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夢想讓他走了12年? 林金財與KONA的命中注定

0
1516

全球鐵人引頸期盼的2019年IRONMAN世界錦標賽,將在10月13日盛大登場,而台灣也有兩位選手爭取到資格前進IRONMAN最高殿堂KONA,伊果鐵人的靈魂人物林金財就是其中一位。

林金財可以說是台灣第一代鐵人三項選手,當年他與賴曉春、田瑋璋、許延賓,被稱為台灣鐵人「F4」。包括2017年,今年是林金財二次挑戰KONA舞台,而說起林金財的KONA之路,可不是一路順風。以下是林金財在2016年首次取得KONA資格後,寫下這些年在鐵人三項上的拚戰過程與心得:

2004年是我三鐵人生最後一次高峰,那一年我答應當時的女朋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婆-喬安,要為她再奪下最後一次台灣冠軍,並赴日本參加長崎舉辦的IRONMAN。目的就是為了爭取夏威夷KONA世錦賽資格,並站在終點線前向世人宣告與她求婚,然後在這特別的地方渡蜜月。這一切原本我以為都可以順著劇本走,然而到了日本,這場我自認為是入生倒數第二場賽事時,劇本卻消失了。

與超級鐵人的初次震撼

1992年我當兵即將退伍前的某天早上,一如往常習慣早上看報紙,翻開當年最紅的報紙「民生報」體育版,我被其中一篇報導深深吸引著:

夏威夷超級鐵人世界冠軍MARK ALLEN 衛冕奪冠,游泳3.8公里;接著騎自行車180公里;最後還要持續跑42公里的馬拉松,卻只花8小時09分。

當年這個成績至今仍然足以稱霸現在好幾屆,最讓我震驚的是最後一項路跑仍可以跑出2小時40分,這讓當時的我無法想像,而這項運動也深刻烙印在我心中,直到現在 Mark Allen 仍是我唯一的偶像。雖然對此項運動感到非常好奇和感興趣,但很可惜台灣當時沒有任何與此運動相關的活動。

很幸運的同年退伍後2個月,統一企業集團在各大報社以「完成即是鐵人」的文宣,傳開這項賽事,當然也觸動了我當初萌芽的好奇心,於是興奮地決定報名參加。我辭去白天兼差餐廳的工作,開始2個月的訓練,早上到青年公園游泳、晚上飯店下了班再去慢跑,比賽前的最後一週才買了當時我認為最貴的一台捷安特自行車9000元台幣,也只練騎一天。

1992年台灣第一屆統一盃鐵人三項國際邀請賽正式展開,會場轉換區80%以上的選手幾乎跟我的自行車同款,自以為僅有的優勢徹底毀滅,再看到其他國外選手的輪組及車架是如此專業,我當時心裡OS想:比了才知道輸贏!

開始比賽游完1500公尺後就讓我相當吃不消,騎完40公里則令我非常痛苦,最後一項10公里路跑更讓我整個精神崩潰…,後段5公里我當了步兵。回到終點的當下,我一直想著Mark Allen是如何獨立完成那226公里,我的比賽也只不過51.5公里而已。最後看到成績竟然在300多名選手中排第99名,意外擠進前擺明,這令我相當興奮同時也自我鼓勵要重新磨練、提升自己的實力。

勢如破竹 登峰造極

1993到1994這兩年我的成績都有持續在進步,1995年已進入總成績前10名。而同年10月在台東綠島舉辦了第一場全國鐵人三項賽事,我與莫飛提前五天到達綠島了解地形及適應環境,兩人也順利拿下第一、第二名。台灣終於產生第一個冠亞軍選手。經過三年的努力拿下這項殊榮,我覺得很不真實、感覺這一切似乎來的太快。

綠島鐵人三項賽事 第一座冠軍。
綠島鐵人三項賽事 第一座冠軍。

這些年也陸續出現許多高手或新秀,但我具威脅性也讓我汗顏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第一代鐵人魔鬼士官長孫吉山,但也因為如此我與其他優秀選手培養出良好的競爭關係。

