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二十年參與六屆奧運選拔賽 不放棄追夢的母親

0
478

1984年美國華盛頓舉辦了第一屆女子奧運馬拉松選拔賽,而貝芙‧杜格緹(Bev Docherty)正是238名選手其中之一。因為第一屆女子選拔賽具有歷史意義,致使選拔賽當天比較像是慶祝活動,而不是一場賽事。選手們彼此惺惺相惜,因為女子馬拉松才剛萌芽,她們知道四年後會再度出現在起跑線上。

照片來源:womensrunning
照片來源:womensrunning

要持續參加奧運選拔賽一點也不簡單,因為學業、工作,家庭以及動力,疾病與受傷都會使得參賽這件事更相形困難。何況每隔四年,每個人都必須背負不同的障礙。在成千上萬的女運動員中,只有貝芙‧杜格緹參加了六屆奧運馬拉松選拔賽。

現年61歲的貝芙‧杜格緹參加了1984、1988、1992、1996、2000、2004年的競賽,在這漫長的二十年間,她從事全職的教學與輔導工作,同時結婚並陸陸續續生下四個孩子。她競賽跑步人生中最甜蜜的成果之一,就是看到孩子們延續她的跑步熱情。杜格緹四個孩子分別在高中、大學都參予跑步運動,其中年滿30歲的兒子丹‧杜格緹則接手母親的火炬,即將參加今年的奧運馬拉松選拔賽。

照片來源:womensrunning
照片來源:womensrunning

說起杜格緹的故事,就要回到愛荷華州。七零年代,自信、夢想與目標是當時許多農場女孩無法想像的奢侈品。1976年當時的愛荷華大學沒有田徑、越野賽,所以貝芙‧杜格緹選擇打籃球。直到後來幾年後,才有一名棒球教練鼓吹她嘗試看看。贏了幾場一萬公尺競賽後,她決定投身於更長的競賽,這是一個轉折點,自愛荷華大學體育科系畢業的那一年,她的一萬公尺個人紀錄是35分50秒。

耐心、務實,勤於訓練吃苦耐勞,貝芙‧杜格緹為馬拉松比賽而生。初次馬拉松跑出3小時03分的她,在1983年芝加哥馬拉松跑出2小時43分,當時的奧運選拔賽資格是2小時51分。她說:「我目標想參加入國家隊中,也許奧運選拔賽是我能做的,為什麼不去試試。」最後,貝芙‧杜格緹在1984年奧運選拔賽以2小時45分33秒完賽。當時25歲的她才剛結婚,是馬拉松的新手,也是蒙德斯公園學院的體育老師,她執教田徑與越野,還有籃球。

選拔賽後,她再求精進將每周里程數拉高到112-144公里,並於隔年的雙城馬拉松跑出2小時38分23秒成績。但貝芙‧杜格緹表示當時還未生子,所以生活相對寬鬆一些。但她跟丈夫希望有孩子,組建一個家庭。於是她計畫在懷孕生子與參選奧運選拔賽達到雙贏,她將懷孕生子到復出的時間設定在一年半左右。在1986年老奶奶馬拉松跑出2小時46分成績擁有奧選賽資格,十一個月後,她生下第一個孩子,也順利在1988年奧運選拔賽跑出2小時50分成績。

在照顧養育孩子、參加導師會議活動,同時維持高跑量,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對她來說,這不是『一件』要緊事,而是全部都是要緊事。

「我想,是我的力量驅使我安排妥當一切。」杜格緹說:「現實會侷限能力。我不希望跑步成為我的頭等大事,即使是在孩子們面前也是如此。如果我狀況很差跑不進資格內,我可以回家帶孩子跟教書,持續過不錯的日子。可我理解我是有實力的跑者,而且我喜歡跑步,它有益我的心理健康、使我恢復活力。我也在想,為什麼只有男人要花時間訓練。身為母親的我也能為自己的目標花費時間。」

貝芙‧杜格緹的訓練是兩個早起的夥伴,同樣維持每周上百公里的訓練,包含周末與周間安排18-28公里的長跑,法特雷克、山坡跑及最多達16公里的乳酸門檻訓練。此外,她每天中午跑一個小時。「沒有午睡,也沒有伸展或泡棉滾筒。」她笑說:「當我進入家門,跑步活動就結束了。」

她的奧運選拔賽與孩子們息息相關,包含生下丹之後不到三周就要參加比賽。1992年奧運選拔賽,第三胎的蘿拉只有四個月大。比賽當天,她用髮夾將衛生棉條綁在水瓶上,交給管理補給桌的工作人員。那一天很熱,加上適逢經期,她最後跑得非常辛苦。「是個令人沮喪的經驗,」她說:「我最後以54名完賽。」

照片來源:twincities
照片來源:twincities

記憶中不只是孩子而已,產下四個孩子的杜格緹在1999年以2小時42分06秒取得參賽奧運選拔賽的資格。然而,在2000年奧運馬拉松開賽前兩周,她摔倒並斷了肋骨,最後以2小時59分完成了舉辦於哥倫比亞大學的奧選賽。

那,2004年呢?「大家都認為這會是我最後一次,所以我的家人跟兄弟姊妹都到場陪同。我跑了2小時52分足以自豪的成績,因為我兩個月前才以2小時46分取得資格。我那時已經46歲,真的累了。」她說。

她的四個孩子,包含1987年的珍妮、1989年出生的丹、1991年出生的蘿拉以及1995年出生的凱文,構成這個家庭的就是跑步。談到周末就是長距離跑,速度訓練、減量對他們來說就是生活中的背景音樂。2004年舉辦於聖路易斯的奧運選拔賽時,丹當時只有14歲,回憶母親的表現他說:「她從後段出發,但她逐漸超前。我真的看到她認真的神情,專注一件事的魄力。這使我吃了一驚。」

終其一身,貝芙‧杜格緹從來沒有太多時間進行試驗:如果做甚麼有用,她就會這麼去做。五十歲的那年,她訓練的狀況很不錯。以至於2008年她默默地決定再次挑戰奧運資格賽。丈夫與家人們開車,而她隻身搭上飛機前往維吉尼亞州參加海灘馬拉松賽。「天啊,五十歲了。」她自嘲。

照片來源:womensrunning
照片來源:womensrunning

大兒子丹,現在是明尼蘇達州的田徑菁英,他敘述了整場海灘馬拉松的場景:「這可能不合法,我沒有跟賽事單位澄清。家人們騎車跟著,風很大,我年輕正盛,配速對我來說不難。十公里過後我跳到母親前面幫忙破風,我們設想她如果能順利過到半馬之後,她就能重新振作。」

完賽之後,全家繼續度假,但他們都知道,貝芙的火炬已經過去了。過去二十年許多次,貝芙的家人、朋友與親戚都為她加油喝采。2020年,這一切喝采將要鼓勵她的兒子丹挑戰亞特蘭大的奧運選拔賽。貝芙‧杜格緹說:「我跟丹的腳色互換了,對他來說,這很棒。對我來說,這是我再好不過的結束,未來是他的天下。」

內容來源:womensrunning、podiumrunner、twincities

【延伸閱讀】

完成 15 場 IRONMAN 之後 素人媽媽一圓 KONA 夢

我的神力女超人很斜槓 陳榆妡用運動找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