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極限鐵人三項賽事 Formosa Xtreme Triathlon|長風破險 黑衫之路

0
3832

Formosa Xtreme Triathlon(FXT 台灣極限鐵人三項賽事)11/27 在花蓮靜埔舉辦,這是今年世界極限鐵人聯盟 Xtri 認證亞洲地區唯一場賽事,游泳在秀姑巒溪近海溪口游 3.8 公里,自行車從靜埔出發,經瑞港公路,光豐公路,濱海公路,中橫公路抵新白楊(海拔 1644 m),共 180 公里,爬升近 4000 公尺,路跑項目由新白楊出發,沿著中橫公路至台灣公路最高點武嶺(海拔 3275 m),最後由合歡山登山口沿著距離約 2 公里登山步道,登上位於合歡主峰(海拔 3417 m)的終點,總距離 226 公里,總爬升近 6000 公尺。比賽當日天氣,花蓮沿海地區天氣晴朗炎熱,氣溫 22 至 30 度,晚上太魯閣國家公園小風口至主峰氣溫 4-6 度C,明月高掛滿天星斗,是適合比賽的好天氣,但是溫差與低溫仍是選手身體與意志的一大考驗。

開賽前太平洋的浪潮也為選手的決心咆嘯

FXT 賽事共有 68 位個人組、3 隊接力組報名,實際報到人數為 59 人,而最後僅有 20 位個人組選手、1 組接力隊成功完成挑戰,穿上黑衫,總成績前五名分別為:許仁茂、謝昇諺、范永奕、簡志光、劉世彰,總冠軍來自新竹的許仁茂,他在全家的補給支持以及高中的二兒子陪跑下,以總成績 13 小時 45 分 50 秒率先衝過終點線,成功奪取象徵瘋狂魔力,讓選手不顧一切奔向合歡山主峰的「冠軍魔戒」。

許仁茂以總成績 13 小時 45 分 50 秒率先衝過終點線,成功奪取象徵瘋狂魔力,讓選手不顧一切奔向合歡山主峰的「冠軍魔戒」。
許仁茂以總成績 13 小時 45 分 50 秒率先衝過終點線,成功奪取象徵瘋狂魔力,讓選手不顧一切奔向合歡山主峰的「冠軍魔戒」。

艱難無比的 FXT  賽事

FXT 賽事有多困難?謝昇諺在賽後表示,與 XTRI 系列賽 NORSEMAN 比較起來,FXT 的困難度高很多,他說:「以跑步項目來說,NORSEMAN 前半程是平的,但是 FXT 整個路跑賽段幾乎沒有平路。」。這次拿下冠軍的許仁茂表示,沒有想到跑步的項目這麼硬陡「我一直跑一直想,怎麼都是上坡?」他說:「過金馬隧道後有一段很長的下坡,然後又開始上坡。」但是雖然這麼硬陡,他在小風口前配速幾乎都是在每公里6分左右,一點都沒有慢。 對登山王范永奕而言武嶺幾乎是他的後院,但談到在這邊跑步,他說:「我喜歡2000公尺以上的地方,但在這跑步,好幾次累到懷疑自己有沒有辦法完成。」

除了地形外,氣候也對選手造成很大的影響,賽事主辦人 Jovi 表示沒有想到選手會跑成這樣,「或許是溫差造成的,山下的溫度與山上的溫差改變太大太快,讓選手受到影響。」來自澎湖的李國隆表示今天的風勢還好,但是溫度實在讓人受不了,他說:「澎湖冬天的風比這邊大多了,但是這氣溫實在太冷,冷到讓人受不了。」

第7位完賽者李國隆與他的太太

自行車賽段,選手曹宗傑表示自行車段逆風影響很大,他說:「這路線慢慢騎完沒有問題,但是比賽有時間限制,以我的單車能力,就只能剛好進 T2,沒有多的空間。」他表示慶幸天氣很好,也沒有下雨,否則連進 T2 都將非常的挑戰;本次賽事唯二的女子選手陳慧菁表示,東部海岸公路上的逆風對於瓦數低的選手不利,需要花更多的力氣去對抗,她說:「FXT台灣極限鐵人三項賽,就是讓自己認識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第18位完賽選手曹宗傑
第18位完賽選手曹宗傑
賽事唯二的女子選手陳慧菁
賽事唯二的女子選手陳慧菁