1997年是我達到巔峰的時間,在當時與台北頗有知名度的自行車店「世欣車行」大胖店長有著如師徒斑般的好感情,也在這同時認識了狄總(狄懋昌)教練,這兩位正是我自行車的啟蒙教練與恩師,直到現在仍是。當年狄總鼓勵我參加「國際環台自行車賽」,因為這會讓我的自行車潛能發揮到極緻。

印象最深刻其中的一站是台東到花蓮,全程 180 公里,而在最後 10 公里,我與其他 9 位外籍職業車手組成領先集團,甚至將主集團拉開了一些距離。而領先集團裡還包括亞洲車神香港選手黃金寶,能與他們做最後的衝刺,著實令我感到亢奮。距離終點站前2公里,進入最後一段緩坡路時,10位車手同時一致站起身子準備抽車,我很有自信、也有能力再換一檔加速前進,不料他們卻提著渦輪引擎瞬間消失在我眼前,原來是我沒「膏」(沒電)了,直到終點前還被主集團吞沒。

BIKE 創刊號 就讓我登上封面人物。
BIKE 創刊號 就讓我登上封面人物。

歷經國際環台賽的磨練洗禮之後,我的自行車實力也大大躍進。同年1997年,第六屆統一盃國際鐵人賽,歷屆冠軍全部都來參加,包括香港職業好手李致和,更是後來亞運銀牌得主以及參加過奧運的頂尖選手!這場高張力的比賽對於台灣選手們來說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由於當天因颱風外圍環流影響,海浪巨大,海泳被迫取消,改成跑5K、騎40K、再跑5K。那時我的1500公尺可游進 22 到 23 分鐘的優勢就這樣化為烏有,連擠進排名都很困難,變數太大了…。鳴槍開始起跑,果然第一項 5 公里路跑只排名第 30 位;然後轉換自行車時因受環台賽的粹練,我把40公里當作4公里追逐賽在燃燒,頂著逆風前進、不掉速。

此時國外選手及歷屆冠軍感覺相當吃力也跟不住我,所以我就繼續獨推,直到折返20公里後我看見了前導車在幫領先者香港好手李致和開路;我在30公里超越了他並一舉超越了前導車,駕駛警員嚇到清醒後,趕緊驅車前往幫我開道。然而職業好手就是不一樣,李致和跟車跟的很緊,我只好使用最後一招「滅絕式」,大一重踩齒輪比(53TX11T)。最後進入野柳一個爬坡路段後,成功讓他看不到我的車尾燈。

我不到一小時就騎完40K,帶著2分鐘領先優勢進入最後的5公里路跑。最終我以半分鐘的領先時間守住了第一名,這更是國際賽事唯一的台灣選手獲得冠軍。

1997年 台灣國際鐵人三項賽事 總冠軍。
1997年 台灣國際鐵人三項賽事 總冠軍。

從這場比賽中,我發現自行車是我的強項。然而好景不常,事隔兩個月後卻因為外騎自行車出車禍,傷勢嚴重,最後診斷出我的頸椎尖椎盤突出,導致左半身末稍神經麻痺。休息了5個月,我不斷努力復健,但至今手指仍有無力感,左手臂更是不如以往的有力。

情定大飯店

2000年初我再度取得國家選手資格,這一年出國比賽將近8次,也代表國家參加亞洲鐵人三項巡迴賽。鐵人F4再度合體:田偉璋、賴曉春、許延賓和我四人,一起出國征戰,從中更是吸取了許多寶貴的經驗,了解自己與國外選手的差距。每天工作下班後為了把握練習時間,總是匆忙下班、打卡、換裝,然後直奔到體育場練習,不浪費每分每秒,為的就是能有充足的時間訓練及睡眠。

