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徑菁英踏上環法公路車賽 告訴你有甚麼不同

0
3349

加拿大職業自行車選手Mike Woods,在青少年時期就可以在四分鐘內跑完1英里(約1.6公里),清楚地讓我們知道他在自行車的表現也像跑步一樣優秀。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成長於加拿大渥太華的Mike Woods熱愛跑步。年僅18歲時在1.6公里就取得3分57秒48的個人紀錄,因此他夢想能以跑者的身分參加奧運。然而,從在密西根大學跑步開始,一連串的腳部壓力性骨折困擾他多年,最後使他退出跑步這項運動。

在初期受傷的時候,Woods改在自行車上做訓練,每次訓練時間長達3到4個小時,發現這能讓他以相當不錯的體型回去跑步。但是,只要開始跑步或從事高速的間歇訓練,腳傷就復發。2011年時,25歲的Woods才剛接受完另一個手術,就面臨再一次的骨折。當時的女友也是現在的妻子Elly說服他嘗試騎自行車。

Woods在自行車運動起步晚,而且選手不能只參加職業自行車隊的選拔。然而,一連串的好運,以及因練跑造就的極佳有氧耐力,使他進展得比大多數人還快。Woods代表加拿大參加2016年里約奧運,現在,以32歲的年紀,第一次參加環法公路車賽,所屬的車隊是EF Education First。(紐約路跑協會前執行長Mary Wittenberg現為EF職業自行車隊主席。)

Woods環法自行車賽的前7站積分總排名在第九名,但在7月13日第8站中發生撞車事故,使排名當場下滑。7月12日他對Runner’s World雜誌談到跑步和騎自行車如何相似、此次環法賽的總體目標,和他仍然支持的跑者。

有任何事情跑步選手可以拿來與環法自行車賽比較嗎?多天數又多站的比賽,像是超級馬拉松或是緊湊的賽道競賽季節之類的?

沒有(笑),這些與環法賽大相逕庭。我從未參加過超級馬拉松,但我太太有。事實上,我知道那對耐力是真實的考驗,尤有甚者,參加100公里競賽或是美國巴克利馬拉松(Barkley Marathons)。我相信那對耐力是更艱鉅的挑戰。但是,職業自行車賽超級競爭的特性加上耐力的考驗,是跑步所沒有的,如過這樣說能讓人易於瞭解的話。

田徑菁英級賽事,在這部分有點類似職業自行車賽。但是不需要連續21天每天跑1500公尺或是馬拉松。即便在超級馬拉松的世界,也沒有如此的專業級水準。此次參加環法賽的176位選手,每一位都是職業級車手。也因此,就競爭強度來說與跑步有相當大的差異。

此外,這項運動就健康方面來說,比跑步比賽更具有風險。也許有點像Kilian Jornet所做的在山路上衝刺,危險程度就像我們在比賽中所做的事情一樣,但也不全然相同。

是因為撞車事故可能會造成傷亡嗎?

是的。有大型的撞車事故和嚴重的撞車事故。我的隊友Tejay van Garderen撞車事故非常嚴重,使他身受重傷。他在前5公里的的地方出事,很可能撞斷了拇指或是手部某個地方,此外,全身都有瘀傷。然而,他還是騎完今天的230公里。〔編注:van Garderen在前述的撞車事故後必須退出環法賽。〕

我在跑步比賽中曾落敗好幾次,每次我都會承擔責任,就像承擔自行車比賽中任何形式撞車的責任。

什麼是你在跑步時就具備的而成功轉化到自行車比賽的呢?

我在1500公尺田徑賽中學到的技巧仍沿用至今,像是在身體飽受煎熬的狀態下做非常重要的決定。在1500公尺高層級錦標賽中,你真的必須在身體受苦和處於極限的情況下,保持鎮定和機敏。那絕對與騎任何山頂和爬坡相似。

此外,我覺得與自行車選手相比,跑者是比較好的訓練人員。尤其是受田徑運動的影響,跑者非常擅長訓練,而自行車選手則不那麼擅長。直到最近幾年,自行車選手有點開始知道該怎麼做強度訓練和間歇訓練。我認為這兩件事情非常成功地轉化到自行車運動。

開始騎自行車比賽時,有件事讓我稍微感到文化衝擊,就是知道很多自行車選手會在騎自行車時,停在咖啡店喝杯咖啡。你的跑步心態,是受成長過程中所看的電影–改編自長跑選手Prefontaine生平的〈永無止境〉所影響,認為所有這些人都非常賣力地訓練。成長過程中,我認為必須不停地接受極度艱苦的訓練。你不能濫用長跑,必須平均每天跑6分鐘1.6公里的路程。但是,和一堆自行車選手出去騎車,他們會相當願意停下來喝杯咖啡。總是會停在路邊吃塊蛋糕。當需要的時候騎得很輕鬆自在。比較注重於自得其樂。

照片來源:cyclingtips
照片來源:cyclingtips

你已開始融入這個文化嗎?現在會停下來喝杯咖啡嗎?

