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想練我不會逼你。」鐵人三項選手背後的支柱:田偉璋

0
1332

「菁英組準備下水!」當所有人的目光焦點都在跳水台的選手身上,有一個人卻低著頭、表情嚴肅看著手上的碼表。當鳴笛聲響起,那個人手指一按、抬起頭,緊盯水面那陣陣水花。

那人有著高大魁武的身材,眼鏡底下是阿美族深邃的輪廓,他是包辦 2019 宜蘭梅花湖全國鐵人三項錦標賽男女組冠軍的教練:田偉璋。

曾擔任鐵人三項國家代表隊教練的田偉璋,可說是「閱選手無數」,包括首次代表臺灣出賽亞運會的楊茂雍、丸鐵教練郭修森、李瑋、徐培嚴、三鐵宙斯李宙諺、Waypoint 教練林群馨、吳冠融、康軒鐵人邱韋強、職業超鐵選手謝昇諺、謝育宏以及剛在 8 月份完成東京奧運測試賽的張綺文與郭家齊…,幾乎你想得到的一線選手,幾乎都接受過田偉璋的指導。

「還有目前已經成為桃園鐵人三項隊教練的簡微禎、謝翰霖、張蘿苡…,啊!那個張蘿苡很厲害,當時她幾乎是稱霸台灣女子組…。」只要說起學生,田偉璋就像打開話夾子般,滔滔不絕。

阿曼亞洲沙灘運動會。由左到右:陳培溫、郭修森、楊茂雍、張蘿苡、田偉璋。
阿曼亞洲沙灘運動會。由左到右:陳培溫、郭修森、楊茂雍、張蘿苡、田偉璋。
2014年亞洲沙灘運動會,台灣得到團體銀牌。由左到右:謝昇諺、張嘉家、徐培嚴、黃于嫣、田偉璋。
2014年亞洲沙灘運動會,台灣得到團體銀牌。由左到右:謝昇諺、張嘉家、徐培嚴、黃于嫣、田偉璋。
2015年世界中學鐵人三項。由左到右:田偉璋、黃于嫣、季胤呈、張婷婷、林志峰。
2015年世界中學鐵人三項。由左到右:田偉璋、黃于嫣、季胤呈、張婷婷、林志峰。

然而似乎很難想像眼前這位神情害羞,說話語氣平實的田偉璋教練,是如何鍛鍊出擁有鋼鐵般心智的鐵人三項選手?田偉璋又是如何與學生建立起如師、如父甚至超越家人的信任感?

不醉不成鐵人  半茫買酒看到統一盃海報

田偉璋出生於臺東,從小就喜歡運動,田教練笑說偷摘西瓜、挖番薯就是他的童年,每到暑假海邊更成了田偉璋的遊樂場。好動的他瞞著家人偷偷加入田徑隊,並在高二那年一舉達標縣運會 5000 公尺項目標準,也因此獲得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的參賽資格。

高中畢業田偉璋決定報考臺北體專(現為臺北市立大學),但沒想到在田徑考試前夕卻因為腳傷沒辦法應考,田偉璋靈機一動想到國小有打過軟網,就以網球專長報考,後來竟然也讓田偉璋順利通過考試,並於大二時再申請回到他最熱愛的田徑隊。

然而當時田偉璋對臺北這座新鮮的城市有太多嚮往,田偉璋透露自己大一的生活除了訓練、上課之外,每天都有戶外活動(酒攤),「幾乎是天天喝當水喝,哈哈哈。」

「大學二年級的某一天晚上,系上為大一學弟妹舉辦迎新會,我則被學長叫去買飲料(啤酒),所以我是在有點半茫的狀態下走進北寧路上的 7-11。」半茫半醒的田偉璋看到了貼在超商店門上的《統一盃》鐵人三項賽事簡章海報,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不然我去試試看好了。」

就這樣,田偉璋參加了他人生中第一場鐵人三項賽。

田偉璋從只會蛙式的鐵人,蛻變成一位可以與泳隊選手互相比拚的好手。
田偉璋從只會蛙式的鐵人,蛻變成一位可以與泳隊選手互相比拚的好手。

救護車就在身後,走也要走完

「那個時候對鐵人三項完全沒概念。」田偉璋回想第一次比賽的經過,一下水就不顧一切的往前衝!先是用蛙式游完 1.5 公里,成績約 30 分鐘;接下來再騎上跟朋友借來的自行車,用盡全力拚完 40 公里;到了最後一個路跑階段,田偉璋雙腳抽筋,痛到在路旁休息。當時有一位阿伯見狀跑經田偉璋身邊說:「肖年誒,抽筋了齁,前面跑太快了齁。」