某天公司飯店來了一位笑容甜美又燦爛的櫃檯接待人員進了廚房,表示因為需接待飯店VIP,達賴喇嘛的到訪,房間內需要一些當季水果擺放。這位陽光美少女就是現在我的老婆喬安,她的笑容及談吐,讓當時的我對櫃檯接待人員原有的高傲態度印象有了大轉變;而她也對廚師們皆是抽煙、吃檳榔的刻板印象,因為我有了徹底改觀,在她眼裡我就是一位陽光且有活力的型男。

我們彼此間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因為整年都有安排賽事,兩人顯少有相遇的機會。在某天下班我們兩人在電梯裡巧遇,她好奇的開口問我:為什麼總是看我背著大包包,匆忙的下班?當時我只有笑笑的回應:「因為準備出國比賽需要練習,要把握時間。」 (當時心裡OS:國內知道鐵人三項運動的真的不多,還是不用講太清楚)。然而她卻以為我是要出國參加廚藝大賽,然後用甜美的笑容為我加油打氣!

一年後我們才真正認識、進而交往,也因為當時我仍有比賽及訓練,難免身上累積了大大小小的運動傷害,成績上也產生瓶頸,近三年的成績起起伏伏。有一天喬安去了國家市立圖書管搜集我過往的英勇事蹟,並全都影印、護貝送給我。我看了很感動,她是如此用心。

我深思熟慮了好幾天,我跟她說:「我累了,我想退出鐵人界,但是我想為妳拿下最後一個台灣冠軍。並努力挑戰日本長崎舉辦的IRONMAN來爭取KONA門票,然後前往夏威夷參加超級鐵人最高殿堂,並在KONA終點,向你求婚,讓世人見證這一刻!給我半年時間我會努力表現。」

當時她聽完後很感動,立刻上網搜尋日本長崎的賽事,同時訂了機票、住宿,七天行程皆已規劃完成,辦事效率速度之快,讓我深深覺得喬安若當經紀人應該是最佳人選。

日本超鐵  東山再起

2003年10月我開始著手練習,我也變的更加專注,目標鎖定2004年4月份墾丁國際鐵人三項賽事,這也是我懷念鄭文章先生所主辦台灣第一場半程113超鐵賽事(游1.9K、騎90K、跑21K)。在這之前喬安也很支持我,每一週、每個月都依照自己的節奏走,我保持健康、不讓自己受傷,我認為當時我甚至比以前更加專注訓練,始終抱持著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的想法,再讓自己昇華吧!

2004年3月我參加設定好的台北國道馬拉松21公里路跑,完賽成績是79分鐘,自我體能調整的相當好,對自己的訓練成果感到很有信心,似乎回到1997年的巔峰。

2004年台灣第一場113 超級鐵人賽。
2004年台灣第一場113 超級鐵人賽。

到了日本長崎比賽會場,我的公路車一樣要面對來自世界各地選手的三鐵車,但是我還是那個想法:「比了,輸贏才知道。」那時我什麼都不用擔心,因為喬安始終陪伴我打理一切,我只要專注在賽道上就夠了。

隔天就是屬於我的關鍵日,能否取得KONA門票,就必須搶下我這歲組的冠軍頭銜,將近1000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菁英展開激烈纏鬥。海水很冷、但我的鬥志卻很高昂,游了60多分鐘卻不覺得累。接下來到我的強項,自行車。當時我告訴自己要保持專注,不浪費太多體力,賽道需要爬2圈大山路線,但是才剛出發沒有多久,我驚覺到座墊居然沒有鎖緊,前後搖擺不定,我頓時感到相當錯愕,比賽從不帶備胎及工具的我感到非常沮喪、懊惱,而我的臀部必需抽離坐墊一小段距離,才能足以減輕椅墊無法支撐的平衡。

