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迫傑談過去與未來:一切由自己決定。

0
1228

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大迫傑,這位「希望改變日本田徑界」的人,在接受《GOETHE》的專訪中談及自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最後直路多次做出慶祝動作,對於平日外表比較冷酷的大迫傑來說,很少看到他這樣激動的姿態。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3 月 1 日,東京馬拉松是 MGC FINAL CHALLENGE 的其中一場比賽,大迫傑以 2 小時 5 分 29 秒,把自己保持的日本馬拉松紀錄再推前 21 秒。一星期後的琵琶湖馬拉松,沒有選手能打破大迫的時間,因此大迫取得東京奧運馬拉松日本代表的最後一個內定資格。

大迫:「東京馬拉松衝過終點的瞬間,真是鬆一口氣呢。為了這場比賽,我花了很長時間做了大量訓練,這個成績令我當時距離取得日本代表內定資格邁進一大步,而且還能夠打破日本紀錄,於是我盡情地將喜悅表現出來。東京馬拉松結束,及後我也確定成為奧運馬拉松代表,所以現時身心狀態都很放鬆,每天的訓練也只是輕鬆跑跑的程度,跟朋友吃飯,會喝一點酒。有時接受媒體訪問,會問我今後計劃之類的問題,但現在其實一切也沒有定案。」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大迫傑打破日本紀錄,取得 1 億日圓獎金。在東京馬拉松翌日的記者會上被問到如何使用這筆獎金,當時大迫提到會用於培育日本未來的馬拉松選手,以及在日本國內創立新的比賽。

大迫:「關於新比賽,現時仍未有具體細節,不過主題很明確,就是要縮窄日本選手與海外選手的差距。我很希望縮窄日本選手與非洲系選手的差距,現在 NIKE 有「Breaking 2 」這個計劃,希望在 2 小時內完成 42.195 公里,為此集合了運動員和科學家一起去挑戰。雖然這個計劃有其本身的價值,不過就變成為了非洲系選手的計劃,而世界六大馬拉松(東京、波士頓、倫敦、柏林、芝加哥、紐約)也好像是為了讓非洲系選手打破紀錄而作出調整。現時非洲系選手的水平日漸提升,拉開了日本與歐美選手的差距,所以希望創立新的比賽去把差距縮小。」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非洲系選手和日本人選手分別有哪些長處呢?

大迫:「我覺得非洲系選手的長處在於體型和身體能力,練習內容方面其實日本人選手跟他們分別不大。至於日本人選手的長處,雖然不能一概而言,始終各人都有不同,但我覺得最主要的特質是很勤勉,日本實力頂尖的選手們都會嚴格進行很艱苦的練習,而且也具備自我分析能力,能看清楚自己的弱點,知道自己有什麼長、短處是很重要。」

要令日本人選手更快,一直以來舉行的比賽有哪些地方需要作出改變?

大迫:「例如步速的控制,如果步速員能夠配合日本人的水平,我覺得能夠把紀錄再推前,而選手的目標也會更明確,相信在備戰時也可以做得更好。」

大迫傑不只是將目光放在自己的成果,他已經朝著要令下一個世代的日本人選手有活躍表現的未來而努力。除此以外,大迫創立的比賽還有一個重要主題。

大迫:「那就是增加馬拉松的娛樂性。田徑比賽也一樣,我覺得有必要帶給觀眾更多趣味,我希望田徑運動員的社會地位可以更高。」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馬拉松在日本的人氣一直很高,但人氣選手的練習環境、經濟層面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

大迫:「東京馬拉松沿途有約 50 萬人聚集,瞬間收視率有 20.8 % ;2020 年箱根驛傳復路收視率有28.6 % ,2019 年甚至說超過 30 % 。這麼受到注目的情況下,但我認為包括經濟方面,選手們都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選手們在練習時十分拼命努力,但大家卻視之為一項免費(觀賞)的運動。坦白說,這麼受到重視但卻沒有得到相應回報,應該只有馬拉松運動員是這樣吧。我希望改變這個情況,選手們並非只是為了名譽而跑。」

希望跑得更快,渴望勝出比賽,但還想把田徑運動員的社會地位提高。

大迫:「(創立新比賽)也是我希望變成『理想中的自己』的一部分。我會先想像出何謂『理想中的自己』,然後再反過來一步一步去實踐,包括創立新比賽,開設學校培訓下一代運動員等等。抱著對未來的意識,我現在作為選手去奔跑、每天進行訓練,希望自己可以變得更強。我認為身體條件不足,可以靠強韌的精神意志去彌補。在訓練期間接受訪問時,被問到何時會休息,其實我認為不休息也沒所謂,有些人認為應該繼續努力練習,也有些人認為適當休息是很重要,但我覺得最重要是能夠客觀去審視自己的情況,如果感到繼續練習下去會有受傷危險,當然必須要暫停;但即使感到痛楚,如果是能夠忍受的程度,我認為繼續堅持下去也未嘗不可,因為在你堅持的同時,那份痛楚會逐漸緩和是經常有的事。」

