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親切的馬拉松新生代一姊 ─ 陳淑華

0
4936

「路跑是一件很簡單,又是一件不簡單的事。」─陳淑華

在台灣馬場上,有很多美麗的身影,其中一位跑得快,又有著可愛的臉孔,那個站在頒獎台上最沒有架子的女孩,就是陳淑華了!在很多教練和選手口中大家稱讚不已,之前還沒私底下見過淑華的小編,一直都很好奇,每次像風一樣跑過身邊的淑華,在賽場上專注的眼神中,還有什麼讓人如此喜愛的特質呢?

採訪這一天,接到淑華傳來的訊息:不知道要怎麼聯絡你們耶!可以給我手機號碼嗎?糊塗的小編竟然忘記先要電話了XD移動到約定的地方途中,接到她的來電:我已經在學校(國體)門口等你們喔!小編:我們馬上就到!淑華親切的說:沒關係!我在這邊等你們,等下見喔!一見到面淑華上車,開始引導小編把車停好,到咖啡廳坐下來。

也許很多人聽到會覺得:這很普通阿!但是從小動作中,已經可以看出淑華是個細心體貼的女生,她的學弟妹口中一聲聲:學姊~就像是和自己親姐姐打招呼般親暱。專訪聊了一下午,終於知道淑華人緣這麼好的原因。

 

小小跑者

本來在新北市讀二重國小的淑華,小五的時候全家搬回故鄉雲林,開始新一段的路跑人生,「如果我當初留在二重國小的話,應該不會繼續練跑,回到雲林才又開始練。」淑華說,故鄉雲林也是造就今天新生代一姊的地方,轉學回雲林同安國小,那時候遇到了啟蒙老師廖敬義,「我阿伯就跟老師說:我姪女有跑這個啦!老師問:淑華還想不想跑?之後開始每天帶我練跑。那時候雲林縣小學運動會,我還拿到200公尺冠軍,之後廖老師就推薦我進東南國中,遇到張淑惠老師一路帶我到大學。」淑華說「小學就是練興趣,國、高中才開始練專長。」

國中練800公尺、1500公尺,高中練5000公尺和10000公尺,一路練到現在跑半馬、全馬,「高三跑第一場馬拉松,就是90年的ING馬拉松(現在的富邦馬拉松)。」淑華說「那場比賽老師叫我不要緊張,其實淑惠老師很緊張,一直騎車跟著我。結果我拿到國內女子冠軍,跑了2小時57分」,第一次比長距離比賽,就拿到這麼好的成績,從這時開始展現長跑天分。

亦師亦母的張淑惠老師帶著淑華,還有兩個學姊 ─ 廖佩苓(女子3000公尺障礙紀錄保持人)和李雅惠(800公尺全國紀錄保持人),女子軍團一路升上三重商工、北體,淑惠老師是她們最大的支柱,「學姊讀什麼就讀什麼,當然為了成績好就去讀,一路上沒有她們就沒有我,很感謝她們。」聽起來尊重遵從教練意見的淑華,其實背後最大的動力就是:「因為我很喜歡跑,我還想跑!」她珍惜每次踏上跑道的時光,享受雙腳奔馳的快感,為了做到看似簡單的這件事,一路走來風風雨雨,曾經離開,又回來賽場,充滿感恩和珍惜。

 

臨時出走

大學期間,淑華經歷了大傷小傷,讓她萌生退意,「大一時練得很不錯,結果大二時有一天早上起來,發現自己沒辦法走路,去照核磁共振,才發現是疲勞性骨折。」淑華說「休了半年,結果側十字韌帶又傷到,那陣子考上教程、變胖、人很消志,發生好多事,過程很痛苦。」

94年從北體畢業後決定回到雲林當代課老師,「95年一整年都待在雲林小學代課,不主動接觸台北的朋友。」,想必是下了一定的決心才這麼選擇的,但其實…「持續當老師一年後,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這不是我想要的!」淑華說「覺得我好累喔!也剛好到代課學期告一段落,很巧的剛好三重商工有特教缺。」就這樣,她回到台北繼續訓練,「那時候我胖到60公斤,跟老師說我要比全運會,她嚇到!」自己回想也覺得有趣的說「那時候老師說:妳先減肥!於是我每天風衣風褲包著練3餐,練到全身濕,衣服也濕,連鞋子也濕,4個月就瘦了10公斤。」

