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長距離跑的源起 ─ 希臘傳令菲迪皮德斯

0
4772

西元前490年波斯入侵希臘,當時的波斯帝國是世界上武力最強大的國家,希臘則是還沒有統一的城邦國家,儘管抗戰結果是強悍的希臘人獲勝,但人數犧牲太多恐無法再行應付。於是,希臘傳令兵菲迪皮德斯Pheidippides從當地的馬拉松村跑荒山野嶺的山徑前往斯巴達向國王求援,但因為斯巴達的宗教法律之故,他們無法及時出兵應援。於是,菲迪皮德斯再從此處跑了224公里回到雅典傳捷報。回頭他又再度跑回馬拉松村『加入戰局』。

菲迪皮德斯-3

沒想到,落敗的波斯人沒有因此撤軍,反而打算繞路進攻雅典。所以傳令兵菲迪皮德斯再次出動。最後他跑回了雅典城,報訊示警消息後就因體力不支力竭而死。這是來自古希臘作家希羅多德的記述。

菲迪皮德斯-2

希羅多德是誰,他是古希臘作家,他把旅行中的所聞所見,以及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國的歷史紀錄下來,著成《歷史》一書,成為西方文學史上第一部完整流傳下來的散文作品。近期的考古學成果證實希羅多德所記的「歷史」大部分很準確。在很多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希羅多德參考了各地或對各個事件最權威的史學記載,然後才發表自己的意見去辨別真偽,並給與解釋。

後世人們以長距離跑(雅典到馬拉松)、加入現代的演化與變革,演化成現代的馬拉松賽制。而事實上,古希臘極有可能是超長距離跑步的源起國。

讓我們用google map細數這一大段里程吧:

馬拉松-斯巴達

馬拉松村→斯巴達 256公里

斯巴達-雅典

斯巴達回到雅典 222公里

馬拉松-雅典

傳完捷報後再次回到馬拉松村 37.6公里,波斯轉攻,再跑回雅典示警 37.6公里

用抓路徑最有效率的古狗大神地圖,我們不難發現,菲迪皮德斯一共跑了至少553公里,而且極有可能是在三天內。

菲迪皮德斯死於公元前490年,他出生時是公元前530年,他只活了40年。

菲迪皮德斯-1

古希臘奧運會是希臘結合運動與宗教的慶典,自公元前776年到公元393年在奧林匹亞城市一共舉行了292屆。當時的項目包含殘忍的古希臘式搏擊、摔跤、以及演化到現代的十項鐵人賽。當然也有短跑與長跑項目,短跑被界定為田徑場跑道(192米)一圈,而長跑則沒有獲得解答。

菲迪皮德斯在希臘正規軍的職位是『雅典信使』或稱『hemerodromoi (Day runner)』,從他去到斯巴達以及雅典都能直接報訊的官階來看,不難想像他在當時有一定的官位層級。再者,於希羅多德的紀載裡,他被稱為是『職業』及『經過訓練』的跑者,想必擁有一定的名聲。

當時的奧林匹亞運動會,自希臘雅典延伸到黑海等邦國都會前往奧林匹亞參賽,不難想像當時的盛況以及獲得冠軍之後的知名度與名聲。

透過菲迪皮德斯創造馬拉松歷史的長距離跑,加上他身負『信使』重任的聲名,幾乎不難想像,菲迪皮德斯可能是當時古希臘奧運的長跑冠軍,而當時的長距離跑項目也極可能是從日出跑到日落、甚至是跑一個日出到隔日日出的整天(day-long Runner)。一來透過長距離跑恭謝眾神的庇佑,二來也符合古希臘奧運會超激的程度。

在超長距離跑的項目裡,百公里賽、五十公里賽、甚至是12小時賽、多日賽都不算是超長跑的範疇。在現今的24小時及48小時、斯巴達松紀錄保持人雅尼斯克洛斯眼中,超長距離跑是屬於後設性質的運動,唯有透過單一一次的長距離跑步,熬過昏睡及疲憊不適感之後,才能把跑步從自我實現變革到自我提升的層級。

而這也是醫學上實證跑步會分泌多巴胺、血清素並成就Runner’s high的由來。RH出現在人類從事有氧運動時,大腦的「內生性類大麻系統」(endocannabinoid)會啟動並釋放類大麻,讓運動者忘記身體上的痛苦以及疲憊感,甚至還會產生興奮及快感。這項機制雖然危險,可能讓人忽視身體已超出負荷,由此,也不難想像,菲迪皮德斯跑到死這件事是真實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