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PO女生攀岩流浪誌】

792413_568399473187854_307044375_o_副本_副本

易思婷 (小Po)

出生於雲林縣虎尾鎮,像大部分的台灣孩子一樣,自小就背負了名列前茅的期望,從北一女中、台大資訊系,最後遠赴美國常春藤名校賓州大學取得電腦博士,一直努力符合父母的期望。

但卻在取得那一紙可以讓家人感到自豪的畢業證書之後,毅然捨棄高薪的科技職位,流浪天涯、奔向山野找尋能讓她投注一生熱情的夢想。在野外的世界,她嘗試滑雪、荒野露宿、激流泛舟、冰川探險,一步一腳印終於找到她與攀登命定的緣分。

自2006年開始,作者攀登的足跡遍佈南北美以及中國大陸,造訪過數十個天然攀岩地,攀登的長路線過百條,並在美國首屈一指的戶外領導學校(NOLS),以及其他戶外組織(BOLD Mountain School, Passages Northwest, Bush School etc)擔任攀岩講師。

目前以車為家,繼續流浪攀岩的生涯,眼光放向攀登大岩壁,以及所有攀岩人的夢想——首攀——的計畫。「首攀」指的是攀登從未有人攀過的地方,表示沒有經驗可參考、也沒有紀錄可依循,為一大挑戰。

目前亦為《台灣山岳雜誌》、《戶外探索Outside》、《山野》、《戶外探險》和《孤獨星球雜誌國際中文版》專欄作家。

 

簡歷

2006年7~8月:於美國阿拉斯加州參加30天的冰川攀登課程

2007年3月:領隊冬攀美國緬因州第一高峰肯塔登峰

2007年6月:攀登北美第一高峰丹奈利峰

2007年8月:登頂技術性山峰大提頓峰

2008年6月:取得美國戶外領導學校野外講師資格

2008年12月~2009年1月:攀登南美第一高峰阿空加瓜

2009年2月:取得美國戶外領導學校攀岩講師資格

2009年9月:嚮導大提頓峰

2011年9月:首攀計畫得到美國山協(American Alpine Club)的獎金 Lyman Spitzer Award,首登沙路里山區的皇冠峰

2012年9月:首攀計畫入選歐都納圓夢獎金,首登四川格聶山區的技術性山峰喀麥隆神山

2013年9月:首登四川四姑娘山區的技術性山峰大仰天窩峰(此計畫受到中國戈爾戶外夢想實現計畫的贊助)

2014年4月:經由The Nose路線登頂酋長岩(El Cap)

2014年:蒙古國攀登計畫得到美國Shipton-Tilman探險獎金

2014年10月:經由Salathe Wall路線登頂酋長岩(El Cap)

2015年:南美智利巴塔哥尼亞山區首攀計畫得到美國Mugs Stump獎金

 

個人網站:http://www.chickfromtaiwan.com

 

著作:

《睡在懸崖上的人》、

《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

《傳統攀登》

【K2峰:天堂之門與雪巴人的故事】翻譯雜感

【K2峰:天堂之門與雪巴人的故事】翻譯雜感

雜誌上一張K2的照片,曾經是讓我走向戶外道路的那盞燈,在嘗試了各類攀登之後,發覺自己對岩壁更加著迷,高海拔攀登並不是我的菜,在攀登的路線上雖離K2愈來愈遠,偶爾我還是會記起那張照片,那個讓我人生多采多姿的契機。 2008年K2的山難非常慘烈,當時我剛踏入戶外的殿堂,雖聽聞這個消息,卻沒有特別的關注,2009年年初我參加
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 ── 新墨西哥船艦岩 攀登

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 ── 新墨西哥船艦岩 攀登

第一座高塔 攀登 :新墨西哥州的船艦岩 緣起: 2015年秋季,我和劉贇卿的女子組合,要在科羅拉多高原上、單一個攀登季連續攀登30座荒漠高塔,計畫在10月12日拉開序幕,我們選擇的第一座高塔是納瓦霍印第安族的神山,路線是寫滿北美攀登歷史的重要路線。 歷史: 加州派的黃金組合以及優勝美地的開拓者Mark Powell、J
五十天荒漠生活,兩位女岩者的三十座岩塔 攀登 計畫

