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醫學界投奔鐵人 「這場災難改變了我的一生。」

0
2810

你能想像一個幾乎危及生命的災難,竟然可以讓一位醫學院準博士,投入職業鐵人三項運動?曾經來過台灣參加 IRONMAN 70.3 並且在今年 IRONMAN 世界錦標賽上,排名職業女子組第 16 名的芬蘭選手 Els Visser,就是因為一個災難走入鐵人三項。這個災難不僅沒有打倒她,反而改變了她的未來?

Els Visser 來自荷蘭,因為一場災難,讓她意外走入鐵人三項。圖片來源。
Els Visser 來自荷蘭,因為一場災難,讓她意外走入鐵人三項。圖片來源。

2014 年 Els Visser 在印度尼西亞峇厘島的一間醫院實習,有一天 Els Visser 從 Lombok(龍目島) 乘船搭到 Komodo(科莫多島)準備展開一連四天的旅行。但是他們所乘坐的這艘木船,不知道什麼原因在深夜間開始迅速下沉,由於船上沒有通訊設備或信號彈,Els Visser 和其他 24 名乘客只能緊緊抱著木船在海面上載浮載沉,Els Visser 看到遠處有一個小光點,她決定等天一亮就要游泳游過去那座小島求救。

Els Visser 是一位醫學院學生,她住在荷蘭的一間寄宿家庭,並且喜歡上酒吧、交朋友,她偶爾會慢跑5公里,但她與職業鐵人三項運動員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

「我不得不做些事情,」Els Visser 回顧那一天她做出離開沉船的決定:「我很冷,擔心體溫過低和脫水,手機沒有訊號、也沒有看到任何船隻經過,而這個旅行原本就是規劃四天,所以沒有人知道我們所遭遇的困境。大多數人都選擇靠近船、留在原地,但我一心一意只想去那座島,下定決心離開沈船開始游泳。」

Els Visser 曾加入過游泳隊,但她對自己的能力非常沒自信,也鮮少參加比賽,「洋流、海浪幾乎無法預測,對我來說,待在沉船上不是一個選擇,所以那個島嶼就成了我的目標,我需要為那個目標去努力。」

除了 Els Visser,還有三個女人、一個男人決定和她一起游過去,但是在大浪中一小群人很快就分散了。Els Visser 和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人經歷了大約 8 個小時才踏上那片荒島。「潮流很強、游起來很困難,但是我們決心在日落之前到達那個島。在游泳的過程中,我並沒有感到害怕,而當我終於踩到地面,沙子在我腳下的那個感覺,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Els Visser 和她的同伴在第二天被救出,他們透過喝自己的尿液度過第一個晚上。除兩名乘客之外,其餘所有人都獲救。2014 年在印尼的這場遭遇,改變了 Els Visser 的人生觀。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發現自己具有鐵人三項天賦的 Els Visser,開始投入鐵人三項訓練,2017 年她在瑞士完成第一場IRONMAN 賽事並獲得第四名。在那之後,她做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暫停她原本要成為一位外科醫生和完成博士學位的職涯規劃。「當一個醫生非常有意義,可以幫助治癒癌症病患,但是我從那一場災難中倖免,使我意識到生命可能很短暫,對於夢想別再等待,生活就是現在。」

2017 年 8 月,Els Visser 移居澳洲,一年後她在自己的家鄉荷蘭,贏得了 IRONMAN Maastricht 冠軍;2019 年 Els Visser 前進 KONA,並以總成績 9 小時 18 分42 秒排名職業女子組第 16 名。Els Visser 的教練 Cameron Watt 說:「我們的目標放在全程 IRONMAN 距離,並以 KONA 前十名為終極目標。」

Els Visser 在 IRONMAN Maastricht ,以9:31:06 奪得職業女子組冠軍。圖片來源。
Els Visser 在 IRONMAN Maastricht ,以9:31:06 奪得職業女子組冠軍。圖片來源。

到目前為止,Els Visser 對離開醫學界並不後悔。「生命只有一次,我不希望老了以後還要回想年輕的時候,如果怎樣怎樣…。」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參考文章:triathlete

【延伸閱讀】

從鬼門關回來的鐵人魂 王威凱:我想當一匹黑馬
Anne Haug的KONA冠軍之路:「你永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