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痛苦的境界,2018年東吳超馬賽賽報

0
689

12月初,烈日壟罩著東吳大學外雙溪校區,天空上沒有遮蔭的白雲。早上八點,選手們紛紛備上墨鏡,皮膚上微微出汗。這並不是一個好預兆。

東吳大學今年取得IAU超馬總會認證為亞洲暨大洋盃錦標賽,共有12個國家共67人參與這場經典賽事,包含邀請選手西班牙國家紀錄保持人伊凡羅培茲、IAU世界錦標賽日本隊好手石川佳彥,菲律賓、印度、澳洲與紐西蘭紛紛派出代表隊選手前來應戰,台灣這邊也有多位好手應戰,配速之神高志明、前24小時紀錄保持人黃筱純、超馬醫師康庭瑞…等等。

超馬菁英的關鍵對決

今年有兩位世界級的好手正面對決:石川佳彥與伊凡羅培茲,僅差三歲年齡的兩人,石川曾在斯巴達超馬奪冠及北愛爾蘭世錦賽270公里奪勝,經驗頗豐;伊凡羅培茲則是去年跑出273公里的成績,是西班牙的後起新秀。兩人的對決彷如當年快節奏的跑者奴內斯對決後追型的關家良一。

此外,今年是亞太錦標賽團體賽,今年共有七個國家角逐亞太錦標賽,計算成績的方式是以男女前三名所跑出的總里程數總和作為排行。擁有多名好手的日本與澳洲,曾經在2016年高雄24小時亞錦賽與台灣選手有前有後,互有相搏。後起之秀的印度與蒙古亦不惶多讓。所以台灣選手的表現值得期待。

抵抗烈日作戰,不要忘了多喝水

賽事九點正式開跑,豔陽就從天空灑了下來,還不到中午氣溫就飆高到將近三十度。西班牙伊凡羅培茲率先搶得領先權,蒙古多位選手也剽悍地向前奔馳,英國丹勞森與黃崑鵬則互有先後。日本的好手石川佳彥則是以五分半的速度起跑。講究合作的日本的跑者們排成一列前進,減少選手間的負擔。

天氣炎熱的程度是超乎預期的,跑者們換上帽子、太陽眼鏡,儘管如此賽況仍非常辛苦。原本日本隊的石川、楢木與高橋都有260公里的能力,過去參賽時都會以四分四十秒到五分速為起跑速度,但在如此的烈陽下,也被提醒要跑慢一些。石川佳彥、高橋伸幸紛紛以五分半作為起跑速度,只有楢木十士郎挑戰伊凡羅培茲。

菲律賓跑者托馬斯康比森起跑時配速很快,但入夜之後體力消耗太快,最終只跑188公里

台灣跑者表現也不遑多讓,汪道遠、黃崑鵬、周俊宏、闕鐵城都以五分半的配速前進。雖然這樣的速度跑者們都能承受,但重點是度過烈陽後的18個小時。馬拉松田徑常青樹何信言表示:「這個天氣,每個選手的表現大概都會掉8~10%。」

去年第一次參賽東吳超馬跑出192公里的林素真,今年是她第二次參賽,比賽的前半段都跑出不錯的成績。但後半段心臟感覺不適,在高偉峰醫師判斷下決定送醫確認,最終跑了152.8公里。

比賽慢慢跨過六小時,陽光也終於逐漸淡去。因為跑步喪失了太多的熱量,所以跑者們不停地補充熱量,企圖保持身體體溫。在《天生就會跑》一書中對超級馬拉松的定義:超馬賽事是個吃吃喝喝,加上運動過量的嘉年華會。

在東吳超馬上有著『超馬阿伯』美稱的黃崑鵬,每一年的表現都非常穩定,只要他上場就能安定軍心。以令人牢靠的笑臉與穩定的步伐前進,阿伯說:「很高興能參賽東吳超馬,跑步就是要開心啊。」他的期許是跑到不能再跑為止,黃崑鵬最終完成里程數206公里。

英國好手丹尼爾勞森前半段都跑得很好,但比賽跨入到隔夜凌晨時,因疲憊決定入帳休息,後頭就再難崛起了,最終只跑出188.8公里。

東吳超馬第一道跨不過的氣溫鐵牆

天氣炎熱是本次東吳選手面對的第一道高牆,比賽還不到一半,許多選手就紛紛出現脫水、熱暈症狀等問題。

澳洲隊好手馬修愛克佛特 (Matthew ECKFORD) 在下午兩點多,熱昏頭而撞上圍牆欄杆上,雖然經過醫護站檢驗確認無礙,但仍然讓人非常擔心。
蒙古代表隊塔巴亞爾‧沙格達爾只跑了三個小時就因為脫水、在代表隊隊長攙扶下進醫護站。

