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接受反饋 能讓你持續進步

0
456

幾年前,我曾入住一家飯店,他們在廣告中大肆宣傳擁有跑步俱樂部。由於我剛好有幾小時的空檔,再加上這幾天的大吃大喝,我想就去運動一下吧,於是向飯店櫃檯說好我要參加。但是,等我在幾個小時之後抵達現場時,發現那裡只有我跟教練兩人,說好的跑步俱樂部呢?教練是個年紀很輕的黃毛丫頭,搞不好連二十歲都不到,從頭到腳一身白,還真耀眼哪。

照片來源:dailymail
照片來源:dailymail

她非常興奮地對我大聲招呼:「你好!」聲量之大,彷彿要用她一個人的音量,彌補學員稀少的「缺憾」。

她強顏歡笑地對我說:「呵呵,今天只有咱們倆,所以我們有兩個選擇,一是按照我原先為一群人規劃的環島跑步行程,或者……」這時,她的眼睛亮了起來:「我們可以在樓下的小徑練跑;待會我先瞭解妳的跑步技巧,然後我們就可以開始跑步啦!」她看著我的表情,就像我家的狗兒看到我穿上鞋子時、一臉期待的樣子。瞭解我的跑步技巧?看看我能跑或不能跑,是這樣嗎?喲,這不就像在派對上表演舌捲雪茄的絕活嗎?成或不成,當場就要驗收成果。但不是我在自誇,我其實還挺能跑的,十一歲時還曾勇奪地方上的一百公尺比賽冠軍。我可是手刀快跑的高手,膝蓋抬得超高、跨步大且有力,我才不需要別人教我怎麼跑。原本我是想打退堂鼓的,不過,一想到我搞不好是她這一整季唯一一個客人,我就心軟了,好吧,衝著這點,姐就陪妳玩玩吧。

我說:「那就請妳指點一下我的跑步技巧囉。」說完我們立馬上工。她叫我在小徑跑上跑下,每次我經過她身邊時,她就寫下一些筆記。有時候她會皺著眉頭,有時則是點頭稱許。等我跑到大汗淋漓、上氣不接下氣,終於跑不動時,她開始逐一說出我的缺點:

「妳跑步時,手肘會向外張開,應該要儘量貼近身體才對。妳知道自己跑步的時候、眼睛沒看著前方而是盯著地面嗎?妳有扁平足喔!所以腳底會磨蹭地面,這樣跑起來會卡卡的。最後一點,妳的膝蓋會內旋,所以跑步後膝蓋是不是很不舒服?」(沒錯,真的是這樣,而且已經好多年了!)

其實,她還說了一大串,她每多指出一項我跑步的缺點,我的下巴就再往下掉一點;她形容我過去二十多年來、都是以放山雞的方式在跑步。雖然這妹子講話有夠直白、讓姐很沒面子,不過,重點是,這些缺點全都可以矯正,她告訴我:「只要妳照我說的方式跑步,等這堂課結束後,妳就會發現狀況改善了。」她說得沒錯,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我以一種全新的方式跑步,並且特別留意她提到的那些缺點:腳掌要離地、膝蓋不要內旋、跑步時眼睛要看著前方、手肘要緊貼身側,緊到我都懷疑好像磨破皮了。

但我不得不說,那堂跑步課真的太神奇了,我覺得腳步突然變輕盈了。過去,我一向比較擅長短跑,習慣短距離的衝刺,也總以為自己不可能跑超過十公里的距離。

但在上完那堂課之後,我開始嘗試長跑,現在即使跑好幾公里,膝蓋也不會再刺痛了。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我起初基於同情那位招生失利的小女生、並且乖乖聽她的指導,練跑了一整個小時所獲得的成果。

照片來源:bustle
照片來源:bustle

坦然接受反饋,能讓你持續進步

美國知名的組織心理學家塔莎.歐里希(Tasha Eurich)堪稱是反饋專家,她總能在聆聽愁眉不展的執行長們訴說各種困境後,從容不迫地告訴對方他們哪裡做錯了。

照片來源:Youtube
照片來源:Youtube

但這並非是她的人氣居高不下的主因,畢竟不是人人都聽得進逆耳的忠言,何況是那些握有企業生殺大權的老闆;若他們有錯要改,那當初怎麼可能當上執行長?對於這樣的質疑塔莎早就習以為常。她從心理學家的角度為企業把脈已經十多年了,平日的工作就是飛往世界各地,為那些從不聽取別人反饋的企業大老闆們「開示解惑」。執行長若是剛愎自用,那麼受害的將不僅是他們個人,還包括他們領導的企業及在其中工作的員工。

塔莎表示:「我們大多數人把它當成藉口,只是嘴巴上說要尋求反饋,實際上並沒有行動;他們認為既然沒人抱怨,那就代表自己沒做錯事。像我就曾遇過一名五十多歲的客戶,是典型的慣老闆,當我提出我的看法時,他的反應居然是『過去二、三十年來我都是這麼做的,如果我做錯了,怎麼可能沒人告訴我。』」答案很簡單─ 要進入「反饋不適圈」是個困難的挑戰。塔莎指出:「我們不尋求反饋跟不願提出反饋,兩者的原因是一樣的,這其實是人類經年累月演化而來的結果。回溯到人類靠打獵採集維生的遠古年代,如果某人慘遭其他人趕出團體,就絕對活不成。因此,人類才會演化出這些社會脈動,我們不想知道大夥其實並不喜歡我們,別人也不想因為多嘴而把事情鬧大,所以大家都會假裝沒這回事,久而久之便養成我們不尋求反饋的習慣。但反饋其實是能夠幫助我們變得更成功的利器。」

我舉個反饋能讓人獲益匪淺的實例。就以網球選手來說吧,最知名的幾位選手都相當資深,堪稱網球之神的瑞士網球選手費德勒(Roger Federer)一九八一年出生,是球場上年紀最大的男選手。(他在二○一七年勇奪溫布頓大賽冠軍時,創下了最年長的紀錄。)再看看職業網壇其他幾位高手:安迪.莫瑞(一九八七年生)、奧地利好手于爾根.梅爾策(Jurgen Melzer,一九八一年生)、美國網球天后姐妹檔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一九八一年生)與大威廉斯(Venus Williams,一九八○年生)等人也都有些年紀了。但三十年前可不是這樣,進入球壇十年以上的網球選手就會被視為「老將」,有些甚至被人酸說「過氣」。前述這幾位成績傲人的大滿貫賽選手全都「一把年紀」,這是巧合嗎?還是別有內情?

答案就是反饋。以上我提到的這幾位網球高手,都是在一流教練的指導下讓排名節節上升。這意味著他們之所以能夠比別人技高一籌,並且叱吒球場更久,要歸功於教練持續提出反饋。事實上,網球界引進菁英教練的做法,說不定就是這幾位選手表現勝過前輩的原因之一(而且運動壽命更長、獲得獎盃更多)。其實,這幾位選手的才華未必高過前輩,但因為他們一再被迫進入聽取反饋的不適圈,才能獲得球技更加精進的豐碩成果。

內容來源:駕馭不適圈:成功人士跳脫舒適圈、超越痛苦、與壓力共處的123間歇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