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1996 台灣鐵人賽史的沉痛回憶(下) -活著回來已無所求

0
8053

在上一集消逝的1996 台灣鐵人賽史的沉痛回憶(上) – 開賽前的不安文章中,台灣第一代鐵人,同時也是伊果鐵人靈魂人物的林金財,描述自己在賽前到海邊試游的恐怖經歷與不安。接下來,林金財將繼續和我們述說,那一年的比賽為什麼會從興奮到恐懼,從力爭排名到只求活著上岸…?

「消逝的 1996」,為何如此沉靜與哀傷?

文:林金財

到了比賽的前一天(星期六),選手陸續抵達報到領取物資,自行車也必須掛在轉換區內停放,頓時荒涼的場地忽然間整個活絡了起來。

當晚的選手之夜也是好不熱鬧,飯店提供的 Buffett 供不應求,不是選手們的食量驚人(本來就很驚人),而是對於每年僅有一場鐵人賽的一種飢渴。來自各地許久不見的熟面孔,在一年一次的聚會中,大家歡笑中談天說地:

「都沒練,我是來玩賽的。」凸台總是有他。
「騎機車出車禍,腳扭傷。」走路敏捷正常。
「昨天狂拉肚子,跑廁所。」今晚食量過人。
「這兩周感冒,狀況不好。」結果國內總排。

大家的問候,賽前都很示弱,比賽時各個又是逞凶鬥狠,實在很可愛但是也習慣了!酒足飯飽的一夜,大家開心又盡興,直到協會鄭祕書長主持說,因風浪過大基於安全考量,依國際慣例游泳有可能宣布取消!
這時大家一片嘩然:

「這樣就沒趣味啦!」
「我們準備一年多了!」
「大老遠跑到花蓮居然取消!」
「不能游泳還算什麼鐵人三項!」

此起彼落之聲讓祕書長有些尷尬最後補上一句:「還是要等到明天早上,大會公布海象情況才做決定。」這才讓讓選手們稍微平息了一些,看大家的眼神意識和舉動,充滿著唯有挑戰大自然才叫做堅定鐵人!

終於到了比賽當日,凌晨選手們從花蓮市坐接駁車或自行開車,前往比賽會場,經過一夜浪濤的侵襲,水道線與折返點位置被吹的大走鐘!工作人員非常辛苦的重新趕緊完成海上作業。原本 7 點 00 分準時開賽,卻遲遲無法正常舉行,經過大會審慎評估決定取消游泳。

4 百多位包括有備而來,穿著防寒衣的外籍選手,還有只穿泳褲、泳衣的台灣男女選手們,大家站在沙灘上面對著太平洋,天空中太陽時而露臉,天氣半陰還算晴朗,對照海面可是驚濤駭浪相當不對稱,且受大浪沖擊淘洗,沿岸近海整片呈現土黃海水,海面的風浪卻比我第一天提早來的時候明顯威力增強!

看著協會鄭祕書長帥氣油亮旁分的頭髮,被強風吹散凌亂顯得狼狽,手持擴音喇叭快步走來,神情嚴肅對著所有集合的選手們喊話,選手們也有所期待祕書長的下達指示,當中有些話語不時被風浪蓋過聽不清,只知最後重點大家像是在防空洞裡,聽得一清二楚:「我在這裡跟各位正式宣佈,游泳取消!」

大家才安靜不到 3 秒…,瞬間引起選手們的大呼反對與抗議:

「什麼?取消?」
「為什麼取消?」
「都已站好戰鬥位置了!」

選手堅持出海,大家幾乎圍了上去理論,爭取難得一年僅有的比賽,這比昨晚的抗議聲更加激烈了,這場風浪相信也有不少人不想出海,此時海灘上一陣鬧哄哄!我則站在側邊直視太平洋,看著怒濤洶湧凌亂的海域。

這讓我想起每到假日,與《碧潭鐵人隊》總是相約到新店碧潭上游,青潭堰,游向閘門衝下高強度的急流練泳去,場地就像天然的無邊際泳池。再刺激一點就是颱風過後或是河水湍急,趁著洪水閘門全開洩洪下,大家就像鮭魚似的力爭上游(瘋狂舉動,不良示範,千萬不要嘗試)。

也因此面對著大海,挑戰意味濃厚,但河川地與海域畢竟大不同!觀察近海 200 公尺內的一道道浪濤,每道浪的週期緊湊,直撲海灘不斷的凶猛侵掠,外海的波浪也有樓層高度,起伏很大,非常不安分!比起 95 年台東杉原只有一道浪潮關卡,這場更具威脅性了。我此時專注力、警覺性已滿檔,就等待大會如何發號施令了。