五十天荒漠生活,兩位女岩者的三十座岩塔 攀登 計畫

在哪裡? 攀登  美國科羅拉多高原,世界獨一無二的自然景觀 以中心姿態各盤據美國西南四州─猶他、科羅拉多、新墨西哥、以及亞利桑那州─的科羅拉多高原,氣候乾燥,絕大部分都是沙漠,只有少數森林,但亙古的沈積砂岩因為河川切割以及自然風化,形成落差巨大壯觀偉奇的峽谷以及詭譎的妖媚地貌,甚是驚心動魄。享譽世界的大峽谷之外,最讓人
岩點圓不隆冬的運動 攀岩 地──猶他州的楓樹峽谷

岩點圓不隆冬的運動 攀岩 地──猶他州的楓樹峽谷

在攀岩圈子混得久了之後,總是聽說:若要傳統 攀登 走北美,若要運動攀登則走歐洲。從天然資源來看,這種說法是有道理的,歐洲石灰岩多,美國則較多花崗岩和砂岩。筆者在美國攀登多年,的確發現這兒能登上國際舞台的運動岩場屈指可數,不過如果你和老美攀岩者說:「你們運動攀登的資源沒有歐洲好。」他們鐵定會回你:「他們可沒有優勝美地。」
Leaning Tower大牆獨攀記(三):自己就是自己的跟攀者

Leaning Tower大牆獨攀記(三):自己就是自己的跟攀者

(圖)寬敞的阿瓦尼平台,遠處已經用繩袋理好攀登繩和拖曳繩。先鋒的裝備也整理在裝備環上了。  攜帶的睡墊很薄,阿瓦尼的地板很硬,雖然平坦還是有點難以熟睡,輾轉間突然覺得眼皮上大放光芒。咦,莫非鬧鐘沒有設置好?怎麼天就亮了,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月光。翻過身,蒙住頭,酸痛的全身讓我難以再度入睡,莫名間鬧鐘就響了,又賴床了一陣
什麼是大牆攀登(big wall climbing)?

什麼是大牆攀登(big wall climbing)?

文│易思婷(小PO) 圖│David E. Anderson 許多攀登者都有個攀登大牆的夢。站在巨大的岩壁腳下,感覺自身是無比的渺小,當學會了攀登技術之後,發覺自己有可能飛簷走壁個數百公尺,把萬物都放在腳下,怎麼能讓人不血脈賁張? 但就定義上來說什麼是大牆攀登呢?照字面上來理解,攀登大牆,就是需要攀爬很大的峭壁。隨著攀
對大牆獨攀(big wall solo)的起心動念

對大牆獨攀(big wall solo)的起心動念

文│易思婷(小PO) 圖│David E. Anderson 今年五月初我用兩天半的時間(car to car),成功獨攀(rope solo)了位於優勝美地的一條大牆路線:Leaning Tower上的West Face路線。這是我在大牆攀登(big wall )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我一直對獨攀充滿好奇,攀登名詞上
大牆故事──再爬酋長岩The Salathe Wall (四)

大牆故事──再爬酋長岩The Salathe Wall (四)

古古在Long Ledge上擁抱朝霞 文│易思婷(小PO) 圖│David E. Anderson 過了The Salathe Wall的第一個重頭戲Hollow Flake之後,大約是中午時分,過夜還太早,那裡的平台看起來也不是舒服的地方。 我們繼續往上走,但是下一個棲息地,還有五段半。果然在古古先鋒第十八段The
大牆故事──再爬酋長岩The Salathe Wall (三)

大牆故事──再爬酋長岩The Salathe Wall (三)

文│易思婷(小PO) 圖│David E. Anderson 從Heart Ledge下來之後,古古和我一直在等天氣。主要是因為我們沒有吊帳,必須到路線上有天然平台的地方過夜,也對天氣的要求更為嚴苛,因為下雨的時候不利攀登。路線上有天然平台的地方,有第十一段的Heart Ledge、第十四段的Hollow Flake
大牆故事──再爬酋長岩The Salathe Wall (二)

大牆故事──再爬酋長岩The Salathe Wall (二)

文│易思婷(小PO) 圖│David E. Anderson 前往攀登The Free Blast之前,我們想知道需不需要攜帶繩索去架設固定繩。The Free Blast會帶我們兩人到達The Salathe Wall第十段的終點Mammoth Terraces,垂降大約六十米後,就到了Heart Ledges。從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