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輕的老將 台灣聽障籃球國手吳尚澤:想在阿公面前打比賽

0
321

攝影、文字/黃毓升

「就有種突然成長的感覺吧,從一個本來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到開始接受正式訓練,甚至是要代表國家出賽,這種感覺很雀躍,也很興奮。」聽障籃球國手吳尚澤靦腆笑說。

聽障籃球國手吳尚澤。圖片來源: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
聽障籃球國手吳尚澤。圖片來源: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

從排斥到接受  誤打誤撞的籃球路

2015 年,年僅 15 歲的吳尚澤入選聽障男籃國家隊,年紀輕輕就成為國家隊的一員,吳尚澤坦言,最大的改變就是時間上的安排變得非常緊迫,「有時候做完學校的事情,或是練完高中校隊,還要接著參與國家隊練習,時間安排與以前單純作為學生時相比,必須規劃的更條理,才有時間讓自己休息。」

吳尚澤說,會入選聽障國家隊完全是誤打誤撞!其實他小時候最喜歡的運動是棒球,但是因為家裡接觸籃球的人比較多,在耳濡目染之下也漸漸打出興趣。而促使吳尚澤入選國家隊的關鍵人物,是他國中時的特教老師,「國中的我不太愛讀書,只喜歡打籃球,但並沒有打算往職業籃球這條路走。直到特教老師邀請我去參加聽障籃球營,被聽障國家隊的教練相中,也是從那之後我才開始下定決心要報考高中籃球校隊。」

後天發燒引起的中耳炎,造成吳尚澤輕微聽障,但一直到國中時,其實吳尚澤仍不太能接受自己是聽障,「其實一開始我很排斥打聽障籃球這個提議,覺得為什麼要去配戴助聽器,後來在國中特教老師的勸說下才開始慢慢接受這個事實。他帶我進入這個籃球世界,也給了我明確的目標,讓我決定要好好打籃球。國中特教老師是我這一路走來最重要的人。」

踏上聽障籃球之路,吳尚澤最想感謝國中鼓勵他的特教老師。
踏上聽障籃球之路,吳尚澤最想感謝國中鼓勵他的特教老師。

聽障籃球賽環境干擾多  技術大不同

15 歲進入國家隊,初期吳尚澤覺得跟隊上的大哥哥們有些技術上的差距,當時也不知道如何跟聽障者溝通,但近年來透過觀察、溝通與理解,他漸漸開始適應聽障籃球與一般組籃球不同的比賽環境。

「打聽障的比賽不能戴助聽器,所以在聲音和言語溝通上會有差別,其實就算是佩戴助聽器,但從後方來的聲音還是會聽不清楚。只要有觀眾,或是場內有其他聲音,聽障籃球員很容易被干擾。」籃球是一項團隊運動,故隊員間溝通是否流暢,絕對是左右勝負的關鍵。也因為如此,聽障籃球員如何在聲音訊息無法被即時傳達的環境中,達到良好的團隊效果,溝通模式尤其重要。平時有參加一般組與聽障組的吳尚澤對此深有同感,他說:「打聽障組的比賽,無法用聲音跟隊友即時溝通,故在場上一有空檔,就會抓緊時間找隊員圍成小團體討論。」

打聽障的比賽不能戴助聽器,所以在聽聲音和溝通上會有差別,其實就算是佩戴助聽器,但從後方來的聲音還是會聽不清楚,因為只要有觀眾,或是場內有其他聲音,就很容易被干擾到。
打聽障的比賽不能戴助聽器,所以在聽聲音和溝通上會有差別,其實就算是佩戴助聽器,但從後方來的聲音還是會聽不清楚,因為只要有觀眾,或是場內有其他聲音,就很容易被干擾到。

不只在比賽中,吳尚澤表示,平常練習時教練也會有一些指導聽障選手的特別方式,例如練球時會把討論時間加長,確定大家都理解戰術後才會開始實際的演練,「為此我也在打球的方式上做了些調整,例如當隊友發生傳球困難、團隊戰術無法確實執行時,我就會透過眼神來向隊友表達下一步該怎麼做,除此之外私底下也會透過各種方式與隊友培養默契。」

擔綱球隊溝通橋樑

「我是聽障,聽障籃球給了我另一個展現自己的舞台。」身為一個輕度聽障者,吳尚澤相較於其他隊友多了一些聽力上的優勢,因此常常要擔綱教練和場上隊友之間溝通的橋樑。

在場上除了打球,經驗豐富的吳尚澤還要負責指導隊友,身兼指揮官的角色,「我在場上主要是打前鋒,3、4 號衛,而今年在全障運比賽改打 4、5 號衛比較多,對我來說又是更好發揮的位置。」

