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為什麼要跑步呢?

0
4561

當然,因為她們是人類。

182251_10152846973650192_1327414004_n

*以下為跑友Peter Sagal的分享*

我的3個女兒─15歲、12歲和9歲,她們完全不能理解我對跑步的熱忱,也拒絕和我一起跑步,因為這樣去年我到鳳凰城時,前大學組菁英跑者Victoria Jackson邀我一起跑步,我把握機會。其實有一個迷思─她們跑完後會和男生一樣臭嗎?

我在一項比賽中遇到Victoria(30歲)和她的朋友Andrea Parker(29歲),她們有精實的身材,還有求勝的心理。Victoria不高而且非常精瘦,就像德國工匠製作出來的低風阻的產品。一路上受到鼓舞,她們保證這是一場輕鬆跑,我假設她們是希望如果我跛腳了,將我從痛苦中拉出來。但我面帶微笑開始跟著他們,我的任務就是找出讓年輕女性跑步的原因,希望吸取一些智慧,傳授給我兩個不喜歡動的女兒。

就像一般菁英選手Victoria和Andrea起的很早。當Victoria的朋友在騎自行車時,她在田徑場上練速度;Andrea第一次和爸爸一起跑步,「我們快結束了。」Andrea對我說「我要開始做:『我要加快速度喔!好嗎?』,而且要在我爸爸跑到終點的時候鼓勵他。」

她們都是多項運動員,都是大學畢業,也都選擇了將跑步當作未來謀生的強項,「我在高中時比賽奪冠。」Victoria聳聳肩「但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Andrea進入密西根大學後也加入知名的女子田徑和越野隊,四年來得過9次Big 10 Championships,也創下學校3000障礙的記錄。目前是3000障礙的職業選手。

而Victoria的故事比較曲折,她以運動元獎學金入學北卡羅來納大學,多了一個室友Shalane Flanagan。她在大一的時候繼續跑步,但是沒想到之後患厭食症,對她來說是一場冰雹,當她發現自己吃不下食物,也就表示她不能跑步了,教練幫她拿到了一份就醫授權書,可以讓她繼續領獎學金。

我們跑了5英哩之後,經過乾涸的溪床,我的計畫是讓她們分享自己的故事,速度慢下來到1英哩7分15秒,我繼續問下去,如果她們繼續說,我才可以有多一點喘氣的機會。

所以Victoria花了整個大學時期控制病情,也繼續領獎學金,2006年在亞利桑納州舉辦的NCAA室外田徑錦標賽中贏得10000公尺的冠軍。我猶豫了一下,Victoria期待我接下來的問題: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我在大學時得過厭食症,但並不知道我9歲的時候為此病住院。當我開始沒有食欲的時候,家人以為是跑步引起的。」她加重了語氣「對我來說,每天跑步就是我的解藥,這是讓我覺得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方式,也讓我可以像一般人一樣,在事業上、感情上、自我認同上,都給我信心。」

「跑步…」她說「救了我。」

最後她又跑了一圈,我喘著氣,她們也是滿臉通紅。不過身上的味道很好聞。

我沒有說出來,但其實有一點失望,我本來期待這兩位菁英選手可以說出神奇的話,讓我轉述給女兒聽,激勵她們跟我跑步,「如果你來跑步…」我會這麼說「你可以像她們一樣。」就像這兩位強壯無懼的女性一樣。但是我沒考慮的是她們是菁英選手,身上有贊助約,身體和心智條件跟一般人不同。

當然,她們並不完美,Andrea的傷讓她無法達到國際田徑賽的最佳水準,那一年底又受傷,斷了她的奧運夢,也中止了職業生涯。我們在Victoria身上看到的是,就算是偉大的運動員,也是人類。並沒有完美的跑者,訓練不可能超過身體和心智的負荷。

每個人跑步都有自己的理由。我的女兒也需要像Andrea和Victoria一樣,需要找到自己的理由、速度,甚至是根本不想踏上田徑場或比賽場。跑步也可以拯救她們,不過要用自己希望的方式。

我們恭喜所有抵達終點的人:Victoria的老公、前全美十項運動員Mike,220公分104公斤,他跟Andrea打招呼,和我握手,擁抱她嬌小的妻子,就這樣埋沒在老公的巨大臂膀中。

 

資料來源:Runner’s World

圖片來源:Woman’s Running雜誌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