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後回甘的跑步人生 柯世傑:我不是柯神,我是平民。

0
1577

「我是不知道生小孩有多痛啦!但我只要一坐飛機耳朵就會開始流血(梅尼爾氏症),那種痛真的是想拿一把刀從耳朵插下去。所以我紐約馬那天即使發高燒到40度,打死我都要撐完!不然這一趟我就白來了!」說話的是人稱高雄一哥的柯世傑,我們坐在高師大旁邊的春水堂。一臉黝黑的柯世傑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台味」,他自己說:「我這個人就是很『土性』啦,比較LOCAL!」看似豪爽又一臉滿不在乎,讓人很期待他的故事。

天賦異稟的短跑選手 無憂無慮的童年

柯世傑是土生土長的高雄人,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參加過游泳隊,但升上鳳甲國中後因為學校沒有泳隊,所以就放棄游泳。三十年前的台灣很純樸,學校周邊都是甘蔗田,柯世傑下了課就是和朋友打水漂、玩彈珠。看似無憂無慮的童年,直到國二校慶參加 100 公尺短跑,被田徑隊教練相中,從此開始踏入跑步的世界。回想國中田徑隊時期,柯世傑笑稱:「國中都是在玩而已了啦,沒有什麼很正規的訓練。那時候我們參加什麼球隊、田徑隊,都是為了要閃升旗典禮,不然每天都要站在太陽下在那邊三民主義唱國歌,我才不要!」

「國中那個時候比賽很少,可能就是一年一次吧(全中運),但我比一次就剛好進決賽!」每天都在玩彈珠的柯世傑,是學校有史以來第一個去外縣市比賽的人。回想那時候,柯世傑聽教練說要去台中比400公尺,只覺得太好了可以去台中玩。結果…,「好死不好死就這樣進決賽,還得到第三名!」柯世傑說。

全中運亮眼的表現,讓柯世傑在高中的時候被挖角到台南的長榮中學。「上了高中才知道…,哇靠,這叫訓練喔!哇,怎麼這麼操啊…,跟我想的不一樣欸!」柯世傑說剛開始很不習慣,因為跟國中差太多了,「你要晨操、要上課,下午還要運動、練習,晚上還要晚自修。」但長榮中學正規的訓練激發柯世傑所有的潛能,讓他在全中運拿下 400 公尺第一名、 800 公尺第三名。傑出的表現讓台北體專的教練眼睛為之一亮,邀請柯世傑北上就讀體專,看似美好的前程在等著柯世傑。

在就讀長榮高中田徑隊時期,和隊友一起出國參加世青田徑賽。
在就讀長榮高中田徑隊時期,和隊友一起出國參加世青田徑賽。

從明日之星到匪類 十字韌帶斷裂跛腳三年

天賦異稟的柯世傑,是台灣400公尺破47秒紀錄的第一人,未來的選手之路擁有無限可能。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奪走了這一切。這場意外就是柯世傑在大一下的區運決賽,跑到膝蓋的十字韌帶斷裂,讓他從天堂跌到谷底。「韌帶斷掉的時候,我昏了過去,醒來已經是兩三天以後的事。那時候睜開眼睛看到天花板,我的腳是整個被打上石膏,吊在那上面。」柯世傑說:「那時候真的很想去死,因為我是高中有得名的人,我讀專科是不用錢的,會提供住宿、吃飯還有零用金。但我一發生十字韌帶斷裂,就被打入冷宮,他所有答應你的事等於是零。」

柯世傑說自己被趕出學校宿舍,為了繼續留在體專,必須自己去找工作、找房子。膝蓋十字韌帶斷了以後,因為左右兩隻腳相差3公分,柯世傑走路都是一跛一跛的,直到人工膝蓋換到第三次,狀況才改善許多。「那四年整個人就很匪類啊,自暴自棄,所以才胖到80幾公斤。」原本的明日之星,這時候連走路都一跛一跛的,來自同學的嘲諷讓自尊心原本就很高的柯世傑,第一次嚐盡人情冷暖。直到柯世傑快畢業的時候,父母才知道他早就被學校趕出來。「我是那種報喜不報憂的人啦!」提到這段往事,柯世傑還是用那種滿不在乎的口吻說。

柯世傑(第四道)在專一的區運決賽,跑斷了膝蓋的十字韌帶,讓這位短跑明日之星頓時從天堂跌落到谷底,這也是他最後一次代表體專出賽。
柯世傑(第四道)在專一的區運決賽,跑斷了膝蓋的十字韌帶,讓這位短跑明日之星頓時從天堂跌落到谷底,這也是他最後一次代表體專出賽。