經過祕書長與裁判、國際選手們評估溝通過後,國外菁英選手們認為游泳沒有問題,最後大會終於同意,大聲宣佈:游泳照常舉行!這時現場一片歡聲雷動、鼓譟四起!但巨海龍王也用咆哮轟音猛烈撞擊做出回應,大家更是一陣亢奮高呼,這是現場聽到最後的高昂士氣歡樂之聲了。

幾經波折後大約晚了 1 個小時終於要開賽了!我先確認外海 750 m 處的折返點,隱約看得模糊,我選擇站在一群國外菁英選手後面,因為他們身穿黑色防寒衣,比較醒目,好讓我當作目標物辨識方位。 準備鳴槍、倒數計時,現場依舊聽得到幾處選手嘻笑的聲音,而身邊的菁英們各個安靜,全神貫注等待槍響時刻。

鳴笛響起,比賽開始了!大家奮力衝向浩瀚無邊的大海奔騰,選手在海中推擠拉扯,加上與大浪搏鬥,強度倍增,全身暴衝瞬間達到高點!緊接第 2 道大浪把我打倒,退出前方集團,幾乎所有人也一樣被打回原點,但這次不是聽到大家的歡呼聲,而是恐慌尖叫。我還沒穩定方向,大浪又迅速掀高準備覆蓋選手們,我急忙鑽浪躲過一劫,但海速能量之大,躲在海面下也會被拖住再倒退,前進變得如此困難,而浪潮也加速了節奏不斷兇猛撲哮過來,有時整個人被帶到浪頭上而騰空划臂,再瞬間掉入水中的景象,這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東部沿岸海底地形屬於陡峭,遇到海象的高大長浪,不是一般衝擊能量可以形容,海面掀起高浪、凌亂浪花、夾雜碎浪,還有海水下強勁的海流,體會出什麼是暗潮洶湧了!這時只能使用蛙式、抬頭捷泳,視野專注迎接層層巨浪的猛烈攻勢 !

抬頭捷泳前進
鑽浪避開襲擊
潛入水又倒退

一直如此循環著,要算好浪與浪之間的週期,以免鑽入浮起後慘被下一道浪捲入海底,一道又穿過一道強浪吞噬,游的相當艱難。似乎奮鬥了好久,此時耳朵可以聽到背後瘋狗浪持續向海灘發出怒吼,自己身處在高低起伏滿大的海面上,似乎感覺已游出外海,逃離風浪危險地帶了!經過這一番的努力搏鬥,應該可以換成自由式游泳前進,順便調節速度採用雙邊換氣(一划手一換氣),舒緩全身肌肉的緊繃。

一時鬆懈了警戒,沒有抬頭捷泳,前頭還有更強大具威脅性的瘋狗浪,我卻渾然不知,這絕對會讓一個人的生命希望帶來徹底毀滅!接著一股突如其來強烈的爆裂聲,轟隆巨響排山倒海而來,瞬間我被浪捲往上帶,手與腳被打亂、身體扭曲,再重重跌入水中捲進一個無底洞!

整個人被吸附往深海下層急速流竄,那強勁的水流速度之快,雙手無法撥動水,雙腳也無法施展踢開毫無招架之力!我被流放到另一個密閉空間,整個一片漆黑影像,感受到水溫瞬間冰冷,時間卻是慢速的播放,我異常鎮定不做任何掙扎,當下就讓全身隨波逐流,不讓自己體力、氧氣快速耗盡!

但事情沒有想像的簡單,暗流似乎把我帶到水壓沉重的海底,心想完了!萬一頭部受到礁石撞擊…,那就無法想像!我第一個念頭想到的是自己的父母親,家人是你永遠的牽掛,若是因為一場比賽而天人永隔,我真的就讓他們傷心了!

不對,去年(1995)才剛拿到台灣第一位本土全國鐵人賽冠軍,剛攀上高峰才半年多時間,若就這樣離別,那就真的糗大了!

我睜大眼睛但完全還是一片黑幕,開始有點緊張了,心慌在深海處還能憋氣多久?現在面臨生死關頭,我要生存必須找到出口,我吃力略微撥動了手與踢腳,但發現缺氧好像快到了極限,我努力划動無方向感的盲目前進 …。人生已到了絕望時,眼前上方出了一道明亮光線,那是快要接近海面上了,但此時身體有些僵硬且吞了一口海水,我奮力做最後一次垂死的掙扎,往上一股作氣、一次蛙泳,如果上得來也許有機會,若還是上不去我將葬身海底。

「嘩」一聲,我居然衝出水面上來了,吸了一大口氣,還來不及反應,接著同樣一波大浪直撲撞擊又把我捲入海裡,這次重重打擊我的鬥志,我被大自然給玩弄,內心徹底沒了希望,在水中不斷翻滾,但這次卻沒有捲到海底深暗處,看得出自己在明亮處應該只是在海水下方附近,我拼命掙脫水下的亂流,又嗆了一口海水總算浮出水面。當下不知所措緊張的嗆出急促聲音(只差沒喊出救命),這次真的慌亂失措,也不知還要面對多少無情攻擊。我已顧不得是在比賽,而是要如何面對自然界反撲的力量,求取生存念頭了!

