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博南極長征隊遇強風暴雪轉戰「高原路線」

0
885

台灣史上首支前進南極長征隊於11月19日深夜抵達南極聯合冰川,原訂11月25日出發,卻因當地連日暴風雪打亂行程節奏,預計將延後至12月1日。為按原訂時間抵達,身為隊長的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劉柏園和團隊討論後,將每日前進的時間從12-14小時,上調至16小時,加劇挑戰難度。

 暴風雪風速極強,宥勝連站都站不穩
暴風雪風速極強,宥勝連站都站不穩
因暴風雪天氣惡劣 從原本路線改為「高原路線」

長征隊員於11月19日飛抵聯合冰川後,即因暴風雪滯留原地數日,除了影響紮營外,風雪也吹的宥勝站都站不穩,頻頻跌倒。此外,原本平坦的雪白高原更因風蝕形成陡峭波浪狀的雪脊地形,冒險夥伴Arctic Trucks就於每日的安全回報中提及:「不佳的天候狀況,加上陡峻的雪脊地形,所有因素都相當不利前進,長征隊行進速度因而減緩。」

長征隊遇上暴風雪打亂節奏,連搭帳棚都極為不易,挑戰困難重重
長征隊遇上暴風雪打亂節奏,連搭帳棚都極為不易,挑戰困難重重

天候好轉後,長征隊即起程趕路,不過南極氣候仍然惡劣,平均氣溫在零下40~50度,加上強颱等級的風速,還須拖行重達50公斤的裝備前進,光一天的行動就需消耗8000大卡,每天至少要攝取5000大卡的熱量,相當於吃掉100條七七乳加巧克力。極地教練陳彥博就表示:「即便完成挑戰時,體重還是會減少15公斤以上,到時候回來可能就只剩47公斤了!」

長征隊已於11月26日凌晨4點拔營,從南極聯合冰川大本營前往下一站阿蒙森灣。為了能按原計劃完成挑戰,在團隊共識及後勤的安全評估下,長征隊預計將30天的路程,縮短在24天內完成,任務勢必變得更加艱峻!

南極長征隊除了滑雪,也嘗試利用三輪越野單車進行挑戰。
南極長征隊除了滑雪,也嘗試利用三輪越野單車進行挑戰。

橘子關懷基金會十週年「前進南極點」計劃至今邁入第7天,「高原路線」所帶來的嚴峻考驗已陸續讓隊員們身心靈出現狀況,不僅失溫,也開始打擊意志力。而南極洲的「white out」現象也讓人的視線產生錯覺,分不清近景、遠景,南極顧問Wilson就特別於每日回報中提及,團隊必須一直緊扣,因為在這情況下,人很容易失去方向感。此外,「南極冒險展」自本周起展開,歡迎民眾上網預約免費參觀,一起體驗南極長征隊的冒險歷程。

南極長征隊於12月6日出發,目前已前進約100公里
南極長征隊於12月6日出發,目前已前進約100公里
「高原路線」縮短長征距離 挑戰難度卻不減反增

南極長征隊已於12月6日展開挑戰,目前進入第7天,前進距離約100公里,隊員們每日在平均零下25-30度行進約10個小時。而近日長征隊也遭遇南極近年來罕見的暴風雪,能見度不高外,南極「white out」現象產生的乳白色光線也讓人的可視範圍剩2公尺,女隊員林語萱就表示自己的意志力變薄弱。

面對如此嚴峻的挑戰,身為教練的陳彥博持續鼓勵隊員:「今天會更好!」,來提振士氣,隊員們受鼓舞後也重拾信心,繼續向前。此外,一百多年前挪威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利用滑雪及狗拉雪橇的方式抵達南極點,一百多年後的今天,長征隊除了滑雪外,途中也嘗試利用三輪越野單車行進,希望在不同工具的輔助下完成挑戰。

零下32度的低溫中,陳彥博冒風霜前進
零下32度的低溫中,陳彥博冒風霜前進
零下32度的低溫中,隊長劉柏園冒風霜前進
零下32度的低溫中,隊長劉柏園冒風霜前進
連加油都要與時間賽跑 長征隊頂著低溫連夜趕路終抵挑戰起點

由「TAIPEI」監控的訊息可見,在沒有加油站的南極,長征隊必須先繞到埋有油桶之處補給,而為避免油桶受暴風雪及自然重力影響,越陷越深,加油作業分秒必爭。在零下32度的惡劣天氣下,隊員們頂著風霜仍徹夜趕路,終在12月2日凌晨抵達起點。目前團隊正在盤點裝備及儲糧,待一切就緒,即刻出發挑戰。

長征隊決定捨棄原訂660公里的岸到點(Coast to Pole)路線,調整為難度更高的「高原路線」
長征隊決定捨棄原訂660公里的岸到點(Coast to Pole)路線,調整為難度更高的「高原路線」
在沒有加油站的南極,長征隊把握時間趕到油料補給站將油桶從積雪中拉出來。
在沒有加油站的南極,長征隊把握時間趕到油料補給站將油桶從積雪中拉出來。

圖文來源:橘子關懷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