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厭食的谷底爬起 笑容使Chrissie Wellington更強壯

0
217

Chrissie Wellington學習如何用笑容撐過痛苦
甚至讓她可強壯。

追求人生目標這件事,以Chrissie Wellington來說她非常有說服力。她擁有國際發展碩士學位、並擔任全球組織 parkrun 的健康和福利主管、2017年出版了第二本書、她是一個女兒的母親。

同時她也是四場Ironman世界錦標賽的冠軍得主(2007、2008、2009、2011),兼世界紀錄保持人。

2009年Chrissie Wellington贏得第三座IRONMAN世界錦標賽冠軍。圖片來源。
2009年Chrissie Wellington贏得第三座IRONMAN世界錦標賽冠軍。圖片來源。

Willington也是有史以來最有天分的長距離鐵人三項選手之一,甚至被稱為「耐力神童」。她認為在Kona比賽是一段「舒服的痛苦經歷」。當她在2007年以新秀之姿贏得Ironman世界錦標賽時,她和其他人一樣感到非常驚喜:「我對這場比賽沒有太大的認知,也不知道應該要特別付出什麼努力。」她說:「我就是盡全力去比賽。」

那之後Willington在Kona又拿了三次勝利。

2007年Chrissie Wellington以新人之姿在Kona得到勝利。
2007年Chrissie Wellington以新人之姿在Kona得到勝利。圖片來源。

「儘管我只是個小學生,我仍想要盡全力做到最好。」

無論是獨自一人還是作為英國政府的一名雇員,Wellington多年來一直在世界的偏遠角落旅行,在每一個角落挑戰自己的體能極限。Wellington說:「如果你在喜馬拉雅山以5000米的速度每天騎車10天,每天騎車10個小時,你就不能不培養出精神和體力,而這正是職業運動員的表現。」

Wellington表示她這樣執著、強迫症的個性,從她很小的時候就看得出來一點徵兆。「當我小的時候,我就會想要在學業方面取得成就。有人會問我是否會對自己在運動員上面的競爭力感到驚訝,但我不這麼覺得,它只用不同方式表現出來。」即使作為一個小學生,Wellington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別人,都希望呈現出最有能力的那一面。

從表面上來看,Wellington已經勇敢跨步地接受了所有的挑戰,然而當這個目標和控制驅動的本質已經擴展到生活的其他領域時,她對心靈和靈魂的最大考驗也隨之而來。

曾經歷過厭食症,Wellington靠運動走出新生活。圖片來源。
曾經歷過厭食症,Wellington靠運動走出新生活。圖片來源。

「我喜歡別人說:『你看起來真瘦或是很苗條。』因為那意味著我成功地按照我設定的規則生活。」

「我17歲的時候,一個朋友向我坦言她生病了,是暴食症。雖然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但是那就彷彿像一顆種子,深埋我的心底。」Willington說。「在那之後我沒有以前那麼活躍,我會更容易受雜誌上的圖像和照片影響。有一次學校的牆上寫了:『Chrissie Wellington是渣土!』這嚴重影響了我的自信,但這也為我製造了一個完美的風暴,我開始讓自己生病。」

Willington在曼徹斯特攻讀碩士學位,在那裡每件事都圍繞著如何獲得榮譽,可想而知在這樣互相比較的環境下,Willington力求完美的個性與同儕之間產生激烈的競爭力。

Willington開始跑步並且決定為了倫敦馬拉松而訓練,但是那時候Willington的想法和觀念已經產生扭曲。「我變的更苗條,但是接下來卻逐漸身陷其中,我開始設定目標,例如不吃肉或碳水化合物還計算卡路里。有一個朋友幫我做熱巧克力或蔬菜湯,並試著偷偷加很多脂肪進去,還有我媽媽會來拜訪我,煮千層麵和做餅乾給我,但是我全都拒絕了。」

「我開始睡不好,我的頭髮扁塌下垂而且還會磨牙,每個人都有看到我的模樣,但是我卻喜歡別人說:『你看起來真瘦或是很苗條。』因為那意味著我成功地按照我設定的規則生活。」