賽道與氣候不僅是選手的挑戰,對主辦單位來說更是艱鉅的任務,檢查站及終點工作人員與志工在東北季風前線 4 度 C 的空氣中,邊發抖邊工作近 12 小時,月光下靠著人力將物資與設備從登山口搬上合歡山頂,無線電不停的響著傳來選手的狀況,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對於工作人員來說,並不是那麼的美麗與浪漫,「還會有下一次嗎?」許多人詢問主辦人 Jovi,他說:「讓我想想…。」

FXT 賽事工作人員。
FXT 賽事工作人員。

FXT 賽事實況比賽在清晨 6 點開賽,第一項游泳 3.8 公里,謝昇諺(#0047)不畏逆流與水位低影響以全場最速的 59 分鐘完成率先出轉換區;許仁茂第二位,兩人差距約 13 分鐘;瑞港公路並不好騎,奇美部落前後兩座山坡度陡峻外,前幾天下雨土石崩落造成路況不佳,許仁茂表示他在剛進入瑞港公路後不久,壓到坑洞爆胎更換輪組後繼續比賽。

193 縣道轉進光豐公路,謝昇諺領先出豐濱,接上台 11 線濱海公路,與許仁茂差距加大至 20 分鐘,范永奕在游泳項目落後近 40 分鐘的情況下,在光豐公路時,已經追擊到第 4 位,將許仁茂及謝翰霖(官方賽道測試員)差距縮短至 20 分鐘,范永奕表示他濱海公路逆風一路追過許多選手,直到在花蓮市美崙山前追到謝翰霖,從這邊以後都沒有再追到選手。

謝昇諺在進入太魯閣國家公園後,速度大幅地降低,他表示可以感覺到能量已經耗盡,維持著穩定的速度往 T2 去,許仁茂與范永奕在爬坡段火力全開,將差距縮小,許仁茂在天祥與謝昇諺差距約 9 分鐘,抵達中橫公路 151 公里管制點時,兩人差距僅 1 分鐘,范永奕在天祥與許仁茂差距約 15 分鐘,抵達管制點差距約 8 分鐘,范老師表示一路上並不清楚與前面選手的距離,他說:「補給車回報時間已經接近管制點了,距離差不多一公里,是差距 10 分鐘,但騎到管制點剩下落後 8 分鐘。」范永奕以 6 小時 06 分的成績完成 180 公里的自行車,是全場自行車速度最快的選手,他說:「如果花蓮市 193 縣道及美崙那一段紅綠燈少一點,應該可以再快 10 分鐘吧。」

范永奕以 6 小時 06 分的成績完成 180 公里的自行車,是全場自行車速度最快的選手。
范永奕以 6 小時 06 分的成績完成 180 公里的自行車,是全場自行車速度最快的選手。

FXT 最險峻的項目是最後的 42 公里路跑,范永奕率先奔出,但許仁茂很快地抓回,並將差距拉開,抵達 129K 管制站,距離 T2 約 12 公里時領先范永奕約 10 分鐘,兩人在下午 16 點時通過管制站,兩人沒有極限似的往合歡山前進,謝昇諺則在 129K 管制站被管制到下午 16 點 50 分再上路。

