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速員幫助擋風 跑者感受的氣壓到底差多少

0
3325

在大型馬拉松賽事中,人們不難瞧見配速員引領在前的英姿,更延伸者,在 NIKE Breaking2 與 INEO 1:59 挑戰,人們從運動科學中窺見空氣動力學的好處。在自行車界這不是秘密,人們已知自行車集團前進,有利於主要車手留存體力。但在跑步領域中,我們有更多的資料嗎?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在法國蘭斯香檳-阿登大學由法比恩‧博蒙特(Fabien Beaumont)領導的研究小組在《生物力學雜誌》發表了一項新研究,為這個議題提供了更多證據。該研究使用了計算流體動力學技術,模擬2019年衣索比亞跑者Kenenisa Bekele在柏林馬拉松跑出2小時1分41秒成績。根據當時影片,在Bekele前方有三位配速員領跑直到25公里。研究人員發現Bekele在比賽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領跑跑者後方1.3公尺處,偶爾在一個跑者身後,偶爾在兩個跑者之間 (如下圖)。

通過仿真模擬,研究人員可以計算出不同位置所承受的氣壓,並列舉不同的結果。紅色代表壓力升高,藍色代表壓力降低(下圖)。

根據科學測量,跑者獨跑時會產生7.8牛頓阻力(約為0.79公斤),在兩個配速員中間的牛頓阻力為0.48公斤,而在配速員正後方則只有0.33-0.35公斤左右。

對於跑者而言,重要的是前方承受的氣壓與背後的氣壓之差。與獨跑者相比,跑在配速員後方可以降低正面迎來的氣壓,以及背後的氣壓。有趣的是,如果配速員後面有人跟跑時,配速員同樣也會獲得一些優勢,因為其氣壓不會陡然下降。這在自行車界眾所周知,但對跑者而言較為新穎:代表每個人在配速上都會受益,儘管最大受益者是跟跑者。

Bekele在三個位置表現最好的是位於中央配速員的後方時,但也僅有微小的差距。與跑在側邊配速員身後相比,這些結果幾乎沒有區別。但是跑在前方兩位配速員的『中間』就有!氣流會從兩位跑者中間流竄進來,對後方的跑者產生半邊的氣壓壓力。儘管科學家已經確認了氣流對於跑者的影響,但實際如何計算產出可量化的時間效益仍是有待後續研究。

資料來源:outside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