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年勇闖野獸山徑野豬路線

0
740

5/27跑山獸舉辦的野獸山徑越野賽事,其中50公里的野豬路線我是連續第三年來挑戰,前兩年都止步於cpC。2015那屆由於才剛開始接觸越野跑,像是誤闖森林的小白兔,花了近12小時才抵達cpC,想當然就被關門了。

經過一年的自我鍛鍊感覺已經準備好了再次挑戰野豬路線,不到11小時就抵達cpC,短暫休息立馬往熊空山前進。沒想到路徑因為下雨變得超滑的,我是走一步滑兩步,完全找不到著力點,意志力也被磨掉,無心再戰,折返回cpC再次棄賽。

2017年這屆,我本來是沒有報名的,認識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年初發生意外左肩膀開刀,在鎖骨上裝了鋼骨鋼釘,我的練跑完全停止,心情盪到谷底。

醫生說至少要休息半年以上才能慢慢恢復訓練,我想這樣子就能趕上11月的福爾摩莎當作我復出的第一場賽事,不用想太多,努力復健吧!可能是固定晨跑5年多打下了好的基礎,身體復原狀況良好,而我也很努力的復健。2月份詢問過醫生後他說我可以慢跑不會影響到肩膀的傷勢,我就嘗試跑跑看,短距離3、5公里還可以,長距離的跑步左肩擺動會拉扯到鎖骨韌帶會很不舒服,感覺肩膀有很重的東西壓住!原本2月份我有報名一場24小時繞圈賽,我嘗試去跑了一下約50公里就趕緊收工回家,後面幾天肩膀根本舉不起來連睡覺的時候都要在肩膀下墊個軟墊才能入眠。即使如此,也澆不熄我內心深處那把渴望再度越野跑的熊熊火焰,所以再苦也要忍耐。

3月1日星期三右拳、自然約我去跑Hash,這是我1月份開刀後第一次跑越野,雖然只有短短的7、8公里,跑的很辛苦,可是我很高興,因為我終於可以開始跑越野了。

從此以後只要假日爸爸團有開團練我都會去練習,雖然肩膀的傷勢讓我在拉繩攀爬上很辛苦,但是只要注意安全還是可以克服困難的。 3月底跟奕綱、國華、雨晴挑戰陽明山15連峰我很辛苦的完成了它,4月初跟陳醫師、飄丿、威廉、峰哥也很辛苦的完成汐止到指南宮的縱走。

4/17再次開刀把鋼骨鋼釘移除後4/22的 deloop 跑了一圈25公里也是累的半死,4/30的尖巴魔塔縱走更讓了解自己的肩膀受傷雖然已經痊癒但是仍未恢復正常運作而且體能也是一大問題,直到目前為止我壓根沒想到要去跑野獸山徑(雖然已經報名參加但遲遲沒有繳費)。

5/7爸爸團成員挑戰谷關七雄,我雖然無法參賽但是仍親自開車前往裡冷涼亭幫大夥加油打氣並想要陪走一段路!沒想到除了陳醫師外飄丿、奕綱、光哥都無心戀戰,直接坐我的車回到會場棄賽。因緣際會的跟過山蝦的蝦頭聯絡上,他說由於這陣子太忙疏於練習谷關他也無法完成,下一場的野獸山徑看來也是凶多吉少了?聊了一下得知我野獸山徑尚未繳費就說他不跑了直接轉給我,我沒想太多就答應了!野獸山徑去年未能完成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遺憾,我當時很厭惡自己的軟弱,現在又有機會再次挑戰它,洗刷自己的污名,心裡真的躍躍欲試!

衡量一下自己目前身心的狀況:月跑量是這幾年的新低、肩膀無力,這兩項真的是很大的隱憂?但是這幾年一直跑越野所以越野技巧提升不少,而且越野心志也比去年來的強大,所以有扣分有加分,我不見得都是處於劣勢應該可以試試看的,就給自己一個機會去挑戰野獸山徑吧!就這樣子,原本計劃最快11月再復出跑越野賽事居然提前半年我就要跑野獸山徑!是要三連敗呢還是會成功復仇,跑了才知道。

野獸山徑已經舉辦第三年了,今年參賽人數創下新高,光是50公里以上的人數就有200人!很快的就到了比賽的那天,一大早黑狗兄就開車來載我一起出發去會場,同車的還有冠儀跟正緯,除了正緯是25公里組的外我們其他人都是50公里的。

到了會場整理裝備遇到很多熟識的跑友:野男幫的右拳、建宏、勞倫斯,泛大,李鶴,財哥,若君,聖宜,新竹瘋的兩人組,宜蘭幫的摩根、家偉、勝傑、淑惠,當然還有爸爸團的成員:奕綱、國華、育維、雨晴、婉君、賴賴、漩漩⋯⋯太多人了啦!其中國華還給我一包錦囊妙計,要我撐不下去的時候打開來看,真是太有心了!對了,還有一早來分送野饅頭的聖智,真的太感謝了!終於要開始了,心情沒有緊張,而是很篤定的感覺,就跑吧。

從起點到cpA,我花了3個小時的時間,跟去年比時間差不多,但是粽串尖的拉繩攀爬確實耗費了我不少體力,由於上肢沒力必需靠雙腿支撐無形中腿力也消耗很多!所以從cpA後我就刻意慢下來調整一下體力,這段期間很多人超越了我,但是掌控自己的節奏才能繼續走下去,這時我想起若君在賽前提醒我「be safe,enjoy it and keep going」。沒想到快下到cpB一段溪谷路段我左腳不慎翻船當場痛不欲生,本來可以跑起來的時候現在只能慢慢地走讓痛楚感逐漸消失,到了cpB已經9點03分。

9:22離開cpB往逐鹿山邁進,一開始就迷走一小段路,後來就找到正確的潦K路徑,就一路沿著河床往鞍部走。走著走著怎麼看到一個熟悉的臉孔朝著我而來,這不是奕綱嗎?聊了一下他說腳不舒服,準備走回cpB棄賽!他還關心我的狀況,我回狀況不佳但是還能繼續走下去,就這樣子兩人分道揚鑣而去。往逐鹿山的途中氣候開始變壞,又是風又是雨,攻上逐鹿山已經過了12點,山頂太冷趕緊把雨衣穿上繼續往下走。

快到cpC的時候我追上育維了,他跟漩漩早了我20分鐘一起離開cpB,沒想到會再次碰面,正好可以一起挑戰熊空山,真棒,不用擔心一個人孤軍奮戰了!到了cpC,怎麼又看見一個熟悉的臉孔笑嘻嘻迎面而來開口就說「等一下這段路我陪你一起走,你今年第三次挑戰,我陪你一起完成它」⋯⋯已經棄賽的奕綱並沒有回到會場反而走到cpC在那等我再把我帶回終點!當天風雨頗大的,在cpC等待是很煎熬的,他大可早點回到會場梳洗換裝爽爽的烤肉喝酒等我回來就好!可是,有情有義的奕綱,選擇了一條難走的路,但是他幫助了我成功的圓了征服野獸山徑的夢!

接下來的那段路程我就不用再描述了,也是很辛苦的回到終點啦!但是,在cpC再次遇到奕綱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已經完賽了!今年第三年挑戰野獸山徑,我的身體狀況是最差的時候,我的訓練內容是最弱的時候,但是我有堅強的決心跟意志,更重要的是,我有一群好友做我的後盾,野獸山徑野豬路線,我終於完成了,哈哈哈哈。

圖文來源:張大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