初馬七個半小時立志減肥 第二次全馬就破三

退伍回之後,柯世傑先是當了兩年的代課老師,才決定結束流浪教師的生活回到高雄。為了有個穩定的工作,柯世傑去學修車當黑手。工作之餘,因為想要減肥所以開始跑步,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了鳳山慢跑。某一次,因為隊上有人臨時有事不能比賽,所以柯世傑頂替上陣。「我的第一場比賽是梨山馬拉松,那時候也傻傻的,別人問我能不能跑,我就跟去了。」那一場馬拉松讓柯世傑印象深刻,因為他跑了七小時三十幾分!「那時候我是最後一個,我後面不知道是裁判車還是回收車,騎摩托車跟在我後面一直叫我放棄。我就跟他說不行,我要堅持到底!」柯世傑回憶道自己半跑半走回到終點後,「拱門全部拆光光,沒有獎牌也沒有完賽證書,整個鳳慢的遊覽車都在等我一個人。」柯世傑說。

在遊覽車上,柯世傑就一直聽到其他大哥會跟他說:「哩那摳嘎散吼,哩丟誒賽走哇故走哇故….」這讓柯世傑決定要認真跑一個馬拉松。隔年,柯世傑參加太魯閣馬拉松,這也是他第一場有自己號碼布的比賽,結果居然破三跑了2小時56分,這次終於換柯世傑在遊覽車上等大家回來。

柯世傑的第一場馬拉松跑了7小時30幾分(梨山馬拉松),回到終點的時候拱門都被拆光光。
柯世傑的第一場馬拉松跑了7小時30幾分(梨山馬拉松),回到終點的時候拱門都被拆光光。
年輕的柯世傑與鳳山慢跑的大哥們(還有馬英九前總統)。
年輕的柯世傑與鳳山慢跑的大哥們(還有馬英九前總統)。

遇見長跑貴人蔡清洲老師 柯世傑接棒鎮守高雄

大家應該都很好奇,原本是短跑選手的柯世傑,怎麼有辦法在頹廢四年之後,減肥成功還場場 sub3?原來是他碰到了台灣前長跑名將蔡清洲老師(拿過台灣全運會一萬公尺金牌)。在蔡清洲亦師亦友的帶領下,柯世傑才循序漸進的進步,從短跑的肌肉特性漸漸的可以愈跑愈長。「那時候我和蔡老師出去比賽,我們幾乎就是一二名。如果前面有黑人選手,我們就是前後差一名。」跟著蔡老師跑步的那幾年,師徒兩人橫掃馬場。然而,有一天練習結束之後,當時38歲的蔡清洲突然對31歲的柯世傑說:「我已經不行了,之後就交給你們了…,不要讓中部、北部的人,覺得我們南部沒人。」柯世傑補充當時只要南部辦比賽,中部、北部的人就會想要下來搶獎金。因此柯世傑對這句話印象特別深刻,覺得自己有那個使命感要接棒鎮守高雄。

跟著蔡清洲跑步的日子,為柯世傑打下厚實的基礎。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2006 年到普吉島參加馬拉松,比賽當天熱到 44 度,自己也不知道在跑什麼。到了最後兩公里,柯世傑突發自己身邊有 20 多名警察騎重機跟著,兩旁的民眾夾道歡呼。「那種場面讓我以為是泰皇要來了!」柯世傑邊跑邊想難道自己是第一名嗎?結果那場他真的是第一名,柯世傑以 03:00:23 拿下普吉島國際馬拉松賽的冠軍。

最靠近銀色車子的右1的蔡清洲,曾經拿下台灣全運會一萬公尺金牌,柯世傑是旁邊穿紅色短褲的跑者,師徒兩人曾經聯手橫掃馬場。
最靠近銀色車子的右1的蔡清洲,曾經拿下台灣全運會一萬公尺金牌,柯世傑是旁邊穿紅色短褲的跑者,師徒兩人曾經聯手橫掃馬場。
柯世傑以03:00:23拿下普吉島國際馬拉松賽的冠軍,左邊是當地媒體的報導。
柯世傑以03:00:23拿下普吉島國際馬拉松賽的冠軍,左邊是當地媒體的報導。

六大馬有這麼難嗎? 我想去實現它!