現在我幾乎都會停下來喝杯咖啡。我很喜歡。一天至少一次。但我的特長是我仍然會做間歇訓練,很多自行車選手做的比我還少得多。訓練的強度也比我輕的多。但是由於我的田徑背景,一周做三組間歇訓練和完成艱難的長跑,我發現在精神上能更好地處理這樣的訓練量。

有什麼是跑步完全無法轉化到騎自行車的呢?

第一次騎自行車比賽,我花了好一陣子調整自己。如果參加跑步比賽時超過自己的體力極限,就會疲倦到無法繼續跑下去,無論是怎樣的情況,你基本上就是完了。基本上就是在走路,比賽結束。

你將不會有好的表現。你總是有點將自己推向極限。但是從不會真的想要跨越那條紅線。但是,在騎自行車時。由於車子非常有效率又有下坡,加上擋風又非常重要,實際上常常會跨越自身的極限以嚇唬對手。

譬如在200公里的比賽,你必須以盡全力騎140公里爬坡的力氣來比賽。我心裡的跑者魂會說:「天哪!我無法維持這個步調。」但是身為自行車選手,得了解你不需要維持那種步調。因為會遇到下坡,可以恢復體力,再回到原先的狀態。在自行車賽中,全賴於在比賽中多次超越自身極限,並在精神上處理這些狀況。

第一次比自行車賽時,我遭到進攻會非常擔心耗盡體力或過度疲累。就不會跟上去。但事實上,我了解到我們會遇到下坡可以充分地恢復體力,然後會想:「我應該跟上那個進攻的人。」

你非常擅長爬坡。Mary Wittenberg說那就像你在自行車上跑步。請問是什麼意思呢?

我在很年輕時就非常熱愛跑步。整個青少年時期都是田徑跑者的身分。因此,我認為自己發展出以跑步姿勢產生非常強大動力的這種自然能力。與很多其他職業自行車選手/同儕相反,他們很習慣在自行車上彎曲上半身,那也是為何在計時賽中,當真的需要在車上盡可能壓低身體時,我做得比較沒那麼好。然而,需要在車上站立和爬坡時,擋風較不重要,可以站起來,受到空氣動力學的影響較小,我專精於此。我僅僅是試著在自行車上跑步。爬坡的坡度越陡就越難騎,我會表現得比較好,因為可以在車上站起來的時間變長,也可以維持在跑步姿勢久一點。

照片來源:businessinsider
照片來源:businessinsider

會有其他四分鐘內跑完1.6公里的田徑選手,可以像你一樣在自行車賽中同樣表現傑出嗎?若是有人能將Ben Flanagan帶離密西根,並將他黏在自行車上,在若干年後他就會成功嗎?

不會,我不認為會(笑)。但在密西根的隊友Nick Willis,我認為他確實會是個優秀的自行車選手。Nick在2008年北京奧運1500公尺獲得銀牌,2016年里約奧運獲得銅牌。Nick是位相當優秀的跑者,但他更是一位高明的戰術家。

當我還是跑者,Nick在比賽方面教了我很多。他所教的一些技巧,現在我仍使用在自行車比賽中。Nick曾告訴我:「機會之門永遠敞開。」他以緊挨著欄杆跑步出名,然後就等待、等待再等待。大家看著他跑都非常沮喪。他一直緊挨著欄杆跑,但是機會之門永遠敞開,他總是能創造出好的結果。所以,我總是試著像他一樣保持冷靜,我想那是Nick可以成為優秀自行車選手的一個原因。

但是大部分的跑者並不善於轉換成自行車選手,因為跑者極度專注於訓練和數字,是徹底的跑步怪胎。而在自行車賽中,你必須同時專注於技術和策略方面的事情。必須非常熱衷於學習技巧。下坡、確定主車群的位置和成為全方位的運動選手。我想對許多欲轉換成自行車選手的跑者來說,這是最大的困難。

你現在的體重較以往重還是輕呢?