經常客觀地審視自己,所以能夠確實捕捉身體發出的信號。

大迫:「東京馬拉松(比賽中段)的時候,因為領先集團很快,於是我就冒出『如果跟隨他們的速度會不會有問題』的疑問。說真的,當時沒有跟上領先集團,其實也包括因為疲勞,身體未能作出反應這個原因,但我還是適當地調整,沒有逼自己勉強跟上,最後也帶來了不錯的結果。實際上我比賽時也沒有很冷靜地去思考,純粹憑感覺去判斷。而本來這場比賽我不是以取得日本代表資格為目標,我是希望勝出比賽,所以從這方面看,我當時的判斷也可能不是完全正確。」

不會想得太複雜,信任自己當時的感覺去跑。

大迫:「我認為把事情變得簡單是很重要,現在是資訊泛濫的年代,即使打算『閉關』,但還是會得到很多資訊,要控制所收到的資訊量近乎不可能,所以要好好分辨必要和不必要的資訊,減少花時間在無謂的事情上 …,雖然這樣做很困難。」

必要和不必要的標準是甚麼呢?

大迫:「還是先想好『理想中的自己』,再決定哪些是必要或不必要的資訊、行動。你希望自己變成怎樣的人、將來要走怎樣的路,再反過來想現在要怎樣做才可以較快達到目標。還有,如果在二擇其一的時候感到迷惘,我會為自己選擇一條比較困難的道路,而我一直以來幾乎沒有聽從其他人的意見,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決定。」

「你自己的事,請你自己做決定。」大迫傑的父母這樣跟他說,而他也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在東京都町田市金井中學校開始參與田徑運動,大迫傑在初中三年級時刷新東京都 3000 米新紀錄後,受到多間田徑名門高校招攬,最終他沒有留在東京都,選擇到長野縣的佐久長聖高校。

大迫:「當時很多高校打電話給我,我跟田徑部的老師傾談,得到那些高校的相關資訊後才做出決定;後來高校畢業升讀大學時也一樣,自己直接收集情報,最後選擇了早稻田。不管是多優秀的大學田徑部也好,如果跟自己的風格不吻合,或者隊伍跟自己沒有一個共同的願景,這樣很難交出理想的成績。舉個例子,假如你打算在徑賽項目發展,但卻加入了一間只是以勝出箱根驛傳為目標的學校,這樣就會影響你在徑賽的成績,因為那學校的監督即使有勝出箱根驛傳的知識,但在培育徑賽選手方面的知識就會比較不足。坦白說,在大學時代我跟隊伍也不是抱持 100 % 相同的願景,但即使如此,監督(渡辺康幸)也很理解我的想法,所以我非常感謝他。這樣說來,現在我的教練(Pete Julian)就抱著跟我相同的願景,身邊有這樣的人跟你一起訓練是很重要的事,而且我和教練之間也不存在上下關係,大家是有共同方向的夥伴,彼此將自己擁有的知識、情報分享,合力提升成果。」

選擇升學或是決定練習方法時,大迫傑的意識都是以自己為主體。

大迫:「我會盡力判斷,這次選擇能否令自己變得更好呢,因為在自己的人生裡,我就是主角。不限於田徑世界,我看到很多本來應該有更出眾成就的人,但卻沒有綻放出光芒,我留意到當中很多人在做決定時,並沒有以自己為主體。」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為了提升成果,有出色的發揮,這方面的意識在你選擇跑服及跑鞋方面也可看出。

大迫:「為了取勝、為了有良好發揮,我會以此為基準去選擇。不過選擇跑服和跑鞋其實不能單憑自己的感覺,最初穿上身的時候即使感到不合適,跑的時候感到有少許偏差,但還需要再試一陣子。我使用的裝備是 NIKE,他們經常會開發蘊藏最先進技術的新跑鞋,因此在這方面與其相信自己的感覺,反而應該相信生產商。畢竟我需要努力的範疇並非製造跑鞋,而是跑步,這方面我一直保持自覺。」

大迫在能夠反映自己努力的領域上盡最大努力,另一方面不會去干涉自己不能控制的領域。

大迫:「東京馬拉松作為奧運會選拔賽之一,雖然最後我打破了日本紀錄,但其實我對於是否打破紀錄並沒有太多的執著。因為如果我以打破紀錄為目標,還要受到包括風速、氣溫、步速員等等很多我不能控制的因素影響;另外我在比賽時很少會聽到沿途的打氣聲,但這次東京馬拉松的氣氛還是會對一眾跑者有影響。不過如果我以勝出比賽為首要目標,就可以從比賽成績反映自己努力的成果。為了取勝,就該做好自我管理;即使未能取勝,責任也在自己身上,我從來都是帶著取勝的意識去跑。」

一切由自己決定,然後盡最大努力,最後的結果、責任由自己承擔。

大迫傑繼續走自己的路。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文章/圖片來源:日本體育情報

原文取材、構成:神舘和典(goetheweb)

圖片:太田隆生(goetheweb)

【延伸閱讀】

大迫傑再破日本馬拉松紀錄 2020 東馬冷清卻不失精彩

另一個日本馬拉松異類──大迫傑的2017年波士頓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