煮薑母鴨,我喝了兩碗熱湯,約休息調整20分鐘,準備要出發前,第三名的日本女選手(Chieko So)剛進站,很疲憊的樣子,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其實每一個到CPC的選手都汗流浹背的。

離開CPC就有一個大魔王要打,先過坑山、南過坑山、大尖山要爬升1400m,6公里,放在賽道54公里後面,日正當中氣溫高,後座力十足,就連現在想來都有怎麼這麼遠,永遠都爬不完的感覺。

上回探路時,被淡竹葉咬到兩腿紅腫過敏,所以在上山登山口,套上了一條排汗褲,結果Petr把兩旁淡竹葉砍得乾乾淨淨,我撐到過坑山才把濕透的排汗褲脫了,老天爺捉弄人,過坑山過後才是淡竹葉埋伏的開始,還好跑褲材質很重要,小腿套不免的帶淡竹葉去越野回終點。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7

Sasha拍攝

陡上爬坡道大尖山路上,還遇到Sasha,他前面衝太快,CPC吃不下,蘇蘇說Sasha在CPC歇息40分鐘才離開,我每每抬頭都有山徑要爬,明明20分鐘前跟建益說,看到電塔(後來才知道是氣象站,真相大白,笑)要喊一聲,過好久都不聽聞建益說:到了!

大尖山真的是大魔王,試跑的時候,邊爬邊看風景,還邊拍照,一群人聊天說話,感覺一下就到,今天怎麼都爬不到呀?!

終於喜出望外地聽到:是氣象站啦!到了!我一聽到聲響,三步併兩步的邊往後喊:小凱,到了!趕緊吃花生仁湯,上個廁所,上回試跑賽道知道之後是接下坡,我才要催促說:準備要走囉!

就看到一個身影,大喊:「YA DA!」是那種天啊!終於爬完還雙手Yes的欣喜口氣,看到我們或坐或躺(Sasha躺在一上來的左手邊,動都不動),她就緩緩往下走去,完全沒休息,我立馬又喊:準備要走囉!這時候有聽到Dorae說:明珠姐冷靜一下(他還沒休夠XD),我已經跑下山徑了!Dorae賽後說,他看到我看到那個Chieko小姐,眼睛是發亮的,燃起戰鬥力的樣子XD!我都活了起來了!

我知道大尖山下山是開闊陡下山徑,接卓社林道,非常好跑的產業道路,我邊衝下坡,看到Chieko小姐在走路吃東西戴頭燈,唉呀!明明爬上坡時想到,要提醒他們先戴頭燈的,也來不及了,自己邊跑邊戴起了頭燈,山徑很快就暗下來了,
建益跟上後,我就跑在他後面5-6m,這一段我們積極前進,是非常有效率的一段。

到了CPD(71K),志工叮嚀我們要吃飽,因為下一個補站要20公里,他們還貼心的泡了三合一熱咖啡給我們喝,志工們還很興奮的在報戰況,說女總一追過弘文,說她上坡跑6分速,聽得我們也熱血沸騰。

小凱很快就跟上了,當我們要走的時候,Chieko小姐又到了補給站,我的媽呀!她都是自己獨跑,建益先說她上坡的速度很快。

CPD出發,是我和小凱、建益三人,在盪鞦韆的樹藤遇到光哥,他從山徑下來,因為早上迷路,晚上他不想再迷路了,所以我們四個人合體一起結伴跑,入夜才跑Petr砍好的草徑路(Z點到菜園產業道路),有高低落差,草堆下又有石塊!要多一些下衝的膽識,上到CPB的陡上500m那3-4K,我們前一個補站到這是20K,整整20K,是104K組的魔鬼細節。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9

最後CPB補站,水蛙大哥拍攝

再看到CPB補給站(90K)真的是欲哭也沒有眼淚了!飄丿哥賽後說CPB是溫柔鄉,真的一點都沒有錯,Eva媽媽,趕緊幫我們披上衣服,我吃泡麵、喝薑湯、喝蠻牛,休了12分鐘才起身,Chieko小姐又到了CPB,光哥說要換長袖,我想說慢慢走上坡(還有2K)消化消化,準備要衝最後11公里,於是一個人就獨走了!結果我也在出補站CPB時大吐。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10