我的天啊!從96年的7月回來訓練場,到了10月時體重就掉了這麼多,更棒的是,「96年10月全運會拿到1萬公尺第四,那時候跑37分30秒。」一個不錯的復出宣告,讓淑華慢慢找回曾經失去的自己,雖然過程痛苦,「那時候重練好難,都輸學妹,但是我自己要回來,就不要抱怨,認命一點。」從這裡就可以看得出淑華認份的個性,總是默默努力,在場上就算自己意志消沉,也不讓他人擔心,總是躲起來哭自己消化情緒,當學弟妹有困難時,還是會打起精神給予關心鼓勵,現在跑出成績與名氣,也從不驕傲,這就是她這麼受人喜愛的地方。

 

突破自我

專攻5千公尺和1萬公尺的淑華,去年全運會,她達到人生另一個高峰,1萬公尺以35分40秒15破了自己最佳記錄,拿下亞軍(之後確認為冠軍),眾人興高采烈的當下,背後其實付出了極大的努力。

「去年全運會的時候遇到瓶頸,壓力大到想哭,練習前躲起來哭,哭一哭就可以上場練習。」淑華說「因為老師認為我做得到,但是我覺得我做不到,怎麼都練不好,達不到老師要求的秒數。」選手處於瓶頸期,雖然可以從身邊支持的力量得到安慰,但是最終都必須自己去克服,「我覺得這樣也不是辦法,所以我進行秘密訓練。」淑華神祕的說「想找回以前的感覺,回到高中訓練的八里觀音山,像以前一樣從山下跑到山上,然後坐著回想淑惠老師講過的話。」高中時期,淑惠老師都會從山下騎車一路跟著她跑上山訓練,當淑華獨自一人跑這段路,腦海中浮現很多聲音影像,「像淑惠老師跟我說過,你累別人也很累,你放棄別人就贏了,還有張永政老師也說:今天不管狀況好或壞,都要用平常心去練習。」淑華說「在山上放鬆心情,想著以前我怎麼撐過來,現在也可以!」

這期間,家人也是重要的力量,「自從我大哥在98年全運會前過世後,改變很多,會更珍惜現在看開一點,也比較容易感恩,更照顧人。他在去世之前,就跟我說:妹…我想要一支手機。我說:好!等我比完全運會就買給你。結果隔沒多久就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大哥住院了,不到一個月就過世了…其實…那時候我有能力可以買給他,但是我沒有買…到現在我還是好想他…」說著說著淑華哭了出來,小編眼眶也紅了,失去親人的痛是難以排解的,但是這份悲傷力量卻轉為動力。

「全運會前,我媽也很可愛就燒香跟哥哥說:要保佑妹妹喔!」淑華說「所以比賽的時候,每當我跑不動,我心中會叫哥哥的名字:東林哥哥!你推我一下。很巧的去年全運會,那時候本來掉了(距離被拉開),結果又上去了,之後跟媽媽說,媽哭出來…」這股冥冥中的能量,加上自己的努力,淑華回來了,進入自己的高峰期,「很想做給兩個老師看,沒有讓你們失望,很可惜的是張永政老師不在場,我想跟他說我辦到了!」然而啟蒙恩師淑惠老師有到場,「一比完我就馬上去找她,老師一見到我就說:妳怎麼練那麼瘦!我就抱著她哭。我們什麼都沒有說,但是她懂我,我也懂她。」這一刻淑華改變了,比賽時改變以往顧慮太多的跑法,這回自己一人領頭獨跑,充滿自信與勇敢,雖然最後被許玉芳開掉,輸得心服口服,但她和過去的自己決鬥,贏了!打破自己在90年全運會1萬公尺35分51秒的紀錄,「有人幫我記錄,隔了10年又少一天,自己最佳的比賽紀錄35分40秒15。」

