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收入 腦力能力權力 退役運動員的人生下半場

0
376

在職場工作,總是會想著退休的那一天。有人因為退休有保障,所以期待著那一天盡快到來,而更多人則是不知道自己為退休做的準備是否足夠,而對退休感到不安。對職棒球員來說,退休的年紀要比一般人來得早很多,面對這比別人提早到來的下半場,究竟該怎麼打? 我若是自己的人生教練,又該怎麼下達戰術才能贏得退休的勝利?

下達戰術一:創造穩定收入

曾經有球迷朋友問我,為什麼當初會選擇走入職棒? 為什麼不是選擇去薪水看似不高,但是卻能較長期穩定的業餘球隊? 我相信很多球員也許跟我一樣被球迷問過相同的問題,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思考過,在我們追尋這棒球夢想的同時,是不是也做好了沒有舞台後的準備。畢竟職業球員的生涯真的不長,要能像張泰山學長那樣能在職棒立足十九年,且又能在球場上保持好成績的例子少之又少。近年來,中職球員的平均就業年資更是只有五年不到。沒有人可以為你的人生負責,有時候看到比較年輕的選手在生活上比較沒有規劃,太過於滿足現狀,總是替他們捏把冷汗,畢竟生活的挑戰可能隨時都會出現,而你是不是隨時準備好面對這些人生的變動了呢?

身為一個職業選手,不僅是要求自己在球場上強化自己的實力,在場下也不忘要多充實自己,才不會到退役的時候才發現,你什麼都還沒有準備好。正值壯年時期就得面臨退休,這是職業運動選手都會遇到的問題,之前新聞就有提到,日本職棒的年輕選手之中,有高達百分之七十四的人,對於退休後的生活感到相當不安,即便是年收入平均有兩千萬日幣的選手,對於未來的收入和出路都感覺到憂慮。

當我在二○○五年順利地加入誠泰Cobras 隊之後,我問我自己:「現在打職棒的夢想達成了,接下來呢? 這職棒的路能走多久?」雖然剛進這職業棒球的圈子的我,在收入上已經比同年紀的同學來得優渥,但我還是不敢滿足於現狀,所以我很早就為了我未來退役的生活做規劃,並朝目標努力著。

當時同期的林恩宇是第一指名,所以他的簽約金是三百六十萬,而順位較低的我則是簽約金兩百二十萬,月薪七萬,對當時的我來說,都是想都沒想過的金額,一下子拿到這麼多錢,當下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不過,因為看到很多學長一拿到錢就揮霍,到了後來簽約金所剩無幾,甚至生活出現困難,有了這麼多的前車之鑑,我想先把錢存起來再說。

下達戰術二:充實腦力流量

我很希望自己在未來有能力買下一支棒球隊,然後努力的為這支球隊創造更多利潤與價值,也創造更多機會給想要在棒球領域一起打拚的人,我光是想像就覺得這件事情真是讚到一個不行。會有這個念頭,是因為我看到美國職業運動市場中,許多球團都不是由單一老闆獨資擁有,而是走向合資的團隊持股。所以只要有機會,我也有可能擁有自己的球隊。一切都有可能,我只是得先把自己給準備好才行。

因為我對於研究歷史和人物傳記的濃烈興趣,使我去報考並就讀台灣史研究所。而我的獎學金之中有「羅道厚特別獎」,就是為了紀念第一位打入日本職棒的台灣選手羅道厚先生。可能很多人會以為王貞治先生是第一位去日本打職棒的台灣人,而對於台灣早期棒球強隊的印象,也只停留在紅葉及金龍少棒隊,而在《KANO》這部電影出現之後,讓不少人知道了還有嘉義農林這支隊伍。但我在看了《KANO》之後,也去嘉義看了相關的展覽,我開始想要知道,更早之前台灣的棒球到底從哪裡開始發展? 我查了許多資料,看了許多文獻,甚至還拜訪了很多相關人士,我發現在嘉義農林之前,其實台灣還有一支重要的棒球隊─能高團(前身為高砂棒球隊)。能高團是由當時台灣花蓮地區原住民(阿美族)所組成的棒球隊,也曾遠征日本;而第一位赴日本打職棒的台灣人正是能高團的選手,來自花蓮馬太鞍部落的羅道厚先生。