一陣子之後Willington終於向她爸媽傾訴自己的狀況。「我以前從來沒有看過我爸流淚,然而他變得非常沮喪,並且帶我回諾福克的家。他們嘗試引誘我吃下蛋糕,他和媽媽盡全力想要幫忙,但我根本無法讓自己吃他們提供的東西。」

Willington去拜訪在倫敦的哥哥(弟弟)Matthew,然而Matthew對Willington講的一席話讓猶如當頭棒喝般打醒了Willington。「他那份堅固的愛告訴我,我是如何影響那些愛我的人。」他對我說:「我們是如此擔心你,但我不知道你在不在乎,一切都是為了你。」

「他拿一面鏡子讓我感到內疚,不是我沒有意識到我是如何傷害了這麼多人,就是也許在內心深處我確實知道,但這太難改變了。我只想到我自己。我設定了一個目標,不管它是否健康,我都要設定目標。但Matthew的方法奏效了,這讓我震驚不已。」

透過坦率的談話和學術研究的推動,Willington搬到了倫敦,這是另一個新的開始。這次她全心全意投入到學習馬拉松,在過程中她也意識到正確加油的必要性。「以及放掉一些我為自己立下的那一些限制性的規定。」Willington下定決心。

「我很感激我可以找到一件事我是如此擅長,這個天分是我以前自己都不知道的。」

Wellington愛上鐵人三項。圖片來源。
Wellington愛上鐵人三項。圖片來源。

當從長跑變成鐵人三項,一個快速上升且意想不到的運動生涯開始發展。生性好強的Wellington,在同意服從訓練風格相當專制的澳大利亞教練Brett Sutton之後,也有了收穫。

「Brett看著我就知道我有進食障礙。」Wellington控制著她吃的東西,但她後來也體認到鐵人三項是為了提高表現力,專注於在運動中實自身潛能,而不是減肥、或看起來有某種特定的管道。

「我有用訓練取代飲食控制嗎?是的,當然。」29歲的Wellington決定要成為職業選手:「我有控制欲且容易上癮的個性,那是不健康的嗎?是的。我是否很容易受到過度訓練?會的。這也是其中一個為什麼我需要一個教練的原因。」

Willington知道她在眾多運動項目之中找到一個家,儘管她首場賽事多麼令人懷疑,她還是像火箭依樣在這項運動中崛起,她是一個由熱騰騰、充滿喜悅的引擎驅動的一個等待中的人才。

Wellington用笑容回應群眾。
Wellington用笑容回應群眾。圖片來源。

學習如何用笑容撐過痛苦,
甚至更強壯。

一個能量如此強大的女人,是否可以從中獲得樂趣?

Wellington接受群眾歡呼。圖片來源。
Wellington接受群眾歡呼。圖片來源。

事實上,她可以。這個笑容是真的。這份喜悅是發自內心的。「我很感激我可以找到一件事我是如此擅長,這個天分是我以前自己都不知道的。」她說:「我非常高興。」

在短暫的五年職業生涯裡,Wellington建立一個充滿競爭力的履歷,就像一個全能的菁英鐵人三項選手。她刷新Paula Newby-Fraser在Kona的場地紀錄,並且與Mirinda Carfrae並駕齊驅,她是這項運動以來數一數二的跑者。

經歷這一切後,Wellington笑了、她笑得欣喜若狂,她為自己歡呼、為群眾、為她的對手。她在終點線上翻滾,如果你看了她的比賽,你會發現她的喜悅具有感染力,那就是重點所在。

Wellington開心的在終點線翻滾。
Wellington開心的在終點線翻滾。圖片來源。

「我愛鐵人三項。」Wellington說。

Welligton贏得四次KONA冠軍榮耀。圖片來源。
Welligton贏得四次KONA冠軍榮耀。圖片來源。

參考文章:Chrissie WellingtonThia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