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鐵人的擇善與固執 田偉璋:我要帶學生去奧運

0
187

「菁英組準備下水!」2019 梅花湖錦標賽下午一點,當所有人的目光焦點都在跳水台的選手身上,有一個人卻低著頭、表情嚴肅看著手上的碼表。當鳴笛聲響起,那個人手指一按、抬起頭,緊盯水面那陣陣水花。

那人有著高大魁武的身材,眼鏡底下是阿美族深邃的輪廓,他是包辦梅花湖錦標賽男女組冠軍的教練,田偉璋。

曾擔任鐵人三項國家代表隊教練的田偉璋,可說是「閱選手無數」,包括首次代表台灣出賽亞運會的楊茂雍、丸鐵教練郭修森、李瑋、瘋三鐵X全方位教練徐培嚴、三鐵宙斯李宙諺、Waypoint教練林群馨、吳冠融、康軒鐵人邱韋強、IRONMAN職業選手謝昇諺、謝育宏以及剛在8月份完成東京奧運測試賽的張綺文與郭家齊…,幾乎你想得到的一線選手,幾乎都接受過田偉璋的指導。

只要說起學生,田偉璋就像打開話夾子般,滔滔不絕,「還有目前已經成為桃園鐵人三項隊教練的簡微禎、謝翰霖、張蘿苡…,啊!那個張蘿苡很厲害,當時她幾乎是稱霸台灣女子組!」田教練繼續說,留下早已瞠目結舌的我們。

然而似乎很難想像眼前這位神情有點害羞,在講起與學生互動的趣事時,臉上更會不經意流露出靦腆微笑的男子,是如何鍛鍊出擁有鋼鐵般心智的鐵人三項選手?他又是如何與學生建立起如師、如父甚至超越家人的信任感?

阿曼亞洲沙灘運動會。由左到右:陳培溫、郭修森、楊茂雍、張蘿苡、田偉璋。
阿曼亞洲沙灘運動會。由左到右:陳培溫、郭修森、楊茂雍、張蘿苡、田偉璋。
台東鐵人三項賽事。第一排由左到右:徐培嚴、郭修森、邱韋強。
台東鐵人三項賽事。第一排由左到右:徐培嚴、郭修森、邱韋強。
2014年亞洲沙灘運動會,台灣得到團體銀牌。由左到右:謝昇諺、張嘉家、徐培嚴、黃于嫣、田偉璋。
2014年亞洲沙灘運動會,台灣得到團體銀牌。由左到右:謝昇諺、張嘉家、徐培嚴、黃于嫣、田偉璋。
2015年世界中學鐵人三項。由左到右:田偉璋、黃于嫣、季胤呈、張婷婷、林志峰。
2015年世界中學鐵人三項。由左到右:田偉璋、黃于嫣、季胤呈、張婷婷、林志峰。

不醉不成鐵:「半茫狀態下決定參加比賽。」

出生於台東的田偉璋,從小就喜歡運動,「像個野孩子到處亂跑。」田偉璋笑說偷摘西瓜、挖番薯就是他的童年,每到暑假更是常往海邊跑。好動的他瞞著家人偷偷加入田徑隊,並在高二那年憑著優異的運動天分,於縣運會5000公尺項目達標,因此獲得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的參賽資格,奠定日後田偉璋報考臺北體專(現為台北市立大學)的堅定信念。

然而田偉璋在報考北體時,卻因為腳傷沒辦法考自己擅長的田徑專項,他靈機一動想到國小有打過一陣子的軟網,上了國高中也偶爾會跟之前軟網的隊友一起打網球,所以還算有網球底子田偉璋毅然決然以網球專長報考,沒想到後來也順利地通過考試進入北體網球隊。田教練說他剛到台北讀書時,對新鮮的環境有太多嚮往,大一的生活除了訓練、上課之外,每天都有戶外活動(酒攤),「幾乎是天天喝當水喝,哈哈哈。」田偉璋說完也不禁大笑。

渾渾噩噩升上大二後,內心還是非常熱愛跑步的田偉璋,決定跟網球專長教授提出想轉項回到田徑隊。「大學二年級的某一天晚上,系上為大一學弟妹舉辦迎新會,我則被學長叫去買飲料(啤酒),所以我只好在有點茫的狀態走進北寧路上的7-11。」半茫半醒的田偉璋偶然在便利超商看到統一盃鐵人三項賽事的簡章,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不然我去試試看好了。」