2016年,柯世傑應贊助商美津濃之邀,去日本參加東京馬拉松。「跑了東馬以後,看到很多人都在提六大馬,我在想說『六大馬?這有這麼難去碰觸它嗎?』」之後才開始了解參加所謂的六大馬要有什麼資格。」柯世傑說當時和美津濃協商,贊助他收集完六大馬。之後柯世傑有計畫性的一年跑一個六大馬,而且要先從遠的先跑,「因為我有梅尼爾氏症,只要一坐飛機耳朵就會流血,所以我想說遠的先來,痛苦的先來。」

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 2017 年的紐約馬拉松,這是他第一個飛這麼遠的賽事。為了省旅費,柯世傑把行程排很緊,還沒下飛機就開始嘔吐、發高燒,結果在兩天後的比賽,跑到第一個醫護站就進去了。「我的英文不太好,我看到他們量了我的耳溫之後說:『歐麥尬!』我心裡想他要幹嘛?」幾個醫護人員交談後向柯世傑走過來,「我那個腦袋浮現他是不是要來拔我的號碼布,所以我就說:『No Touch Me!』我瞬間英文都會了,然後趕快跑出去!」自此之後,柯世傑再也不敢進醫護站,硬撐把它撐完,結果那一場柯世傑還跑 03:04:55!

而人稱高雄一哥的柯世傑,每年一定會參加高雄馬拉松,在自己的主場柯世傑是沒有在客氣的。2015年拿下高雄馬的國內男子冠軍,2018 以不到一秒之差抱走亞軍。攤開跑者廣場的紀錄,這位 43 歲的大叔被登錄的完賽次數有 213 次,在將近 9 成的比賽裡都跑出 sub3 的神鬼成績,高雄一哥當之無愧。

2016年東京馬拉松以02:38:58完賽,是當年台灣第一個通過終點的跑者。
2016年東京馬拉松以02:38:58完賽,是當年台灣第一個通過終點的跑者。
畢生難忘的紐約馬拉松。
畢生難忘的紐約馬拉松。
「只有烙賽,沒有棄賽!」完成紐約馬歸國,柯世傑的加油團熱情來接機。
「只有烙賽,沒有棄賽!」完成紐約馬歸國,柯世傑的加油團熱情來接機。
2018年芝加哥馬拉松以02:42:08完賽。
2018年芝加哥馬拉松以02:42:08完賽。
2019年波士頓馬拉松以3:38:30完賽。
2019年波士頓馬拉松以3:38:30完賽。
2015年拿下高雄馬國內男子冠軍。
2015年拿下高雄馬國內男子冠軍。
2018年以一秒之差抱走亞軍,這張經典照片背後耐人尋味的故事,讓人看見柯世傑的大器,他將名利看得很輕。
2018年以一秒之差抱走亞軍,這張經典照片背後耐人尋味的故事,讓人看見柯世傑的大器,他將名利看得很輕。

我是平民,我不是柯神

「柯神」的光環一度讓柯世傑覺得厭煩,「別人都說什麼柯神柯神,我都講我不是柯神,我只是平民。」或許是覺得樹大招風,柯世傑開始愈來愈低調,不喜歡往人多的地方跑,連臉書帳號也關起來。這種有點孤僻的習慣,直到他成為了素人跑班的教練才開始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柯世傑為了和學員打成一片,漸漸放下比較武裝的防備心態。「之前比賽的時後,有不認識的人要跟我拍照,我都說我沒空要先走。但現在學員的手機靠過來,很自然的就會在那邊YA、YA、YA!」柯世傑比著勝利的拍照手勢,看起來有點無奈的笑了,像是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轉變的。

今年九月開始,柯世傑有了新的挑戰,他獲聘擔任高雄師範大學田徑隊的教練。「帶素人和帶運動選手的方式一定不一樣。」語畢,柯世傑順便把春水堂的最後一口珍珠奶茶吸完。

從天賦異稟的短跑運動員變成殞落的明日之星,柯世傑嚐過一無所有的滋味又歷經三次人工膝蓋的更換,終於在長跑的世界闖出一片天。柯世傑不喜歡往人多的地方跑,卻說:「我喜歡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那種人情。」最後,柯世傑在跑步班順利找到他的「最佳平衡點」。未來,柯世傑會怎麼寫人生的下半場呢?期待下一次我們再相聚於春水堂,聽他分享在歡笑中,帶有一點回甘滋味的精彩故事。

高雄一哥柯世傑,苦盡甘來的跑步人生。
高雄一哥柯世傑,苦盡甘來的跑步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