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熱情與激情 為熱愛的運動保持終身嚮往

0
1860

熱愛運動並不困難,困難的是與運動維持長期關係,以一生的熱情去實踐與它的交集。我們都希望能長期維持熱愛的運動並保持熱忱、養成健康的身體,所以通過訓練、睡眠、營養來照顧我們的身體。儘管這一切都是重要的,但人群之中很少人會重視如何保持激情這一塊。

譬如如何在一生中持續對一項運動保持熱情?我們看待這項運動的競賽意義?以及當我們因為受傷、衰老而無法達成運動目標時,該如何調適心境與想法,同時又阻止自己沉迷在消極的心境上?

心理學家表示,關鍵在於兩種不同心態間的區別:平穩的熱情和強烈的激情。

在平穩的熱情中,你可以做音樂、繪畫、寫作、運動,因為它讓你發自心底變得柔軟,要更好地實踐自我;強烈的激情,像是目標的完成,從中得到成就感與喜悅,這些來自於心靈獎勵與自我認同的心態相當重要。

《心理學研究與實踐雜誌》在 2012 年研究報告顯示,擁有平穩熱情的人們通常比那些表現出強烈激情的人更快樂也更健康,更不容易產生運動倦怠與抑鬱狀態。另一項研究於 2016 年發表在《校際體育雜誌》上,發現表現出強烈激情的運動員有很大的可能為追求表現,而不排斥使用增強藥物。

平穩熱情與強烈激情並不互相排斥,對於大多數運動員來說,重要的是要關注設定目標的訓練進展與自身狀態。根據 ALTIS 世界中距離教練和 800 米前奧林匹克運動員 Ricky Soos 說法,確保運動員大部分的動機依然維持在平穩的熱情上。

「雖然聽起來是陳詞濫調,但是掌握住對運動的熱情,遠比要求他們對競賽的結果更重要。」他表示。要讓一支球隊打好球,首先是要讓他們不要因為患得患失而出差錯。

說起來比做起來還簡單,運動員會關心里程、卡路里、競賽排名和個人記錄。而 Ricky Soos 也承認,強烈激情可以讓短期成果上升,但長期下來可能導致身心不可避免地受到打擊。

「隨著看見數字的改變,運動員表現出現成果。於是運動就變成強制自我的行為,」他說:「如果不加以控制,強烈激情會在不同程度上導致抑鬱問題。」很多運動員享受高峰的快樂,卻不一定能接受低谷的憂傷。

「因為喜歡一件事所以去做一件事,」前 800 公尺好手菲比‧賴特說:「獲得好成績的時候感覺很棒,但你會迷失在成績上。所以你必須提醒自己是熱愛跑步,還是只是純粹享受因為成績的喜悅感。」隨著退役後的事業發展,她對跑步從強烈的激情變成了熱情。

「在大學裡我有情感的支持,可以專注在為了變得更好而更好。當我成為專業選手時,有了運動品牌的支持。如果你沒有為這些運動品牌商標做出好的表現,你很快就會被摘下光環與品牌支持。這不是一個好的身心發展。」隨著壓力增加,菲比‧賴特只專注於賽事成果,而無法再享受純粹的熱情。

而現實面上,不管是競技運動員或是休閒運動員都應該維繫著平穩的熱情,因為這才是驅使你持續運動一輩子的力量。針對於此,Ricky Soos 表示可以藉由一些調整去提升心靈。

關注在過程,而不是只重視結果

如果只重視結果,那麼當你沒有到達預期目標時,是否代表幾個月的訓練與努力都化為灰燼?把專注的重點擺在自己為目標而努力的過程點滴上,而不要把思緒放在敵手身上。記住,只有你可以打造你自己,不是你的對手。

保持對運動的初衷熱愛

很少人有一開始運動就是為了奪下冠軍或是獎牌,相反的,是運動帶來給我們的感覺與改變,可能是健康上的調整、帶著樂趣的競爭意識,或是與同好們一起嘗試的樂趣。定期反思你開始運動的初衷,尤其是在獲取好成績或是輸了一蹋糊塗之後。

迪西‧林登說她經常提醒自己,馬拉松賽只是一場運動。「我們只是從 A 點跑到 B 點,而不是一場嚴肅的救難手術。」2012 年倫敦奧運之後,迪西‧林登應力性骨折之後,她才意識到『我是真心喜歡跑步所以才跑步』。

尋求其他人的認同與支持

與其他人或運動員一起建立平穩的熱情,享受運動的樂趣。許多心理研究表明,這種動機是具備傳染性的。

偶爾要放棄為課表而跑、放棄為目標而跑

偶爾要進行一些不重視速度、也不需要其他心跳指標,或是體重是否下降,讓身心放鬆去享受運動的自由。

設定個人發展的目標

無論如何,運動員都可以從失敗和成功中學習並有所發展。如果你的目標是成為一個擁有更好身心的人,只要開始運動,必然會有所幫助。當你離開光環或是鎂光燈下,不要遺憾,而要感受離開競賽平台的自己是否調適過來。

【延伸閱讀】

從海洋淨土找尋能量 舒米恩與范永奕生活在他方

日出迎新 為愛兒跑 六角國際食在不凡路跑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