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帥,一個為了KONA而存在的男人:2015 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紀實

0
4751

triathlon_151030_1

10月10日上午6點45分,我站在Kailua Bay的沙灘上,大會主持人不停地催促著所有選手趕緊下水游至前方水中起點會合。氣氛有點詭異,因為我竟然沒有一絲絲的緊張感,也無任何興奮之情,不像去年在加拿大參加IRONMAN 70.3 World Championship時,在鳴槍前一刻眼框就濕潤了。

而這一次,我竟淡定的開始懷疑我的身體、情緒、理智似乎不是我自己的?為了推翻自己的疑慮,我舉起手再次確認了一下speedsuit是否會干擾揮臂,再拉了拉泳帽及泳鏡,意識仍清楚,身體也受控制,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拍了拍臉,決定不再思考這問題,直接將腳步往前踏,隨著海水逐漸從腳踝淹沒至小腿、膝蓋後,縱身一躍,將頭埋進海裡,緩緩往前游去,往出發點集合,這短短不到100公尺的距離,我花了八年時間才游到。

triathlon_151030_2

美國女子足球的傳奇人物Mia Hamm有句名言:「I am building a fire, and every day I train, I add more fuel. At just the right moment, I light the match」。中文我譯作:「我想燃起一把火燄,每一天我努力的訓練都猶如在增添燃料,待那時刻到來,熊熊大火將從我心中引爆,吞噬這個戰場。」

triathlon_151030_3
海泳路線圖 (來源)

 

6點55分,那一鳴砲響引燃了導火線,煙霧在空中彌漫尚未散去,水裡已是水花四濺,狂暴、衝突與激鬥……

這是由來自世界上約莫80個國家總計1500多個男子選手,每一位都是這一年間IRONMAN各地舉辦的比賽中脫穎而出,數百個分組冠軍選手所釋放出來的強大能量。

triathlon_151030_4

我仍舊沒有絲毫畏懼或驚慌之感,因為這一刻已不曉得在腦海裡模擬了數百數千數萬遍了。

我為了這一天準備了好久好久,體能為了KONA而鍛鍊,知識為了KONA而豐富,作息為了KONA而改變。有人解釋這叫作夢想,但對我而言,KONA四個字的意義早已然超越了夢想,它已深植入我的生活之中,是的,我就是個為了KONA而存在的男人。

triathlon_151030_5

2.4英哩、3.86公里的海上之路,搏鬥沒有少過,僅管天外飛來的那一記直接命中側腹的重擊讓我因此痛了許多天,但比起訓練時所承受的苦痛,或是八月間在日月潭環湖練跑時,不甚摔傷至今都還沒康復的左肩相比,九牛一毛罷了。

 triathlon_151030_6

花了70分鐘才上岸,沒太多滿意或失望的感覺,畢竟放在226公里的漫長道路上,這只是個曇花一現的片段。

在距離漫長卻又時間短暫的轉換區裡,從摘下泳帽泳鏡、沖水、脫speedsuit、拿轉換袋、將身上衣物再裝回,還有那右手臂上不知何時被志工抹了一大把防曬油,也沒時間抹散,身體已本能地像個自動導航系統一般找到了新車:SCOTT PLASMA,安全帽與眼鏡當然也自動就了定位,這一路上的腳步沒有停歇過,行雲流水間,我已出了T2。

triathlon_151030_7

 

從Kailua Bay出來後,先沿著接道繞了約1公里的正方形後,再往南沿著Ali Drive騎行4公里後折返,這一路上滿滿的觀眾,時間飛逝地相當快速,不自覺間已騎了10公里,來到了今日主戰場:「Queen K highway」。

triathlon_151030_8

在180公里的單車賽道中,有170km將在「Queen K」完成,往北共85公里,並在Hawi折返,同時也是本賽道最高點,約莫180公尺。評估風向為東北風,意思是將有85公里的逆風需抵抗;第一個補給站在20多公里處出現,接著每10英哩即16公里再一個,有水、運動飲料、紅牛、可樂、GU、還有些吃的,最後又回到運動飲料與水;賽道上約有10台以上的裁判乘著重機在開紅單抓跟車;冷靜地分析完這些賽道條件後,我決定發動攻擊,將功率上調至230w,決心直衝上Hawi,並乘著下坡與順風一路向南。

triathlon_151030_9

即將抵達Hawi前,風勢轉大並下起間歇性陣雨,這坡爬得累人,但看著折返路上漸有職業選手出現,Jan Frodeno, Tim O’donnel, 還有Sebistian Kienle,精神為之大振,保持最Aero的姿勢,手握穩Aerobar,眼神對焦在這筆直的路上,釋放出你的氣勢來吧!