就這樣,田偉璋參加了他人生中第一場鐵人三項賽。

與鐵人的第一次:「我一定要幹掉那些阿伯。」

「那個時候對鐵人三項完全沒概念,」田偉璋回想第一次比賽的經過:「一下水就不顧一切的往前衝!1.5公里,我用蛙式游了30分鐘。」接下來田偉璋騎上跟朋友借來的自行車,硬拚完40公里;到了最後一個路跑階段,田偉璋已經因為雙腳抽筋痛到在路旁休息。一位阿伯跑經過田偉璋身邊說:「肖年誒,抽筋了齁,前面跑太快了齁。」

這句不經意的話非但沒有擊倒田偉璋,反而讓好勝心強的他下定決心:就算用走的,我也要把10公里走完!最後田偉璋以1小時20分走完最後一個項目。「那個時候還有救護車跟在我後面,但我就是不上車。」田偉璋說。

既然第一場比賽經驗如此痛苦,為什麼還有第二場?第三場?田偉璋嘴角微微上揚說:「我一定要幹掉那些阿伯。」

田偉璋從只會蛙式的鐵人,蛻變成一位可以與泳隊選手互相比拚的好手。
田偉璋從只會蛙式的鐵人,蛻變成一位可以與泳隊選手互相比拚的好手。
脫個卡鞋都可以那麼帥。
脫個卡鞋都可以那麼帥。
大三時期的田偉璋,戴眼鏡跑步也很帥。
大三時期的田偉璋,戴眼鏡跑步也很帥。

埋下奧運種子:「可以去奧運嗎?真的嗎?」

「為了專心訓練,我搬出宿舍,生活不是打工就是訓練,」田偉璋說不只是學校老師,連身邊的朋友都意外他有如此大的轉變,「同學都說我瘋了。」田偉璋花了三年鑽研自由式技巧,終於從一個只會蛙式的陸上運動員,變成一位1500公尺可以游進19分鐘的全能鐵人。

當時沒有專業教練指導的田偉璋,遇到問題只能往圖書館跑,「一堆英文書都看不懂,只能翻字典慢慢查,後來翻譯機發明後,速度才比較快,」田偉璋說:「我有一個習慣就是看到好的資料會留起來,直到現在都是如此。」

經過幾年的單打獨鬥,田偉璋因緣際會下認識了林金財、賴曉春和許延賓,偶爾會和他們一起練習、交換心得,更自費出國比賽。這四人可以說是台灣最早從事鐵人三項競賽的運動員,更有媒體將他們封為:台灣鐵人F4。

由左2到右:林義傑、田偉璋、賴曉春、林金財。高雄西子灣鐵人二項(游跑)。
由左2到右:林義傑、田偉璋、賴曉春、林金財。高雄西子灣鐵人二項(游跑)。
由左至右:許延賓、瑞士國家隊帆船選手齊瓦士、賴曉春、田偉璋。
由左至右:許延賓、瑞士國家隊帆船選手齊瓦士、賴曉春、田偉璋。
賴曉春(左)是田偉璋(右)的學弟,而原本練撐竿跳的賴曉春,也被田偉璋說服開始接觸鐵人三項。
賴曉春(左)是田偉璋(右)的學弟,而原本練撐竿跳的賴曉春,也被田偉璋說服開始接觸鐵人三項。

有了訓練夥伴的田偉璋,成績不斷往上提升,1999年田偉璋的亞洲排名一度前進到第11名,甚至有望爭取2000年雪梨奧運的亞洲外卡名額。「可以去奧運嗎?真的嗎?」雖然最終還是沒能入選,但奧運的種子已悄然埋在田偉璋心底。

1998年田偉璋(右2)到德國基爾參加世界大學鐵人三項錦標賽。
1998年田偉璋(右2)到德國基爾參加世界大學鐵人三項錦標賽。
田偉璋(左2)積極征戰各大國內外賽事,也屢屢獲得好成績,並在他心中埋下了奧運夢。
田偉璋(左2)積極征戰各大國內外賽事,也屢屢獲得好成績,並在他心中埋下了奧運夢。

開啟教練之路:「鐵人聖經還沒被翻譯成中文的年代。」

2001年,田偉璋從軍中退伍,在台北找到一份單車行的正職工作,從此與鐵人三項漸行漸遠。又過了幾年,田偉璋決定愛相隨到他老婆的故鄉高雄定居,並在高雄師大附近經營起自己的單車店。這時你可能會問:生活重心全放在工作的田偉璋,是如何變身成鐵人三項教練的呢?