一句嘲諷的玩笑話並沒有擊倒田偉璋,反而激起田偉璋的好勝心,當下他下定決心:就算用走的,我也要走完!最後田偉璋以 1 小時 20 分走完 10 公里。「那個時候還有救護車跟在我後面,但我就是不上車。」

既然第一場比賽經驗如此痛苦,為什麼還有第二場?第三場?田偉璋說:「我一定要幹掉那些阿伯。」

脫個卡鞋都可以那麼帥。
脫個卡鞋都可以那麼帥。
大三時期的田偉璋,戴眼鏡跑步也很帥。
大三時期的田偉璋,戴眼鏡跑步也很帥。

埋下奧運種子:「可以去奧運嗎?真的嗎?」

「為了專心訓練,我搬出宿舍,生活不是打工就是訓練。」田偉璋不再天天跑酒攤,取而代之的是規律且嚴謹的訓練,不只是學校老師,連身邊的朋友都意外田偉璋因為鐵人三項竟能有如此大的轉變,「同學都說我瘋了。」

為了學會自由式,田偉璋花了三年鑽研動作與技巧,到後來田偉璋 1500 公尺已經可以游進 19 分!「當時學校沒有專業的鐵人三項指導教練,所以我遇到問題只能往圖書館跑,一堆英文書都看不懂,只能翻字典慢慢查,但後來翻譯機發明之後,速度有比較快,」田偉璋說:「我有一個習慣就是看到好的資料會留起來,直到現在都是如此。」

幾年下來,田偉璋也陸續結交到許多鐵人三項愛好者,他終於可以不用全靠自己單打獨鬥,偶爾和朋友們一起練習、交換心得,更自費出國比賽。當時的運動媒體更給了田偉璋與林金財、賴曉春與許延賓等四人一個稱號:「臺灣鐵人 F4。」

由左2到右:林義傑、田偉璋、賴曉春、林金財。高雄西子灣鐵人二項(游跑)。
由左2到右:林義傑、田偉璋、賴曉春、林金財。高雄西子灣鐵人二項(游跑)。
賴曉春(左)是田偉璋(右)的學弟,而原本練撐竿跳的賴曉春,也被田偉璋說服開始接觸鐵人三項。
賴曉春(左)是田偉璋(右)的學弟,而原本練撐竿跳的賴曉春,也被田偉璋說服開始接觸鐵人三項。

有了訓練夥伴的田偉璋,成績更是蒸蒸日上。1999 年田偉璋的亞洲排名一度前進到第 11 名,甚至有望爭取 2000 年雪梨奧運的亞洲外卡資格。「可以去奧運嗎?真的嗎?」雖然最終田偉璋因為環境、工作等因素沒能入選,但奧運的種子已悄然埋在田偉璋心底。

1998年田偉璋(右2)到德國基爾參加世界大學鐵人三項錦標賽。
1998年田偉璋(右2)到德國基爾參加世界大學鐵人三項錦標賽。
田偉璋(左2)積極征戰各大國內外賽事,也屢屢獲得好成績,並在他心中埋下了奧運夢。
田偉璋(左2)積極征戰各大國內外賽事,也屢屢獲得好成績,並在他心中埋下了奧運夢。

從選手到教練:「那是一個鐵人聖經還沒被翻譯成中文的年代。」

2001 年,田偉璋從軍中退伍,開始在單車行工作;婚後田偉璋也選擇在高雄師大附近經營起自己的單車店。脫離鐵人三項選手生活,將重心全放在工作與家庭的田偉璋,到底又是如何成為鐵人三項教練的呢?

楊茂雍(右1)、田偉璋(左2)。
楊茂雍(右1)、田偉璋(左2)。

「我要裝休息把。」一位青少年牽著單車走進田偉璋的單車店,劈頭就說。

「為什麼要裝休息把?」田偉璋反問青少年,青少年回答:「我要練鐵人三項。」

這位青少年不是別人,他就是代表臺灣首次參加亞運會鐵人三項的楊茂雍

當時楊茂雍就讀文山高中游泳隊,聽聞有一位鐵人三項退役國手在高雄開單車店,便過來尋求協助。就這樣,田偉璋走上了鐵人三項教練之路。

雖然田偉璋從大學開始就從書上累積不少訓練知識,也能依著自身的豐富比賽經驗分享,但說到底,教練與選手所需具備的能力完全不同。田偉璋表示,在那個連《鐵人三項聖經》都還沒被翻譯成中文的年代,一開始只能從三個運動單項的書籍個別找答案,而當遇到無法解決的狀況時,就會上網研究國外網站的資訊並加以研究,其中面對到自己較不擅長的游泳領域,更需要花多倍的心力去鑽研箇中道理。