最後CPB再出發,補完容光煥發(笑),水蛙大哥拍攝

我從以前跑超馬的時候就是一個經常抓兔子的獵人XD,尤其是跑東吳24H賽,反而是跑越野之後抓兔子的機會變少了,我同事還曾揶揄我:妳只適合參加自己幫自己補給的越野賽(笑)。

長時間長距離的比賽,一定要定時定量的補,包括水分、食物、電解質……,不能空腹太久,也不能吃太多,當長時間長距離的比賽時,身體的血液大多去供給四肢(尤其是下半身的腿),腸胃就會比較弱。

加上出太陽(電解質補不夠)、算錯補給站距離(身上沒有食物,飢餓到)、後段更容易餓(前段新陳代謝還沒帶起來)、疲勞(吃不下、跟挑食是雙胞胎)、晚上氣溫下降(遭遇失溫,身體會想吃熱食)、超出自己身體負荷、練不夠(身心俱疲)、賽前恢復不足熬夜(會在後半段爆發)、前面跑太快(補不夠)………,其他的原因,每個人都不盡相同。

要了解自己的狀態,透過賽前練習,若100公里比賽,至少要練10小時,才能練出腸胃(針對補給),100mile,要15小時,才是一個有效區段練習。一樣是賽前3周,2-3次,我很喜歡3次(適合任何賽事練習),第一次是適應,第二次調整,第三次就是印證了。

我這樣寫不表示,萬無一失,因為天候、賽道、每一次身體的狀態不同,千萬不可以偷懶,沒有一勞永逸的撇步,這也是越野超馬要教我們的事,講這麼多,如果你有玻璃胃的話,心法來了XD

1、隨機應變,臨場反應很重要,適時調整,快抽筋了!就趕快補電解質,慢下來沒關係,保持樂觀,長時間長距離的比賽,後面變數很大。

2、真的吐了怎麼辦?!太好了!因為吐完真的比較舒服,吐完之後,30’內,只喝水,分2-3次喝,確定是偶發還是真正的發炎?!胃糟糟的怎麼辦?帶鹹的食物,科學麵(統一脆麵)、綜合纖果(萬歲牌)、補站喝鹹熱湯……。

3、補站休久一點(小睡一下也沒關係),讓胃休息一下,享受一下補站的人情味。

也要在賽事中提升心理素質,長時間長距離的越野賽,入夜跑是很正常的,在台灣有人可以跟妳結伴跑,到了國外,誰要跟妳結伴跑?在熟悉的台灣賽道,可以練習自己獨跑,建立自信心,肯定也訓練自己的方向感,不要害怕!其實黑暗中的小動物比我們還怕,這樣的想,就不怕了!

黑暗中的跑,有時候讓我有很大的安全感,因為要解放的時候,頭燈一關就好了,害怕的時候,抬頭看看星星,害怕的時候,念念咒語,害怕的時候,胡亂罵一下就好……。

86175_福爾摩沙越野跑-05

賽後頒獎,我激動地與Chieko小姐擁抱感謝,艾薩克拍攝

當我上大尖山,已經半自暴自棄的狀態,覺得順順跑就好了,管它什麼20H完賽團,是Chieko小姐燃起我的鬥志,雖然都是在補給站驚嚇到,路上又忘了,但我把Chieko小姐當成可敬的對手,我手機裡有一段30雜誌訪問馬雲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話:「沒有獅子,羚羊也活不久,所以不要恨對手。」我總是相信,越強則強的法則,感謝這些幫助我們成長的力量。

最後下坡的11公里,上回來探路有試跑過,是碎石子產業道路7公里+4公里柏油路,只要耐住性子的跑,終點就不遠了!

非常感謝Chieko小姐,賽後頒獎,我緊緊地擁抱著她Timmy說這是她的第一場初百公里越野賽,包括淑惠姐和若君,我又兩眼泛紅了,初百公里越野賽在Formosa Trail完成,是非常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