就這樣我邊坐、邊站,不知不覺騎完180公里,當然這項自行車項目更是拖累了整個成績足足花了6小時初才完成,後續的42公里跑步花了3小時40分,眼看已經無法挽回局勢,雖然心中興奮自己完成人生第一場也是最後一場226鐵人賽事,卻也遺憾未能兌現給喬安的承諾。反倒是喬安在賽後安慰我說:「你的表現已經很棒了,完成就是超級鐵人,並不會介意非去夏威夷,平安的完成壯舉就已相當振奮人心。」聽在耳裡相當感動有她的支持,但我內心始終遺憾著呀。

2004年 我的第一場226 日本長崎IRONMAN。
2004年 我的第一場226 日本長崎IRONMAN。

帶著遺憾暫退鐵人界

2004年是我在三鐵界最後一次的巔峰,如同籃球之神-Michael Jordan一樣在人生最高峰時選擇隱退,而我活躍於鐵人界已12年之久(1992年~2004年),參加無數場的51.5標鐵、也完成了113半程超鐵,最終在日本226超級鐵人賽做為結束,在最美好的ending 選擇退出鐵人界。

因為多次到高雄,喜歡上高雄這個地大且舒服的環境,因此選擇移民高雄定居,並娶回我的美嬌娘,正式給老婆一個名份。台北的店面轉賣後便在高雄重新工作,一樣選擇服務於餐飲業。

退出鐵人界8年後,某天下班與同事一如往常的騎車回家,路邊每盞路燈桿都插掛著布旗及圖像,宣傳著愛河鐵人三項比賽日期,心中會心一笑,想說好久沒有聽到鐵人三項這個名詞,而圖中的看板人物,不就是當年才中學時期向我請教三鐵的魏振展嗎?原來都已經長大變成國手啦!我開心的笑了!這應該是第三代鐵人了,在高雄這一兩年更是常聽到關於三鐵的賽事,墾丁70.3、大鵬灣Lava、高雄愛河鐵人三項…,好不熱鬧啊!雖然不會因此心動,只是這會讓我想起了過去鐵人生活的點點滴滴。

KONA寶寶誕生  喚醒沉睡已久的鐵人魂

2012年10月11日,小公主誕生,我也當了新手爸爸,然而這一天有種被閃電擊中的感覺,因為這個日子不就是夏威夷每年10月份第二週,舉辦世界盃超級鐵人賽特別的日子嗎?雖然離開鐵人界已久,然而這孩子的出生像是重新點燃我心中的火苗,啟發、驅使我未完成某件事的使命。

我的KONA小寶貝。
我的KONA小寶貝。

我認真的想了好一陣子,等喬安出院、身體狀況恢復良好時,某次在聊天過程中我提出想重新接觸鐵人這項運動,當時喬安完全不清楚我的動機為何?只是笑笑跟我說:「你不再是鐵人了,已經變成廢五金。」我回說:「廢五金可以再回收有利用價值啊。」

於是從那天開始,我每天下班步行30分鐘、漸漸到1小時,再從慢慢跑30分鐘,逐漸增加到一小時;如同喬安所說,我就像廢五金一樣,已經不再是選手級的水準了。儘管如此,我依然每天下班保持運動習慣。沒想到這也漸漸影響身邊的同事,更與同事一起報名了路跑賽事。

2013年感覺自己身體機能健康許多,向田偉璋(當時的國家教練)表明復出意願,沒想到偉璋比我更高興,昔日的老戰友能一起訓練陪游。於是我開始安排一週至少一次與偉璋一起練游。一開始儘管只有短短的1000公尺,我還真的游不動,遊完很喘、很想吐,甚至頭重腳輕的狀態。我心中相當明白要回去賽場仍有很長的路,但我始終相信,只要我慢慢來、一步一步走,我可以做得到,只是需要更長久的時間。

正式復出  為KONA再拚一回

2013年11月,我參加了退休後的第一場復出賽,墾丁 70.3 國際鐵人賽事,將近10年沒有參加賽事,但是所有的氛圍彷彿回到2004年最後一場在日本226的感覺。鐵人的裝備更是延伸到三鐵車、計時帽…,人車線條都很美,然而我依舊以公路車出賽,卻也在復出的第一年意外取得分組第8名,算是相當成功的開端。

在2014年偶然的機會下加入由團長陳瑞傳剛成立不久的《伊果鐵人團》,這是一個來自於不同家庭且充滿歡樂的團體,我也融入了這個大家庭,透過彼此學習,漸漸的將團員帶到另一個層級,團隊中的每個人都很認真學習,並且非常努力,從默默無名,現在已成為南部知名的鐵人團。有這個大家庭真的很棒也很團結!

