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的鐵人界強者 ─ 吳冠融

0
4030

「鐵人三項像氧氣一樣,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 — 吳冠

2011年中壢鐵人兩項賽終點前,看到冠軍黑人選手衝進終點,身後緊跟著一個台灣人也衝線了,帶著靦腆的笑容,低調的回到會場休息,這是小編第一次看見他,之後才知道他是吳冠融,今年才24歲的他,練鐵人三項已經有7年的時間,今年4月在台東國際鐵人三項和5月在花蓮洄瀾鐵人三項都拿下冠軍,但總是保持低調的他,得到好成績依舊謙虛。正式見面打招呼的時候,感覺很有禮貌、很害羞,但是經過這次的專訪,才發現他的害羞,其實是「悶騷」,私底下是個活潑單純的大男孩,除了運動平常也喜歡看電影、聽音樂,談起鐵人三項心中充滿了熱情,有很多想法,希望為鐵人領域付出自己的知識。

 

水球男孩進化論

雖然進入鐵人界已經有7年的時間,其實,冠融的運動生涯起步很晚,小學1、2年級學游泳,跟大家一樣只是學基礎,直到進入文山高中水球隊才是真正的運動選手,「真正訓練游泳是高中一年級,游泳和水球交替訓練。」冠融說,當時的他不知道自己會踏上鐵人之路,「我高二才開始接觸鐵人。」冠融說「水球隊的教練梁國禎希望我們去嘗試看看,因為楊茂雍學長的關係,他希望我們也去玩玩看。」看到身為學長的楊茂雍,在鐵人界練出好成績,梁教練帶著當時文山水球隊的學生們一起去比賽,那就是冠融的第一場比賽─2005年台南走馬瀨舉辦的統一盃。

「第一次比賽,游泳亂衝,自行車也是全衝,跑步的時候腳抽筋,後面半跑半走的完成。因為南部很熱,那時候第一個想法是:跑完我一定要大吃大喝,喝冰飲料、沖涼水。」冠融說,比完當下心情很好,但是這麼累人的比賽,當時的冠融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不過…「在學校,我的游泳成績還好,因為太晚訓練,每次看到別人上台領獎(出去比賽後得到好成績,學校都會舉行頒獎典禮)都覺得好羨慕喔!」冠融說,沒想到第一次出去比鐵人三項,拿到高中組第一名,這成了他往鐵人發展的最大動力,「沒想到,我也可以上台頒獎,還有上報紙,覺得好快樂、好有成就感喔!可以靠自己能力完賽的感覺很棒。」冠融說,之後一路走來,其實家人的支持,也是他繼續努力的動力。

「我練得很累的時候,爸媽都會叫我休息不要去了,不會像有些家長會逼小孩去練習。」冠融說,他的運動習慣也是因為爸爸而開始,「爸爸會壘球、棒球、羽球,他說自己除了籃球,什麼球都會打,他也很喜歡海上運動,我們小時候家裡有一個魚缸養熱帶魚,每次去墾丁露營,他跟朋友會去潛水、釣魚、抓魚,我和妹妹每次都很期待他抓了什麼魚帶回來。」冠融說「也是因為他我才投入運動。」

他在自己的Facebook寫過:「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參加自行車比賽,在下坡路段時我的自行車破胎,第一時間幫我換輪胎的是你,當我落後別人想放棄時,一路在身邊陪伴我鼓勵我的是你。那次比賽我能得到高中組第一名也是因為你。我永遠不會忘記你,我最親愛的爸爸。」其實幾個月前,長年在大陸工作的爸爸過世,這位啟發他、支持他的最大心靈支柱離開身邊,也讓冠融希望可以更努力經營鐵人三項,也許是因為在他心目中,鐵人三項也傳承了爸爸的精神吧!

鐵人之路

自從高二比完第一場鐵人三項後,認識了鐵人三項國訓隊教練田偉璋,當時教練在高雄開自行車店,跟著教練訓練剛好有亞運當亞運陪練員機會,就這樣進入國訓隊,「2006年杜哈亞運,楊茂雍學長和李筱瑜學姊是代表選手,我跟昇諺(謝昇諺)是他們的陪練員。」冠融說「當時我陪筱瑜學姊訓練,她實力超強,結果反而是我被學姐操到,所以當時實力進步很多。」接觸田教練讓冠融更認識鐵人三項,之後遇到前國訓隊教練Craig Johns又更了解這項運動,這一路走來,也有很多辛苦、很多有趣的事情。

其中印象深刻的是2011年的宜蘭冬山河鐵人三項,「那時候還在當兵,有時候跟阿展(魏振展)一起,多半時間都是自主訓練,賽前知道全家人會來看比賽,就想好好準備,表現給他們看。」冠融說「知道比賽在9月,故意選在每天下午12點到2點去跑步,河堤邊很熱都沒有人,跑到快暈倒,那時候想:怎樣辛苦都沒關係,一定要靠意志力撐下去,因為我不想輸。」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成效如何呢?「結果比賽超級輕鬆,不會被炎熱氣候影響,看到學長學弟撐不下去,就覺得自己訓練很有效果。」冠融說,那次成績雖然不是第一名,拿下菁英組第四名,但是那種自我要求盡全力付出的感覺,給他帶來很大成就感,證明自己也表現給家人看。

