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張婉婷律師Rebecca從A到A+的跑步人生

0
4163

「真的養成跑步習慣是近幾年才開始的。」Rebecca談起自己的跑步履歷,過去多是進行球類運動,像是學生時期的排球和網球,以及上一份工作在臺灣證券交易所的桌球,對跑步的著墨是另一分開端。

「我國中唸的是女校─雲林縣東南國中,學校有體育班,所以運動風氣蠻盛行的。記得有一年學校舉辦3公里測驗,繞著學校旁的田野小徑一圈,靠著平時的體育課訓練體能,記憶中的經驗不是很好,」Rebecca露出一絲苦笑,「一直到大學準備律師考試時,常看大家透過跑步紓壓。」台北大學民生校區沒有操場,大家就在那一圈不到200公尺的停車場跑步,「但我就是無法跑起來,頂多走走路吧!」對她來說,現在想起那段時光,總會有一絲的遺憾,要是當時就養成跑步習慣或許可以得到更好的壓力釋放。

照片來源:卡斯
照片來源:卡斯

現在的Rebecca是國內知名理律法律事務所的慢跑社社長,這兩年在她的努力下,慢跑社死灰復燃,不僅成為一個具規模的企業型運動社團,甚至在不久前邀請北大長跑幸福組、卓越鐵人、大同互相傷害組等跑團共同舉辦位於永福橋下河濱公園的「日蝕盃」四團聯測活動,不僅百位跑者響應,活動前備有秩序冊和活動影片,活動當天除了Rebecca自行擔任主持人外,還有Nike Run Club (NRC)為參與的跑者們配速、專業的運動防護員、攝影師、補給和餐點以及活動證書等等,可以說是一場貼近賽事規格的活動,也讓我們看見了跑團舉行「微型賽事」的可行性。Rebecca除了是理律慢跑社社長,也是2019年NIKE FAST 42跑團的跑者,在同年的臺北馬拉松跑出3小時44分56秒的成績,這是她的初次馬拉松。看似水到渠成的這一切,其實都是美麗的誤會。

照片來源:卡斯
照片來源:卡斯

你的膝蓋好不好

進入理律法律事務所的Rebecca,對於跑步其實沒有甚麼概念。有一天,支持跑步運動的事務所合夥人張朝棟律師敲了敲她辦公室的門,拋給她一個問題:「你的膝蓋好不好?」她沒有選擇拒絕,於是就被推坑報名了2018年渣打臺北公益馬拉松半程馬拉松組。還沒來得及反應的她,後來跟同事們談起,才發現原來大家膝蓋都不好,但自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然而,現實上她真正跑步的日子只有那國中時為測驗而跑的記憶。

照片來源:Rebecca
照片來源:Rebecca

「既然報了就要練,那大家週末約一下吧!」為了準備半程馬拉松,主揪的合夥人約定一塊練習。沒想到實際聚集練跑,Rebecca才發現除了她,其他都是資深跑者,包括她那已有八年跑齡的胞妹。「前一天想說要是自己跟不上其他人,好歹還有妹妹可以陪我。」Rebecca 自己盤算著。第一次的練跑,Rebecca被遠遠地落在後頭,而妹妹也開心地跟著大家跑走了(果然跑者的話不能信)。儘管一開始是出於好笑的理由,卻也為自己的跑步生涯開了大門。

重整理律慢跑社

在河濱跑步之後,Rebecca才知道原來理律法律事務所在幾年前便已成立慢跑社,但因為執事者不跑步,於是這個社團根本沒有運作,內部系統帳戶也已被停止。

「你要不要去了解一下怎麼把社團重啟?」張朝棟律師建議她。雖然一開始跑步並不是這麼有趣,Rebecca也只練習兩次不到5公里的長度就在2018年渣打臺北公益馬拉松半程馬拉松組跑了2小時38分的成績,接著又在四月份的台新女子半馬跑出了2小時14分的成績,這次的進步帶給她全新的感受,對於苦於生完小孩後身材走樣的她,發現跑步這件事意外帶來減重的好處,決心重整慢跑社。

照片來源:Rebecca
照片來源:Rebecca

「三個合夥人加上一個資深律師,」社團復社之際才5人,Rebecca看來看去也只能在社長欄位填上自己的名字,所以社長一職就這樣一直擔任至今。「我自己是這種個性啦!要做就要做到最好。」Rebecca說道。

「想要跑,但不想要沒有方向的跑。」Rebecca深知自己對於跑步的概念太過薄弱,當時連怎麼暖身和收操都不清楚,「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Rebecca說這就是「吸引力法則」,準備律師考試時學姊給她的鼓勵。

