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屬於自己的路──2014動感亞洲石門水庫50公里越野賽

0
6187

文/林嘉芬
圖/涂景文(David)

 

賽前一日,來自四面八方的選手們相互邀約,一同驅車前往,有人開著車到各定點接載大家,有人將位於桃園的住處敞開,讓大家能夠好好歇息一晚。位於香港的動感亞洲主辦單位也於前一日來到台灣,將一同共赴於台灣首次展開50公里長距離越野賽事。

 

路線地圖都在「阿公」的腦袋裡

台灣委辦這場賽事的何萬豊,人稱阿公,是越野跑者們的「爸爸」,早年以登山起家,後來轉向山徑越野跑,也是知名Hash跑團的創辦者。這一場台灣前所未有的50公里越野賽道路線,就是他一人所主導規劃,因為相當熟悉山路的他,幾乎所有的路線都在他的腦袋裡。

1 (204)

阿公與剛結束比賽的Ruth

比賽前幾日,我拜訪了阿公詢問賽道拍攝事宜,整晚只見他拿著畫筆,隨手便勾勒出石門水庫四周向外延伸的所有山徑路線,就連秘密短抄近路也聊若指掌,定點細節一清二楚,彷彿地圖就在他的腦海裡,google就先暫時拋諸腦後了吧!

「你看到往崑崙藥用植物園方向的產業道路上去,看到指示牌後再往前進一點,就可以從那裏進入山境內拍攝。」從來沒有探勘過石門水庫越野賽的路徑的我,只能帶著阿公詳細的提示,跟著選手們於前一晚來到了桃園。

20141111_212318_副本

1_副本

 

 

選手之夜

可能不是跟著菁英選手們,我們一路上嘻嘻哈哈,還在想等一下宵夜要吃什麼。在大家哇的一聲中,野餐盒閃耀出現,「我有準備香蕉、黑咖啡、米果、奶油貝果、巧克力牛奶、沙拉……」然後大家就坐下來開始東家長西家短,東扯西聊的,老實說也想不起來那天我們到底在興奮什麼。

1900031_10204963948079615_901635699763750326_n

 (Kate拍攝)

今晚與我一同住房的美麗牙醫師欣儀,明日參與的是13公里的組別,「其實這是我第二次跑越野跑。」原來,今年下半年才開始接觸路跑與馬拉松的她,曾經也是個與運動完全沾不上邊的女生。「跑了之後,發現自己竟然也可以做得到,完成那些自己認為做不到的事。」

經歷感情挫折的她,曾是為了參與另一半的生活而接觸跑步,但在另一半離開後,她仍咬緊牙根努力堅持運動這件事,她說:「跑步是好的,我想把跑步變成是我自己的事。」不放棄的她,竟也抽中明年人人夢寐以求的日本東京馬拉松與名古屋女子馬拉松。賽前一日,要比賽的她和要工作的我,仍不顧時間開心地聊著。

10561761_10204978434921777_6211610047178504145_n_副本

左起:蘭君、Tracy、Kate、欣儀和若君 (許欽松拍攝)

 

最硬的CP3-CP4

前一晚與攝影師David討論許久,還是拼湊不出全貌,我們倆根本是紙上談兵。於是隔天我們就騎著車,摸黑終於「看」到了位於整個賽道中央的起跑拱門。五點半50公里組別起跑後,我們決定先前往13公里組前段路線,沿途上我們好幾次搞不清楚方向,在砂石車呼嘯而過的路上停下來google,然後終於找到了可以攔截選手的短抄路徑。

想不到我們在深入叢林沒多久,就聽到後方傳來急促「 Excuse me, Excuse me」的聲音,領先選手竟然已經跑了13公里路線的一半了,我揉揉眼睛,覺得天都還沒全亮呢!於是我們只能飛快地拍下他差點不見的背影。

1 (2)_副本

起跑後不久就領先的Vlad Ixel

這段賽道結束後,我和David又開始迷航之旅,騎著機車,一邊看地圖,一邊找尋接下來的「方向」。有鑑於選手跑得比我們騎車快,於是我們往後來到了50公里組別的CP3水站。果然,神人級三名領先選手早已離開水站。我們只碰到了目前第四名,初到此地鄧維富。他一臉鎮定,站著吃著補給,結束後又迅速展開接下來的賽程。