我的伊果精英們。
我的伊果精英們。

2014到2015年間,我開始參加賽事並多次獲得分組前三名。有一天我例行性的參加某場鐵人賽事,喬安正用心研究選手名單,評估我這組可以排名第幾位時,我跟她開玩笑說:「我曾幾何時在乎分組第幾,以前都是分析總排名的耶!」兩個人不經大笑。

2015年我用4個月的時間準備台灣第一場由IRONMAN 舉辦226公里的賽事,不確定這場的勝算有多大,但機會來了我就必須要好好把握!最後,我以3小時31分完成42公里路跑,總完賽時間是10小時43分,超越我的預期、表現相當好,但這樣仍不夠,因為只搶下了分組第8名。感覺離KONA門票很近了,卻拿不到資格,在我前面七位外星人阻擋我所有希望。隔日頒獎典禮望著幾位台灣年輕好手獲得夏威夷超級鐵人賽事的珍貴門票時,我真替他們感到興奮,好像我也拿到資格一樣的開心,但另一方面我卻失落我的夢想尚未成真。

賽後喬安安慰我說:「你已經很厲害了!隱退再出發僅花三年時間就能有如此的成績。」IRONMAN選手的水平高於一般賽事,來自世界各國的選手都會爭取分組排名,因此要取得門票相當困難。我相信我是有機會的,只是沒有好好把握。返家的途中在車上與喬安聊天,我終於說出真正心中為什麼還願意復出鐵人的世界,除了彌補帶她去夏威夷的承諾外,小公主的誕生日恰巧是每年Kona第二週的賽事,我想為她們母女倆再奮鬥一次。剎那間老婆開著車淚流滿面,她那時候才知道我復出的背後,還有這些真正的原因,讓她相當感動。喬安知道我一定可以做的到。

家人永遠是你最強的後盾。
家人永遠是你最強的後盾。

總是給我好運的澎湖

2016年我感覺我的準備都在自己的節奏中,普悠瑪113、Challenge Taiwan 113 都有不錯的成績表現,我為10月分IRONMAN前段賽事準備的很好,這期間感謝喬安-昇恆昌公司的同事,知道我將準備IRONMAN賽事,配合我出去騎車時間,盡可能讓喬安可以排假日好專心在家照顧小孩,著實讓我安心的專注訓練,真的相當感謝她同事們的配合。

然而在7月參加一場嘉義標鐵賽事後,我的舊傷足底筋膜炎再度復發,這使我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因為10月比賽即將來臨,就只剩最後兩個月時間,卻只能被迫提前把跑量減少來減輕腳底的疼痛,更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治療,最後我把練習時間放在自行車與游泳,跑步僅能維持基本量;但是足底筋膜炎並未就此減輕疼痛,在賽前仍進行最後兩次的電療來舒緩。

10月2日重要的日子終於來臨,時光機彷彿回到2004年挑戰日本長崎226,爭取夏威夷資格時相同的心情,曾在普悠瑪226拿下女總一的伊果鐵人隊員陳香怡,更在賽前特地至廟宇,祈禱我們平安順利完賽。而喬安即使知道我有舊傷,始終對我有信心。