訓練過程也發生很多爆笑的事情。2008年當時還在國訓隊的Craig Johns帶著他、謝昇諺、王灝翔、魏振展、李瑋等人,一起到美國科羅拉多州的Boulder訓練,「當時每個禮拜都會比水陸兩項(游泳起來跑步),我們5個跟著Craig騎自行車去那個地方比賽,沿路看到很多動物,鹿、土撥鼠、兔子、狐狸、浣熊,超可愛,而且在路邊就可以看的到。」冠融笑著說。

重點還在後面,「那時候做了很多蠢事,因為國外比賽很大方,飲料、比薩、餅乾都叫好多,比完賽我們超瘋狂,第一個禮拜比完,發現小背包不夠裝,第二個禮拜去我們都背一個空的背包,一到狂塞飲料,整個背包超重,因為裝太滿,還會被飲料罐壓到背,尤其騎車壓到坑洞背好痛,餅乾帶回家吃,然後現場我們也狂吃。」我們一邊爆笑一邊繼續講「在那裡45天每個禮拜都豐收,但自從被Craig講了之後有收斂一點,我們變成分批去拿,一次拿2罐,輪流拿,還是滿載而歸。」這就是辛苦訓練中的樂趣,「國外比賽很大方,大家很快樂,比賽完30分鐘內吃東西,可以讓身體快點吸收養分,也不容易受傷。」冠融說,這點台灣就可以和國外學習,一場歡樂的比賽,對選手來說多麼重要,練的再辛苦比完後一切都值得了。他也希望未來有機會還是可以到美國移地訓練,「像我們在Boulder有一個公園,很多人在跑步,一大早起來很累,但是他們每個人看到你都會打招呼,訓練心情就會很好,而且天氣比較乾爽,流汗不會黏黏的很舒服。」冠融說。

 

訓練靠態度

在學生時期,因為教練很嚴格,所以也有排斥訓練的時候,態度轉變之後才發現這都是美好的回憶。所以他很欣賞魏振展的態度,「他是學長也是麻吉,他百分之百付出完全投入,又很樂觀。」冠融說「他很享受正在投入的事情上,就算他真的很累,他還是會表現出很快樂的感覺,我們看他很享受這個運動,讓我們覺得這項運動更有魅力。」所以,冠融未來也希望將自己的「態度」和「觀念」傳承給後輩:

「希望小選手不要操之過急,像我妹妹吳庭馨,從小四開始學游泳,她成績算是不錯,之後她高中轉練鐵人三項,2008年暑假我去科羅拉多回來,她成績進步快到讓我嚇到,一個暑假的時間,她出去比賽都拿第一,進步太快底子沒打好,忽略恢復這一塊,現在腰、小腿和腳踝都受傷,之前比較嚴重還會頭痛。」冠融說「她是游泳選手,腳的肌力還沒起來,就進行長時間的耐力運動,變成肌肉的壓力。現在希望她跟著松運少泳隊練習,慢慢出來比賽。」每件事情最基本的就是觀念,當然運動也包含在內,先有觀念再訓練才是正規的模式。

冠融也希望自己有機會可以當鐵人教練,帶更多的選手,「我想教的是觀念,觀念對的話成績自然而然會出來,因為你不會急,也不會受傷。」冠融說「也許他(選手)跟我的觀念不一樣,但是我告訴他自己所學的,也許他會進步,技術都可以再學,而觀念和態度需要培養。」當然身體健康是第一條件,「我知道自己精神狀況不好,就不會強迫自己訓練,之前練太多,反而成果都不是很好,比賽會很緊張,現在有時候沒練,有些人會緊張,但是我不會,沒練就沒練,勇於面對放鬆的心情去比賽,反而更棒。」他也提醒後輩「真的要傾聽身體的聲音,注重營養和防護,不要操之過急,希望之後的小朋友可以從興趣開始多方面嘗試,像以前我練水球,有很多肢體碰撞,鐵人也是,所以我不怕;現在游開放水域踩不到底,以前練水球也踩不到,所以我也不怕開放水域。以前的經驗可以造就現在的你。」對一件事,先熱愛才能玩的長久,多元的嘗試可以碰撞出火花。

對於未來,冠融選擇把握當下,能做就做,「因為爸爸病逝,知道未來的事怎麼樣也擋不住,所以會多陪家人。」冠融說「而鐵人三項它是生活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投入太多會有反感,我需要很多的起伏,但也因為這條路我找到生命中許多的摯友,它是一條我永不放棄的路,有機會還是想爭取參加亞運,最大的目標是奧運,雖然知道很難,還是盡最大的努力去追尋。」

 

 

don1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