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障羽球界最溫暖的導航 范榮玉的一姊哲學

0
1647

「成為世界第一之後的第一次輸球,打擊其實滿大的。」范榮玉邊吃著吐司緩緩說出那段曾讓她坐在旅館走廊淚流不止的故事,是道很深的傷口,但回過頭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一段過程,身為運動選手就得面對這些起伏。

聽障羽球四大賽:聽障奧運、世界盃、亞運、世錦賽,范榮玉全都攻上凸台之巔,戴上金牌。2022 年巴西聽奧(夏季達福林匹克運動會),范榮玉再為台灣拿下一銀、二銅!身為台灣聽障羽球先鋒者,范榮玉現在打的每一球不只是爭取榮耀,更為了「傳承」和「打破」。

范榮玉是聽障奧運、亞運、世錦賽、世界盃的女單金牌。圖片來源:范榮玉
范榮玉是聽障奧運、亞運、世錦賽、世界盃的女單金牌。圖片來源:范榮玉

傳承精神、打破框架

在台灣相對冷門項目的運動員,鮮少有出國比賽的機會,何況是大眾更少關注的聽障羽球,范榮玉表示,身障運動員在缺乏國際比賽經驗的情況下,更需要有領頭羊去帶領。她說,自己在工作之餘仍挺身而出的原因,除了傳承也想讓大家知道,身障運動員可以兼顧夢想與麵包,「普遍認為運動選手沒未來,那更何況是一位身障運動選手。」

「我的第一場聽奧是 2009 年台北聽奧,那個時候台灣拿到團體賽第四名。這十多年,我看著聽障羽球在台灣越來越好,好不容易現在有一點開花結果,儘管自己已不是世界第一,但仍希望可以擔起園丁的角色,為聽障羽球澆一點養分。」范榮玉說:「是一種使命感。打出成績,創造火花,社會才看得到你。」

2022 年巴西聽奧(夏季達福林匹克運動會),范榮玉為台灣拿下一銀、二銅。圖片來源:范榮玉
2022 年巴西聽奧(夏季達福林匹克運動會),范榮玉為台灣拿下一銀、二銅。圖片來源:范榮玉

每天捏大腿,告訴自己還可以打

談起因疫情延期一年的巴西聽奧,范榮玉笑說,這趟旅程真是波折不斷,要追求成績達標,又要小心翼翼防止染疫而影響健康。

團體賽程結束後的休息日,范榮玉發覺自己生理期報到了!生理期的不適感與體力下滑,一連不適了幾天都沒好轉。但面對強度一場比一場高的競賽,榮玉只能苦笑:「每天早上起床看著鏡子,一邊手掐大腿對自己說:撐過去!」

范榮玉回憶那段拚戰的時光,很難形容身體有多不舒服,需要靠止痛藥,分不清楚是生理期還是連日征戰下累積的疲勞。「一個人去球場,一個人熱身,隨時攜帶保溫瓶,有時還得帶口罩打球。」台灣聽障羽球一姐,就是這麼拚。

范榮玉在巴西聽奧確診第五天。圖片來源:范榮玉
圖片來源:范榮玉

叫我羽球一姐

雖然范榮玉現在排名非世界第一,但大家仍然習慣叫她「一姐」,對許多人來說這可能是個備感壓力的綽號,但范榮玉卻不覺得有什麼好害羞或擔當不起,她說:「現在台灣排名第一的女子聽障選手陳彥汝,也會叫我一姐。」在大家的心目中,「一姐」並非所謂高高在上的成績光環,而是肩負一個「領頭羊」的重責大任。

由於國際賽經歷豐富,在聽障羽球界的人脈相當廣,范榮玉時常擔任起選手與機構之間的橋樑,在各個面向引領台灣聽障羽球朝更好的方向前進。羽球技術交給教練,但打球的態度有時候需要前輩指點迷津,「當然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真的老了,但另一方面也覺得很欣慰,台灣有很棒的選手繼續接棒。」

范榮玉身為台灣羽球一姐,無論是國際賽經歷或是人脈都相當豐富,時常擔任起年輕選手與機構之間的溝通橋樑。圖片來源:范榮玉
范榮玉身為台灣羽球一姐,無論是國際賽經歷或是人脈都相當豐富,時常擔任起年輕選手與機構之間的溝通橋樑。圖片來源:范榮玉