「我要裝休息把。」一位高中生牽著單車走進田偉璋的單車店,劈頭就說。
「為什麼要裝休息把?」田偉璋反問高中生。
「我要練鐵人三項。」這位高中生就是日後代表台灣首次出賽亞運鐵人三項的楊茂雍。

當時就讀文山高中游泳隊的楊茂雍,聽聞有一位鐵人三項國手在高雄開單車店,便過來尋求田偉璋的協助。就這樣,田偉璋走上了鐵人三項教練之路。

雖然從大學開始田偉璋一路從書上累積不少訓練知識,也會將自身經驗分享給學生,但當教練與當選手畢竟是完全不同的。田偉璋表示在那個連《鐵人三項聖經》都還沒被翻譯成中文的年代,一開始只能從三個運動單項的書籍找答案,而當遇到無法解決的狀況時,就會上網研究國外網站的資訊並加以研究,其中面對到自己較不擅長的游泳領域,更需要花多倍的心力去鑽研箇中道理。

楊茂雍(右1)、田偉璋(左2)。
楊茂雍(右1)、田偉璋(左2)。

如師如父的信任感:「希望學生可以給我任何回饋。」

與單方面的布達指令相比,田偉璋更注重雙方溝通與回饋:「我很希望學生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馬上跟我反映,因為如果只依靠教練去發現問題,往往都已經過了修正的關鍵期。」在一來一往的溝通過程中,田教練的角色並非高高在上、不容挑戰,而是可以與學生互相討論地朋友。

細數歷年來指導過的選手,田偉璋總是能一一描述出他們的個性與特質:「楊茂雍個性比較悶騷、固執,有時候練習完,不回家就泡在我的車店裡、謝昇諺待人處事比較圓融、而罐頭(吳冠融)活潑開朗、頭腦聰明,出頭(台語:鬼點子)很多。」從他口中可以聽得到他對每位選手的觀察。

林群馨與田偉璋。
林群馨與田偉璋。

大至訓練方法、小至太晚睡等生活雜事,幾乎都是田偉璋的「管轄範圍」。

新加坡鐵人三項選手 Ethel 表示之前在賽場上與田偉璋教練認識,而今年夏天為了拚戰2019年的東南亞運動會,特別暫停原本在新加玻的律師工作,來到台灣與屏東科技大學鐵人三項隊一起訓練:「有一次我因為玩手機玩到比較晚睡,隔天早上田教練就問我說:『你昨天是不是很晚睡?我看到你還在線上。』」

新加坡鐵人三項選手Ethel (右)今年夏天來到台灣尋求田偉璋的指導。
新加坡鐵人三項選手Ethel (右)今年夏天來到台灣尋求田偉璋的指導。

2019年奧運測試賽,田偉璋在相關政策限制下,無法陪同張綺文與郭家齊前往在日本舉行的東京奧運測試賽,但儘管如此,田偉璋仍在凌晨到機場替選手們送機,更透過網路隨時關心綺文和家齊在日本的狀況。「比賽前一天晚上與綺文、家齊通電話,就察覺到綺文在談話過程中有點漫不經心,感覺得出來他們很緊張。我叫她們用冥想的方式緩和情緒,綺文直接回我說:『是打坐嗎?』」田教練好氣又好笑地說。

田偉璋因故無法陪同張綺文和郭家齊到日本參加奧運測試賽,特別在出發當日到機場送機。
田偉璋因故無法陪同張綺文和郭家齊到日本參加奧運測試賽,特別在出發當日到機場送機。
田偉璋、郭家齊、張綺文也跟風到彰化埔鹽順澤宮朝聖。
田偉璋、郭家齊、張綺文也跟風到彰化埔鹽順澤宮朝聖。

16年來的教學動力:「我要帶選手去奧運。」

2003年,田偉璋帶領楊茂雍等第一批學生到世界各地參加比賽,成績也漸漸的從10名之後,躋身至前五名之列,「最初當教練帶選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希望把台灣再往上推。」田偉璋希望能讓越來越多的鐵人三項選手在國際間獲得好成績,如此一來更容易吸引媒體關注,並讓許多單項選手相信這個運動項目是練得來、具有未來性。

