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有膽:不安分的冒險家陳仲仁

0
4486

用「冒險」串成的生命歷程,永遠大膽地迎向挑戰,克服不可能的困難,有時候雖會感到害怕卻不畏戰,這是陳仲仁,一位運動員,一位貪心的旅人,也是一位天生的冒險家。

陳仲仁-1
的的喀喀湖上,登高望遠。

提起陳仲仁,大多數人除了用上面的言語來形容他以外,多半沒辦法界定他是屬於跑者、運動員、教練或是越野登山專家,好像唯有冒險家比較能貼近他的真實身分。做為一個愛往第三世界或偏遠國度旅行的冒險者,仲仁已走過 40 多個不同國家,在他眼中,旅行從來就不只是吃喝玩樂而已,在路途中,與當地人互相分享、交換故事,為自己收集無可計數的人生歷練,同時,也成為別人故事中的一部分,人生堆疊更多精采。

憶起這些年的「勇闖江湖」,仲仁露出他一貫的靦腆笑容:「人不輕狂枉少年,年輕時,我很誠實面對自己的渴望,想找出屬於自己的軌跡,也敢嘗試各種可能性,不知不覺中就挖出骨子裡的流浪與冒險因子了。」

重現成吉思汗西征路線 617 天

運動員出身的他,對於曾是大專運動會馬拉松記錄保持人、玉山馬拉松登頂賽 29 歲以下組冠軍、136 縣道自由車計時賽記錄保持人、1997~2000 年日本宮古島國際 200km 超級鐵人賽的歷年台灣最佳紀錄、China 寧海亞洲山地戶外挑戰賽總成績第三名、2007 負重 15Kg 登頂雪山主峰記錄保持人,以及在 2012 年與國內越野好手以越野跑方式橫越台灣屋脊中央山脈,穿過台灣地理中心,挑戰 25 小時完成花蓮港至台中港 230 公里長征來跨年等豐功偉業,他謙虛地表示不須多提,但事實也證明了,他擁有傲人的運動實力與過人的勇氣。

陳仲仁-2

陳仲仁-3

陳仲仁-4
成吉思汗遠征路線-蒙古段。

然而,仲仁更讓人佩服的是周遊列國的故事,他以背包客身分行遍世界,只為滿足內心深處靈魂的渴望, 2000 年第一次出國就勇敢遠征「絲路(編按:成吉思汗第一次西征的路線)」。仲仁說:「聽說有遠征隊在徵選隊員,憑著一股傻勁就報名了,在重重測試後,雀屏中選成為六位隊員之一,這趟旅途不僅鍛鍊了我的身心,更壯大我之後想不斷『逃離』的野心。」

提起塵封多年的初次戰蹟,仲仁依舊心存感念,那支六人遠征軍團以徒步、騎馬與駱駝,或是划船等方式,重走一次八百多年前成吉思汗第一次西征的路線。歷時一年八個月的橫越,他們頂著沙漠氣候的風沙、酷熱,經過中亞的乾旱,也遇到烏拉山地區的冰雪極寒,走過蒙古、新疆、哈薩克、吉爾吉思、烏茲別克、土庫曼與伊朗、亞塞拜然、喬治亞,再到俄羅斯、烏克蘭,在跨越一萬一千公里之後,這段未竟遠征,歷經團員中途退團、爭吵、體力不支等狀況而不得不結束於黑海畔的克里米亞半島。

陳仲仁-5
遇見伊朗民兵。

帶著遺憾,雖敗卻猶榮, 20 個月的艱辛,換得的是體悟人性與開了眼界,「我深刻了解旅行與冒險是一體的,沒有冒險成分存在的旅程,就沒有捻來甘苦的美好收穫。」但 600 多天的征途裡,讓仲仁至今仍懷念的竟然是一碗熱騰騰的馬鈴薯濃湯。

當時,他與夥伴們走在酷寒的烏克蘭,因為大包小包、身形狼狽好似偷渡客,被當地警察「請」到了拘留所,眾人在人生地不熟、俄語不流暢的狀況下,被盤查拷問了近 24 小時才被放出。饑寒交迫的大家不敢多做停留,也不敢走在馬路上,只能摸黑往森林小徑前行,所幸在林中遇到一位好心的農家老伯伯,端出冒著熱氣的濃湯讓他們填肚子,當下,仲仁流下感激的眼淚,這碗湯暖了疲憊旅人的心,也讓仲仁深刻體認天涯若比鄰、助人為善的重要性。

離開台灣近兩年,回國後,仲仁感覺自己已無法生活在曾經熟悉的土地上了,想「逃離」的念頭越來越強,「那時,只想飛到離台灣很遠的國家,打開地圖一看,看到遠在天邊的西伯利亞,就買了單程機票飛去了。」這一去,待了近一年時光,仲仁在那裡學俄文,跟三教九流交朋友,在紛雪中獨自闖蕩貝加爾湖,也養成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豪邁性格。

這趟行程,記憶最深的是在天寒地凍的下雪天,仲仁突然發現街上出現好多衣著單薄的流浪漢,原來時逢聖彼得堡三百週年慶典,為了讓市容看來富麗整齊,政府當局就把在街上流浪的吉普賽人、乞丐們,用火車一車車載到西伯利亞流放。坦白說,這些人根本無法在那種天候裡生活,這種讓他們自生自滅的措施,讓仲仁見識到極權國家不可思議的冷血政策。