如師如父的信任感:「希望學生可以給我任何回饋。」

與單方面的布達指令相比,田偉璋更注重雙方溝通與回饋:「我很希望學生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馬上跟我反映,因為如果只依靠教練去發現問題,往往都已經過了修正的關鍵期。」在一來一往的溝通過程中,田教練的角色並非高高在上、不容挑戰,而是可以與學生互相討論的朋友

細數歷年來指導過的選手,田偉璋總是能一一描述出他們的個性與特質:「楊茂雍個性比較悶騷、固執,有時候練習完,不回家就泡在我的車店裡、謝昇諺待人處事比較圓融、而罐頭(吳冠融)活潑開朗、出頭(台語:鬼點子)很多。」從他口中可以聽得到他對每位選手的觀察。

林群馨與田偉璋。
林群馨與田偉璋。

大至訓練方法、小至太晚睡等生活雜事,幾乎都是田偉璋的「管轄範圍」。

為了拚戰東南亞運動會而來到台灣與屏科大鐵人隊一塊訓練的新加坡選手 Ethel 說:「有一次我因為玩手機比較晚睡,隔天早上田教練就問我說:『你昨天是不是很晚睡?我看到你還在線上。』」

新加坡鐵人三項選手Ethel (右)今年夏天來到台灣尋求田偉璋的指導。
新加坡鐵人三項選手Ethel (右)今年夏天來到台灣尋求田偉璋的指導。

2019 年田偉璋帶領張綺文、郭家齊拿下全球僅有 65 張門票的東京奧運測試賽資格,然而卻因為相關政策限制,田偉璋無法陪同選手前往東京,儘管如此,在出發當天的凌晨田偉璋仍準時到機場替選手們送機,更透過網路隨時關心綺文和家齊在日本的狀況。

「比賽前一天晚上我與綺文、家齊通電話,就感覺到綺文在講話過程中有點漫不經心,聽得出來他們很緊張。我叫她們用冥想的方式緩和情緒,綺文直接回我說:『是打坐嗎?』」

田偉璋因故無法陪同張綺文和郭家齊到日本參加奧運測試賽,特別在出發當日到機場送機。
田偉璋因故無法陪同張綺文和郭家齊到日本參加奧運測試賽,特別在出發當日到機場送機。
田偉璋、郭家齊、張綺文也跟風到彰化埔鹽順澤宮朝聖。
田偉璋、郭家齊、張綺文也跟風到彰化埔鹽順澤宮朝聖。

16 年來的教學動力:「我要帶選手去奧運。」

「最初當教練、帶選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希望把臺灣的鐵人三項成績與知名度再往上推。」2003 年,田偉璋帶領楊茂雍等選手到世界各地參加比賽,成績從 10 名之後,躋身至前 5 名之列,田偉璋相信若能提升鐵人三項選手在國際間的成績,或許就可以吸引媒體去關注,並讓許多選手相信,鐵人三項這個項目是可以練的、是有未來性的!

希望可以將選手送到奧運,達成自己選手時期未完成的夢。」一句話道出田偉璋心中強大的奧運夢想。2019 年 8 月,張綺文與郭家齊為臺灣搶下有史以來首兩張鐵人三項奧運測試賽門票,過去總覺得遙不可以及的奧運,在田偉璋的眼裡並非不可能。「我是一位如果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就會持續在做,除非哪一天這個念頭不見才會停止吧。滿『鐵齒』的。」

2013年李宙諺(右)在菲律賓亞錦賽得到台灣史上第一面獎牌。
2013年李宙諺(右)在菲律賓亞錦賽得到台灣史上第一面獎牌。

訓練模式不斷修正:「留下好的,捨棄不適用的。」

當 2019 東京奧運測試賽名單確定時,田偉璋接到現為 焦耳極限鐵人三項訓練中心教練 李宙諺 打來的電話,李宙諺說:「恭喜教練,學弟妹的表現越來越好了。」田偉璋回答:「那是因為有你們。」

