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越野賽,問問鏑木毅與三浦雄一郎

0
1866

關於 越野賽 的是與非,讓我們問問鏑木毅與三浦雄一郎

三浦雄一郎-4

西元1932年10月出生的三浦雄一郎,是青森縣出生的專業滑雪家、登山家,以山岳、冒險家的身分活躍。

曾於70歲及75歲時曾兩度至聖母峰攻頂成功。

2013年5月23日,第三度登上聖母峰,成為歷史上年齡最大的攻頂者。

除了多次登上聖母峰外,也是日本最大的環富士山越野賽 UTMF 的名譽實行委員長。

三浦雄一郎-3

鏑木毅打造黃金賽事UTMF初期,受到登山界及新聞界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

 

三浦雄一郎表示:

『越野跑是人類天生擁有的本性,山如果可以登,為什麼不能跑。』

在還沒建築起木造房屋、還沒有石板路、沒有階梯與橋梁之原始時代,人類只能用雙腳追逐獵物、只能用奔跑作為力與美的表現。隨著獵物逃竄山隱,人類用以健跑的雙腿追逐山林間。

 

三浦雄一郎-1

2015年4月鏑木毅來台於受訪時表示:

『有了想將越野賽帶進日本推廣的念頭後,我積極申請舉辦UTMF,但由於富士山具有豐富生態多樣性和悠久歷史,又橫跨不同縣市的管理部門及自然保護組織,還需要當地居民合作才能確保比賽不會對環境造成影響,因此初始時的申請並不順利。其中最困難的莫過於說服地方政府,必須解釋在日本並不流行的「越野跑」為何,何以非得在山野中跑步?對此,始終秉持一個觀點「越野賽將人與自然聯繫起來,富士山的美景也會因開放而受益」。』

鏑木毅之所以如此克服萬難地辦成UTMF環富士山越野賽,目的其實只有一個──

他希望每一位參賽者都能感受到他當年參加UTMB的悸動。

這份悸動包含了各種情緒,可說是鏑木毅心目中生命的意義。他認為越野跑是令人享受的運動,所有人都該嘗試看看,在山路上體會越野的成就感,還有心靈的指示,那是難以言語表達的興奮。

其實鏑木毅的悸動可以用很簡單的詞語概括,就是「自在」。他說起就讀小學時有次與朋友比賽跑步下山,當時開心的印象令他牢記至今,因為現在若這樣跑下山,只會因容易傷膝蓋而被阻止,曾幾何時,生活被層層「為我們好」的禁錮拴住了。而在鏑木毅第一次參加UTMB環白朗寧越野賽(The North Face Ultra-Trail du Mont-Blanc)時,他發現越野賽就是沿著路跑下去,沒有其他的擔憂,又可以恣意俯瞰白朗寧峰的美景;而重要的是,沒有人會來糾正自己怎麼跑步,甚至自己也不用耗任何腦力;在此,一切隨心所欲,自在至極,彷彿感覺到他的身心隨著腿一步一步邁出了囹圄。

而那場比賽,他用跑的下了山。

TNF鏑木毅5

越野跑是一種文化

儘管越野賽在世界上的公認率已逐漸提升,但在日本、乃至整個亞太區仍較難被接受,普遍認為「越野」是危險的運動。對此,鏑木毅有他的一套觀點──若我們生在於古代,從孩童時期就得跑國那些山,才能夠上學、工作、去市場,進行等等日常生活所需的活動。那麼,越野就成為一種本能了;那麼,就不會有人認為越野賽是不該存在的危險運動了。另一方面,參加過世界各地越野賽事的鏑木毅,在美國與歐洲等地方,感受到當地的越野賽進行方式真的非常自然,跑著跑著還會遇到登山散客,大家揮手打個招呼,彷彿只是在河堤邊慢跑遇到鄰居一般,而那些登山客就這樣融入了美麗的風景中,同存於越野跑者的視野裡。鏑木毅認為,這代表對當地來說,越野賽已經不只是一項運動,而是「文化」。

TNF鏑木毅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