226 女總一陳香怡為伊果五勇士祈福。
226 女總一陳香怡為伊果五勇士祈福。

這場比賽我與伊果其他4位隊友一起出發,我也難得地享受著賽事的每分每秒。3.8公里的海泳以及180公里的自行車,成績尚比上一屆快且進步,但是話說回來,澎湖這一場路線真的很硬!10月的烈日是如此滾燙,進行自行車時雙肩及後背更會產生刺痛感。而且我也不清楚我的組別裡那些外國選手戰力有多強?我只知道另一位我的好戰友廖冠至的實力與我相當,只能先把他設為我的目標。

雖然我在自行車賽段30公里處被廖冠至追上,但這也讓我更清楚目標,於是我開始鎖定他。我知道冠至在自行車項目中非常猛,所以我設定好目標,至少前90公里不要被拉開距離。但是這也讓我吃足了苦頭,決定在80公里處放棄,按照自己原有的節奏慢下來,此時我的腳底開始隱約感覺到一陣陣疼痛。

游泳第一項輕鬆完賽。
游泳第一項輕鬆完賽。

我擔心的腳底筋膜炎問題提早開始…,我已經不想目前的排名位置,更不敢奢望取得KONA門票,我只要專注面對炙燒的太陽穩穩的前進,因為還有最後一項42公里的馬拉松等著我完成。大概騎到了120公里處,冠至反被我追平,從他的臉部看得出來已經疲憊,我騎到第三圈跨海大橋前的補給供應站,眼前看到的是滿滿一堆人,我被迫下車大喊:「我要水!」工作人員卻回應:「沒有水壺了。」只好跟他們拿了整瓶礦泉水直接倒入我的水壺繼續推進。再到SPECIAL NEED 特殊需求站停下腳步取了我的備用飲料和補給品,然後最後一次折返經過跨海大橋時,冠至再度被我跟上,經過補給站並未見他停下來,而看見補給站擠滿了人群要水喝(從未看過補給站當做休息站,因為太多人了還出現水荒問題),由此可見烈焰的太陽給了鐵人們最大的挑戰。

澎湖不只一個太陽。
澎湖不只一個太陽。

當然我也未停下來繼續追趕最後的40公里,甚至超越冠至,我必須加快節奏才能拉開彼此時間,好讓我最後42公里的路跑可以帶出一點領先優勢。在騎完180公里後,接下來進入馬拉松路跑階段。

這時已是中午快1點,感覺澎湖出現10個太陽一樣,加上踏出左腳的每一步疼痛的令我相當痛苦,出了T2轉換區沒多久,我的「小小加油團及老婆、寶貝女兒」頂著烈日在樹蔭下大聲為我加油!尤其是女兒的聲音更加響亮,她們的加油聲環繞在我耳裡,我心中想:「我的KONA小寶貝呀,爸比真的很想為妳跟媽咪做最後一次的努力。」我邊跑邊心中唸著,此時心中情緒有點激動,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因為眼前的畫面是最愛的老婆及小孩,跟我一樣在太陽下努力,給予我安定及精神鼓勵,但是我的腳底現在是最大的障礙,我也相信這場路跑很少會有人跑出好成績,即使我沒有受傷也一樣,於是我收拾了情緒並釋懷所有一切,眼前還有42公里等我完成,只要將步伐調整小、步頻快一些跑姿不要亂,相信一定可以活著回來。

氣溫持續升高,我再把速度放慢一些,將所有體力留在後面,看見多位職業選手耐不住熱、邊跑邊走,接著看見第一位折返的台灣標鐵一哥(謝昇諺)出現中暑現象,搖晃不穩的身軀加入步兵行列,他實在很強大,游泳與自行車都與職業組同等級競爭,真的也為難他了,要在短距離項目中挑戰長距離是一件相當大的考驗。每到一個補給站將大量的冰水沖淋全身,在比賽服裡塞足碎冰,每一站都是如此重複的動作,跑步中再把衣服內塞滿的碎冰在手臂上及臉上冰敷,布鞋溼到腳趾起水泡(水泡+足底筋膜炎一起來..非常好)。

最後的5公里,我的意識才清醒過來,原來跑步的每一個折返處都沒有去注意我的組別有誰在我前面,卻只關心冠至與我之間的距離,想著想著一位日本選手超越了我,看他的手臂號碼935,好像是同一組的!於是開始先咬住,看看是否有機會跟上速度,最後的4公里處我們追上一位美國選手,手臀號碼939,心想好像也是同一組,這時候我更加驚覺:到底前面還有多少位同組的啊?