田偉璋表示,每一個階段、每一批選手,都讓他有所收穫與成長;從書本上可以取得很多知識,但書本上的數據終究是從頂尖選手訓練中分析出來的,再由學者印證理論印而成立。訓練模式和運動科學要如何套用在其他選手身上,並且從學生身上獲得回饋再加以整理分析,這就是身為教練應該去研究的事情。

田偉璋說,張綺文曾經問過他:「教練,為什麼你的東西一直在變?為什麼這一陣子練的東西不一樣了?」這一路上,田偉璋不斷尋求什麼才是對學生最好的、有效的,「把好的訓練方式留下來、不適用的捨棄。」田偉璋說:「我在想除了藉由運動科學訓練介入之外,是否有別的方式可以幫助選手更進一步的方法。」

田偉璋和郭家齊在成都世界盃。有教練在選手會比較安心。
田偉璋和郭家齊在成都世界盃。有教練在選手會比較安心。
田偉璋教練再成都世界盃上,幫家齊處理單車問題。
田偉璋教練再成都世界盃上,幫家齊處理單車問題。

最害怕的是看不見未來:「是我太執著了嗎?」

然而有時田偉璋也會對這個看不見的夢想感到徬徨,「這幾年覺得有點累了,」田教練話鋒一轉:「每隔四到五年,學生首先面臨的就是生計問題,在畢業前夕選手難免會分心、動搖,而我也會被他們所影響,」田教練說:「好不容易把選手帶起來,卻因為各種原因中斷,反覆幾年後我開始對奧運產生懷疑,是我太執著了嗎?到底還要不要繼續下去?」

「我不會去逼選手,除非你希望我逼你,因為這個項目需要自發性。」田教練談及此話題時的神情略顯擔憂,「這幾年我一直思考為什麼選手會放棄?是我太執著在追求奧運?還是因為選手付出那麼多,身為教練的我卻沒有辦法創造那個保障的環境給他們?」

為了解決多年來選手生涯的困境,田偉璋希望在未來有機會可以「成立職業隊」。儘管在臺灣成立鐵人三項職業隊的困難度相當高,但是從田偉璋堅定的眼神看起來,你似乎可以預見這位「固執」又「鐵齒」的田偉璋,接下來會為了另一個夢想傾注所有。

創辦鐵人私塾  傳承經驗、傳遞夢想溫度

近年卸下鐵人三項國家隊教練身分的田偉璋,在屏東科大鐵人三項隊擔任總教練,同時也創立一個鐵人三項訓練品牌《鐵人私塾》。

「成立鐵人私塾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要讓游泳不好的運動愛好者,踏出挑戰鐵人三項的第一步。一般市民在訓練上面有時候找不到方法,花了很多時間卻總是在原地打轉。」

「菁英選手和一般素人的訓練方式其實沒有太大的不同,同樣都以運動科學為底,修正動作與安排課表;唯一有差別的只是訓練強度的不同。」

「我的教育方式是從快樂中學到一些技術面的東西,讓一般市民朋友也能成功挑戰鐵人三項運動。」

鐵人私塾游泳團客班,田偉璋親自下水指導學員。
鐵人私塾游泳團客班,田偉璋親自下水指導學員。

夢想如陳年好酒  釀造自己的擇善與固執

訪談的最後,田偉璋對著鏡頭想錄段影片給完成東京奧運測試賽的張綺文與郭家齊,但錄不到一分鐘卻逕自喊卡,紅著眼眶說:「不行、不行,這我要喝一點酒才能講!」

在與田教練談話的過程中,其實感受得到在那靦腆的笑容下透露出的不安與無奈,田教練坦承偶爾會因為不順遂的人事物而陷入低潮情緒、牽累他人,但是他知道必須趕緊振作,因為還有學生需要他。

圖片來源:田偉璋
圖片來源:田偉璋

當初那個因為買酒而遇見鐵人的台東小子,已變成心思細膩、處處為學生著想的田教練;沒有高高在上的大放厥詞,也沒有輕易低頭的委屈求全,無論是奧運還是鐵人私塾的教學夢,在旁人看來或許有點傻,但這是田教練一路走來的擇善固執。

圖片來源:田偉璋
圖片來源:田偉璋

鐵人私塾官方網站

【延伸閱讀】

是天使還是魔鬼教頭? 你不知道的田偉璋15件大小事

喝了再上 田偉璋演講初體驗圓滿落幕

台灣鐵人歷史新頁 張綺文與郭家齊續寫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