「希望可以將選手送到奧運,達成自己選手時期未完成的夢。」一句話道出田偉璋心中強大的奧運夢想。2019年8月,張綺文與郭家齊為台灣搶下有史以來首兩張鐵人三項奧運測試賽門票,過去總覺得遙不可以及的奧運,在田偉璋的眼裡並非不可能。「我是一位如果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就會持續在做,直到念頭斷掉。滿鐵齒的。」

郭家齊與張綺文在沒有教練的陪同下,仍奮力完賽。
郭家齊與張綺文在沒有教練的陪同下,仍奮力完賽。

訓練模式不斷修正:「留下好的,捨棄不適用的。」

前幾周,田偉璋接到一通以前的學生李宙諺打來的電話。李宙諺說:「恭喜教練,學弟妹的表現越來越好了。」他回答:「那是因為有你們。」

田偉璋表示每一個階段、每一批選手,都讓他有所收穫與成長;從書本上可以取得很多知識,但書本上的數據終究是從頂尖選手訓練中分析出來的,再由學者印證理論印而成立。訓練模式和運動科學要如何套用在其他選手身上,並且從學生身上獲得回饋再加以整理分析,這就是身為教練應該去研究的事情。

田偉璋說張綺文曾經問過他:「教練,為什麼你的東西一直在變?為什麼這一陣子練的東西不一樣了?」這一路上,田偉璋不斷尋求什麼才是對學生最好的、有效的?「把好的訓練方式留下來、不適用的捨棄。」田偉璋說:「我在想除了藉由運動科學訓練介入之外,是否有別的方式可以幫助選手更進一步的方法。」

除了在技術層面上,田偉璋最近也開始思考,是否該找專業的運動心理諮商老師來為學生上課,「雖然學生還是會跟我聊,但最近我覺得自己已經能力不夠去幫助他們了。」

2013年李宙諺(右)在菲律賓亞錦賽得到台灣史上第一面獎牌。
2013年李宙諺(右)在菲律賓亞錦賽得到台灣史上第一面獎牌。
田偉璋和郭家齊在成都世界盃。有教練在選手會比較安心。
田偉璋和郭家齊在成都世界盃。有教練在選手會比較安心。
田偉璋教練再成都世界盃上,幫家齊處理單車問題。
田偉璋教練再成都世界盃上,幫家齊處理單車問題。

最害怕的是看不見未來:「是我太執著了嗎?」

然而一個人多強壯、信念再強大,終究有疲倦的時候。「這幾年覺得有點累了,」田教練話鋒一轉:「每隔四到五年,學生首先面臨的就是比夢想更實際的生計問題,在那個時期學生難免會分心、動搖,而我也會被他們所影響,」田教練說:「好不容易把選手帶起來,卻因為各種原因中斷,反覆幾年後我開始對奧運產生懷疑,是我太執著了嗎?到底還要不要繼續下去?」

2020年田偉璋兩位愛將張綺文、郭家齊,都將在面臨是否繼續選手生涯的課題,「之前有跟她們討論,希望趁現在年輕,先以這次的東京奧運為短期目標,之後再做選擇。」田教練談及此話題時的神情略顯擔憂。「我不會去逼選手,除非你希望我逼你,因為這個項目需要自發性。」

「這幾年我一直思考為什麼選手會放棄?是我太執著在追求奧運?還是因為選手付出那麼多,身為教練的我卻沒有辦法創造那個保障的環境給他們?」田偉璋嚴肅的說。

訓練首重是恢復 為選手們找尋有力後盾

在108年全運會過後,田教練給選手們放了幾天的假期,除了讓大家在緊繃的賽季後稍作喘息,也希望在這段時間讓選手疲勞的身體有時間好好恢復,「選手長時間在各地征戰,身體如果沒有得到適當的休息,很容易因為過度疲勞而受傷,」田教練接著說:「選手的雙腳需要長時間活動,如果他的末梢循環不好,血液就容易停留在底部,循環出現問題後怎麼讓髒東西流回心臟?最簡單的方式除了可以靠牆抬腳,另一個方式就是戴上 2PIR 的壓縮腿套,除了幫助肌肉穩定,也可以延緩疲勞產生。」