海面升高把我帶到浪頭上,後方卻完全無追兵,只看到濤濤浪頭持續肆虐往海灘方向,是比賽終止取消了嗎?外海遠處看見前方集團幾個黑點寥寥可數正推進著,看一看人數真正游出外海的,我想也只有數十位吧!一位身著防寒衣的外國女選手就在我前方附近通過,我趕緊跟上她先往外海移動,也不要游上岸因為實在太危險了。

不能再掉以輕心,頻頻抬頭看著前方波浪以應付行動,終於總算游到了折返點,裁判們辛苦的站在膠筏上為選手登記號碼,(賽後得知過程中,膠筏因風浪顛簸整個翻覆,裁判們也被迫泡於海水的窘況)!

距離上岸只剩 200 m 左右,看著混濁的海水,層層浪濤沖向海灘繼續怒吼咆哮,我突然在海面踩水停住不再前進,想到剛剛才從這地帶死裡逃生,驚心動魄的畫面再次浮出腦海中,又轉頭往太平洋遠望幾乎沒見半個人回來,僅剩我一人在原地,再回頭往海灘方向看去,雖被一道道浪潮擋住視線,趁著浪頭起伏隱約看見海灘沿岸都是選手,難道比賽真的取消了?還是根本沒開始?我猶豫了片刻,一個浪頭斜前方又見那位外籍女選手回程奮力向前,她就像一盞光明燈指引我回家的路邁進,我硬著頭皮小心翼翼的回去,就像剛開始一樣,大浪再度施加壓力,我不停的回頭望,深怕被身後的一個長浪給吞沒!

就這樣大浪衝來就躲在浪潮下,再由水中順著海流推進,一步一步接近海灘!看著一個正常浪頭過來,趕緊借浪使浪,快速衝向沙灘,距離不到 50 m 眼看即將上岸,身體又被拉出去外海,接著被瘋狗浪劇烈捲起,我在水中前滾,翻騰了幾圈,瞬間泳帽蛙鏡也被沖刷掉,然後重重被甩出水面整個人彈射到海灘上滑行數公尺…,我奇蹟似的爬出來,得救了!

我起了身,看著現場有些怪異,海灘片地竟坐擁著上百位選手,有的眼神很失魂、有的癱在沙灘上哀嚎、有的受創默默無語。大家是怎麼了?我邊走狐疑大聲的詢問:

「比賽取消了嗎?」
「到底有沒有開始!」
「為什麼大家都在這!」

沒有人給一絲回應(大家都是被大浪擊潰,體力耗盡而游不出去的選手)癱坐著!而遠方也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聲。坐在沙灘的一位選手說:「你可以繼續比賽下去,看見外籍選手上岸轉換牽車出去,很多未出海的選手也都跟著騎車出發了。」

我大聲怒吼,拔腿狂奔轉換區,直覺活動亂了章法似乎沒有了規範,眼看轉換區大部份自行車已上路,對於剛剛幾十個人才從大海中搏鬥回來,這比賽完全不見標準與公平性,令人產生質疑!上了台 11 線南北各騎 5 公里處折返,來回騎兩圈共 40 Km。我騎上爬坡便遇到了幾個隊友,上前問了一句:「為什麼今天這麽快!」他們說:「游泳根本無法出海,看見許多選手陸續牽車移動,自己也跟著完成後面兩項!有的則是算好過往比賽所花費的游泳時間,才出發騎車。」

一路上狂飆追趕了很多人,奔波鳴笛的救護車也從旁運載搶救游泳意外的選手!中途下了場大雨,但澆不熄內心的不平,轉換跑步後天氣又變得炎熱起來 ,看著幾位熟悉的外籍好手領先,大家位置沒什麼變化也都已成定局,回到終點雖然連續 2 年都進入總排前 10 ,但內心沒有一絲喜悅。

我走進會場看見一位裁判手持無線對講機,站在沙灘區面向太平洋觀望著,我趨前過去與他交談,訴說出這場比賽的無奈與不公,抱怨起來:「如何定義一場比賽是兩項與三項完賽做為區分?這攸關選手真實性的排名!」