南美 400 天旅緣

陳仲仁-6
登頂歐洲最高峰。

2006 年,仲仁又有大動作了,這次的身分是歐都納「挑戰世界七頂峰」的隊員之一,到世界各地攀登越嶺,挑戰自我極限,成功登頂歐洲、非洲最高峰。但是,在一趟攀登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戰役」中,仲仁因為太過自大而嘗到敗北滋味,他以為自己腳程快,深怕其他隊員拖累他而獨自攀登,卻因體力與糧食耗盡而退下陣來,只能眼睜睜看著其它穩紮穩打的隊員們攻頂。當時,自尊甚強的仲仁拉不下臉來,也自覺無顏回台灣見江東父老,索性假借遊學之名而續留南美,就這樣,在他冒險的人生故事中,多添加一筆 400 天的阿根廷、玻利維亞、祕魯流浪記。

陳仲仁-7
安地斯山下的探險。
陳仲仁-8
玻利維亞鹽湖。
陳仲仁-9
南美沙漠公路。
陳仲仁-10
玻利維亞鹽湖火山。
陳仲仁-11
的的喀喀湖上跳岩石。

回顧往事,仲仁笑得開懷。「我在南美學會流利的西班牙語,也學會面對失敗、不再逃避,也因為當地人們的自由灑脫,體會到人與人之間可以互相真誠照顧,心打開了,可以走的路就更廣了。」是的,心寬了,膽也養得更大了,連他在南美被搶劫了,都還敢再回賊窟去跟匪賊交涉,只為要回自己心愛的記事本。

腳步未曾停歇,每隔一段時日就會隨興出發的仲仁,見多了大江大水,勇闖不同國土的人文風情,累積的能量不斷紮根,日益茁壯的野心也督促他去嘗試新領域,不畏懼地征戰四方。

陳仲仁-13
旅行非洲。
陳仲仁-14
青藏高原。
陳仲仁-15
西藏梅里雪山下的跑步。
陳仲仁-16
徒步瀾滄江。

南亞奇行捕魚去

2013 年,仲仁展開另一段新探險,打算以兩個半月的時間走逛印度。他捨棄大家都會前往的首都新德里,同樣只買了單程機票就飛往印度南部的清奈(Chennai),沒想到,才從人馬雜沓的機場、車站擠出去,在旅行的第一天就打亂了原來計劃而脫序演出。

仲仁背著行囊走在路上,目光被地上的花朵所吸引,因為太好奇沿路上撒落的花卉,忍不住想一探究竟而跟著「線索」彎來拐去,沒想到竟然迷了路,還發現自己走進了送葬隊伍裡,眾人抬著一位只以布簡單包裹的老奶奶,安靜地穿越巷弄、寺廟、河邊,沒有大聲哭泣、沒有遮掩、沿路撒花,反而有一種興高采烈的況味。

就如同仲仁曾在西藏親身經歷的天葬一樣,當地人支解死亡軀體、刀刀落斧的聲響依稀在耳,撒在高原上的軀塊任由飛翔的禿鷹叼啄、回歸塵土。印度教徒也相信生死始終,不斷輪迴,他們坦然面對死亡的態度,讓仲仁更透徹死去象徵的意義,「死亡是步向另一段生命的開端,我相信不以生為始,不以死告終,生或死,不過是生命其中一環。」他說。

陳仲仁-17
斯里蘭卡,一同捕魚的朋友。
陳仲仁-18
捕魚記。
陳仲仁-19
直接跳下海抓魚。

就如同仲仁朋友所形容的,上輩子應該是游牧民族或吉普賽人的仲仁,越走越偏,就一路流浪到斯里蘭卡,在港口邊「邂逅」了一群漁夫,大家邀他一起出海捕魚,大膽的仲仁竟然真的搭上簡陋的舢舨就一起出海去了,也因此在當地多停留了兩星期,五次跟著出海捕魚。現在回想,仲仁也覺得自己冒險精神很嚇人,那群漁夫其實是別人眼中的地痞流氓,他的下場很可能是被洗劫一空而身藏海底。不過,他說:「我沒有想到害怕這件事,旅行就是要交朋友,融入當地生活,透過體驗當地人的日常生活,如果我也變成在地人,就更能體會當地風情了。」

一段小迷路,開啟了旅程序曲,接下來的「誤途」,不按牌理出牌的耽擱,讓仲仁沒有走完印度,卻為南亞行譜出永生難忘的奇遇記。

好奇探險的勇者

「拾起背包隨興亂走,倦了就找個地方住下來,就很快樂。」引用仲仁在《冒險南美,400天在地旅行》一書的文句:旅行不是從生活裡出走,而是生活的一部分,因為隨時在旅行,所以不需要特別計畫。以在地人的方式去認識新的環境、不同的文化,一起吃喝、走路、坐車,並感受其心情,即使語言不同,只要真心的眼神,比手畫腳也行,一定能從笑容裡了解善意。就算因為沒有計畫,遇上一些「惡意」,也沒關係,就當作是冒險的一種體驗。

這就是仲仁,擁有敢死隊般酣膽與冒險心的,一位奇人。

陳仲仁-20

陳仲仁-21
新疆沙漠。

共同著作 : Red Bull / don1don
想觀賞豐富精采的冒險內容嗎:RedBull

想一探冒險家山間跑酷的秘密嗎?
Intersport 舉辦台灣越野跑傳奇人物陳仲仁分享會,豐富講座內容帶你認識山間跑酷,一起跑出城市舒適圈探索山林秘境!名額有限,5/15 一起來玩!

NTERSPORT陳仲仁竹北講座

活動報名連結:https://pse.is/3dzcl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