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1996 台灣鐵人賽史的沉痛回憶(上) – 開賽前的不安

0
5098

「統一盃鐵人三項」是許多 90 年代初期鐵人們的回憶與經典,台灣第一代鐵人,同時也是伊果鐵人靈魂人物的林金財,回憶起那些年的統一盃,可以說有喜、也有愁。1995 年林金財拿到台灣第一位本土全國鐵人賽冠軍,原本想趁勝追擊在隔年 1996 年繼續拚戰,然而那一年的統一盃的經歷,卻像是鬼門關前走一遭…。

透過林金財的文字,讓我們一起搭乘時光機,回到那「消逝的 1996」。

文:林金財

台灣鐵人賽事史上最重大的意外事故,一場令人感傷、永遠無法抹滅的記憶。

颱風外圍環流影響所帶來的巨浪,加上磯崎沿海高低起伏的地勢,產生雷霆萬鈞的大浪威力,只有當時游過的鐵人才能夠真正體會。無法游出海的多數人,挫折茫然與無助,少數游完全程的鐵人,歷劫歸來餘悸猶存!而那與海洋拔河卻無法上岸的鐵人 …,我們只能坐著時光機回首台灣鐵人史

#比賽場地花蓮磯崎海水浴場
#比賽日期 1996 年 5 月

圖片截取來自網路,第一代鐵人應該很有感。
圖片截取來自網路,第一代鐵人應該很有感。

鐵人三項深耕台灣(1992 起),再過 2 年將屆滿 30 年,這比中華職棒年輕 2 歲。現在的台灣鐵人很幸福,而且穩定成長、健康茁壯!目前台灣整年至少有 20 場以上的賽事讓鐵人們任選。舉凡距離的半程賽、標準賽 51.5、現在更盛行的半程超鐵 113、極限瘋狂的超級鐵人 226 在國內可說是應有盡有!從入門磨練成好手再晉升為菁英,有的出國征戰吸取經驗 ,有的拿到資格榮獲世錦賽,甚至有的拼搏積分爭取奧運!

這在 90 年代初期的鐵人,只有更多的羨慕眼光與讚嘆,因為早期鐵人一年賽事僅有一場,而一場的距離也只有 51.5 Km(出現半程超鐵 113 已是 12 年後的事了),慶幸當時每年都由統一企業集團都能夠推廣這項運動發展。

想起那些年場次不多的路跑賽,自行車活動更是少見!鐵人們需要花上一年的功夫,珍惜練習著每一天,等著只為了一場 51.5 Km 的賽事做足準備,那時的大家好天真好可愛!或許現在的人會覺得很好笑,但對第一代的鐵人們來說,這好比是一場艱難的 226 也不為過。

如今現在科技發達、網路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可以很容易輕鬆取得相關訓練及營養知識,不用走很多冤枉路,而且科技產品不斷研發精進,對於選手使用的訓練設備、比賽器材也是日新月異!相對土法煉鋼、克難練習的第一代來說不可同日而語!

90 年代的鐵人,游泳出身的跑不快,自行車選手游超慢,路跑好手永遠靠最後一項在追人,每個單一角色皆辛苦!大家苦練自己最擅長的,其它兩項卻不得其門而入,還得跑金石堂、誠品買運動相關書籍研究學習,重點如何在比賽中轉換是關鍵也少有人知悉!

台灣鐵人實力遠遠落後於亞洲國 日、韓、港、澳門 … 等其他之間的差距,我們藉由統一盃國際邀請賽,從國外選手身上吸取寶貴經驗只能緩慢長大。

  • 1992 第一屆 花蓮鯉魚潭舉辦(冠軍 馬來西亞華僑 余嘉禾)
  • 1993 花蓮鯉魚潭舉辦第二屆(冠軍 香港英籍 伊仁威臣)
  • 1994 統一盃 嘗試海線首航 墾丁小彎(冠軍 香港英籍 伊仁威臣)
  • 1995 台東杉原海水浴場(冠軍 香港英籍 康凱立)
  • 1996 花蓮磯崎海水浴場(冠軍 香港英籍 康凱立)

以上影片為 1995 年 台東杉原統一盃鐵人三項國際邀請賽。(影片來源)

有人說 1995 年台東杉原海域因颱風外圍環流影響,眾多鐵人很難游出外海!然而直到 1996 年第 5 屆統一盃國際鐵人三項邀請賽的那一天…。

我習慣性會在比賽前 4、5 天就抵達當地 ,與隊友莫飛和符坤龍勘察了解地形適應環境。三人到了磯崎海水浴場 ,天氣情況與前一年台東杉原,受颱風外圍環流影響一樣,這也是連續 2 年 5 月颱早早就來報到!但這次的巨浪如同巨龍般的身軀,在海面上不停的捲曲翻滾攪動,第一次感受到比賽場地安靜的有些荒涼!卻清楚聽到強勁陣風帶來刺耳、浪濤撞擊產生音爆,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響。

既然來了我們還是先把衣服換了想試游,下水前看著無人海灘泳區插設紅旗禁止游泳標示,但 3 人皆有救生員的身份,內心卻當作代班職守崗位的藉口踏上禁地(但這舉動非常不智,萬萬不能學)。

三人約定不往外海游去(也很難出海)僅在沿岸活動活動,我們 3 人在淺灘試著起跑跳浪、鑽浪、海豚式入水,第一次面對如此高漲的海龍搏鬥,沒多久體力明顯消耗不少!此時海浪之聲變得緩和,不再那麼震撼也沒了浪花產生,但海面高低起伏的波動卻增高,我們游著游著忘了警戒,阿龍越游越出海,一會看到他浮升浪頭上,不一會又被另一浪頭所遮掩真是怵目驚心,心想不妙望著他令人擔憂起來!

我多次大聲疾呼:「阿龍,回來!快游回來呀。」慘了!浪潮聲已完全覆蓋我的音量,一層又一層的波浪已達 2、3 公尺高的落差,又見巨海龍王再度現身開始浮動了,忽然間完全看不到隊友的蹤跡,退到岸邊望著外海四處,我跑去一旁問:「有沒有看見阿龍?」莫飛肯定地回了一句:「沒有!」瞬間讓我心都涼了半截…,他還只是個大學生啊!若出什麼意外,我們怎麼對得起他的女友慧中呀!

許久,海岸的另一端冒出一個人影緩緩走了過來,是被海水帶往另一頭的阿龍,看著我們兩人並傻傻的笑說:「啊你們怎麼都在休息了?」

「靠腰咧!你是人還是鬼呀!還能活著游回來!」三人又是一陣喧鬧聲。頓時我心中的花崗岩放了下來,整個鬆了一口氣!但我面向海洋,已開始擔心比賽當天游泳會如期開放嗎?也許再過 2 天浪潮應該會減弱吧…心裡是這麼想。

我們把握最後一兩天,配合比賽節奏一大早起床,慢跑,試騎台 11 線然後等著三餐渡過。

下集待續…。

【延伸閱讀】

什麼夢想讓他走了12年? 林金財與KONA的命中注定

勇闖IRONMAN最高殿堂KONA世錦賽 我們從台灣出發