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越野.二日谷關七雄

0
599

感謝艾薩克提供谷關七雄登頂照

大道院—東卯山—屋我尾山—下麗陽雜貨店補給—跑公路到松鶴部落登山口—八仙山—唐麻丹—下裡冷登山口轉台八線回大道院—谷關全家補給—夜襲馬崙山—谷關全家補給—夜撲波津加山—白毛山

我是開始越野之後,才開始非常注意(喜愛)大自然山野色調的變化,而且我相信色調會和自己當下的狀態,產生妙不可言的力量,大自然的變化,四季更替,我更愛山林間迷幻,吹動樹葉沙沙的聲音,這次是指二日谷關七雄最後的白毛山,一直相信這是老天爺送的禮物,取代慶祝完成的開香檳。

東卯山方向往屋我尾山

熟悉又陌生的谷關七雄!在我的心裡,一再的描繪出谷關每一座山的樣貌,地形,起伏,甚至從樹蔭間照下來的陽光,熟悉的方向吹來的風……。

很多事(記憶),該忘的時候就會忘了!忘不了的事,深深刻畫在心裡頭,沒準的時候,就會跑出來找你,記憶有時候像一面照妖鏡,妳想逃都逃不掉。(這次特有感)

練習的過程中,很喜歡泛泛說的一句話:「要用高規格的標準,看待谷關越野!」

剛過東卯山亂石區,艾薩克拍攝

一樣是二日谷關,不一樣的二日谷關。這次順序不同,帶來迥然不同的心路歷程,谷關七雄彷彿是不甘心讓走過的人,一切太過簡單。

大道院—東卯山—屋我尾山—下麗陽台八線雜貨店,15.63公里,D+1539m
麗陽台八線—八仙山—唐麻丹—下裡冷補給—大道院,21.81公里,D+2138m
馬崙山,12.88公里,D+1295m
波津加山,8.01公里,D+1163m(警光會館方向含600m人工階梯步道)
白毛山,8公里,D+959m(停車處至登山口2.2公里)

共66.33公里,D+7094m,總共花費時間28h59’(含三段中場大休),,以Suunto Spartan Ultra紀錄為主

仔細的比對了上回(2/11-12)的二日谷關分段時間,這三段覺得撞牆的時期。

1、上八仙山,上回3h9’55”,這次3h42’04”(含麗陽公路段2.8公里21’,及涼亭大休>20’)
2、八仙山到唐麻丹山,上回2h20’45”,這次2h25’47”
3、波津加山,上回4h7’16”,這次4h11’41”,
時間其實都差不多,但身體和心理的感受卻大相逕庭,覺得使不上勁,覺得痛苦,現在想想,是極大的訓練收穫,我們又進化了!發現這個發現,我著實在心裡揚起了笑。

東卯山方向往屋我尾山

東卯山方向往屋我尾山瘦稜線,艾薩克拍攝

二日登谷關七雄的順序調換了!每座山帶給我的就是新的體驗,這次要先走東屋縱走,剛開始的前兩座山,大家都談笑風生,在大道院集合,一樣是合照後出發,這是TUR的傳統(笑)。

早晨的東卯山是熱身的君子山,喚醒身體細胞,有踏青的輕鬆感,木樁紀錄到20就到了,我們在東卯山拍照打卡,拿出最近的補給最愛,泰山仙草蜜,我是跑環澎湖113公里時愛上這個補給清涼品。

往屋我尾山是上上下下,我都簡單記著是撐過5個長上坡就到了,我們在屋我尾山遇到野孩子的秀卿,她和老公來練屋我尾山,我是在FB看過她的照片,本人更漂亮,跑步很輕盈,看著她輕盈的跑著,我又想減重了(真的啦!),泛泛一路衝下麗陽登山口,說好在台八線的麗陽小吃店補給。

麗陽雜貨店補給,艾薩克拍攝

Maggie、小艾、秀卿和我,四個人一起跑到台八線麗陽小吃店,結果小吃店沒開,我們改在雜貨店吃泡麵,買補給,我主要是買水及黑松沙士,今天的氣溫偏高,休息後,就沿台八線跑到谷關的松鶴吊橋轉八仙山登山口,出乎意料的公路段只有2.8公里遠。

東屋過後再走八仙山,剛開始,我就不行了!上八仙山時,是悶熱的中午,近一點,一上山就發現自己狀態不好,大汗狂流,怎麼有總武功盡失,打掉重練的頹廢感,還好曾經擁有過的,再找回來並不難,重點是你有沒有心?!不要輕言放棄!

八仙山中途涼亭,大休充電後再出發,艾薩克拍攝

我也不著急,腦子裡有兩個想法一直竄來竄去,一是明明2/11-2/12才走過,怎麼谷關這麼容易讓人沮喪?!不就才離開去跑超馬一個多月而已嗎?!今日卻有武功盡失,打掉重練的挫折感,二是想起朱少麟在燕子這本書,寫的:「豐盛的人間,滿溢了磨難之必要,意外之必要,缺憾之必要」。這段話的激勵下,於是漸入佳境,總爬升到達1000m有軟腳的感覺,在前往八仙山的涼亭休息,彷彿充電,當時氣溫很低,我卻熱血起來了!一起集合上八仙山。

霧鎖八仙山,艾薩克拍攝

往唐麻丹山的最後是摸黑了,有種油盡燈枯的狀態,我想起小艾提起,有人說唐麻丹就是他媽的,於是我就一路喊著她的別稱,終於看到岔路口,離三角點只有不消一百公尺,每每遇到這種有完沒完的時刻,我內心都會有一句話冒出:走久了還是會到的!