1 (163)

此次總排四,為台灣第一的選手鄧維富

聽阿公說,CP3水站是50公里組別最重要補給之處,因為在抵達下一個水站之前,會經歷這場賽事最困難的路段。「CP3水站進去後就是打鐵寮古道的範圍,上白石山若用走的,花個15-20分鐘會上到白石山,那是一段連稜的稜線,不過這一段都還OK,往前繼續到了石厝坑山之後,那一段是offroad稜線,上上下下的最整人!」雖然CP3-CP4只有8公里左右,但是這一段是這次50公里賽事中最難的路段。「也算是最漂亮的,因為可以俯覽整個大桃園和龍潭等景色。」阿公說。

過了石厝坑山,會經過台電的保線道,那是台電一年才會有一兩次經過的路段,因此山徑相當原始美麗,Petr練習時跑過這一段路後,就將他推薦給阿公說道,「這是我最喜歡的路線之一!」這裡是一片大草原,一直往下後就會來到CP4水站。

IMG_1711678

聽著第四水站的賽況回報,早上9點22分,領先的Vlad Ixel已經過第四水站,等於前三十幾公里的路程,他花不到四小進行,相當厲害。

CP4水站後又會轉進另一段的打鐵寮古道,然後再回到CP5水站(原先的CP3)。「這一段很漂亮,會經過古道和古橋。」但是離開CP5後,回到終點前接下來最後的10幾公里,想必是所有選手都相當難忘的路徑。「過了之後要跑連嶺,溪洲山連嶺,去程只跑一小段,回來要跑全部。」阿公說。

1 (189)

這場獲得國際認證的越野賽吸引許多外國人參與,選手們在CP3水站努力補給 (右為此次獲得女總四的Amber Lane)

1 (118)

跑步不忘反核

 

總排前三名竟都是素食者

拍攝完山徑的選手們,我和David匆匆趕回終點現場,等待50公里組別前幾名選手凱旋歸來。總三為來自西澳男子選手Vlad Ixel(5時34分30秒)、紐西蘭女子選手Ruth Croft(5時52分23秒)和捷克男子選手Petr Novotny(6時16分13秒),而總排四五六名為我國越野好手包辦:鄧維富(6時29分27秒)、周平記(6時46分41秒)和吳弘文(7時20分32秒)。

1 (202)

第一次來台灣比賽的Vlad Ixel今年27歲,居住在西澳伯斯,出生於烏克蘭,他小時候蘇聯還沒有崩解的時候,是靠著祖母猶太人的身分,1991年離開烏克蘭先到以色列,之後在輾轉前往澳洲居住,因此他是在澳洲長大。

關於跑步的背景,竟也是他這兩年半多來的事情。在過去18到24歲的日子,他說他和一般年輕人一樣愛喝酒和抽菸,喜歡夜夜笙歌,直到戒菸這件事,他的生活才開始改變。「戒菸第四天後決定開始跑步,從臨時報名一場馬拉松開始。」當初他只是想報名兩個月後的馬拉松,想不到隔天就有一場,於是他現場報名,結果從沒跑過步的他,竟以3小時18分完賽。「跟過去抽菸喝酒短暫的快感比起來,完全不一樣,雖然他整個全身的肌肉又酸又僵硬,持續了近三周,但是快樂的感覺也跟著持續很久。」Vlad Ixel說。

1 (200)

目前兩年半跑齡的他,越野經驗為一年多一點,全馬時間為兩個小時半,已拿下世界各地包括香港、智利、澳洲等五、六個100公里越野賽的冠軍,最近剛到香港的他,已連續五個星期參與了各種馬拉松與越野比賽,也拿下了四場冠軍和一場亞軍。成功戒菸的他,沒再走回頭路,最近一兩年又改吃素。說到吃素,拿下第二和第三名的Ruth與Petr都是素食者。

