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身心障礙者候選人」適應體育的推廣難題

0
94

WeThe15 運動新觀念全球興起  適應體育不僅是身心障礙者有需求  未來各國有將近半數國民要面對

「WeThe15」= 適應體育時代來臨 國內約每 7 人就有一位特殊需求者

「WeThe15」代表全球身障人口佔 15%,近 12 億的人口數;聯合國推動 10 年的運動平權及消除歧視,在 2020 東京帕運成為主軸,也代表運動新觀念時代的來臨。在國內從事多年特殊教育及推動適應體育的台灣師範大學姜義村教授表示:「WeThe15」與國內近年倡議的適應體育(Adapted Physical Education)是同樣的觀念。全球隨著經濟及都市高度發展、人口老化等後天造成身心障礙在快速的增長中,以台灣為例,身心障礙者中有 88% 的比率是後天障礙,也就是說我們都是身心障礙者的候選人。

教育部體育署將成立適應體育發展中心

為了落實「WeThe15」的適應體育政策,讓身心有障礙者能持續運動維持身體健康、社交生活、找回自信及社會肯定的價值,體育署將在 2022 年成立「適應體育發展中心」,在此之前,一起透過視障馬拉松選手、自閉兒家庭的十年運動之路,合力找出適應體育政府及專業團體、學校及家庭的因應之道。

姜義村老師、前體育署高署長與肢障選手張維捷攜手參與鐡人三項IRONMAN賽事。
姜義村老師、前體育署高署長與肢障選手張維捷攜手參與鐡人三項IRONMAN賽事。

「馬拉松讓我重新看待視障者,驕傲自己不僅可以感動人,我在賽道上也得到熱情支持。」

2021 年末,一名北一女全盲學生參加班級帶動唱比賽畫面,獲得許多正面迴響,但其實早在這之前,台灣已有許多適應體育的例子。

台灣第一位完成波士頓馬拉松的視障選手呂冠霖,對他來說,這 42 公里的每一步都在證明一件事:「差異是力量;而非弱點。我可以撕下世界對我貼上的標籤,在賽道上我不僅得到尊重、自信,更可以激勵其他人」。

冠霖在大學時期因與友人打賭減肥,從完全不運動意外闖入馬拉松世界。冠霖說,馬拉松最迷人的地方在於成就了,他努力堅持的態度,同時也能激勵許多人。視障者以往在找工作、或與人相處時都會被他人懷疑工作能力,但在跑步時,每一份努力都得到一次次真誠且熱情的回饋。

冠霖也提及,視障者從事馬拉松的過程,最重要的是「陪跑員」。另冠霖印象最深刻的陪跑經驗,是有一名患有亞斯伯格症的國中學生,自願擔任他的陪跑員。而自從這位學生答應陪跑後,幾乎每天都利用早、晚自息的時間規律訓練,讓學生班導都驚訝於他的改變。

冠霖教這位學生如何使用牽繩帶方向,如何配合視障跑者的步伐節奏,最後兩人也順利完成了 10 公里的競賽。難度不高但卻是冠霖至今難忘的經歷。

「學校如何落實適應體育?不要讓學生與運動相見恨晚。」

身心障礙者參與運動時,最重要的是「陪伴」,互相培養默契、配合節奏,無論是誰都可以享受運動的快樂,故如何讓更多人協助身心障礙者從事運動?學校教育觀念、以及資源如何分配、改變?這都是推廣適應體育很相當重要的一環。

以冠霖過去自身經驗為例,高中時體育老師都會對他說:「你只要在旁邊待著,我就給你體育 90 分。」然而這其實對身心障礙者來說是非常不合理的,也是一種受教權的剝奪。學校老師的觀念和資源不足(專業及人力),都可能使得讓許多身心障礙學生失去愛上運動的機會。當存在 96~97% 的身心障礙學生,老師觀念的改變,以及適應體育能力的培養,顯得更加重要。

【延伸閱讀】

沒有什麼不一樣 2021 Challenge Taiwan「混障」征服全場

比大聲疾呼更有用的身障環境改革 簡子祥:運動的快樂超乎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