這次2012大專運動會,淑華也拿下5千公尺和1萬公尺雙金,希望這股力量可以一直在她身邊。

 

強壯的身心

以往都待在台灣訓練的淑華,去年第一次跟著學長吳文騫和學弟妹到大陸呈貢移地訓練,提升自己的心肺能力,也讓她的心理更強壯,「我那時候練到很累,我們每天寫日記,張永政老師就來留言:你狀況好當然很好,不好的時候也要盡力跑,比賽的時候就可以保持一定水準。」淑華說「這很重要!不能因為今天輕鬆就輕鬆去跑,狀況好就放開去跑,如果今天是比賽,狀況不好是不是就想放棄。」

10年來,有寫日記習慣的淑華,每當遇到瓶頸,或是受傷的時候,日記就是最好的處方籤,「每天練習完做記錄,受傷時回去看當時怎麼恢復的,今年大專盃前我臀大肌拉傷,我就翻去年大專盃寫的日記,那時候我也剛好受傷,那時候我用什麼心態熬過來,現在也一樣。」 這點非常有用處,也許大家可以回去試試看,幫助自己熬過受傷時期。

希望自己走過困難的路,不要讓學弟妹重新走一遍,「我會跟學妹說可以練習時要珍惜,現在自己可以回來聽老師上課覺得很好。」人生中,有幾次機會可以重來呢?可能一次也沒有吧!如果有夢想就去試試看,等到沒有力氣了,想做的瘋狂事都沒有機會,衝吧!

 

要感恩的太多了

專訪的過程,淑華娓娓道來對身邊所有人的感謝之心,其實,她自己也是非常喜歡照顧人的女孩,「我喜歡照顧人,人家開心我就開心。」淑華溫柔的說「所以當我有困難的時候,就會收到很多力量。」

她一生中影響最深的除了家人之外,就是最重要的兩位教練─張淑惠和張永政,「淑惠老師對我來說就像媽媽一樣,而跟著張永政老師,讓我這兩年成績起來,他給我很多的自信。」淑華說「淑惠老師從以前帶著我們晚自習看書,教我們很多,像是規劃未來方向,還有做人做事的道理,我一直在想總有一天要送一面金牌給她。」結果巧合之下,許玉芳的禁藥事件被摘掉三面金牌─5000公尺、10000公尺和馬拉松,順位接下的就是當時拿下亞軍的淑華,圓了她的願望,送一面金牌給亦師亦母的張淑惠老師。

自從進入國立體院讀研究所後,開始跟著張永政老師練習,「他很厲害,說你跑多少你就會跑多少,老師有自己的一套,而且他一直跟我說:淑華妳做得到!」淑華說「因為老師給我很多自信,老師相信我,我也要相信老師,這兩年在這邊很快樂。」不只是教練給予自信,學弟妹也是她的動力來源,「我把學弟妹當作自己的弟妹,能幫我都盡量幫,他們也對我很好,都叫我學姊,比較誇張就叫我一姊。」淑華說「去年的全運會蠻感謝他們的,學弟沒練的時候,會來幫我帶速度,我跑的好他們比我還開心。」現在的她除了成績進步之外,最大的快樂莫過於有一個大家庭。

「我們在重要時刻凝聚力很好。很尊敬學長姐,就像我們很尊敬阿賽學長一樣,練習的時候他喊一聲:快一點,開始!沒有人會偷懶,一練完大家就坐下來聊天互噹。」淑華說,她感謝所有在背後支持自己的人。

 

掌握未來

「一路走來我不後悔,這次復出有很多自信。」淑華說,現在正面臨抉擇,是否要就業或繼續拼明年全運會,「我滿喜歡跑的,我還想跑。」淑華說,希望她可以隨著自己的心意去努力,那麼,關於未來的規劃呢?「未來我想當國中基層教練。」淑華說,想要繼續待在最愛的田徑場上,不管身為選手或是教練,我們都祝福這位貼心可愛的女孩,活出最棒的人生。

 

 

don1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