在這次表現非常穩定的楊皇蘭,受到許多跑者以及學生的鼓勵。每年的皇蘭都寫下不同的故事與表現,今年以163.6公里作收。自始至終仍然待在場上,無傷優雅完賽。

過於炎熱的氣溫,主辦單位東吳大學立刻設置了兩處海綿沖涼區,跑者們不只拿海棉擦拭汗水,也盡可能降低體溫以減少體力耗費。比賽開始的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以及2號早上六點到九點總和九個小時都炎熱得緊。

東吳超馬賽的24小時瞬息萬變,儘管做好了所有的準備,也可能因為一個小疏漏而造成巨大的損失。康庭瑞今年訓練得充足,很可惜調整失當,進食後無法消化嘔吐,致使體力喪失。這次完成了180公里,希望明年再次看到他奮起。

東吳超馬的第二道高牆,入夜後的生理時鐘

時序跨入午後,悄悄的低溫慢慢地爬了上來。跑者的體力也被耗費了幾分,腿上的肌肉也似乎更緊繃了一些。以單一跑步動作持續十個小時以上,怎麼看都是一種負擔,加上長時間的行進,對時間產生模糊感,意識上也會受到一些波動與干擾。

有些超馬跑者會刻意在24小時賽前進行夜訓,讓身體在生理時鐘被混亂的狀態下猶能持續跑步。而有些跑者譬如關家良一,他本身並不進行夜訓的做法,但會在賽前一個月減少酒類、咖啡類的攝取,並於賽前一二周保持充足睡眠。最後才在比賽當晚少量酌用咖啡保持清醒。另一種方法則是折衷的夜訓:晚上9點到11點跑兩小時,休息兩小時,凌晨1點到3點跑兩小時,休息兩小時,早晨5點跑兩小時到7點,讓身體逐步適應夜晚跑步的生理狀態。

前半段跑得很扎實,中段開始出現嘔吐、無法吸收食物的劉千聿,一度進醫護站進行調養。儘管回到場上後很難再回到原本的狀態,但仍然堅持留在田徑場上與好友們一同努力,最後完成138.9公里。

如果是晚上九點起跑,讓充足的體力先應對漫漫長夜,是否能減緩生理時鐘的關機狀態?但換來的可能是隔天早晨在體力消耗下,對抗日曬的窘境?台灣有幾位超馬跑者會刻意在24小時賽前作長距離的夜訓,盡可能在夜晚依舊維持精神抖擻的狀態。

夜晚時不只是吃不下,快速掉下體溫也是跑者們的大敵。進到胃裡的食物無法消化、生理時鐘的睏倦感以及肌肉疲勞,並因肌肉疲勞而無法透過跑步產熱都是24小時跑者所會面臨到的狀況。

在這些情況下,跑者或跑或走,盡可能維持無意識狀態下的自然動作。即使跑得再慢,也比漫無目標的行走更有累積里程的效率。今年的東吳超馬賽參賽人數比往年更多一些,今年是六十多名選手 (2017年是42人),但因為是國與國之間的團體賽,所以實際上斷然放棄、完全不跑的人不多,盡可能都會邊跑邊走直到隔天清晨。

來自澳洲的裘蒂歐芃妮 Jodie OBORNE,2015與2016年都有到台灣參賽,2015年是東吳超馬賽她跑出227公里奪下女子組優勝成績,把中國好手單盈壓制於第二位。

今年東吳超馬賽非常辛苦,時間進入到半夜之後,醫護站輪流進入許多跑者。連英國的極地超馬好手丹勞森都毅然決然地進補給帳大休。想睡覺、疲倦、肌肉痠痛、食不下嚥、腸胃無法消化、只能漫無目的地走著每一步,當一切都似乎無法助力時,只剩下老天爺恩賜的神來一筆。

還有一分力量我們知道卻很少用到,大半夜裡,裘蒂歐芃妮經過補給區時向她的夥伴索吻。那個或許就是讓她堅持到最後一小時的愛的力量?

