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到哪就能跑到哪 雷理莎的猛虎之心

0
3451

卸下模特兒裝扮,素顏的雷理莎彷彿回到一般女孩的模樣。然而,當她化身為跑者站立於起跑線時,你會看到是另一個全然不同的她。不久前,理莎在大阪馬拉松跑出2小時54分55秒的成績,這是她第一場全程馬拉松賽。雖然是一番全新體驗,但對她來說,其實是找到了回家的路。

去年的臺北馬拉松,參賽半程的理莎心願著希望能跑進九十分鐘內,最後她以1小時26分56秒跨過終點。「跑全馬的想法,」她說,是在2018年的臺北馬時就有了。她報名了日本大阪馬拉松,並以此為目標做訓練。

逆風飛行的大阪馬拉松

訓練的日子並非一帆風順,加上工作、照顧孩子,生活非常忙碌,卻也體現了她對夢想的野心。多頭馬車的生活,乍聽之下要完備訓練很困難。但理莎卻說出了另一層見解:「因為難,所以你才會去找方法。」當許多人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情況下,決定棄守一方而選擇其一。理莎則是兼著,運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兼顧,包含身為母親的角色、運動員的角色以及模特兒的角色。

難的反面不是輕鬆,而是放棄。因為難,意味著總有爭取、挑戰的空間,即使榨乾自己,也要全方面地照料一切。「我不相信認命這種事。」她說,沒有盡力試過怎麼知道。

另一個困擾她的問題是身體健康狀況。肌肉不夠強壯、加上容易生病感冒,訓練的過程中傷痛不斷,大阪馬前一個月甚至兩度感冒。「馬拉松賽前兩天,我發現我喉嚨很痛,想說慘了會不會感冒,趕緊吞維他命。」理莎笑說:「跑完之後,感冒也沒關係,反正我跑完比賽了。」特別要感謝崇華與Brian,讓她能把訓練充足做好,用最佳的狀態上場參賽。

照片來源:雷理莎
照片來源:雷理莎

在大阪馬拉松之前,理莎的生活有些轉折,讓她一度迷失,該不該跑這場比賽。心底衝突一再上演,陽光外表下的陰影烙印在她的肌膚上。最終,她仍是走上了前往馬拉松的道路。只要去跑步,一切就會變好了。只要去跑步,就可以為家人、朋友、甚至為兒子帶來力量。曾經帶給她動力、鼓舞她的人們,現在的理莎,也希望透過自己的步伐,成為他人追尋夢想的動力。

跑出2小時54分55秒的全程馬拉松成績,成績背後是許多時光的累積,以及正面面對生活與生命的逆境。她可以勇敢地對人說:「我做到了,你也可以。」在這份成績的背後,幾天前醫生才囑咐她注意膝蓋:「又痛起來妳要有棄賽的決心。」這一路走來,真的非常不容易。

勇敢奔馳在道路上的猛虎

理莎的故事相似『灌籃高手』三井壽,一個自暴自棄的籃球員,誤入歧途而後重返球場的故事。理莎放棄跑步的時光,搖身一變成為菸槍,每天混在夜店裡過日子。生活變了,心境也是,變得十分暴躁易怒,完全與眼前謙和有禮的她是兩個人。「我很容易跟人起衝突。」理莎說。

七年的光陰,她生活在處處享樂、心底卻一點也不快樂的環境。「就是那種很空虛的感覺。」在夜店裡當DJ,日夜顛倒的過活。這種無法從內心釋放自我、彷彿戴著面具逞強的日子,彷彿把她的能量深埋著,無處宣洩。

面對這份容易暴躁易怒的情緒,理莎的父親告訴她,你就像是一隻老虎,要把這種個性用在對的地方…。

跨越七年的時光鴻溝回到場上,儘管外界都稱她是天才跑者,理莎心知肚明,她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天才了。現在的理莎,對跑步有更深一層的認知與感受。當理莎參賽時,旁觀者都可以感受到她猛虎般的氣勢,以及專心一致的態度。把充滿野性的力量留在跑步上,就會看見不同的雷理莎。

照片來源:雷理莎
照片來源:雷理莎

她喜歡閱讀心理學的書籍,她推薦《零極限:創造健康、平靜與財富的夏威夷療法》與《一個新世界:喚醒內在的力量》。此外,每天早上都會給自己一點冥想的時間,讓自己專心在思緒上,不受外在俗務的打擾。

「我回來跑步的日子,成績是很不穩定的,容易被干擾,」她說。之後心變得穩定,成績就慢慢地拉上來。「我相信『內在的世界會創造外在的世界』,」她說,如果心底不能正面面對事物,那麼外在事物一切就會變得扭曲。「當你想著要做甚麼事,要跑甚麼配速之前,你要先相信自己做得到。」

人類非常強大,強大到我們這輩子也許都碰不到自己的極限。
可惜的是,我們卻常常因為現階段看不到,就選擇低估自己。
永遠相信,你比你現在想的都還強大。──雷理莎

睽違七年回到跑步上,理莎才明瞭自己多愛跑步。跑步可以洗滌所有現實生活中的辛苦與煩擾,唯有在跑步的過程,哪怕只有短短的一小時,她是屬於自己,從難以接續的呼吸與急速搏動的心跳感受自我的存在,體察當下活著的真實感。

「我真的很愛跑步。」雷理莎說了至少五次,如猛虎天生熱愛自由奔馳一般。

心在哪裡 就能跑到哪裡

前陣子理莎也看了Eliud Kipchoge 在『INEOS 1:59 Challenge』跑出1小時59分40秒的表現,非常振奮人心。但隨之她也延伸出不同的議題,為什麼沒有女孩子去嘗試不同的挑戰。

「男生的目標是破三,」她說:「女生也一定可以。」雷理莎說,Eliud Kipchoge的精神是『No human is limited』。身為女性運動員的她,希望更多人把關注男選手的目光放在女跑者身上。理莎不是那種立場強悍的女權主義者,而是柔和且默默關注著每一位跑者的人道主義者。不諱言會去關注其他女選手的表現,並在心底默默地為跑者們加油、甚至在跑者受傷、遭遇困境時期勉她們有所突破。除了生活、工作以外,她關注著每一個運動員。

理莎笑著說如果自己退休的話,未來會考慮去做運動經紀或運動推廣的工作吧。身為運動員,她有滿腦子的想法,希望幫助更多運動員創造自身的價值、延續運動員的生命與成就。

眼見台灣運動員的價值被低估,理莎表示:「運動經紀在台灣很缺乏。一間公司需要會計、秘書、員工,我覺得運動員就好比一間公司,需要多方位備打造。」當外界人們定義雷理莎時,她希望被人定義是跑步運動員,而只不是模特兒。因為運動員的世界,是她熟知也熱愛的地方,也是生命的歸屬。外界無論再怎麼變化,都無法改變她熱愛跑步這件事的心靈。

照片來源:雷理莎
照片來源:雷理莎

未來的理莎

不久後的臺北馬拉松,她將為姊姊艾美配速,期許幫助姊姊跑出個人半程馬拉松紀錄。新的一年,除了把目標擺在賽事上,也會重新審視自己的飲食與訓練,期許在下一個階段看見更強大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