111 年全國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在台中,吳尚澤在首日比賽時因狀況不佳,在許多切入的判斷和投籃的手感都不甚理想,直到第二天才慢慢找回應有水準。「因為剛從國家隊集訓營練完球後從台北趕下來台中比賽,所以第一天的比賽感覺狀況比較不好,加上沒有先到球場熟悉,覺得有點小怯場,但越到後面的比賽感覺有漸入佳境。」

聽障籃球教練有一些指導聽障選手的特別方式,例如練球時會把討論時間加長,要確定大家都理解戰術後才會開始實際的演練
聽障籃球教練有一些指導聽障選手的特別方式,例如練球時會把討論時間加長,要確定大家都理解戰術後才會開始實際的演練

最年輕的「老將」

2022 年第 24 屆聽障奧運在巴西南卡西亞斯登場,在參與全國身心障礙運動會的同時,聽奧男籃國家隊也如火如荼展開集訓。全障運比賽後又要直接趕回臺北練球,談到備戰聽奧的心情,吳尚澤說:「就很累阿,因為集訓的時間不夠,所以現在幾乎每天都要練習。」

今年台灣聽奧男籃代表隊在陣容上做出許多調整,全隊七人中有四人是聽奧新面孔,且平均年齡僅 23 歲,因此打國家隊第七年的吳尚澤也意外成了陣中的「老將」!

今年台灣聽奧男籃代表隊在陣容上做出許多調整,全隊七人中有四人是聽奧新面孔,且平均年齡僅 23 歲,因此打國家隊第七年的吳尚澤也意外成了陣中的「老將」!
今年台灣聽奧男籃代表隊在陣容上做出許多調整,全隊七人中有四人是聽奧新面孔,且平均年齡僅 23 歲,因此打國家隊第七年的吳尚澤也意外成了陣中的「老將」!

巴西聽奧男籃比賽,中華代表隊與立陶宛、巴西、希臘、委內瑞拉、烏克蘭一同被分在 B 組。分組對手中, 立陶宛為上屆賽事金牌,委內瑞拉為銀牌,烏克蘭為銅牌,希臘則是排名第四,中華隊所在的 B 組可說是強敵環伺,號稱「死亡之組」。

吳尚澤表示,對於這次聽障奧運的目標是希望能晉級八強,「因為這次分組是六取四,機會還滿大的,希望可以打破以往的成績,力求晉級。」

2017 年土耳其聽障奧運,中華聽奧男籃正值面臨換血的陣痛期,其中對上委內瑞拉大輸 80 分的比賽, 也成了吳尚澤聽障籃球生涯至今,印象最深刻的一場賽事,「被打得落花流水,還被寫上新聞,覺得還滿丟臉的,我們其實很認真在練習,我會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果展現給其他人看,這次抽籤又再一次抽到委內瑞拉 ,所以今年我才會特別想要出國打聽奧,我想把他打回來,讓大家看見我們在技術上的成長。」

吳尚澤對第24屆聽障奧運的目標是希望能晉級八強
吳尚澤對第24屆聽障奧運的目標是希望能晉級八強

希望有一天在阿公面前打比賽

目前就讀臺北市立大學運動健康科學系大四的吳尚澤,即將進入畢業求職的階段,對於未來的打算, 吳尚澤說:「未來會持續打聽障籃球,所以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可以配合國際賽的工作,這樣子練球上也會比較輕鬆一些,才不會說下班後還要急忙趕著去練習,希望可以兼顧兩者 。」

進入國家隊即將邁入第七年,七年來家人也不曾間斷地支持他,「他們會跟我說不要受傷,比賽練球注意安全就好,因為怕我受傷會一夕之間失去運動生涯。」

「有一次到澳洲打邀請賽,那場比賽剛好有直播,沒想到阿公竟然看完直播後,在家裡的通訊軟體群組中鼓勵我,說我打得不錯,我很驚訝阿公竟然有在關注我的成就,這讓我覺得蠻欣慰的。」吳尚澤表示, 小時候家境不好,又是生長在隔代教養家庭,從小幾乎是阿公一手拉拔長大,所以吳尚澤希望有一天能有機會在阿公的面前比賽,讓他為此感到驕傲。

吳尚澤從小由阿公一手拉拔長大,希望有一天能有機會在阿公的面前比賽
吳尚澤從小由阿公一手拉拔長大,希望有一天能有機會在阿公的面前比賽

「盡你自己所能,去拉拔別人成長,我希望能用盡我自己的能力,不只讓自己好,也要讓別人更好 。」訪問結束前,吳尚澤把這句話送給未來的自己,期許自己能推動臺灣聽障籃球繼續向前進。

在籃球上,吳尚澤希望能讓聽障籃球更發揚光大,他說:「在台灣,即使是一般運動員,都是很渺小的,而做為一個聽障選手更不用說,一定是更渺小的,所以我希望能用我的能力,讓更多人看見聽障籃球。」

【延伸閱讀】

菊島身障游泳先鋒 林育夙:其實我也很有實力

暌違二十年聽奧田徑首金 許樂一百公尺跨欄奪金破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