羽球選手的鐵人休閒娛樂

2019 年范榮玉和師大《愛運動動無礙》團隊,第一次以鐵人選手身分參與半程超鐵 113 公里接力,並擔任最後 21 公里半馬任務。那一次范榮玉在馬亨亨大道上抽筋,含著眼淚回到終點。第二次她報名個人 51.5 公里標準鐵人賽,完成後她開心對身障鐵人三項菁英選手簡子祥說:「嘿,我用 3 個半小時完成標鐵耶!」簡子祥回答:「很棒啊,比我的成績還要多一個小時喔。」

原本就不服輸的個性,因為簡子祥的玩笑話讓她開始找鐵人三項團練課程,上功率課、練習游泳、和跑步,原本只是羽球與工作課業之外的休閒娛樂,范榮玉竟不知不覺認真起來,她笑說:「真的是被激到了!」

范榮玉在羽球訓練之餘,也積極參與鐵人三項耐力運動,用不同方式推廣身心障礙運動。圖片來源:范榮玉
范榮玉在羽球訓練之餘,也積極參與鐵人三項耐力運動,用不同方式推廣身心障礙運動。圖片來源:范榮玉

羽球是一項把野心藏在裡面的運動,像下棋一樣不能讓對手知道你真正的想法,每一球無論好壞都要立刻切斷,準備下一顆球,盡量讓心態保持平穩,如果太亢奮反而會讓控球與配球手法變得粗糙;來到動輒 2 個小時以上的鐵人三項,卻只需做好自己,不用想太多,只管往前就好。

范榮玉形容自己天生靈魂不安分,什麼都想玩,但有時候也會因為太執著於勝負,將心力與精力消耗到百分之百,反倒讓自己受更多傷害。2022 年 IRONMAN 70.3 台東,范榮玉原本要挑戰連兩日賽拿到 Iron Qreen 頭銜,但賽前仍被指導教授發現訓練過度,勒令取消其中一項,「其實老師相信我做得到,但他就是擔心我受傷。」

范榮玉(左)與師大特教系主任姜義村(左)一起參加鐵人三項運動。圖片來源:范榮玉
范榮玉(左)與師大特教系主任姜義村(左)一起參加鐵人三項運動。圖片來源:范榮玉

不只斜槓,更要遍地開花

在體育界榮玉是聽障羽球菁英選手、鐵人三項市民玩家,在課業上她則是拿到日本公費留學的準博士生,在工作上她是《臺灣適應身體活動學會》的秘書長。為什麼會投入身障運動推廣呢?范榮玉有一個理念,就是改變「因為我是身障者,所以你要對我好」的觀念,讓身障者也能成為主動付出的角色。一般人可以幫助身障者,但身障者也可以幫助一般人,實現共好。

她提及,每一次《愛運動動無礙》參加活動的目的皆不同,例如:第一次參加鐵人賽是為了讓大家看到:我們可以;第二次鐵人賽是希望塑造全家一起享受運動的快樂。但往往第二層意思皆沒能完整傳遞給媒體大眾,這也是范榮玉與團隊正努力想辦法突破的困境,「我們需要突破同溫層,繼續往下扎根,我們做的就是破窗,不斷打破大家對於身障運動的思維。」

許多人不知道,范榮玉也是一名愛好攝影的業餘攝影師!圖片來源:范榮玉
許多人不知道,范榮玉也是一名愛好攝影的業餘攝影師!圖片來源:范榮玉

這份工作不只是推廣,更是破窗,由同為身障者的角色去推動將更有說服力,「身障者的生存方式就是那樣,我們不需要因為他的日常替他感動,但這樣的觀念很難在短時間內傳遞。」范榮玉說,有時候連她自己也會被身障者感動而沒有下一步而感到慚愧。不只單靠一個層面,需要各個環節讓身障運動話題在世界上遍地開花。

做一個最溫暖的導航

面對如此斜槓的生活,范榮玉說,或許就是那份凡事催到底的個性,才可以在這些角色間快速切換。最後談起未來,范榮玉大笑說:「這是最難的一題!」未來是一道永無止境的光束,在那黑暗無法預測的道路上摸索前行,願照射之處,溫暖璀璨。

 

【延伸閱讀】

每個縣市都該有輪椅夢公園 陳國嘉執行長為生活締造夢想

圖文懶人包:國際身心障礙賽會比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