許仁茂在小風口前積極的追趕時間,關原至小風口 1 小時 15 分完成,最後 6 公里,陪跑員登場,許仁茂在賽前表示為了讓全家都有參與感,所以全家都來加油與補給,以及給小孩機會教育,因此目前高二的兒子陪跑最後的 6 公里,他們倆個在晚上 20 點 34 分率先抵達終點,完成極限挑戰,范永奕在 3 分鐘後也進入終點,許仁茂在賽後表示知道范永奕在後面不遠處,因此一路鼓勵兒子加快腳步前進,他說:「他走上主峰步道真的已經跑不動了,因此我一路推著他,他也不放棄的兩人一起前進,今天不管結果如何,他都學到很重要的東西,不放棄。」許仁茂過合歡登山口,媽媽及姊姊帶著 2 個弟弟,亦步亦趨,走了 40 分鐘跟著上合歡山頂,全家在終點一起體驗這難忘的一刻。

許仁茂表示他是今年在普悠瑪 226 公里超級鐵人三項賽(成績 9 小時 22 分)結束後,看到賽事影片才決定要報名,送申請單的時候老婆問他:「你瘋了嗎?」接著他發現比賽需要陪跑員及補給員,本來是他的學生要協助,但是發現沒辦法,他表示在詢問老婆的意見後,決定全家一起來參加比賽,老婆帶著 4 個小孩開補給車支援,高二的兒子擔任陪跑員重任,「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教育,如果孩子能夠因為這場比賽有一點點改變,我覺得就已經傳達到我想說的事情了。」他說:「家人是我比賽中最大的動力,非常感謝太太和小孩,我愛他們。順利完賽就是給我太太最大的禮物,比賽的過程中雖然很痛苦,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棄。」他最後說:「我相信大家都已經讓世界看見台灣,真的非常不容易。」

范永奕在賽後表示,路上數度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完成,但都在妻子與友人的支持下撐過去,大禹嶺後地形熟悉,更加快了追趕的腳步,「大禹嶺到武嶺是熟悉的地方,哪邊要走,哪邊可以跑了然於心。」他說:「過武嶺後,我大跨步跑往登山口前進,沒注意到登山口入口的落差,跨過去踩空跌倒,還好手有撐住,沒甚麼大礙,但是事後想想,要是真的很嚴重,我應該還是會堅持進到終點吧。」這堅持到底的意志力,讓人動容。

范永奕在賽後表示這個比賽與一般比賽差異最大的地方就在於團隊的互相扶持,「要上主峰時,全車都下來陪我跑上去,那時後我是非常感動的,比賽中也常可以看到,朋友,兄弟般的情誼,不管有沒有完賽,都支持著每個選手到終點。」

謝昇諺在 21 點 13 分進入終點,通過終點線的時候,壓抑了整場比賽的情緒爆發,他表示今天爸爸媽媽有到武嶺來為他加油,但是自己沒能在預定時間抵達感到自責,而對於這場比賽,他表示當精神上的壓力凌駕肉體的痛苦忍受程度時,能夠依靠的就是團隊,他說:「跑在黑暗迷濛的路上,不知道自己還有多遠要跑,這時候最期待的,就是看到自己的團隊出現,也因此能夠通過終點,都要歸功於強大的團隊,沒有團隊,就沒有通過終點的我。」

總成績第 5 名,來自台東愛戀鐵的劉世彰,在游泳項目落後的情況,靠著自行車追到第 5 位,路跑段站穩第 4 位,領先抵達武嶺,但緊追在後的簡志光與超跑陪跑員劉治昀不放棄,在過武嶺登主峰的過程中逆轉,領先進入終點,拿下第 4 名。

第4位完賽者簡志光
第五位完賽者劉世彰

夜已過半,哈鐵三帥陳建勛、蘇興與鍾志清前後進入終點,高舉終點線,意志堅強如鋼鐵律師陳建勛,仍難掩興奮及感動的情緒,他的陪跑員林亞帆賽後表示若非親臨現場,很難相信賽事的艱困,陳建勛說:「這是一場考驗意志力及體力的耐力賽事,終究完成了,感謝老婆的縱容,感謝夥伴陪我圓夢。」他表示除了比賽當天,準備比賽的期間,慶幸有著哈鐵人團隊及主席張惠珺的在一次又一次西進武嶺練習時的補給與接送,才能一起圓夢。