從Hawi折返後準備下山,隨著漸愈往南,雨勢也漸歇,取而代之的是陽光露臉,並是刺眼的豔陽天。到了120公里,我感覺到第一波撞牆期,畢竟已經以80-85%的FTP硬幹了3個多小時了,疲勞確實是該來了,拿出了鹽錠正要吃時一個不留神,整包被風吹走,這時才驚覺,怎麼還是逆風?應該要順風了啊?不對,風向從東北風轉為西南風了,這意味今天是一路逆風啊,幾度低下頭垂頭喪氣了起來。

triathlon_151030_10

很多人以為,鐵人是群體能相當好的人,職業選手更是如此,但若翻開今年的成績記錄一看,實則不然。職業男子選手共計54名,有16位DNF;職業女子選手40位,有14位DNF,僅僅68%的完賽率,不管他們是策略考量、保留體力、機械問題、受傷等等因素,都無法否認一個事實,那就是即使對於訓練有素的選手而言,226公里的漫長道路,絕對不是條簡單就能走完的距離。

這必然是個對體力耗損極大,無一不是忍受著痛苦在一步步地前進著。那究竟一般人跟菁英選手的差別會在那? 我想除了頑強的意志力之外,還有他們更能體會一個事實:「Pain is your choice, smile with it.」。

是啊,沒有人逼你來受苦啊,花了那麼多時間、金錢,犧牲了多少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機會,你才走到這,誰逼你了呢?逆個風就在沮喪?腿抽筋就不想騎?鹽錠飛走就飛走啊!拿那些藉口騙騙來別人還可以,拿來對自己說可好意思?怎麼不說自己練習不夠呢?Shut up your brain and negative mind,關掉所有的感官神經,回想你的初衷,只要記住並做好一件事就好:SMILE,Smile with your choice。

triathlon_151030_11

180公里在近5個半小時後完成,看到辛苦的老婆在轉換區守候多時有些愧疚,給她一個微笑讓她放心:「我狀況很好,不用擔心」。

triathlon_151030_12

依舊是很熟悉的轉換過程,只是游完泳又騎完車,想行雲流水的出T2自是有些困難度,但好在也沒忘記整個流程與節奏。

將單車交給志工後,赤腳跑在火燙的轉換區,不忘先小解一番,再繞了個大圈後,拿轉換袋進入轉換帳中,拉了張椅子坐下,從轉換袋裡先拿出compressport壓縮襪穿上,再穿上r2小腿套,這樣的流程才會讓小腿套能順暢地隨著襪子的低阻力,迅速套入小腿,才不會因為腳佈滿汗水而不好穿上,簡單的小細節當然早已事前模擬與設想過。

起身後,將轉換袋交由志工協助,腳步開始移動,手沒閒著一邊別上號碼帶,一邊戴上中空帽,迎戰最後的42.195公里。

triathlon_151030_13

跑步路線可以分兩段,第一段16公里在Kailua Bay南邊,也就是最熱鬧的Ali Drive大街上,滿街的加油團與商店,偶有椰子樹遮蔭,也有路人灑水降溫,是個士氣能提振卻又很容易過High而失速的路段。第二段是26公里,必須往北回到Queen K高速公路上,大多與騎車路線重疊,這段加油團相當少,右邊是火山岩漿遺骸,左邊是海,沒有遮蔽物,筆直的道路雖然好跑,卻也容易完全迷失在速感裡,折返點在29km處的Energy Lab,地處荒涼,加上氣力已耗盡,是每年最多選手開始放棄或當步兵的地方。

出了T2,再與老婆打聲招呼,畢竟你是否完賽?成績有無破PB?那些事情其實在地球上只有你自己在意,你的家人只在乎你是否健康平安。

triathlon_151030_14

此時約是當地時間下午2點,正是氣候最炎熱之際,加上騎車被逆風折騰已久,許多選手已開始走路,恢復理智的J帥,再次確認了補給站位置與物品,同樣有水、運動飲料、紅牛、可樂、GU、香蕉等,並還多了冰塊,並以每1英哩即1.6公里設一站,我心中快速盤算就將今天拆分成26個區段,以喝完26杯可樂為目標吧!