我現在才注意到以前身為跑者時的體重。這花了我一些時間。剛開始成為自行車選手時,體重變重。但現在我跟當年跑1.6公里4分鐘時的體重一樣重。(Woods約173公分,60公斤。)

你因跑步受傷而在自行車上訓練時,是在自行車上的何項訓練讓你或你的太太覺得你也能擅長騎自行車呢?

最初,我只是做大部分跑者會做的交叉訓練,就是騎而已。我會騎三個小時的路程。從跑步的角度來看,真的是個讓人大開眼界的經驗。經過一個暑假的騎車訓練,我回到國家大學體育協會(NCAA)參加最後一年的越野跑競賽。而在那個賽季,我有個很棒的開始。在印第安那州特雷霍特舉行的Pre-Nationals越野跑中,取得第七名的成績。我認為有這樣的成績,一定和在自行車上所累積大量的有氧基礎有關,這不太可能藉由跑步來達到相同的程度。

因為跑步更加耗費體力,我發現自己被能承受訓練的時間所限制。然而在自行車上,我可以輕易地騎3或4個小時,並累積更多的有氧基礎。所以,我覺得那對我有所幫助。

在我處於非常糟的情況且不再參加跑步比賽時,我開始轉而參加自行車比賽,而不僅是把騎自行車當作訓練。我非常想念跑步時競爭的感覺。非常懷念參加比賽。我嘗試參加自行車賽因為我想要再次在比賽中競爭。

你曾經當過游泳選手嗎?鐵人三項在你未來的規劃中嗎?

有,若我的自行車選手生涯接近尾聲,會很樂意參加鐵人三項比賽。那毫無疑問是我的目標。我游泳並不差,但不幸的是我的腳傷不會完全復原。我有多處舟狀骨壓力性骨折以釘子固定住。我認為我的腳可以承受得住跑馬拉松。我剛發現到跑得非常快,大約每公里2:30s(每英里4:01),會讓我的腳支撐不住。但是低於前述的速度,我的腳還可以應付得來。理想的狀態是我的腳可以支撐完一場馬拉松。

你仍然在跑步嗎?

我會跑非常短的時間,約10或15分鐘。很明顯的我現在沒有在跑步,因為正在比賽。幾年前參加人生第一個大環賽事時,真的讓我大開眼界,讓我了解到我在那個月或許只走了5公里的路。那樣並不健康。我認為人類應該要跑步。我熱愛跑步。我覺得每個星期跑步一到兩次,只是讓我維持那種衝擊的調適,讓我更健康,使我在賽季之間更容易轉換到跑步。

你仍然關注NCAA跑步賽事和職業賽事嗎?

我仍然事跑步迷,我熱愛跑步。那是我的罩門,這麼久以來我為跑步活著和呼吸著。沒錯,我至今仍關注跑步賽事。我毫無疑問地支持Ben Flanagan還有所有的加拿大選手:Justyn Knight。Mohammed Ahmed剛已低於13分鐘的成績跑完5公里。那真的非常令人高興。當然,我總是會為Willis加油。若很不理性地比較,我會說:「我也有可能參加那場比賽」,但事實上完全不是那樣。

你會優先支持加拿大選手還是密西根的選手?

我是道地的加拿大人,所以優先支持加拿大選手,再來才是密西根的跑者。

跑步選手對自行車賽最常有的誤解是什麼?

這真是個好問題。我以前常以跑者的角度觀看環法賽,總會比較不同自行車選手當天的表現。如果我看到跑者排第40名或第50名,我會說:「喔!表現得不差,他在176位選手中排在第50名,並不是糟糕的成績。」但是自行車選手對成績的看法並不是如此。

自行車選手只在乎兩件事情:積分總排名和贏得單站冠軍。所以他們只在乎贏得單站冠軍或讓隊友贏得單站冠軍,或是讓他們的隊友或是整個車隊的積分總排名排在前十名以內。因此,若是有選手排在第30名,沒有自行車選手會在乎那個成績。很有可能那位選手是為了促成另外一位選手贏得單站冠軍或是取得積分總排名第一。跑者看待成績的方式並不是自行車選手看待成績的方式。

內容來源:SARAH LORGE BUTLER JUL 15,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