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長跑女將指控在Alberto Salazar麾下受虐

0
1026

美國選手瑪麗·凱恩 Mary Cain 在紐約時報視頻影片針對Alberto Salazar與Nike Oregon Project提出批評。她表示在NIKE俄勒岡計畫中被要求減重,致使她多處骨折、經期問題以及橫生不好的念頭。

瑪麗·凱恩是相當有跑步天分的年輕女孩,締造了800m到五千公尺的高中紀錄,17歲時就代表美國參賽莫斯科世錦賽,隔年更是在世界青年錦標賽奪下3000公尺第一的成績。她的高中1500公尺成績為4分04秒62,比高中歷史紀錄的二位快了10秒。

在此期間,她進入NOP並由阿爾貝托·薩拉薩(Alberto Salazar)擔任教練(已於2016年離開),但現在的瑪麗·凱恩嚴正對阿爾貝托·薩拉薩與NOP提出批判。「無論是精神或肉體上,我在阿爾貝托旗下的NOP受虐甚深。」她說,為了讓她跑得更快,阿爾貝托要求她減重,致使她自我傷害而出現不好的念頭。瑪麗·凱恩補充,由於健康狀況低下,她停經,有五處地方骨折。

「加入這個訓練營原先的夢想是要成為全美國最偉大的女田徑選手,但結果卻是我在生理上和心理上被一個由Alberto設計,Nike贊助的系統完全糟蹋了。

我一加入這個田徑隊訓練營,這個教練和職員全部是男性的團隊就告訴我,我必須減重變瘦,要更瘦,更瘦… 這個訓練營的選手都是全國頂尖的,但訓練營裡卻沒有任何有執照的運動心理師和營養師… 教練 Alberto就是一直叫我要減重,他給了我一個神來的數字: 114磅。他常常讓我在訓練營的隊友面前站上體重計,如果我沒有降到被要求的體重,他就當眾羞辱我。他甚至要我吃避孕藥和利尿劑來幫助減重,即使後者在田徑賽是不允許的。那段日子裡我跑得很差,常常站在起跑線還沒開始跑就感覺自己已經輸了,因為腦海裡一直想到的不是我這次要打破的時間,而是體重計上的數字。

當然,不管是哪個領域的運動員,體重都是影響成績的一個重要因素,但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後我也學到了一堂很珍貴的生理課程:年輕的女性運動員如果被迫訓練到超過自己年紀所允許的生理極限的話,就會有得到 RED-S (Relative Energy Deficiency in Sport 運動中的相對能量低落) 的風險。突然的,妳會停經好幾個月,然後就變成好幾年,當時我的情況是整整停了三年。停經的問題在於妳的身體就無法得到足夠的對維持骨骼健康很重要的雌激素 (estrogen)。當時的我,骨骼斷裂受傷就發生了五次。

後來,紐約時報刊出了一篇專題報導,內容在敘述Alberto教練如何訓練我、培養我的天份,但其實根本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開始感到害怕、孤單、受困,我開始有了自殺的念頭… 我開始自割 (cutting myself) … 也有人看到… 但沒有任何一個人過來為我做任何事或跟我談…

2015年,在一場我跑得不怎麼好的賽事中,突然來了一場暴風雨,一半的跑道被倒塌的帳篷給蓋住了,Alberto 教練在所有人面前對我怒吼,說我在賽前體重增加了5磅。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跟Alberto 說我有在自割,然後他們就是告訴我,回去睡覺吧。就是在那當下,我恍然大悟,告訴自己這整個系統真的很病態。我父母後來知道了,也嚇壞了,他們當天就幫我買了機票,要我馬上坐飛機回家,要我趕快離開訓練營。我已經不是在拼奧運了,我只是在努力活下去⋯我於是做了痛苦的決定,退出了那個訓練營。

以上這些問題基本上是因為這次事件造成的結果,但並沒有人承認這整個訓練系統,包括贊助廠商 Nike, 對於年輕女性運動員健康在生理上和心理上的的糟蹋,已嚴重到是一個必須被正視的危機。

這才是必須被改變的,也是我們該做的,如下:

第一,Nike必須改變,在田徑界Nike有巨大的影響力,他們掌控了包括最頂尖的教練、選手、賽事、甚至運動相關的管理委員會組織。你不能就光只是把一個教練開除、把一個田徑隊訓練營關掉,就要讓大家認為這整個問題已經解決了。我擔心的是Nike可能只會把這個訓練營換個名稱,把Alberto的助理教練扶正,就這樣。

第二,我們必須要有更多的女性在管理的位子上。我一直在想,如果當初我在田徑隊裡的心理師、營養師、甚至教練有多一些是女性的話,我今天的情況會不會不一樣?回顧起來,基本上我是陷入在一個由男人為男人設計的系統裡,一個會毀掉年輕女孩身體的系統。我們不應該期待女孩在遇到這種問題的時候自己挺身出來,而是要先主動地來保護她們。

我對這一項運動還是抱著希望,我也期待能夠繼續跑步很多年。今天我會錄這一段影片,就是希望能夠為女孩跑步運動結束這一段(黑暗期),開啟新的一章。」

曾經在2017年紐約馬奪下優勝,已提出退休,近期轉任鮑爾曼田徑俱樂部的教練Shalane Flanagan表示:「我不知道有這麼糟糕,很抱歉我沒能在你受挫的日子裡與你談談…我們讓你失望了。」此外,前五千公尺優勝的運動員Lauren Fleshman也表示:「瑪麗·凱恩發生的事情比我想像得更糟…這件事必須要停止,謝謝你,勇敢的瑪麗。」

現年23歲的瑪麗·凱恩在影片中表示:「阿爾貝托要求我減重,他要求我降到114磅(51公斤),如果我不上體重計秤重就會被公開羞辱。他給我避孕藥跟利尿劑幫助減肥,在那段日子我跑得很糟糕。」

內容來源:nytimes.com防彈大叔強身長壽實驗室

【延伸閱讀】

官司多年 知名教頭Alberto Salazar遭罰四年教育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