裁判眼神始終凝視海面,最後只簡單回應:「現在爭這個不重要,目前還有 2 名選手在海上失蹤,直升機還在空中盤旋搜尋著。」裁判這席話猶如當頭棒喝把我震醒回神過來。我一語不發愣住了…,回想起早上在海中好不容易從鬼門關逃了出來,如果當時捲入海底,一開始就拼命掙扎,我想我是不夠那最後一口氣浮出水面的,或許現在搜尋的對象變成了自己。頓時內心釋懷了一切,現在能夠呼吸,活著回來站在這裡,已無所求,而是該懂得慶幸與知足,再多的榮耀也無法替代生命的可貴。也期盼搜尋之下有好消息回報傳來。

沙灘前會場的頒獎時刻,站在凸台上授獎,謙卑望著海洋地平線,我能夠得以存活下來要懂得感謝,要懂得珍惜當下、要懂得保護自己,要懂得如何延續生命,要懂得處處都是驚喜!鐵人不是教我們如何爭功名利,卻讓我了解生命的價值與意義。

無論總排或分組,台下都有人提出抗議!但對我來說已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主辦單位從來沒有遇過如此嚴重棘手的問題,選手們也沒有如此受創、挫敗過,這場賽事,自然界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與教育!我們絕大多數是泳池練習的鐵人

「我們高估了自己能力,卻低估大自然的能量。」

一切活動結束後,我們部份碧潭隊友們,驅車前往南方澳共同吃海鮮做為晚餐,準備回台北。開車一路上甚至到了餐廳,連隔壁幾桌也是這場比賽的鐵人們,大家都沒停的在訴說,這場比賽的個人驚魂記!直到菜色都擺上桌,老闆娘轉了台 TVBS 新聞,一個新聞快訊,正播報著「花蓮磯崎鐵人賽事意外發生」。電視螢幕鏡頭帶到比賽海泳,一位選手孤立在海面上載浮載沉掙扎中,只見直升機努力接近海面,(難道是裁判所說的失蹤選手)我以為出現一絲希望可以得救了,無奈滔天巨浪像張牙舞爪似的,隨時可將直升機給擊落吞沒而險象環生,選手被風浪不斷洶湧打擊下,很快的體力耗盡漸漸的頭部已沒入海中,手臂依舊伸直在海面上求救,直到最後只剩手掌,沉沒的身軀變得模糊於海面之下,最後一波浪潮湧入,就此完全消失一片汪洋大海中!

餐廳現場的每一位看著怵目驚心的畫面一片寧靜,彷彿自己就是那位當事人,內心是充滿不捨與遺憾!當下的我們那股心中的價值,如同隨著受難者一起沉沒逝去了。賽前時大家還在歡樂聚首,卻在一日之間完全消失殆盡。回家的路途隊友們不再多提,只是平靜的想起海中每一段的驚魂!

幾天後新聞報導:發生兩名選手失蹤、溺斃,三天後遺體在某處海岸尋獲!而這 2 位優秀青年鐵人,一位是上任不久的新手爸爸,留下了遺孀及年幼的小孩,另一位則是完成這場賽事,就要準備出國留學攻讀博士。還不包括多名輕重不一的選手,被救護車奔波搶救送醫。這場賽事也是這場所有鐵人最震撼、最感傷的一天!

有的人經過這一戰慘烈經驗,願把這記憶消失淡忘,過了多年再勇敢站出來。

有的人驚濤駭浪劫後餘生,對這項運動的熱情消失殆盡,而黯然退出鐵人界。

有的人尋找生命真諦找尋初衷,人生不斷歷練活出光彩,持續奔馳在道路上。

有的人是對方最心愛,人生旅程卻在此刻停住,沉靜在深海處而永遠回不來。

此後協會也開始積極推廣小鐵人,從游泳小將們著手,也為了維護加強賽事安全上的任何準備,日後開班分級制的裁判與教練講習,有了選手之外的人力投入,擴大鐵人全面的知識和領域。同時選手們除了從統一盃國際鐵人賽吸收經驗,也從衛視體育台、ESPN 頻道,學習 ITU 和 IRONMAN 世界頂尖選手們成為模仿的對象。

幾年前的一首曲子後來加入了歌詞發行全球,讓我想起卻不願提起的這則故事,這些年試著透漏故事說給幾位鐵人聽,就讓我用這首來悼念 24 年前喚醒那

消逝的1996

敬 那年代已久消逝的
敬 那歲月曾經奮鬥的
敬 那所愛僅存回憶的

備註: 圖片及影片截取來自網路,敬參加過這場戰役的第一代鐵人,浮出憶起當年類似深刻的景象

【延伸閱讀】

消逝的1996 台灣鐵人賽史的沉痛回憶(上) – 開賽前的不安

什麼夢想讓他走了12年? 林金財與KONA的命中注定

勇闖IRONMAN最高殿堂KONA世錦賽 我們從台灣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