這位大學長是我們家鄉出身的原住民,我希望能把這段歷史重現出來,用我研究論文的角度,把它放在國家圖書館裏,讓後代的人能夠找到和羅道厚先生有關的相關歷史,這是我想達成的一點點貢獻,也是我對前輩和台灣棒球歷史的敬意。

無論是球隊經營或是棒球歷史,這些學習和研究對於我的腦力來說將是正面的激盪,不僅是我興趣的實現,也是我人生後半場所需要的準備。

下達戰術三:追求更高的能力和權力

有個長輩曾和我說,「你有能力,但沒有權力,也是一種無能。」看到其他人擁有的能力和權力資源,我當然會羨慕,但我也會努力累積這一切。我必須先從能力著手,等到培養好了自己的能力,接下來就要發展出足夠的權力,無論是資本、人脈、或是職位高度,都必須要有那樣的權力,才能發揮影響力,為球界盡一份力量,做出更好的改變。

無論是金錢、知識還是能力,都要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一直以來,我追求的方向都是以「價值」為導向,而不是取決於「價格」。就拿球芽的同仁來說好了,他們非常盡心盡力地為我們的基金省錢,結果心思就會糾結在價格上,畢竟沒有成本概念怎麼可能把事情做好,但我重視的是價值,若是太重視成本,而沒有把付出的價格當成是一種投資,就會忽略了它其實可以帶來更高的回報,無論是有形的獲利或是無形的收益。只看價格,在討論事情時會失去最重要的方向,反而會忘了原本為何要做這件事。

有時球芽的同仁會說我太會花錢,但我認為這是一個聚寶盆的概念,把錢投進去才會生聚出更多的價值來。舉例來說好了,之前為了要做球衣義賣,我希望能夠把球衣裱框起來。台灣一般就是用基本的鋁框或是現成的木框,但我希望把它的價值做出來,所以找師父用手工裁切,過程很麻煩,但它出來的質感就是不一樣,光一個框就要價兩萬,我一口氣做了七個,一下子花了十幾萬,球芽的同仁都嚇到了,覺得我亂花錢。可是後來這些錶框的球衣卻在義賣當中獲得更高的價格。價值創造出來了,就有回報,義賣所獲得的善款也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前一陣子我在日本路過一個專賣簽名球的店家,在店裏我偶然地看到一顆價格不斐的簽名球,上面有著吳昌征的名字,我就把它買回來,因為我看到了他的價值。我會知道這個人,也是因為閱讀。吳昌征本名吳波,他是嘉農第二代球員,在嘉農首度進軍甲子園兩年之後,他以主力球員之姿連續四次打進甲子園,能投擅打,無論速度或是守備都是頂尖的全能球員,畢業後就加盟日本職棒東京巨人隊,曾兩度蟬聯打擊王,拿下年度最有價值球員,更被日本人尊稱為「人間機關車」。光是這一顆簽名球,就能夠延伸出無限的人、事、物、環境和故事,它的價值不言可喻,絕不是價格能夠衡量。

創造穩定收入,充實自己的腦力流量,以及追求更高的能力和權力,是我給退休人生所下的三個戰術指令,它們不是一蹴可幾,其他人也不能照單全收,重要還是要從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才能擁有自己想像中的下半場人生。

《GAME ON! 周思齊的九局下半:棒球教會我的那些事》

37歲的他,或許已經到了球員生涯的九局下半,但他的奮鬥仍還未結束,透過這本書,他想讓你了解棒球教會他的態度、經驗、堅持、領悟與決心,一同開啟屬於自己的另一場人生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