第一段的16公里有點漫長感,但卻也還好,靠著路人的加油加氣,均速仍能維持在12km/h內,補給尚吃得下,體溫雖高,但靠著每一站的冰塊降溫,偶放進三鐵衣後口袋,偶放進上衣內,偶爾放進褲檔內,這不是開玩笑,而是兼具提神與降溫效果,值得男性同胞仿傚,不信你試試。

triathlon_151030_15

結束了第一段路跑,準備轉往Queen K,正好碰見職業選手一一回來,領頭的是Jan Frodeno,193公分的高大身驅,步伐相當大,陸續是Andreas Raelert, Tim O’donnel….,Sebistian Kienle蠻晚才出現,而且已呈現爆炸狀態,垂頭喪氣彎腰駝背在跑,後續的職業選手也無一倖免,再如我先前所說,這本來就是趟漫長且痛苦的路程,職業選手只是因為他們選擇了這項職業,他們並沒有比一般人少痛苦多少。

triathlon_151030_16

第二段的路跑,先為自己賀彩已完成了200公里,剩下的26公里路,我努力將注意力轉移至前方的每一個選手,以及每1英哩外的補給站,還有那…加冰的可樂。偶爾瞄了瞄時間,心知肚明破10小時已無望了,甚至守住5分速也有點吃力,身體無一處不發出警訊,也不曉得那是種酸痛?疲勞?僵硬?總之,逐漸有幾波撞牆期到來。

直到,將近30km靠近Energy Lab時,發生了這場比賽中最痛苦的狀況,心臟疼痛,且是刺痛感,每一腳步踏下去這路面,心臟就刺痛一下,這是從未有過的經驗,我只好試圖將腳步放輕,身體擺動減小,還有盡可能壓住心率不要飆高。

這問題在賽後才清楚,心臟刺痛的肇因還是跟8月間在日月潭跑步摔倒脫不了干係,我以為傷已好了八九成,但其實在這麼長距離的耐力比賽中,肌肉已耗損到撐不住身體的晃動,在左背的深處應該還有拉傷還沒好,所以會隨著每一步的跑動,再次扯動了受傷的神經。如果每跑一步就刺痛一下,而每一下我都想放慢腳步甚至走一下路讓身體緩解一下疼痛,那我必須說,這一小時之中我有成千上萬次放棄的念頭在腦海中閃過,但最後我走路了嗎?

triathlon_151030_17

沒有,一步也沒有,42.195公里的路全是用跑的完成的。

最後回程的13公里路,步步艱辛,我也喪失了動力,不管是為了破10小時或是追求名次,這在這戰場裡都已成了不存在也無法達成的目標。

我能夠堅守住的事情,也是最後一道防線,那叫做:沒有遺憾。沒有遺憾的完成,漂亮的完成,當然還要很帥氣的完成,J帥不是叫假的。

triathlon_151030_18

triathlon_151030_20

嘿,兩個夥伴,Jason與Darren,還有在台灣的店長,謝謝這一年多來的指教啊,我對你們真是又愛又恨,但接下來還請繼續多多指教啊!

triathlon_151030_21

謝謝在大太陽下等了我10幾個小時的夫人,陪我來這鳥不生蛋只有火山跟海龜的島上,謝謝……….………而且你知道我會再回來的。

triathlon_151030_22

同時感謝許多的朋友與贊助商的協助,還有最重要的DWD Triathlon社團。我所擁有的只有不服輸的鬥志跟數不盡的白日夢,剩下的一切都是你們給我的,謝謝你們。以下朋友按字母排序。

#Blueseventy
#Compressoprt
#DWD_Triathlon
#Garmin
#iSM
#Joule2max焦耳極限
#SCOTT
#Topeak
#Waypoint鐵人工廠
#大同高中JJ團
#北海岸吹風團

 

最後,本文獻給所有有夢想的人。有夢,就去追尋,讓夢想深植你的生活裡,人生值得好好傻一次。

 

triathlon_151030_23

triathlon_151030_24

triathlon_151030_25

 

 

11/21(六)13:30 《226公里的瘋狂    IRONMAN 世界錦標賽分享會》

講座報名連結

 

 

 

SHARE
Previous article2015高雄24小時 超級馬拉松 賽暨全國錦標賽落幕
Next article時時刻刻, 跑步 與音樂共舞 ── SpearX W1 運動防水藍牙耳機
【鐵人J帥 Just Tri】 唸的是人力資源管理,情繫的是鐵人三項與馬拉松等極限運動;拿的是國立中央大學博士學位,著迷的是成為運動員的丰采;從事教練/訓練顧問等工作,最大樂趣是在協助他人完成夢想。 超過百場的賽事經驗、站上世界舞台次數不勝枚舉、4次IRONMAN SUB 10紀錄、馬拉松最佳2時43分,多次IRONMAN Taiwan與IRONAMN 70.3 Taiwan台灣冠軍,至今最難忘的仍是KONA的陽光、大海與空氣。 2015年起成立個人工作室,一頭栽入於訓練研究的世界,若我不是在訓練,那必定也想著怎麼樣訓練。 HI,我是J帥,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鐵人J帥 Just Tri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JsTriWork/ 鐵人J帥 Just Tri Instragm:@JsTri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