哈鐵人 陳建勛 通過終點線。
哈鐵人 陳建勛 通過終點線。

隨著比賽進行,選手一個個被關門,田振寰從全車的希望,變成花蓮全縣的希望,但是比賽中他的狀況並不好,自行車項目引發左腳的韌帶發炎疼痛,加上長時間的競賽帶來的疲累,讓他在路跑項目跑得苦不堪言,「入夜後體力與耐力已瀕臨極限,但跟陪跑員張秋蘭要求瞇個 10 秒都被拒絕,僅能靠著意志力來對抗。」田振寰說:「腳的狀況很不好,因為有時間壓力讓我在跑山時的每一步踩踏都像是要裂解膝蓋般的痛楚,但是我已經打定主意,不管有沒有被關門,我都要走到終點線。」拖著沉重的步伐,他在無懼及堅持的信念下,以 18 小時 40 分 43 秒進入終點,如願的穿上黑衫。

花蓮全縣的希望田振寰。
花蓮全縣的希望田振寰。
花蓮全縣的希望田振寰。
花蓮全縣的希望田振寰。

凌晨 12 點整,賽事預定的關門時間前,林金財與團隊全副阿美族武裝進入終點,與已經在合歡主峰凍了 6 個小時的工作人員手牽著手,唱起打魚歌,在合歡山頂跳舞,為這一整天的賽事做最後的祈福儀式,他說:「我們來到了現場,履行與祖靈的約定,為賽事祈福,讓陸續回來的神鬼鐵人一切平安歸來。」

林金財與他的團隊通過終點線
合歡主峰上的祈福儀式
合歡主峰上的祈福儀式

第一屆白老鼠賽事,加上疫情的影響,在少了國外選手參與的情況下,參加的人數並不被看好,「XTRI  總部滿看不好我們 FXT 的報名人數,他們認為這場比賽全世界最多可能只有 30 個人,」Jovi 露出驕傲神情說:「但沒想到現在光台灣選手就已達 70 位!」Jovi 表示 FXT 就算賠錢,也期待能夠成為具有歷史性的台灣賽事代表作,他說:「我辦這場比賽,已經想至少三年,也籌畫三年多,不做會有遺憾。」然而,目前 Jovi 在合歡山急凍後對於舉辦第 2 屆一直不願意鬆口,而經過這一整個周末的賽事帶來的感動,沒有參加到第一屆的選手,應該是會感到相當的遺憾。

20位完賽選手。
20位完賽選手。
FXT 賽事工作人員。
FXT 賽事工作人員。

【20 位 FXT 完賽選手列表】

  • 許仁茂
    時間:13:45:50
    排名:1
  • 謝昇諺
    時間:13:56:51
    排名:2
  • 范永奕
    時間:14:09:22
    排名:3
  • 簡志光
    時間:16:35:26
    排名:4
  • 劉世彰
    時間:16:39:35
    排名:5
  • 林金財
    時間:17:38:34
    排名:6
  • 李國隆
    時間:17:39:13
    排名:7
  • 張詠宗
    時間:17:39:13
    排名:7
  • 吳清正
    時間:17:42:52
    排名:9
  • 陳建勛
    時間:17:47:54
    排名:10
  • 蘇興
    時間:18:02:25
    排名:11
  • 林曉賢
    時間:18:11:13
    排名:12
  • 鍾志清
    時間:18:24:46
    排名:13
  • 陳聖杰
    時間:18:31:42
    排名:14
  • 王茂桑
    時間:18:35:36
    排名:15
  • 田振寰
    時間:18:40:43
    排名:16
  • 林元通
    時間:18:48:35
    排名:17
  • 曹宗傑
    時間:18:50:02
    排名:18
  • 魏立
    時間:18:54:54
    排名:19
  • 許嘉賢
    時間:19:02:05
    排名:20

#這天沒有女子選手完成比賽

【延伸閱讀】

無畏外界眼光 Jovi:透過極限鐵人賽,讓世界看到台灣

「看到檢查站會流淚,要放棄時就大吼。」 陳彥博分享極限賽事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