Ruth賽後表示,「這一場比賽最後10公里的連嶺縱走,她每爬過一個陡峭的上坡來到陵線,都以為應該是終點,後來發現後面又有,連續六七個,一個山頭接著一個,一開始她還覺得好玩,到後來這10公里就不好玩了。」這次比賽她的配速策略為,第一段10到11公里保留體力,第二段稍微加速一點,「到了20公里才找到自己跑步的節奏感,才能夠跟著不同地形去衡量自己的體能。」Ruth說。

1 (16)

前半段輕鬆跑邊微笑的Ruth

「原本以為這一場可能會多走一點路,但是實際上比賽的時候我沒有走很多,連很陡的路都還是拚上去了。」Ruth會拚這一場比賽,是因為動感亞洲其中一系列的越野賽,需要三場的完賽紀錄,並拿過其中一次冠軍後,就能參加世界錦標賽,所以她相當重視這一次的比賽,好在這次也拿下了女子組的冠軍,朝著她的目標一步步地前進。

這次出乎意料成為第三名的Petr,回到終點時先給另一半Eva最深情的擁抱和親吻,彷彿這一整天的辛勞與所經歷的苦楚只有她們彼此才能明瞭。而Petr仍一貫微笑,並沒有說明這次落後任何原因,只微笑地表示了這次他跑得很累,相當謙虛。

1 (209)

1 (210)

跑完後的Petr抱著小狗一起躺在地上成一個大字形休息,臉上滿是放鬆的表情。我們透過旁人,才知道原來他在CP3水站時肚子些微不適,而Ruth也是在這個時候才超越他。「Petr不知道為什麼去馬來西亞神山比賽的時候,第一次發現自己的肌肉有一點不適應,會很疲勞痠痛,有一點使不上力的感覺。」Eva為他說道,可能剛開始吃素,肌肉也還在適應當中。

而這次50公里越野賽的賽前準備,Petr和Eva以自己的經驗和熱情,為大家公開舉辦了路線帶跑,讓參賽選手都能夠有心理上與實際上的準備,包含前一天的住宿與交通,他們將許多資源分享出去,讓大家能夠順利參與。

 

跑出自己的路

從天亮到天黑,從這一個山頭到另一個山頭,在陡上又陡下的山徑中,選手們跑在完全不曉得自己極限在哪的路上,無不全力以赴面對,抗衡逐漸流逝的時間與體力。

在這一場賽事中,無論是哪一個組別,無論是高手還是新手,很多人都是進行挑戰自己極限的第一次越野賽。他們揮別過去人生的難關,與舊生活告別,用跑步來宣告新生活的步伐即將開展,像自己證明可以更勇敢堅強生活的可能。

因為發燒,撐到一半才退出回到會場的tracy說:「我們參加很多場越野賽了,這 一場真的很好玩,阿公設計的路線真的很變態(消音),完全沒有讓人喘息的機會!」為了這場比賽連喝了兩天的雞湯她,還是不敵病魔,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再來挑戰這般落差高度將近3200m左右的高難度越野賽。

不過阿公說,台灣這一兩年越野賽風行,今天這種路線在國外算是小兒科。然而,這不僅是台灣第一場50公里、全程百分之九十以上山徑的越野賽,更是第一場獲得國際認證的越野賽道。若前無古人,我們也期望後有來者,可以延續台灣越野賽道規劃的水準,讓台灣的山林美景被世界看見,台灣越野賽也要跑出屬於自己的路。

就像第一次來台灣比賽的Vlad Ixel說,「很喜歡這一場台灣的路線,因為通常在歐洲都是不斷連續五六公里的上坡,而台灣卻是上上下下的路段,有不同節奏感,且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段路會是什麼樣子!」

1 (207)

賽後,Vlad Ixel、Petr和Ruth也聊了起來,Petr在台灣成立的「跑山獸」就是對於台灣山林的熱愛。對於這些越野高手們來說,他們對於跑步的熱情在異地相遇後,也許會激發出不一樣的火花,終點只是所有選手階段性的美好句點,無論是出奇制勝的表現,或是差強人意的成績,過程所有的努力和堅持、克服的難關與獲得的協助,都是每一位選手在跑步這一條路上,身心晉級的最好證明。

1 (115)

賽道上認真奔馳的跑者,將跑出屬於你自己的路,你就是自己人生的第一名。

更多選手照片:動一動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