二月的二日谷關,遇到寒流,氣溫偏低,但,是我喜歡的越野氣溫,這次才三月,已經是渾身的滿身大汗,我記得去年五月谷關賽,因為傍晚下起雨,濕度極大,所以,5月參賽的朋友千萬要注意電解質的補充,加上各站補給站拉長,後面因為疲勞會拉更長,千萬做好補充水分與能量的調整。

下屋我尾山,艾薩克拍攝

這次是先走兩個縱走,先東屋再八唐,其實這兩個縱走排在一起,很硬,但可以當一個區段練習,排的巧妙,將車放在大道院,約37公里,D+3670m,順順走,可以不摸黑。

艾薩克拍攝

走完東屋+八唐,我們在谷關全家外頭的鐵椅子大休,預計休1小時,吃熱食暖胃,也當身體的充電,預計晚上9:40出發,在FB的Messenger,谷關七雄團練PartIII中,是回報各自狀態的(以車為單位),當我們吃完補給,還在休息時,小美訊息傳來,我們正在馬崙山不到兩公里處,馬上,噹!我和艾薩克對看,眼睛都亮了起來,立馬起身。

大喊:「我們來去追殺他們了!」XD,興致勃勃,覺得有機會,馬崙山三角點近7公里,D+1200m,真的很有機會!三個人就奔回車上,泛泛開車殺到登山口停車,出發時是9:45。

小美拍攝提供

只是沒想到,我才走沒一兩百公尺,反胃,就大吐了一口,也好,提醒我要順順走,一路上都沒追殺到,反而是泛泛快到三角點追到小美和鍋燒麵,我們是快到三角點遇到他們下山,還合照紀念一下。

馬崙山拍完登頂照,就收杖了!下山還是不忘要去追他們XD,下山約2公里,到5公里處的涼亭,終於5個人一起走了,一起走才好玩呀!我真想念上回的二日谷關七雄,一直說話一直說話,就走完了!這次大家都各自努力的多,串在一起的時間少,我都沒什麼機會說話,只有第一座東卯山,大家走在一起。

馬崙山下山路上,聊起了另類夜訓和在家做核心,笑聲被打翻了!

艾薩克拍攝

再撞牆就是凌晨3:45上波津加山,頂著頭燈走,波津加山變得非常陌生,使不上勁,死命的喘,泛泛的頭燈光源越來越小,小到看不見,把要登頂微慶祝的八寶粥提早拿出來吃,在亂石堆前,我跟艾薩克說自己的無能為力,要死不活,又累又喘,大汗直流,還一直反胃。

遇見對的練習夥伴,就是魚幫水水幫魚,感謝泛泛總是在前面引領著我們,像抓住一條無形的繩子XD(這個比喻泛泛超懂),即使我們狀況不好了,知道很前面有人在穩定移動中,我們怎樣都要咬緊牙,把自己送上去,基本上可以說是精神指標。

山林越野中,能看著越野跑者背影跑著是幸福的。

艾薩克在上波津加時也在我脆弱的時候,口頭上推了我一把,凌晨四點多,我坦白說狀況不好,不想走最後白毛山了,小艾說:怎樣都要走完,下山休息後,一定沒問題的。

感謝這些幫我們堅定方向(目標)的朋友們,牽引的力量,透過痛苦與掙扎,粹煉,正視自己的困境與匱乏,不要再浪費無謂的力氣了,勇往直前吧!

感謝艾薩克提供最後衝線照

「所有深切產生的情感(情緒),都是因為我們在乎過。」二日谷關七雄有感

這次是跑完波津加山,最後才爬白毛山,車停比較遠,約離登山口還2.2公里遠,還都是上坡路,D+350m,我們都是用走的,下山後就小跑了起來,因為是 最後了,身心靈都放下了,覺得放鬆了,泛泛一直說快到了快到了,一轉彎,我和艾薩克看到一台白色的車就停下腳步,被泛泛察覺我們認錯車,走完二日谷關,不 只大腦萎縮了!還變色盲(笑)

只聽泛泛,悶悶地說還虧它載妳們去好幾個登山口,結果一上車,小艾請泛泛載他去坐火車,因為他要去新左營高鐵站,當下,泛泛就問為什麼要到新左營站?小艾將新烏日站講成新左營站,我們在車上大笑,看來谷關越野完,我還是要少說話一點,很容易會被發現大腦畏縮了(大笑)

感謝艾薩克提供出發前合照

非常感謝每次一起團練的夥伴,這次是泛泛、艾薩克、財哥、Maggie、Bruce、盛智、浩雲、FanFan,總是可以在這些夥伴身上學到很多人事物的觀點與受用無窮的心靈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