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不住的身段 亮相背後的陳囿任

0
4818

人稱「最速古人」的陳囿任分享跑步歷程時感性地說:「跑步豐富我的人生,不會只有戲曲,我不會因為我人生只有一項專業而感到遺憾。」在2019年柏林馬拉松跑出2小時32分01秒成績的囿任,從十年前一枚素人開始跑步,至今已達菁英跑者程度,人們看見一路陪伴曹純玉的默默身影,而在這個身影之後的他充滿了豐富的故事與文化背景。

照片來源:陳囿任

陳囿任正職是一位戲曲演員、戲曲老師,因緣際會看了一本書而開始跑步。跑步這條路不只是一種興趣,也可以從中得到成就感,而在這趟旅程中又遇到張叔叔張嘉哲父子以及曹純玉,還有許多的人事物,豐富了他的人生經歷!

跑道之外的戲曲人生

就讀宜蘭員山國小的陳囿任,六年級時台北復興劇校歌仔戲科到學校做招生宣傳演出,當時覺得翻跟斗的孫悟空連續十八個後手翻很帥,就拿著宣傳單回去跟爸爸說我要念這所學校。「當時沒有多想,」他說:「只覺得這樣很帥耶。」

囿任的父親對此沒有意見,他後來在紀錄片《我希望.員山戲夢少年》拍攝後才知道爸爸的想法:「因為我小時候很皮,想說把我送進去給人管教。那所學校是公費的,也想說讓我學不一樣的專長,既然讀書不行,那看看可不可以有不一樣的出路。」沒想到他也很爭氣地闖出一片天,現為首屈一指的老生,也在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擔任術科老師七年。

歌仔戲最為鼎盛的年代是楊麗花,當時老三台輪播上映膾炙人口。對比當年,歌仔戲似乎委靡不少。談起傳統戲曲,陳囿任認為是另一種文化轉型,讓歌仔戲變得更為精緻。他表示:「我剛接觸戲曲的時候,正要轉型成精緻戲曲,就是進劇場,然後搭配現代劇場的技術、燈光。對我來說,沒有沒落,反而又要起來。」從野臺戲走入劇場,不同的格局造就不同的文化深度。也因為陳囿任喜歡,所以持續耕耘戲曲文化。

照片來源:Jack Ok

更有趣的是,念中文系的姐姐後來成為劇評家,他笑著說:「無巧不成書,我覺得我跟我姊很有緣,她後來變成戲曲評論家,寫劇評的,像表演藝術雜誌那種,後來我劇校學成、正式出道在外面接演出的時候,她還寫過幾次我的評論,用姊姊的觀點寫弟弟。」

因一本書與跑步結緣

早些年前,陳囿任在逛誠品時看到「天生就會跑」這本書,翻個幾頁就掉了進去了,把書買回家的當天就讀完,他興奮地說:「讀完書感覺很熱血,第二天我就去買那時候剛出的跑鞋Nike Free 3.0,然後就去板橋跑10公里,那時候跑到3公里就停下來喘,想說『怎麼那麼累?』後面7公里是拖回來的,我跑了整整一個小時,很累很辛苦地跑完,但非常有成就感,感覺跟小說裡的塔拉烏馬拉族的人一樣熱血!」這種想要挑戰自己的好勝心,陳囿任那時候開始堅持每天至少要跑10公里,成就感驅使他持續跑著。

照片來源:陳囿任

陳囿任形容自己是「亂跑」兩三個月,直到遇到競技運動的朋友,最開始是在宜蘭大學練跑接觸到高全寬老師:「被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頭電假的。」激起他的好勝心想要練更強。後來去當兵,趁假時搜尋到李銘勝的部落格、接觸到和諧長跑俱樂部,才開始接受非正式的跑步訓練、跟著張叔叔張嘉哲練跑。直到現在,都非常感謝這些機遇這些人。

從市民跑者跑入菁英跑者

練跑至今,陳囿任交出許多漂亮的成績單,他曾在102年全大運勇奪一般男生組5000公尺金牌,以及104年全大運一般男生組10000公尺金牌,同時也是102年、104年、106年全運會宜蘭縣馬拉松代表選手。