對跑了十二個小時以上的跑者而言,原本該是舒適的按摩都會變成形同折磨的摧殘。只是輕輕地按壓肌肉都會讓肌纖維神經警鈴聲作響。

今年帶傷出賽的高志明,沒想到在入夜前就隱約地感覺到抽筋的跡象。幾次經過按摩、調整後依舊沒有恢復過來,但憑藉著樂觀的心境以及過去經驗的累積,仍然堅持到最後一刻以180.4公里完賽。

東吳超馬的黎明覺醒

在翻牌計圈員的加油下,時間慢慢地來到六點黎明既起的時候,這群計圈員每隔幾個小時就要換過一輪,除了確保不會造成計圈錯誤外,也可以鼓起精神為選手們加油。

伊凡羅培茲在入夜之前與日本好手拉出距離後,應用戰術有很長一段時間跟著楢木十士郎後面跑,幾乎以他的配速為主,降低自己的體力損耗。楢木十士郎本身有察覺伊凡羅培茲跟跑的戰略,但事後表示每個人比賽都有自己的方法,重點是自己不能因此受影響,所以他並沒有太在意。

屬於後追型的石川佳彥,在白天稍炎熱的天氣降低速度,刻意保留到夜晚才開始加速。但此時他與羅培茲的距離有八九公里的差距,以羅培茲過去的成績來看,似乎要在七八的小時補滿這幾公里的距離差是有些難度的。

黃筱純這次跑比過去更辛苦一點,因為賽前剛好遇到生理期。而且看到兩位隊友陸續進醫護站,心態上有點被撼動,還好補給的夥伴一直鼓勵我不要放棄,所以最終堅持到最後一刻以197.8公里完成比賽。

最後的幾個小時,就是有多次250公里經驗以上的楢木十士郎也面露出痛苦的神情。

持續留在場上奔跑的汪道遠,這次的表現非常的穩定且扎實。夜訓充足,即使是面臨夜晚的瞌睡魔來臨也能保持清醒,一步一驅地累積里程數,穩定表現跑出218.6公里,在國內選手中取得最佳成績。

比賽越到早上,選手們的覺醒程度越來越高,意識越來越清醒,肉體也醒覺過來。跑者們不只開始跑得起來,有計畫者也開始加速爭取里程數。日本好手石川佳彥與高橋伸幸開始追逐伊凡羅培茲,企圖在最後幾個小時淹沒他。在最後的幾個小時,伊凡羅培茲一度掉到六分半到七分速,反而石川佳彥與高橋伸幸開始加速到五分速到六分速左右。

有一位超馬的老前輩曾經說過,24小時的超馬賽有不同的痛苦的境界。一開始是肌肉的痛苦,接著是生理時鐘被扭轉的痛苦,最後則是心靈與意志上的磨難。那樣的痛苦是很難被言述的,唯有自己實際參加24小時賽,才能感受這種痛苦上的差異。

這次代表日本奪下第三名的高橋伸幸跑了252.3公里,賽前才在神宮外苑24小時賽奪下優勝,與東吳超馬很近,所以賽前會有點擔憂。但開跑後的狀況還不錯,最後以後段前追的方式接近石川佳彥。

訓練量非常大的周俊宏,今年表現非常穩定,原本都是低著頭堅實地前進每一步,終於在比賽將要結束前恢復了原本的配速並仰起頭接受眾人的歡呼與鼓勵。周俊宏最後以204.3公里完成比賽。

最後的兩個小時,跑者們恢復了原本晨醒的生理時鐘。隨著來到會場的人們絡繹不絕地加油聲以及掌聲,跑者們逐漸恢復了跑步能力與水準。也有人想著,這一年的努力就只剩下這一個小時,無論如何都要試著堅持到底。跑步不是一件困難的事,但要跑足24小時則非常困難。

今年在台北超馬跑出225公里的闕鐵城,專心一志地為年底這場東吳超馬賽作準備。儘管比賽過程中一度出現腸胃問題、過度疲勞,在醫護站進行調整,但午夜過後仍要回到場子完成自己的英雄旅程。在天氣、狀況以及眾強環伺的不利情況下,闕鐵城依舊以202公里完成比賽。

最後的一刻,跑者們傾起旗幟越過終點。為這一次的東吳盛會作個圓滿的落幕。

當比賽停止在上午九點時,選手們散落於田徑場周邊各處,等待丈量距離。

在24小時拼鬥下,每位跑者都榨乾了自身的體能與意志。於賽事後半段直追的石川佳彥,最終仍以5.5公里之差輸給伊凡羅培茲。伊凡羅培茲以258.9公里奪冠。

女子團體組受獎:日本、澳洲、紐西蘭
男子團體組受獎:日本、澳洲、印度

今年的東吳大學國際超級馬拉松暨亞太錦標賽,最終圓滿落幕。而在此次亞太錦標賽男子組由日本、澳洲以及印度奪下前三名。女子組則由日本、澳洲、紐西蘭奪下凸台寶座。

本屆共有五位選手達到240公里國際標準:西班牙選手伊凡羅培茲(258.890公里)、日本選手石川佳彥、高橋伸幸、印度選手烏拉斯賀澤利納拉納以及楢木十士郎。讓今年的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再次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