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帶給你甚麼──永保青春心靈

0
3325

我的戰爭不是對抗年齡。跑步已經為我贏得了那場戰爭。跑步是我年輕的泉源、我生命的長生不老藥;可以讓我永保青春。當我跑步的時候,我知道沒有必要變老。我知道,我的跑步和玩樂可以戰勝時間。

79316_Young-3

跑在路上時,我可以為我未來的日子追求完美。而最後,就像卡山札基七十四歲過世時,他妻子說的,「在我青春的第一朵花中被剷除了」。

因此,這個戰爭絕對不是對抗年齡,而是對抗無聊、對抗例行公事、對抗完全沒有生活的危險。生命會停頓,成長會止息,學習也終將結束。你不再成為真正的自己,開始打發時間或沒有思想及目的地活著。所有快樂的事、興奮的事、你知道的所有愉悅及欣喜的事,都將化為泡影。生活會變成緩慢地度過每一天、每一個星期、每一個月。時間成了敵人,而不再是盟友。

Running young woman on meadow against the blue sky.

當我跑步時,就可以避開這些問題。我可以進入一個時間靜止的世界。在那裡,現在就是永恆的普通樣本;在那裡,我充滿興奮、愉悅、欣喜,甚至充滿卡山札基的熱情、內心的烈火,以及永不止息的自我尋找。我進入了一種狀態──人類最舒適的環境。

柏拉圖寫道:「我們斷定,玩樂、遊戲、笑話、文化是生命中最正經的事。」而所有理由中最正經的,就是齊克果所言:「選擇一個人的自我。」或者,再運用一次柏拉圖的思想──重現我們完美的原始狀態。

但那種完美,或至少身體上的完美,不是僅存於青春嗎?如果你能夠持續運動和玩樂,這答案就是否定的。是的,如果我們以身體為樂,以青春為樂;當我們年華老去時,就會羨慕年輕人。但其實不必如此。

我們可以繼續保持我們身體的美麗和能力,直到死神呼喚我們為止。我們應該知道,健康人的身體在年輕的時候就會死亡,他們的精神和心態也一樣。就像卡山札基一樣,不管什麼年齡,他們都會在青春的第一朵花中被剷除。

跑步讓我重返年輕。我現在跑得像我二十歲的樣子,擁有同樣的健康、同樣的體力、對力量與優雅有同樣的感受。同時,我也擁有比我年輕好幾歲的人的力氣、速度和耐力。這並不是因為我很特別,而是因為我以全部的自我實行我要做的事。我的跑步是一種能量激素,從我存在的核心向外傾瀉;是把我帶到能力巔峰的強大力量,讓我坦然面對自己、世界和其他人。

79316_Young-1

跑步讓我的身體、精神及心態願意追隨我的願景;願意打破既有的模式;願意選擇新的路線;甚至,願意成為奧特嘉說的,「存在於我們每個人心中的英雄」。這是終生的任務,如奧特嘉講的:「這還不夠,還不夠。」是受用一生的格言。所以,生命一定非常年輕、有所渴望且充滿熱忱、充滿運動與玩樂、充滿跑步。

如果你不想變老,就必須讓你做的每件事接觸到玩樂,身體、思想及情緒的玩樂。如果你這麼做,就會屬於特殊的一種人,他們會在每一個行動及每一個時刻,找到喜悅和快樂。對他們來說,休閒是一件有價值的事。拉斯金(Ruskin)稱呼他們為「傲慢的懶惰」。

對另一種心態的人來說,我的跑步與你的玩樂可能是種懶惰。但不論活動本身是否重要,這些自我認知、意識、熱忱是重要的。赫拉克利特曾說:「進到廚房,神也在那裡。」在外面的路上,以及每當你玩樂時,就有健康與自我發現,還有我們注定成為的那種人。那裡有劇場,我們可以編寫,並演出我們自己的戲劇。當然,首先要開始認真對待骨骼與肌肉,才能大致瞭解,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獨特且曾經永恆的。

跑步提醒我,不論任何年齡,人類仍然是創造的奇蹟。隨著時間過去,我們的身體或精神力量都沒有太大的衰退,不需要認為那是損失。就像羅洛.梅說的,唯一重要的問題,並不是一個人二十歲、四十歲還是六十歲,而是他有沒有在自己特定的水準上,實踐他自覺選擇的能力。

那是愛玩的人幾乎一定會贏的遊戲。

圖文來源:

我跑步,所以我存在:美國跑步教父關於運動的18種思索

F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