Rebecca首先想到的是找教練來帶社員,透過友人的介紹認識了在NRC擔任配速員的Nick,每週一次的陪跑,讓社團有了好的開始,也慢慢地開啟她對跑步的認識。「Nick是義務來幫忙的,雖然當時社團沒什麼經營費用,我還是會酌給車馬費」Rebecca說道:「社團的重啟,代表社團會有事務所的補助,而社團的人數代表了可以得到補助的多少,」「我們是算人頭的。」下一個階段,她想找一位可以承接慢跑社的全職教練,也順利找到當時在NRC執教的陳盛琦教練。

「一開始社團內沒什麼經費,」Rebecca笑著說:「講起來蠻丟臉的,教練費都要用賒帳的。」「很感謝琦琦教練在我們什麼都沒有的時候願意加入我們,與我們一起成長。」為了有經費可以運作社團,Rebecca開始大力招募社員,但過程很不容易,「你想想,誰會願意下班後還看到自己的老闆、同事,更遑論一起運動了。」所以剛開始招募社員的Rebecca四處碰壁。但她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棄,反而當時不管在什麼場合,只要抓準機會,Rebecca就會開始介紹慢跑社,「我在尾牙上拿著麥克風大聲說,歡迎大家加入慢跑社!」Rebecca笑著說真的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但就是這份熱情和堅持,讓她在短時間內招納了不少社員。

照片來源:Rebecca
照片來源:Rebecca

她強大的招募社員能力,讓社團有了穩定的經費可以做更好的安排。慢跑社的營運陸陸續續經過幾任教練和助教,包括陳盛琦、黃裕晉、王子銘以及洪偉翔,她計畫接下來有曾玲芳的加入,甚至還邀請了吳文騫(史哥)擔任慢跑社顧問。Rebecca坦然笑說自己是非常嚴格的社長,對教練們的要求很高,時常會提供教學上的反饋意見,「我認為教練應該是要專業的,如果沒有讓社員感受到該有的專業價值,那何必需要教練呢?」但社員們常看不下去的幫忙求情說「教練們好可憐!」

照片來源:Rebecca
照片來源:Rebecca

「一般跑班跟企業社團不太一樣,」Rebecca說道:「很多跑班是跑者本身就有強烈的跑步動機,會自訂一個明確的目標後積極投入訓練,所以教練只需要開課表,注意學員身體狀況就好。但企業社團,以理律為例,多數社員並沒有打算追求跑步成績,對我們來說日常的工作壓力非常大,大家無非只是希望透過參加社團為忙碌的生活注入一點運動。」

「健康快樂跑步是社團設立宗旨,社員不需要太硬的訓練,我都會提醒教練們,有流汗就好,不用太逼大家。」對這些運動員來說,如果過去沒有接觸到素人跑者或是對社團成員的職業有所了解的話,可能會認為社員們不思進取,都不好好的練起來。Rebecca說她總會不斷地提醒教練們,「對於像我們這種跑休閒的跑者,帶『心』很重要,不是你在那大聲吼叫就有用的,你必須更有耐心地去瞭解他們每個人的狀況,」她接著說:「社團初期,每個社員有什麼問題我都瞭若指掌,也會定期關心,甚至有些人加入社團是有願望清單的,像是想要跑到一定的距離,或是參加太魯閣馬拉松之類的,我都記在心底,並幫助他們每一個人去完成。」

重整慢跑社之路的每一步Rebecca都在想著該如何營運。「沒人告訴我該怎麼做,」她沒有前例可循,但她了解自己的決定都將會影響慢跑社的未來,為此,她思索著一張廣大的社團藍圖。

照片來源:Rebecca
照片來源:Rebecca

「我追史哥追了一年多,」Rebecca眼神發亮笑著說。一開始是想要邀請史哥來事務所演講,但光這件事就喬了很久,史哥久久不肯鬆口。「我就是不時不的丟訊息關心他何時有空阿,偶爾參加NRC露個臉保持他對我的印象,」「我後來才知道史哥是擔心我們當律師的很難搞,但我和他都認為在我要衝過終點門前,他擊掌祝賀我成功半馬破二時,算是打破他心防的契機吧!」2019年渣打臺北公益馬拉松的半程馬拉松組上,Rebecca在快要放棄之際遇到史哥帶領的破二列車,讓她順利完成破二目標,並聘請到史哥擔任顧問一職,也開啟了社團的新頁。

「經營社團真的很辛苦,每次聚餐講起來都會落淚。」Rebecca感性地說,也讓人看見她對社團的那份用心。「我們都是初階跑者,史哥不適合我們吧?」面對好不容易說服的史哥,Rebecca轉頭又必須面對社團內質疑的聲音,但她力排眾議,大聲地說「我認為大家值得擁有最好的!」

Rebecca很感謝事務所合夥人林宗宏專利師對她的支持,林宗宏同時也是她FAST42跑團的推薦人。「我想要有個完整的教練團隊,」Rebecca在他面前比劃著,說著心目中的藍圖:「透過顧問的經驗帶給年輕教練們方向,又有助教輔助大家運動,教練們彼此間可以經驗傳承,又可以互相學習成長,並且讓社員們受益。而社員們的意見,也有助於教練團隊的進步。」