陳囿任從跑步中學習到最多的是『堅持』:「乍看之下沒有變化,一般人會覺得很無聊,但你就是要一直重複這些單調無聊的事情,你就會變得很厲害,有一種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的感覺。」跑步讓他身體和心理狀態都達到最佳,體力的成長,在學校執教一天下來也不喊疲憊。即使現在成績卓越,他仍然堅持練跑,想再將自己的成績往前推進。

照片來源:陳囿任

成績要有所提升,生活作息就要規律,這是他一直以來秉持的理念。早上四點起床先去跑步,接著五點半教課,教到七點半或中午再回家休息,下午繼續練跑。他說:「練馬拉松會比較辛苦,因為需要比較多的公里數,有時候要跑久一點就會三點五十分起床去練跑,晚上會早點睡,可能八點半到九點之間就會去睡了。」訓練馬拉松的過程漫長且純粹,自律的生活規劃,也領著曹純玉跑向更好的成績。

支持純玉的奧運夢

「我沒有後顧之憂,我唯一的後顧之憂就是曹純玉。」去年曹純玉在柏林馬拉松跑出2小時34分18 秒打破全國紀錄,陳囿任從她進入和諧長跑展開溫馨送情後開始愛情長跑,一路相伴至今。他欣賞曹純玉單純的執著、對長跑的熱情,最終成為她堅實有力的後盾。陳囿任身兼他的跑步教練,並誓言要帶著曹純玉跑向奧運。

然而,2020年這年並不平靜,也為兩人的奧運夢想按下了暫停鍵。許多賽事包含東京奧運都因新冠肺炎影響宣布延期,陳囿任的策略是『打底保健康』:「純玉的實力只要有一場天時地利人和的比賽就一定可以達標奧運,疫情的影響延了一年,唯一能做的就是先保護好自己,如果之後疫情趨緩,世界比賽開放,你才有本錢去拚。」疫情期間持續訓練,隨時將最好的自己準備好,等待機會的來臨。

照片來源:陳囿任

成為樂於分享跑步經驗的陳叔叔

今年35歲的陳囿任,開始感覺身體恢復需要更長的時間,預計把40歲當成一個節點,從追求目標成績的心態退下來。因為曹純玉的成績顯赫,他時常被人們問到「未來有沒有要當教練」。陳囿任笑說,當初許多人是無償教他跑步,如果去教課收錢,他與自己的價值觀過不去。「這是一種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感覺,如果你詢問我跑步的事情我一定會跟你講,但我不會收你一毛錢,但你要跟我學戲曲我就會收錢(笑)」

無私地分享自己所學會的知識,最速廚師陳維慶也因此受益。2014年暑假陳囿任回到家鄉宜蘭兩周,跟呂毓穎練跑,在他的引薦下認識陳維慶,當時囿任無私分享許多訓練知識,他大方的說:「那年暑假私底下也傳一些課表給維慶,看他狀況再調整課表,好像之後的一場大阪馬大破PB,跑進了2小時45分。」之後維慶就參照當年給的課表的觀念跟模式,修改並變化訓練,目前也是市民跑者中的菁英,兩人的情誼延續至今。

照片來源:Tony Lee 

非體育科班出生,卻有著競技選手的傲人成績,陳囿任為自己下了總結:「其實就是敢拚啊!趁現在還沒有到跑不動的年紀,能拚多少就拚多少,拚到不能拚的時候,我還是會回去戲曲圈,不管是演出還是教課。」人生的道路上,戲曲演員以及馬拉松跑者,這兩條路並行卻不衝突。努力的人背後的光影總藏不住,亮相背後的身影有著強悍的心靈。

未來的陳囿任將持續跑步,而無論是戲曲演員、戲曲老師,或是樂於分享跑步經驗的陳叔叔,他仍是當年對十八個後手翻,因此觸動心靈的年輕人。演過的戲以及跑過的路,這一切都是舞台戲劇的延續,且永不落幕。

Bravelog收藏你的跑步回憶
Bravelog收藏你的跑步回憶

【延伸閱讀】

大器晚成的馬拉松寶貝 曹純玉的跑步故事
自律是最強大的武器 最速廚師陳維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