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跑步就是幸福 Ellie跑出自我設限

0
1166

「我以為我再也不能跑步了。」對Ellie Lin來說,能跨過傷害的陰影持續跑步,是簡單且微小的幸運。透過這微小卻僅屬於自己的時光,就能找到不同以往的幸福。

照片提供:Ellie Lin
照片提供:Ellie Lin

有一個曾參與縣運會短跑項目的父親,Ellie很年輕時就受過田徑短跑訓練,但真正開始嘗試長距離跑步是從婚後才開始。婚後接連生下兩個孩子,感覺體力大不如前,於是以跑步作為減肥及培養體力的方式。

「有運動,感覺心底比較好一點。」她笑說自己在生下第一胎之後有產後憂鬱症。「我以前會爬郊山或是健行,沒運動之後很焦慮。」

照片提供:Ellie Lin
照片提供:Ellie Lin

跑步之後,因此認識不少同好夥伴,也參加了許多路跑賽事。Ellie尋得了許多歡樂,也帶著家人們到各地旅行遊玩。但她沒想到,磨難其實才剛開始。

在某一次參加路跑賽之後,Ellie發現臀部位置很不舒服,擔心影響到生活與工作,甚至造成後遺症。前往醫院X光診斷之後,才知道原來她的髖關節生長異常,每一次跑步都會給髖部帶來不小的壓力。醫生也坦言告訴她,她的身體相當不適合長距離跑步、負重爬山、即使是久站都會讓髖部疼痛,恐變得更加嚴重。

「醫生說,我最多只能跑二十分鐘。」Ellie對此黯淡地笑說:「所以我出門大概只跑了兩公里多就回家。」彷彿才剛熱身完,就只能安撫無奈的心思回家。即使如此,她仍然每天出門去跑那個珍貴的二十分鐘。在繁忙的工作與家庭面前,能從擁擠的生活中抽出時間,哪怕只是短短的距離都能為之滿足。

照片提供:A-Kuei Li
照片提供:A-Kuei Li

眼看Ellie喪志的模樣,身邊人也只能安慰她。連家人也問她:「跑步真的有那麼重要嗎?」不懂得長跑美好體驗的人這麼問,意味著他們不知道重要的不只是跑步,而是『能跑』這件事。曾經出現過產後憂鬱症的症狀,不能跑的日子似乎感覺又要回來了。

後來輾轉透過好友介紹,才到另外一間醫院掛運動傷害科,在醫生口中得到的是全然不同的答案。

「跑步當然可以跑啊,」他說:「主要就是多伸展,盡量不要讓它痛…」後來她嘗試跑天鵝團的路線時,一度覺得髖關節很酸,放慢速度後才恢復過來。越跑越長之後,身體似乎懂得了熱愛跑步的心意,也找到與傷痛共存的方法。

「說回來的,我以前很急,跑步很衝,」Ellie說:「因為這次的病,我保守一點,也更認識自己的身體。跟自己的身體對話。」因為此次傷勢,在雷理莎的文章中同獲共鳴。雷理莎 Lisa Ries是她的偶像,Ellie靦腆地說:「我覺得Lisa很厲害,會寫文章、也很勇敢。」女性強悍而美麗的面貌,她認為自己也做得到。

照片提供:Ellie Lin
照片提供:Ellie Lin

對Ellie來說,能維持每個月一百多公里的跑量就是一種享受。通勤及上班時間超過十二個小時,還要負責照顧孩子,為家人們準備便當。每周平日能抽出時間跑步,在那個時間,她不屬於家人也不屬於公司,而是只屬於自己。那是她與自我對話、重新感受存在本質的時光。家務繁忙,但丈夫也是跑者,相當支持她熱愛運動跑步的想法,一同照顧孩子,讓她有時間透過跑步,褪去自己一身勞務、從心靈上洗滌乾淨。

原本2020年的目標是名古屋女子國際馬拉松,後來因疫情而改為線上跑,Ellie坦然地說她在主辦單位公布消息前就決定放棄比賽。為了不希望給家人及台灣帶來困擾疑慮,所以選擇提早結束自己的目標賽事。儘管抱有遺憾,卻不後悔。目標心儀的比賽可以等待,能跑步才是最重要的。這是一路走來,她反覆自省的心得。

BraveLog運動趣,見證你的光榮時刻

【延伸閱讀】

我的神力女超人很斜槓 陳榆妡用運動找回自己

跑步是我的救贖 游美雯跑出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