這個決定很大膽,因為人事成本的增加,如果成效不彰勢必會引來檢討聲浪。但一年後的今天看來,Rebecca的決定是正確的。理律慢跑社現在有顧問、教練、助教以及防護員,她成功讓社員們可以安心的從事跑步運動,不再因為對跑步知識的欠缺而受傷,也不會因為受傷而害怕再繼續跑步。觀察理律慢跑社這種開放式反饋循環的教練團規劃,很適合各企業社團效法,不僅可以將訓練交由專業的運動員來協助,也可以讓更多運動員找尋到職涯方向。

照片來源:卡斯
照片來源:卡斯

理律慢跑社從重整迄今僅僅兩年餘,無論所內或所外的社員人數都已大幅成長。「只要是事務所的同事想來運動我都不會再額外收費,」Rebecca自信地說,「事務所的補助就夠了,加上所外社員按次收取的費用,社團現在運作得很好。」但這外人看來欣羨的成果,Rebecca一路來的堅持與辛苦自然不在話下。談到未來的理律慢跑社,Rebecca感謝這一路上幫助她和支持她的每個人,「每次當我以為到頂點時,總會有人再推我一把,讓我又看到不同的風景。」希望透過系統化的經營,讓慢跑社能長續久安地經營下去,無論是誰擔任社長的位置,慢跑社都能持續帶社員們跑下去。

從律師跑向FAST42

「我認為律師常給人嚴肅好戰的形象,但透過慢跑社,我們跑步形象其實很受客戶支持,客戶覺得以我們的工作量還能持續地維持運動習慣很佩服,也很陽光正面,會對我們抱持肯定的態度,是很好的顧客關係經營方式。」Rebecca面對FAST42跑團徵選時,提問跑步與工作的連結,她回應道。

照片來源:NIKE
照片來源:NIKE

「如果我能跑完馬拉松,我相信社團的每個人也都可以。」Rebecca以自身為例,希望鼓勵其他社員揚起信心、勇於自我挑戰。如同她自己在自介影片說的:「跑步是承載我與夥伴們的夢想,每個人都可以因跑步而偉大。」

投入FAST42訓練除了是為求自我跑步成績的成長,並有不同的見識與學習外,也希望能把NRC面對跑者的營運思維與做法帶回理律慢跑社。整個十六週的訓練下來,Rebecca專心地投入訓練也為自己寫下完成初次馬拉松的里程碑,不只在臺北馬拉松以3小時44分56秒完成初次馬拉松,也寫下一連串「與馬拉松對話的女子」的臉書貼文訴說訓練的心路歷程,得到不少跑者的回響。

Quote

FAST42訓練期間,每次都被攝影師捕捉到嚴肅的表情,「嚴肅跑者」是我對自己的戲稱。小幫手Jason每次見我到場,總愛說:「姐很殺誒!」但如果你跟我一樣,每次出門練習都很珍貴,是得犧牲午休處理工作,犧牲與老公和孩子相處的時間等等,或許就能理解為何我總是一副認真(臭臉)的樣子。總教練史哥曾說過:「其實教練們也有其他事情要忙,也多是有家庭的人,如果今天選手們不認真訓練,不理教練開的課表,我們會很難過的。」所以,用嚴肅的態度面對每次的練習,尊重教練們的專業和團隊的付出,是很基本的,這是我從NRC學到的態度,也是我一直以來對社團社員們的要求。

照片來源:Rebecca
照片來源:Rebecca

參與馬拉松訓練的時光,Rebecca很感謝家人的包容,她承認自己為了要落實訓練,工作和家庭難免出現失衡的狀況。為了完成課表,她得早上5點出現在操場練跑,只為了能趕在6點半回到家讓老公順利出門上班,除了忙碌的律師工作,她每天親自接送孩子上下學,偶爾FAST42晚間的訓練結束後還得回事務所加班。雖說時間窘迫地讓呼吸變得急促,但她仍然盡全力完成訓練,把自己的心思投入其中。「這機會一生只有一次吧!」Rebecca說。如此得來不易的跑步時光,更顯得FAST42跑團情誼與訓練時候的珍貴。

照片來源:Rebecca
照片來源:Rebecca

完成了初次馬拉松之後,她把心神再次投回到母親、律師與社長的角色中。面對每一次挑戰,Rebecca總是期許自己能從A到A+,無論是家庭、工作及社團營運。初次馬拉松的那十六週訓練有著酸甜苦辣的回憶,然而事後回想總是甜美而甘醇的。未來的她,除了希望在各方面都做得更好之外,也希望透過自身之力,讓更多人投入跑步運動,並帶領理律慢跑社跑向更遠的地方。

《理律慢跑社》臉書粉絲頁

【延伸閱讀】

TRC野跑俱樂部擁抱山林 凝聚一心創造多元

癌症中浴火重生 Teresa跑出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