一般來說整體裝備的所費不貲,對年輕人運動員而言並不輕鬆。所以如何找尋經費與贊助商,對運動員來說相當重要。感動並感染。田偉璋認為讓選手出去分享故事、感染同樣喜歡運動領域的朋友,共鳴所感的就是「對」的廠商。他談到持續支持屏東科技大學鐵人三項隊陣中的張綺文、郭家齊與林威志的恢復品牌2PIR:「這個贊助起源於一個我認識很久的朋友,他們知道選手很努力、也知道我們團隊有什麼目標。希望 2PIR 可以給選手們最大的幫助,並成為推進他們前進的動力之一。」這一份雙手的緊握,至今已維繫三年。

2PIR是選手們最強而有力的後盾。
2PIR是選手們最強而有力的後盾。

田偉璋能夠如此放心的讓選手使用 2PIR 裝備的原因,或許正是因為 2PIR 是正港的「MIT」。從包裝到生產全程台灣製造,更和紡研所合作開發產品設計,並選用 LYCRA SPORT 科技布料,因應不同部位的伸展性選由不同強力彈性布料,達到穩定支撐的功用,進一步減少肌肉晃動。

「壓縮腿套的功能有點類似蓋房子,如果房子沒有鋼筋、只有水泥,強度就會不夠去支撐,導致肌肉走向不對,拉傷就更容易產生;若戴上腿套就可以幫助固定肌肉,給肌肉支撐的力量。」田教練接著說:「像綺文她就會帶著腿套上飛機,因為可以預防因為搭乘長途飛機而造成的腿部水腫,這對於選手而言是滿重要的恢復裝備。」

2PIR 考量到鐵人三項選手長時間在戶外訓練,而要如何避免過度曝曬而受傷,因此在裝備的材質選用上花了不少心思研究,最後才開發出擁有 UPF 50+ 的防曬保護,經檢驗防紫外線等級 A 級的裝備,確保選手不會曬傷。此外,田教練也特別強調 2PIR 的網布設計,不僅達到強化支撐,更擁有良好的透氣排汗效果。「聽選手說,2PIR 的裝備即使是在大熱天穿戴,也會有風透進去,不會感到悶熱。」

2019年8月15日,張綺文與郭家齊到東京參加奧運測試賽,也攜帶2PIR的壓縮褲。
2019年8月15日,張綺文與郭家齊到東京參加奧運測試賽,也攜帶2PIR的壓縮褲。
選手說即使是在夏天戴這些裝備,也會有風跑進去的感覺,感覺涼涼的~
選手說即使是在夏天戴這些裝備,也會有風跑進去的感覺,感覺涼涼的~

奧運之後是另一個夢想?

田偉璋表示早期對於經費沒有概念,直到屏東科技大學陳敏弘老師成立運動志工社團之後,間接認識了很多喜歡我們故事的人,這幾年才越來越多資源願意投注在我們鐵人隊。

為了解決多年來選手生涯的困境,田偉璋希望在未來有機會可以「成立職業隊」。儘管在台灣成立鐵人三項職業隊的困難度相當高,但是從田偉璋堅定的眼神看起來,你似乎可以預見這位「固執」又「鐵齒」的田偉璋,接下來會為了另一個夢想傾注所有。

夢想如陳年好酒  釀造自己的擇善與固執

訪談的最後,田偉璋對著鏡頭想錄段影片給剛完成奧運測試賽的張綺文與郭家齊,但錄不到一分鐘卻逕自喊卡,紅著眼眶說:「不行、不行,這我要喝一點酒才能講!」

在與田教練談話的過程中,其實感受得到在那靦腆的笑容下透露出的不安與無奈,田教練坦承偶爾會因為不順遂的人事物而陷入低潮情緒、牽累他人,但是他知道必須趕緊振作,因為還有學生需要他。

當初那個因為買酒而遇見鐵人的台東小子,已變成心思細膩、處處為學生著想的田教練;沒有高高在上的大放厥詞,也沒有輕易低頭的委屈求全,田偉璋的夢想在旁人看來或許有點傻,但這是田教練一路走來的擇善固執。

圖片來源:田偉璋
圖片來源:田偉璋
圖片來源:田偉璋
圖片來源:田偉璋

2PIR-全方位的運動為你的身體提供動力

【延伸閱讀】

誤闖運動界的菁英鐵人 ─ 楊茂雍
賽場上的開心果 ─ 邱韋強
「那故事之後呢?」 青奧國手季胤呈的鐵人三項青春
台灣鐵人歷史新頁 張綺文與郭家齊續寫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