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男人的跑步世界-加油!

0
2614

圖、文/ Running跑步季刊  張嘉哲

 

近年來的跑步風氣盛行,越來越多人體驗過跑步運動後,開始覺得跑步這件事看似簡單也相當困難,常有跑者受盡運動傷害的苦,也有跑者因無法突破自我成績而煩惱不已。當然,不管是任何運動項目,想追求更強的境界,必定會撞擊到它的困難之處。每每接受訪問,都會被問到類似的問題:「你覺得跑步生命歷程中最困難的是什麼?是受傷,還是瓶頸的時候?」對我而言,受傷會恢復,就算是一年前的肌腱斷裂開刀修補,但現在也是活蹦亂跳,而瓶頸也能靠著訓練的改變與資訊、裝備、營養的提升而突破,這兩件事,其實短時間內都能有顯著的改變。

「我覺得跑步這18年來遇到最困難的還是社會價值觀的衝擊。」我如是說。2004年在內蒙古移地訓練時,我遇見了佐藤壽一教練,當時我的教練費是繳交給另一位中國教練,但是佐藤教練覺得我從臺灣大老遠跑到內蒙古訓練有心向學,便私下指點我很多跑步的知識與技術。因為我一直以來對日本的馬拉松賽有許多憧憬,我便鼓起勇氣向佐藤教練提出我的問題、想法及需求,他點根菸,喝著每次只泡半包的台灣古坑咖啡默默的聽著,最後,他只問了我一個問題:「你現在馬拉松最佳成績多少?」當時的我,馬拉松成績最佳是2小時22分55秒,他說他有人脈可以安排招待我去參加日本防府馬拉松賽,但他丟了一個目標給我:「218」,我必須跑到2小時18分。

跑步

(圖片來源:Running跑步季刊 )

 

經過兩個月移訓後回到台灣,我充滿了動力訓練,每次訓練都告訴自己:「跑218就可以去日本了!」2005年五月我代表中華隊參加韓國漢城國際馬拉松,跑出2小時19分42秒,雖然沒跑到218,但突破馬拉松220障礙,所以我不難過,因為我知道我離218又更近了、離日本又更近了。回到臺灣,我跟朋友分享我突破馬拉松220障礙,但是,沒有人聽得懂我在說什麼,然後他們繼續討論著昨天的電影情節與新款手機,而這回,換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了。

我常想,「加油」雖然是鼓勵的話語,但有時候卻令人感到孤獨,如同一個負擔給你,沒有幫助也沒有解答,然後,大喊加油的人總是束手無策的走開。突然間一個包袱在你肩上,還沒做好準備、還不夠強壯,卻硬生生地背在肩上。佐藤教練收到我跑219成績時回信跟我說,我跑得很好,會替我找到日本防府馬拉松賽的邀請資格,他總是讓我覺得擁有跑步的未來是充滿希望,而不是孤獨,他吸收我的問題,給我一個目標,合理、不過度的要求,他不磨練我,只是靜靜陪伴我長大,並動用他的資源與人脈推動我的成長,直到2014年四月十八日長眠為止。

 

 

 

 

SHARE
Previous article探詢台灣之美的八種方式
Next article虐與愛,2015 The North Face 100km 菲律賓站賽記
【嘉哲的真男人日記】 張嘉哲,字 朽木,號 真男人。于2012倫敦奧運田徑馬拉松中,創下奧運倒數第九名,中華民國歷年奧運代表選手最多位數名次的一顆鑽石。 各項目最佳成績
  • 5000公尺:2010/06/13中國田徑大獎系列賽14:26.64
  • 10000公尺:2010/06/14中國田徑大獎系列賽29:48.95
  • 半程馬拉松:2010/12/19台北馬拉松1:05:55
  • 馬拉松:2011/03/27鄭開馬拉松2: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