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意義的事,肝癌跑者為愛募款而跑

0
242

馬克‧索恩博里 Mark Thornberry 在五月份得知了一個壞消息,他被診斷出有原發性肝癌。不久後的六月,另一個壞消息也隨之到來,癌症已經擴散轉移到血管系統。於是這個57歲的跑者作了一個決定:「我可以坐下來怨天尤人,也可以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他選擇了後者。

來自英格蘭的馬克‧索恩博里一直都是跑者,最初他是為了作為橄欖球訓練的輔助而開始的。但開始跑步之後找到了樂趣,大約五年前他開始嘗試超級馬拉松,如今他已經跑過許多50公里、80公里以及百公里賽事。

馬克‧索恩博里的口袋名單是一場英國最古老的大運河競賽,從伯明翰沿著運河延伸到倫敦,比賽總計232公里。賽事限時45個小時,每年只允許100名參賽者參賽。而馬克剛好是2017年被選上的幸運兒之一,但當診斷報告出爐時,意味著他必須退出比賽。

「比賽前三天,我正在接受治療。我根本沒體力去完成。」他說:「這是一場具有意義的賽事,而我也很幸運取得參賽權。你無法想像我多麼失望。」

無法參加這場比賽的索恩博里,最終想到了一個更好的方法去消滅那份失望的情緒──無論如何也要跑完這條路線。

馬克‧索恩博里的計畫是通常跑過運河籌集資金、然後將資金捐贈給負責治療他的國王學院醫院已進行肝癌研究。他解釋說:「如果把其他癌症如乳腺癌和肺癌比較時,肝癌的研究資金不足。我決定無論我什麼時候離世,在此之前都可以做一些積極的事情。」

九月初,索恩博里在運河沿岸跑步時感覺不錯,他的目標是在三天內完成。他表示:「體能下降和放射治療的疲勞,我不確定怎麼完成。但我想嘗試。」索恩博里獲得醫生的認可與祝福,只要他注意體能狀況、小心一點並且多喝水。

索恩博里以開放的心靈走入冒險之旅,他做好如果一旦感覺身體狀況太糟時就有放棄的準備。他利用社交媒體宣傳了籌款計劃,並希望其他運動員沿著大運河路線加入。他從來沒有想到,這件事會成為新聞大事件。

索恩博里說:「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跟我跑。四個朋友和我一起跑了三天,另外還有六十個人分別在不同的地點陪跑、加入我們。」他在整段232公里路線時感覺狀況很好。

「我不確認我能完成,但是當有許多人加入你支持你的努力時,這將會支持你進去去完成。」索恩博里說:「在不同的地點會有護士為我檢查確認身體狀況,大家都以我的狀況為優先。」無論是加入陪跑幾公里還是提供食物補給和水分,索恩博里都被支持所感動。他說:「我感受到了很多人的關心和愛護。超跑不會讓我獨自一人。感受大家的支持讓我更顯謙卑。」許多人在車子背後放了飲水跟三明治,讓陪跑者不至於餓著肚子。

在這三天結束後,索恩博里共籌集了5.2萬英鎊(約合6.8萬美元)。他說:「我要做的就是帶頭讓其他人知道,癌末診斷不一定是全然黑暗。」

過了一個月多之後,索恩博里感覺身心狀況都不錯。因為他正接受標靶治療以保持腫瘤惡性細胞擴散速度。他沒有像過去跑得那麼多、那麼遠。「我連續跑了21天,每天大概跑8公里到14公里。」

事實上,跑步這件事使得索恩博里更為健康,如同運河挑戰的旅程一樣。他說:「強壯的身體使我能容忍這些放射治療。醫療人員很樂見我能持續跑步這件事,也認同我這個57歲的病患,為了樂趣而跑一百英里。」他已經報名了參加 Javelina 百英哩賽:「這是我下一場籌款活動的動力,另外這也是西部耐力賽的資格賽,賽事限時30小時,我只要在29小時59分完賽就好。」(編按,最後他於28小時24分38秒完成比賽)

索恩博里發現他的做為使他的生存得更有意義,也更為健康。「實現目標並籌款幫助更多人,讓我遠離罹患癌症的陰暗面。」到目前為止,索恩博里已經為研究醫院募款超過92000美元,並持續成長。

「我希望人們捐助時能感受與我、還有我正在嘗試做的事並有所連結。」他說:「也讓我知道,有許多偉大的人正默默地支持著。」

影片檔雙手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