我想起我的KONA夢,不管前面有誰儘量趕上他們,我與日本選手再度超越其他人,但同時我也被日本選手拉開了一些距離,視線在70公尺左右安全範圍內,還是有機會。眼前的道路上無其他人,日本選手應該是我最後追趕的目標了,此時也忘了疼痛,也隱約聽到遠方會場的鼓譟聲。我想應該快要接近終點站了,會場外圍聲音環繞沸騰,遠遠聽的清楚。我知道老婆、女兒、加油團已經在終點stand by了,我能追一個算一個!

漫長的42公里。
漫長的42公里。

最後600公尺經過喜來登飯店前的直線道,我趕上日本選手,並與他併肩同行,我聽到他的喘息聲顯的微弱,我知道我可以做最後一次加速。這時候左右兩旁的觀眾在為我們加油,我也加足了馬力成功擺脫他、擺脫我的足底筋膜炎、也擺脫由史以來我參加過226賽事中最艱難的一站、當然也擺脫了身體及精神上的疲勞。

迎接的是會場觀眾滿滿的歡呼,以及老婆、女兒給我最熱情的擁抱,後來才知道原來日本、美國與我三位選手在拚前3名,而我的游泳出發時間比日本選手更早些,相對比較時間下仍然輸給日本選手一分鐘,而美國選手也只差我一分鐘的時間,彼此的實力是相當接近,因此我是分組第二名。

雖然拿到很好的名次,但當時還是感到遺憾,因為「分組第一」才是保證。

隔天舉行前5名頒獎典禮及宣佈2017 夏威夷超級鐵人世界錦標賽名單,1500位選手只分配25位幸運兒有資格取得KONA門票,這機會真的很難得。首先由女子組開始頒發,年輕者依序頒獎及分配,主持人一路唱名各組都只有分配一個名額給分組第一名選手,輪到我這歲組時真的很緊張,心跳從來沒有運動來時的那麼快。

直到主持人公佈「Two slots」也就是前2名可以取得超級鐵人最高殿堂的門票時,我內心相當激動我跟老婆說我辦到了!等了12年許你的承諾終於實現了,這也是從我認識夏威夷鐵人賽以來24年後,明年將會呈現在我眼前!我迅速的從椅子上跳起來狂奔上台並與主持人擊掌,擁抱我認識己久的林澤浩主辦人,我們兩個相當激動,是他把IRONMAN引進台灣,提供台灣選手機會不用為了一張門票,遠赴其他國家去爭取,我們有主場優勢有更多的機會,希望每年有更多的台灣選手一起勇闖夏威夷,臺灣一起加油!

2017年 KONA世錦賽台灣選手 (王金晴、張景翔、蘇玟琪、林金財、王志袁)。
2017年 KONA世錦賽台灣選手 (王金晴、張景翔、蘇玟琪、林金財、王志袁)。

再獻給我懷念的台灣第一代及現代鐵人們,也許你(妳)因為被某些因素擔擱了,也許你(妳)被迫必需停下目前的腳步,沒有關係!等所有事情都過去了,請把你(妳)塵封已久的鐵馬擦拭乾淨,拎著你(妳)熟悉的布鞋再來擁抱曾經輝煌騰達、意氣風發感動時的那一刻,金財會在起點陪著大家再一起共享屬於台灣人的IRONMAN。

過了17個年頭,澎湖依然記得我、眷顧我,讓我成功拿下KONA世錦賽的門票,如同搶下奧運資格是一樣,澎湖給了我很多美好回憶真是我的幸福之地。

圖/文:林金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